第274章 赵德驾崩

史上最强书生 274 作者相面 全文字数 2426字
庆寿殿。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赵德一动不动地躺在龙榻上,怒目圆睁,脸上阴云密布。 匆匆赶来的文武百官望着赵德悲从心生,眼泪无声落下。 赵诚实吃光宝库里仅剩的天材地宝,这等于要了陛下的命! 一想到在外奔波的青瓷公主,群臣纷纷在心底叹了口气。 青瓷公主几乎拜访了清水胡同里所有的府邸,但是收获寥寥,毕竟千年以上的天材地宝不是大白菜! 御医只能让陛下的病情稳定三天,三天后,如果青瓷公主凑不齐续命的药,陛下岌岌可危...... “陛下!自从昨天开始,青瓷公主便不停在外找药,已经有所收获!”龙图阁大学士李浩然泣不成声,跪在地上继续说道,“只要公主凑齐所有的药,陛下很快就能转危为安!” 龙榻上,赵德望着房顶一言不发,始终没有转头看跪在龙榻前的文武百官。 人未走,茶已凉。 太子死后,群臣恭请赵诚实入宫,赵诚实也是皇室血脉,满朝文武拥立赵诚实为帝的意图昭然若揭! “哈哈哈......” 躺在龙榻上的赵德忽然状若疯癫地大笑起来,黯然无光的眼眸中满是自嘲之色。 为了坐上金銮殿那把椅子,赵德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 最是无情帝王家,赵德并不后悔! 太子隐姓埋名十六年,赵德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也骨肉分离十六年,眼看着太子入朝监国,眼看着太子即将继承大统,没想到最后却在赵诚实的剑下灰飞烟灭。 那一天,如果不是赵青瓷舍身拦在赵诚实和五万大军前,赵德必死无疑...... 赵诚实起兵造反,不但杀死太子,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差点杀死赵德,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满朝文武恭请赵诚实入宫理政,只等着赵德驾崩,然后拥戴赵诚实为帝。 赵德自嘲的是,处心积虑十六载,最终坐上龙椅的却不是自己这一脉的嫡传,而是先皇的私生子赵诚实! “朕的大宣亡了!”疯狂的大笑声中,赵德满脸不甘地吼道。 群臣诺诺不敢言,一个个羞愧地低下头,忍不住呜咽起来。 众人听懂了陛下的意思,但事到如今,满朝文武别无选择! “臣有罪!” 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不约而同地悲呼道。 “朕累了!”赵德的笑声逐渐消失,躺在龙榻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群臣恭恭敬敬地对着龙榻上赵德三叩九拜,然后走出庆寿殿。 没过多长时间,赵德把老太监刘吉祥叫到面前...... 三天后。 天还没放亮,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便不断从庆寿殿传出。 今天是太子的“头七”之日,子时已过,群臣有一半忙着发丧,另一半则来到庆寿殿。 太子大丧,皇后没有前往,也来到庆寿殿赵德的龙榻旁,因为,赵德能不能撑过今天还很难说! 庆寿殿里,一群御医围在龙榻前,急得团团转。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御医把太医院存放的天材地宝配成药方给赵德服用,但效果甚微! 太医院存放的天材地宝在年份上最多也就三、四百年,远远不及原来皇宫宝库里千年以上的灵药。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同样的药方,三、四百年的天材地宝和千年以上的天材地宝,药效简直是云泥之别! 赵德伤得太重,御医用三、四百年的天材地宝调配的药方根本就不顶用! 三天的期限已过,赵德的病情彻底爆发! 龙榻上,赵德脸上的黑气凝聚不散,身子剧烈地起伏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始终没有停下,一缕缕鲜血不断从嘴角流出。 只见,赵德满脸狰狞,脸上的表情痛苦难当,双手紧紧地抓在床单上,凄厉的大叫声间或响起。 赵德死死地咬住牙,嗓子眼里发出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龙榻旁,太医院使华永满头大汗,手上的银针不停地扎在赵德身上,然而,赵德的咳嗽声和惨叫声一直没有消失。 这个时候,赵德的身体潜能消耗殆尽,就像一盏油灯熬干了灯油,大限将至。 “公主!公主......回来没有?朕......想见青瓷最后一面!” 赵德紫得发黑的脸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而落,牙齿的摩擦声中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守在赵德身边的皇后脸色苍白如纸,双手拿着丝帕不停地为赵德擦拭嘴角流出的鲜血。 “陛下,青瓷很快就回来了!她一定会找到所有的药,到时候陛下就能康复!”皇后望着赵德泪如雨下地说道。 赵德咳嗽声和惨叫声更加凄厉,鲜血如同天女散花般从嘴里喷薄而出...... 皇宫前的汉白玉广场。 赵青瓷骑在马上如同一阵旋风,快如闪电地冲向宫门。 守在宫门外的将士刀枪出鞘,大呼小叫地拦在宫门前,不过,当众将士看清那个不断靠近的身影,迅速让出一条通道。 公主回来了! 眨眼的工夫,赵青瓷冲进宫门,风驰电掣地奔向庆寿殿。 一段时间过后。 庆寿殿外响起马嘶声,赵青瓷飞身下马,一头闯进庆寿殿。 很快,赵青瓷来到龙榻前,望着赵德眼泪立刻布满了整张面庞。 “父皇,青瓷来迟了!青瓷勉强凑齐了所有的药,只是有些天材地宝年份上不够!”赵青瓷一边说,一边把背后的包袱拿到手里,转头看向太医院使华永。 华永急忙接过赵青瓷手里的包袱,一路小跑向外奔去给赵德熬药。 众目睽睽之下,死马也要当成活马医,总不能放弃治疗! 龙榻上,赵德脸上死气缭绕,气喘如牛,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 皇后不停地为赵德擦拭嘴角,但鲜血源源不断,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赵德艰难地转过头,望着赵青瓷微微一笑,沙哑的声音如同金属摩擦般难听。 话音刚落,赵德大口大口地向外吐血,眼神瞬间黯淡下来,两腿一蹬,溘然长逝! “陛下!”哀嚎声接二连三从庆寿殿响起,整个庆寿殿哭声震天...... 大宣帝国的天子,在位十六年的赵德在太子“头七”这一天驾崩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