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皇帝的作用

作者孑与2 全文字数 3173字
“现在已经知道要求平等了?”云烨躺在躺椅上瞅着墙角盛开的迎春花喃喃自语,透过花窗一从竹林长得郁郁葱葱,躺在这里看过去,白墙上的花窗就是一副绝美的金竹图。. 这就是建筑方面的要素了,简单的庭院被原来的主人稍微加一点变化就成了图画,大唐人的审美眼光就是充满了诗意,不像西方的那些人,现在正在努力的修建金碧辉煌的宫殿,太阳底下一照射,就像一座金山一样,这样的建筑不就是告诉别人我很有钱,赶紧过来抢劫吧。 大唐的文人儒雅,大唐的武人却极度的粗暴,他们之间在逐渐的走向两级,这也是云烨愿意看到的,文人的作用在教化,武人的作用在征服。 文人就该看起来和蔼可亲。武将就该瞅着凶恶些,能吓哭孩子的人最适合当武人。 元嘉在接受地方的管制权之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了,这期间和云峥见过两次面,每回都笑**的,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云烨也不去管他,像他那样的聪明人必定会想通其中的诀窍,这个世界上对平等要求的最热切的人群是哪一个人群?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商人! 老农现在觉得自己生活的很好,只要往地里种粮食,秋天就能收获,朝廷现在的赋税低的几乎让人感觉不到,至于徭役,现在也可以拿钱去顶替了,这样的生活没什么好抱怨的,这个时候如果家里的子孙还要抱怨的话,会被蹲在田地边上看庄稼的老农把腿打折,任何好高骛远的想法全部被冠以不务正业的恶名。 工人觉得自己的生活也不错,只要干活就有工钱拿,没听说谁干了活却没有拿到钱,只要这一条满足了他们就无欲无求的埋头干活,谁有工夫去想别的? 商人其实就是一群吃饱了喝足了之后开始要求新生活的一群人,虽说口袋里有钱,可是你上了青楼,人家名**宁愿去招待那些穷酸学生,也不愿意躺在自己怀里撒娇,这就出毛病了,凭什么啊?之所以有了权力的意识,就是因为自己的**得不到满足。 何邵!这个现在肥胖的已经走不了路的家伙,云烨非常好奇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整天躺在大**跟一座肉山似得。 这几年不来云家了,不是他不想来,而是因为云烨不同意把自己的房门拆掉让他的大床进来,而且有洁癖的云烨看到一大堆肥油堆在**和自己说话,好几天都吃不下去条子肉,这对他是一个折磨。所以有事情都是云烨去找他。 农民小富即安,工人没有觉得有谁在压榨他的剩余价值,只要工钱合适,他就认可这种压榨,所以这两种人都不帮不上元嘉的忙,能帮他的只有商人,那是一个财雄势大的团体,他们争取自己的权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太宗皇帝在的时候就已经打过一个翻身仗,也就是那《商律》一仗,让长孙无忌饮恨退隐,也就是那一仗,让统治阶层有商榷的接受了商人进入上层社会。 商人出版元嘉的《民论》没有问题,所有人会以为是商人再给自己拉扯盟友,算不得大事,朝堂上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多了,多这么一件实在不算个事情。 这事要是自己提出来,哈哈,大唐就热闹了,长孙都会到云家哭哭啼啼的咒骂自己没良心,所以还是把这事交给商人来完成吧。 以元嘉的智慧,蛊惑一下满脑子都是功利的何邵应该很容易,云烨对元嘉非常的有信心,商人们从来都是杂乱无章的向朝廷申诉自己的请求,现在有了一个纲领姓的文稿必定如获至宝,他们不认为农民和工人可以和高贵的商人相比较,现在拖过来做一下盟友还是非常不错的。 就在云烨满脑子跑马的时候,长孙正在一字一句的帮着皇帝李厥分析云烨的奏章,这个奏章被长孙特意挑出来,当做范文讲给皇帝听。 “皇帝,不看内容,只要看文字的数量,你就应该知道这个奏章是楚国公花了心思写的,而且还是亲笔奏章,这就很难得了,他以前对你皇爷爷,父皇上奏折,可没有这么多的字,之所以写这么多的字,就是担心你误会他,特意将每一件事都说的清楚明白。随着你的年纪渐长,他的奏折就会逐渐的变得言简意赅起来。 你看看这一段文字,他在解释为什么没有遵从你的旨意,一定要将李象处以极刑的原因,这里面就有一说法,那就是乱世用重典!
你皇爷爷最担心的是停尸不顾束甲相攻,你父皇同样有这个担心,云烨是三超老臣,很熟悉太宗和你父皇的心思,他作为你父皇的好友,想要第一时间帮你除掉障碍,消除大唐的隐患,所以,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做错…… 奏章上的第二件事是在说李象是如何荼毒衡阳百姓的,这里总共列述了他的十一条大罪,每一件大罪后面都有说明,这就是让你派都水监去印证的,一般臣子不会这么说,只有楚公才会这样一一列举,要求查证,这是在告诉你怎么样去鉴别一件事情的真伪,所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说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因为有了这些罪状,衡山王就算回到长安,也难逃一死,楚公在衡阳就把这件事情做了,是不想你手上沾染自己兄弟的血。一个臣子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赤胆忠心了,不过人家的忠心不是给你的,是你皇爷爷,父皇留下来的遗泽,云烨这样的臣子,你还驾驭不了…… 征剿过后,就需要刑部下去问责,民部下去抚民,大军开始回归军营,大将准备班师回京,这是标准的流程,自古以来受命出征的大将都必须遵循这一点,不得有例外!以后如果有将军不愿意这样做,你就拿出楚公的奏折给他看,如果依然不肯,你就要做好让大军围剿的准备了…… 李厥非常听话的在和长孙研讨,只要是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就会向皇太后请教……祖孙之间显得非常的温暖融洽。 李厥认真的在云烨的奏折上批了红字,没有评语只有一个硕大准字,也就是说云烨杀李象,获得了皇帝的认可。 等到皇太后走了之后,李厥向殿前的那个宦官招招手,小声地问道:“这封奏折是楚国公亲手写的?写了多久?是先召见的断鸿,还是先召见的你?” 那个宦官跪倒在地小声的说:“启禀陛下,这封奏折确实出自楚国公亲笔,写这封奏折的墨都是奴婢亲自伺候的,从曰落时分一直写到了月亮出来,整整两个时辰,期间楚公多次停笔,似乎非常的伤感。 奴婢和断鸿公公同时在军帐外等候召见,楚公先召见的是奴婢,奴婢带着奏折走的时候断鸿公公还在帐外等候。” 小皇帝非常的满意,在他看来大将军对自己这个皇帝还是非常尊重的,并不因为现在是皇太后监国,就无视自己的存在,小孩子的心思虽然单纯,一旦有一个恶念头种下之后,以后想要改正过来,那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所以云烨对这位小皇帝显得更加的重视,他可不想十年之后给自己招来无谓的麻烦。 同一片天空下,云烨在欣赏小院子的格局,顺便让脑子休息一下。长孙在教导自己的小孙儿,长孙冲站在高楼上俯视着脚下繁华的长安城,长安的水门上进出的船只好像永不停歇,夕阳落在长安城上,整个**都似乎被染上了一层金色,这个世界虽好,终究不是属于长孙家的。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就是因为每个人的想法不尽相同,可以用自己的理智来抵御来自心头的恶念,我可能是历史上最无能的权臣!长孙冲心里这样想。 一百零八声净街鼓开始鸣响,这个规矩从大唐建国之初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变过,被改变的只有人,长安城依旧热闹,做买卖的东西两市依旧人声鼎沸,长安城作为最繁华的政治中心,商业依旧繁盛,每年的赋税收入依旧占据着大唐税收一个很重要的比例,所以,在强大民众呼声中,官府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净街鼓依旧敲,底下的生意依旧作,鬣狗一样的武侯只会在子时之后才会出现在大街上,或者敲诈一下晚归的行人,或者从某个墙角找到几个酩酊大醉的酒鬼。 中书省的灯火通明,门下省的灯火也彻夜未熄灭,六部也是如此,因为先皇的葬礼耽搁的政务正在被一点点的处理完。 这样的曰子过了几个月之后,人们忽然发现,大唐即使没有皇帝,整个国家依旧运转的非常平稳,小皇帝的存在更加得像是一种象征,真正重要的是这些官衙依旧在强力运转,只要有他们在,帝国就会继续向前走……(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