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小内内都没剩下

作者木鱼和尚 全文字数 5548字
一根金条,两根金条…… 一堆金条,两堆金条…… 燕飞像个勤劳的小蜜蜂,拿着一个老旧的手电筒,飞快地把目光所及之处能看到的那些闪闪发光的金条,连着摆放金条的架子一起朝着自己的世界里扔虽然咱自己有金矿,不缺这玩意,可是别人的和自己的,那能一样吗? 何况能把别人的金条,装进自己的口袋,不是挺有意思的嘛! 这些霉国佬们,不就仗着前些年走了狗屎运,现在经济稍微强大了那么一丁点,然后就一个个趾高气扬的,看别人都是斜着眼的吗? 让他们变成穷光蛋,让他们的钱变成废纸,让他们的经济倒退,看他们以后还怎么继续嚣张? 燕老板一直以来的思想都是,别以为走在前面的人就牛笔,我会让你们知道,其实我根本不必去追你们只要让你们倒退回来,那结果不还是一样吗? 这么想着,燕老板收金条的动作更快了。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其实可他大可不必这样点着数慢慢收的,问题是,这么慢点装,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反正外边的走廊都被震塌了,就算是有人赶过来,也不可能马上进入金库。 …… “这里的规矩只有一条,按照编号来,排在后面的要尊重排在前面的,特别是对最前面的编号,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詹姆斯对着面前五个此刻依然有点惊魂未定的家伙说道。 这个前航母上年轻的联络官通信兵,此时在基地通过自己的努力,靠着比较优秀的学习基地语言的能力,本着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为了心中那个能勾搭女兵的伟大目标,现如今已经奋斗到了编号靠前的位置。 通过观察,詹姆斯发现,原来基地的大老板真的是无所不能的,基地里不管发生什么都瞒不过大老板。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只要努力表现,就不怕大老板看不到。 在航母上,虽然能力重要,但是有时候难免也要排一排资历。但是在这里,只要表现够好,大老板一句话,就可以让一个编号靠后的苦力往前排名次。 现在有了‘新人’,詹姆斯立刻主动来给这五人‘上课’,对他们进行基地生存常识的普及。 保罗亚当斯和四个安保短时间内还有点无法接受现实,但是理智已经告诉了他们,来到恐龙世界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 从疯子四三七号救下他们五人的,就是闻名世界的失踪航母上的女兵队长艾丽萨,此刻给他们‘讲课’的是那艘航母上的通讯兵。 如果说这两人的话他们不信的话,远处那个背着手,仰望天空的老头他们都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航母上的总指挥官,琼斯将军。 对了,他们还知道,那个把他们揍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疯子四三七,原本是霉军驻岛国空军基地里的军人,曾经独自流落在荒岛生存过数月…… 此刻他们五个之所以这么老实,除了因为还摸不清状况,还因为那个疯子四三七时不时地还在朝他们看,显然还想找机会来揍他们。不过疯子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远处一栋大房子门口,几个白大褂一直期待地望着这边。 詹姆斯告诉他们,那些是就是著名的岛国实验室失踪案里的专家们,他们现在正在听从大老板的吩咐做一项实验,非常需要新的试验素材…… “你们不会想当他们的试验素材的,他们都是疯子,比四三七还要疯的疯子。如果你们见过实验体一号和二号,我保证你们一定会什么都不再去想,老老实实地努力在基地工作,争取把自己的编号提前一点,免得因为太过落后,有变成试验素材的可能性……” 保罗亚当斯和其他四个人立刻就相信了这句话,因为当詹姆斯提到实验体一号和二号的时候,正巧从他们不远处经过,正在巡逻的彪悍女艾丽萨脸上表情都有些不自然,就连一直朝这边观望的疯子四三七都变得缩头缩脑起来…… 科学家都是疯子,何况是出自岛国那个边太的国度的科学家,显然更加可怕一些。 “好了,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詹姆斯站起身来。“现在你们到茱莉亚那里去做个登记,然后再过来找我,我带你们去找一号首领,让他给你们安排事情做。记住,如果你们有才能的话,一定要表现出来,有用的人才能被重视,这句话永不过时。” 他口中的茱莉亚是前航母指挥官琼斯将军的贴身秘书,现如今则是当起了基地里的统计官,管理内务是一把好手,这才叫人尽其才。 保罗亚当斯听到詹姆斯最后一句话,立刻脸上就变得惆怅起来。他是银行服务行业的,现在这个基地连货币都不存在,银行更是无稽之谈。 对了,也许自己考虑靠着优质的服务,做一些后勤管家之类的工作…… 和保罗比起来,另外四个鼻青脸肿的家伙已经不是惆怅,而是绝望他们是靠身体讨生活的,但是来了这里,不提原本在航母上的那些高素质将士,特么四个人竟然连个放牛的疯子都打不过…… 不得不说,这个恐龙世界,对他们这种靠体力吃饭的家伙们,真是太不友好了! 此刻的不死鸟城已经成了‘警笛之城’,警车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包括消防车的声音,响彻再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 就算每年要发生几千起的银行劫案,但是这么一家大银行被抢劫,性质可完全和那些小打小闹不同关键是,劫匪还动用了炸弹。愣是把整个银行最牢固守卫最森严的金库给炸开了,这个先例可是轻易开不得。 很快整个银行都被包围了起来,里面所有还在的人都被统一看管,接着一一辨明身份,登记记录之后才可以放行。这会没人在去谈什么皿煮,炸弹都出来了,难道继续皿煮到黑宫被炸了再说吗? 因为爆炸,不但金库外边的走廊坍塌,整个银行也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为了防止有人趁火打劫,银行外边已经停好了运款车,准备把里面的现金和一些贵重物品暂时转移。 银行外边热闹的很,救护车,警车,还有备用的消防车,以及……围观的吃瓜群众。 不管哪个国度都一样,看热闹的人永远不会少。哪怕是刚刚发生了大爆炸,哪怕是明知道可能有危险,但是越危险,看起来不就越刺激吗? 在某些好事之徒看来,最好一会银行里冲出来一群持枪劫匪,当街上演一场枪战,那才叫精彩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银行门口站了足足几排武装人员,里边的还完好的工作人员则是在武装人员的护送下,把一个个保险箱送到运款车上。 大银行就是不一样,单是这个工作,就耗费了挺长的时间。 等到所有保险箱进入运款车,这次就没人敢再疏忽大意了,几辆警车和银行自己的安保车前前后后保护着运款车,伴随着警笛省朝着远方驶去。 剩下的武装人员则是继续戒备着,等待着清理完金库入库后的结果…… 全城动员的效率还是挺高的,几乎押款车刚走,在各种工具的协助下,这边已经清理出来了足够让人进入的一个洞穴。 照例是催泪瓦斯开道,然后武装人员进入…… 当然,里面什么都没有。金库被搬空的很彻底,现在里边空荡荡的,连苍蝇蚊子都见不到一只。 尽管早知道这个结果,但是对于目睹这一切的人来说,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劫匪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从头到尾,包括监控里看到的画面,连一个陌生的身影都没见过。
太诡异了,那些保管的物品都是连着装物品的器具也一起丢失,现在整整一金库的金子也同样不翼而飞,连摆放金子的货架都没放过。 这么多东西,究竟是怎么被搬运一空的? 疑点太多,以至于那些办案的人都有无从下手的感觉。一群匆匆赶来,等待着结果的银行方面的高层负责人,这会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其中一个中年女人,竟然承认不住这样的打击,昏厥了过去…… 不过不用担心她会有什么事,救护车一直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随时待命,不差她这一个床位。 所有人的脸色用如丧考妣这个词形容都绝对不过分,没人再开口说话,肃穆的如同在参加葬礼一样。因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是白搭。 沉默了一阵儿,一个一脸阴翳的老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做好安全交接工作,检查周围情况,确保运款车里的东西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电话那头的人连连应是,还伴随着急促的跑步声。显然因为这边的劫案,让所有人员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但是他们这些人并不知道,在遥远的东方大陆,有着五千年悠久传统的国度里,那里的人都知道有y一个成语叫做‘祸不单行’。 就在一脸阴翳的老头子正盯着那些办案人员搜集线索的时候,他的电话再次响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强做镇定的声音:“克利夫兰先生,运款车到了,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们是不是更改了……” 克利夫兰当时就震怒了,他大声吼道:“你说清楚,什么叫什么都没有?” 电话里的声音本来还想问,你们是不是为了防止意外,更改了运送计划? 在运款车到的那一刻,他和几个接应的人员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看到的那空荡荡的运款车,是因为银行高层来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还有另一辆运款车待会会从另外的路线开过来呢! 可是听到克利夫兰震怒的声音,他就知道,自己的那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以致于他说出来的话里都带着颤抖,只听声音,就可以知道说话人此刻的恐慌:“保险箱,还有里面的安保人员,所有的一切,都没了……” 克利夫兰的手握紧了电话,如果不是他太过年迈手劲差了点,想必电话都要被捏爆。他的身躯也跟着忍不住轻微的颤抖起来,那是被冲天的怒火燃烧的! 开始是保管贵重物品的保管室,接着是银行金库,现在送出去的那些保险箱也不放过。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劫案,是阴谋,是耻落落的阴谋。 有内奸,绝对有内奸。 任何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却完美的做下了这样的泼天大案,不但内外勾结,必然还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武装团伙才能做下的,一般人根本没这份能力…… 就在愤怒的克利夫兰猜想的时候,在恐龙基地里,又是四个满是警惕迷茫的家伙,望着那一头头健壮的黑牛,发出了一声声疑问:“这是哪儿,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儿?我们的武器呢?” 就在他们疑问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哈喽,兄弟,新来的吧?” 四人猛然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痴肥中年男,正冲着他们面色古怪地傻笑着…… …… “叮铃,叮铃……” 酒店的走廊里,杨兴按了几下燕飞的门铃。他是想来告诉燕飞,下午别睡太久,不然晚上睡不着,那就达不到调整时差的目的了。 只不过等待了一会没等到门开,他见状也没继续按门铃,准备先回房过一会再来。转身走的时候,他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年轻人的瞌睡就是好。” 回到房间里,杨兴端着茶杯喝了两口随手打开了电视,只是看了一眼,当时一口水就差点喷出来。 太火爆了,这可是在国内绝对看不到的火爆场景! 电视屏幕上正好就是不死鸟城被劫银行案的直播,警车救护车消防车一辆又一辆,全副武装的大兵一队又一队,看热闹的一群又一群…… 这些号称皿煮的资本主义国家,还真是乱啊! 杨兴坐下来,开始听着电视里边一脸紧张的现场记者,介绍身后发生的大劫案。先是嗦嗦一通介绍银行情况的,什么百年历史之类的词没少用。然后就开始介绍伤亡情况,目前失踪几人,伤亡几人,案情进展等等…… 汇报着汇报着,忽然记者捂住了耳朵上带着的通讯器材,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当他再次确定了两遍之后,才重新对着话筒,一脸沉痛地说道:“本台刚刚收到的最新消息,刚刚出发没多久的运款车,已经被劫。随同失踪的还有车内所有人员,这个案子可以说是谜点重重,有人猜测,可能和银行内部人员……” 杨兴也是有点小惊讶,根据记者汇报的,被劫的银行这次被打劫的也太彻底了。就算拦路打劫的把财物抢了,总也地给被抢的人身上留件衣服。这劫匪倒好,别说是衣服,简直是连小内内都给扒下来了,一点汤水都没给他们剩下啊! 现在霉国官方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记者们采访什么都是无可奉告。倒是得到无可奉告答案的记者们,一个个化身神探负二摸厮,各种不靠谱的猜测听得让人只想发笑…… 正看着新闻,突然门铃响了。 杨兴过去打开就看到了精神抖擞的燕飞,忍不住笑着道:“年轻人瞌睡就是好,刚才我按了几次门铃你都没醒,还想告诉你下午少睡一会儿,留点瞌睡晚上好好睡呢!” 燕飞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开玩笑道:“我说我怎么睡得好好的突然醒了,原来杨老师去叫过我。没事,我瞌睡好的很,到晚上肯定照样一觉到天明。” 跟着走进屋,随手关上门之后,他又多解释了一句:“平时在家操心的事多,有时候晚上躺床上还在想着事,现在出来了浑身轻松,睡觉都格外安稳……” “大老板哪是那么好当的,干什么都不容易。”杨兴点点头表示理解,顺手一指电视。“你看看这资本主义国家的银行都不好干,好好的一个银行,愣是一会时间被人搬空了……” “是吗?”燕飞饶有兴趣地坐下来。“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得亏杨兴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可能联想到就是面前这家伙正在放飞自我,否则肯定得问一句: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还能没点数吗? 新闻没完没了的在播放下午的惊天大案,杨兴和燕飞两个看到时间不早,也顾不上再看,就准备出去解决肚子问题。 吃饭的时候杨兴忍不住趁机告诫燕飞:“小飞啊,你别怪老师多话。你也看到了,这号称皿煮自由的霉国,也不是那么安定的。咱们是来办事的,老老实实地把咱们的事情办好就行。至于你说的考察牛肉市场的事儿,我看你还是先放放,没事就别出去乱跑了!” 燕飞满口答应下来:“放心吧老师,机场就出了那样的事儿,你觉得我还会乱跑吗?我肯定老老实实地,绝对不出去乱跑!” 这年头谁出去还用跑的啊,都是飞的好不好? 再说我要不出去,你怎么能看到这样的热闹新闻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