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结束

作者惊恐的花花 全文字数 3178字
大厅内一片死寂,白人金坐在首位,一脸阴沉,见着白人金这副模样,众店主皆是不敢吭声,就连白冰儿也安静的站在白人金的身侧。 “禀城主,人带来了。” 一守卫进了大厅进了白人金的神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半跪在了白人金身前。白人金点了点头,道:“带他进来。” 这守卫应了一声,便出了大厅,不消一刻,留情便被带了进来。 此时的留情衣裳不洁,头发蓬乱,但是脸上却仍然带着笑容。白人金说:“你竟然还能笑得出?” 留情道:“我为何笑不出?” “聂护法是你杀的吧?”白人金问。 留情冷笑一声,道:“即便不是我杀的,你也要算在我头上吧?李掌柜不就是这般?” 白人金的神色更为阴郁,白冰儿见状担忧之极,白了留情一眼。留情却并不看白冰儿,直起了胸膛,对着白人金说道:“柳随晓柳城主是你设计害死的吧?”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这件事众人都有些猜测,但是也不敢在白人金面前提起,白人金神色一变,道:“哦?” 留情道:“你还真是脸皮厚的很,被我揭穿了老底还这般风轻云淡,当真不亏是不夜城的城主啊。”留情露出一副大为佩服的表情。 白人金道:“柳城主与我情同手足,我又怎会害他?” 留情道:“你所言非虚,你与柳随晓柳城主情同手足,只可惜啊……” 留情顿了一顿,扫了一眼四周,道:“你当真是禽兽不如!自从李雨诗姑娘出现,与你三人交好,你对李雨诗姑娘爱慕的紧,只可惜李雨诗姑娘却对柳城主爱慕有加,你发现之后因爱生恨,心中痛恨柳城主夫妇,是以柳城主最后当上城主,却被你活活毒害,三十好几便撒手人寰!” 大厅内一片死寂,唯有留情一人侃侃而谈,留情冷哼一声,道:“你丧尽天良,对柳城主一家痛下杀手,幸好柳城主母亲聪慧过人,使得李姑娘得以逃生,那时李姑娘已有身孕,柳城主一家才留有一人,好揭发你这丑恶嘴脸。” 白人金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梁惟英问道:“那人是谁?” “那人便是我们右护法幽明!”留情道。 幽明站出一步,对着众人道:“不错,我便是柳城主遗子,留情公子所言句句属实。”留情道:“柳城主待你如亲生兄弟,你却这般毒害他!” 留情看向众人,道:“事情还未结束,柳城主死后,继任城主的按照不夜城的规矩自然是两位护法,于是你便又生一计,与花悲木花护法比试之时在其之前用的早膳里下了药致使花护法不能使出全力,败与你。” “花护法落败之后,你更是找了与花护法身形相近之人,扮作花护法模样潜入唐门对唐门掌门唐追雨的结发妻子不轨,被唐门主发现,唐门主自然认为是花护法所为。” “本来花护法与唐门主相交甚好,为一生知己,你却使了这恶毒之计离散二人感情,简直与昔日段真维如出一辙!”留情掷地有声,众人不由姓了大半,看向白人金。 白人金却笑道:“留情公子恼羞成怒?临死之前还想倒打一耙诬陷与我?” 留情连连冷笑,道:“只可惜你这计划却被花护法手下梁惟有察觉,你为了不让梁惟有告知花护法,于是便早早抓了梁惟有双亲,威胁梁惟有,梁惟有不得不顾及双亲性命,帮你隐瞒了下来,是以你要借段真维之手除去梁惟有,我说的可对?” 留情又是淡然一笑,道:“只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恐怕不知道吧,梁惟有前辈还有一胞妹。” 留情看向梁惟英,梁惟英高声道:“不错,我便是梁惟有亲生妹妹,这件事情我哥哥早已告知我,只不过那时白人金已坐上城主之位,我冒然说出只怕引来杀生之祸,我死了事小,却不能揭穿这个禽兽,是以我忍辱负重,在这恶贼手下苟活!” 留情道:“白人金因爱而生恨,不说离间唐门主与花护法的友情,更是置他三人兄弟之情不顾,又利用梁惟有前辈双亲胁迫梁惟有,这等恶徒,怎的担得起不夜城城主?” 白人金道:“将这三个妖言惑众之徒拿下。”
众店主犹豫片刻,正要动手,突见那浑圆的杀猪大汉林胡高声道:“我敢保证留情公子句句属实,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柳城主怎会死前只见白人金一人?柳城主身强力壮又怎会突染疾病?” 白人金冷哼道:“连你也与这三人一伙?” 林胡此时已不对白人金有畏惧,道:“不错,前天的确是我奉了你的命令捉拿留情公子,只不过那也是留情公子的计谋,他要的便是在众店主前揭穿你这个人面兽心之人。” 白人金扫过众人,道:“这四人污蔑城主,该当何罪?” 众人面面相觑,门外传来洪亮之声:“人金,你还不收手认罪?” 只见方伯伯挺着他本已佝偻的脊背,神情严肃的走了进来,方伯伯道:“舅舅我最清楚你做了些什么,我只恨我当时为何下不了手!” 白人金正要说什么,却见白冰儿的眼眶已有些湿了,她说:“爷爷,这些,都是真的吗?”白人金浑身一震,看着白冰儿楚楚可怜的目光,竟然有些呆滞。 大厅里此时只有白冰儿的哭声,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良久,白人金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不错,事情的确就是这样。那****在客栈遇见你,那时候你还不过是个小孩童,穿着一身破烂,脸上也都是土,只不过那一双眼睛却明亮的很,你跑过来问我要吃的,那眼神与雨诗竟是那般相似……所以我疼爱你,好像你便是我和雨诗的孙女一样……” 白冰儿哭的更狠了,扑入了白人金怀中。 白人金转向了留情,问道:“你究竟是谁?” 留情此时脸上全无笑容,他说:“我姓步,步孤红的步。” 白人金点头道:“好,原来是这样。但是你有一点说错了。” 留情道:“请赐教。” “我又怎会不知雨诗脱走?我只不过是实在不忍心杀了她罢了。” 留情点了点头,道:“你也有一点错了。” “哦?” “白秋玉并不是死在步孤红手下,白秋玉是被霹雳堂所杀。” 白人金骇然:“什么?” 留情道:“凉颜娘亲亲口告诉我,自然不会有假。” 白人金脸色沉重,留情问道:“你是不是与段真维同属一个组织?”白人金点了点头。 “组织的首领究竟是谁?” 白人金脸色阴晴不定,道:“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组织叫‘三山’。” 留情点了点头,回过身,高声道:“此事全因白人金所起,若非白人金所作所为,我一家也不可能如此坎坷,所以我恳请诸位让我与白人金决一胜负,请诸位退出这大厅。” 那日唐门段真维一事众人也有些耳闻,是以方伯伯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众人也跟着方伯伯走了出去。 白冰儿看了白人金一眼,白人金示意让其出去,白冰儿只得走,走之前还看了一眼留情,留情却好似没有看见白冰儿一般。 白人金道:“你外公是唐追雨?爷爷是段真轩?” 留情点头,但是他却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柄剑。 “你用剑?” “是” …… 此时天气已逐渐转暖,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洛水之上早已有了几只鸭子,阳光也不太晒人,留情舒展了一下身子,在湖边坐了下来。 白冰儿坐到了留情的怀里,两人沉默地看着湖面。 留情突然只觉得心口一痛,白冰儿手中竟然握着一把匕首,留情惊奇的看着白冰儿,他的伤口汨汨出血。 “我早已说过,谁杀了我爷爷,我一定会杀了这个人。”白冰儿抽出匕首,她的声音有些冰冷,留情叹了口气,也不言语。 白冰儿突然闷哼一声,她竟然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我也说过,你若是死了,我便陪你死。”她温柔的看着留情。 夕阳西下,留情手里的白冰儿已逐渐冰冷,如她的名字一般,留情的血早已不流——白冰儿其实刺的并不深,他的心还在强有力的跳动着,白冰儿的血也早已不流——血早已流干,她的心已经停止了。 但是留情知道,她的心还在跳的。 全书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