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上 江真卿命丧黄泉 丹真子魂飞天外

作者临渊末学 全文字数 2645字
丹真子接话道:“青莲仙子另有机缘,咱们怎能坏人好事?这样互不干扰、各自修行岂不更好?” 楚怀信无言反驳,只得冲颜素衣说道:“既然如此,小弟不再久留,这就去天枢门问询一番。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颜素衣见他这就要走,强笑道:“西南三千里有一矮山,叫做小盘山,脚下集市茶楼中,有一老一少说书二人,也是打中原而来,与慎之哥哥颇有交情。你若有心,可去一见!” 楚怀信冲她稍一拱手,再不理旁人,扬长而去,韩三爷自然紧随其后。 等二人走后,赵真逸示意颜素衣自行离去,单留了赵廷秀议事。 “廷秀,你与素衣的婚事,须得缓上一缓,待局势明了,再行操办。” 赵廷秀与父亲还敢争论两句,对上这位叔祖却提不起半分胆量违逆,只能说道:“孙儿遵命!” 赵真逸见孙子心不甘情不愿,温言道:“听你爹说,自打素衣来到,四年多里,你修为丝毫不长。正好借此机会,下定苦心,好生修行一番。修为高了自会知道,除了长生,一切皆如浮云。” 赵廷秀不以为然,却只能点头称是。 “闭关去吧,我不叫你,不准出关!” 赵真逸见孙子走远,才对丹真子说道:“周慎之不简单啊,未婚妻到我丹宗惹下一堆麻烦,杀不得又放不得;徒儿成了青莲仙子,另外一名红颜知己,则是纵横一域的魔尊,谁知她留有几分神魂?还有他这兄弟,也与那帮混蛋关系密切。 若他未死,咱们可就麻烦了!你亲自出面,去将青莲仙子请来,记住,话要当着天元子的面说。” “师兄高明啊,有这般联系,正好将天枢门拉下水。”陶真无赞道。 “天枢门每代的天枢子都神神秘秘,就连流风谷主都十分忌惮,再加天枢山诡异莫测,谁知其上活着多少天枢子? 魔族此番出世,必然已打探清楚各派形势,到现在也不敢踏入天枢域半步,多半就是忌惮这些个天枢子。若能将他们拖下水,也不必怕那些混蛋了。” “弟子这就去办!”丹真子躬身回道。 “见了天元子,称他声师叔,这老小子有些门道!”赵真逸嘱咐道。 “他至今尚未破入合体,咱们又何必自降身份?”丹真子不解道。 “你见过两千多岁的分神吗?他不入合体,自有原因,当年为师尚要称他一声师兄,你叫声师叔不吃亏。” 丹真子再无异议,领命而去。 再说韩三爷携着楚怀信来到小盘山脚下,神识一扫就发现茶楼后院内躺着一老一少,旁边酒肉尚存,二人气息却失。 老者紧握一把阔剑,双目圆睁挡在少年身前;少年则七窍出血,满脸恨意。 楚怀信飞进后院,看那阔剑上写长生二字,忙俯身去探二人鼻息。 “死了!”韩三爷说道。 “丹宗,我与你势不两立!”楚怀信怒火攻心,叫完又说道:“不对,如此拙劣的嫁祸手段,不可能是丹宗所为。” “真真假假,谁分得清?” 楚怀信扫了一眼闻声而来的围观之人,忽然叫道:“颜玉,哪里走!” 说罢即被韩三爷拽起,往东北闪了里许,刚好拦住一名急速奔跑的锦衣青年,此人剑眉星目,面容俊美,正是颜玉。 颜玉止住脚步,慌张说道:“怀信,不是我,真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楚怀信怒道。 “听我分说,此处聚宝阁每月都有一次拍卖,我手头紧,去不了落雁城,才会来此碰碰运气。今日开拍,我昨日就来了,因与姓林的小子有些嫌隙,并未拜访江世伯。
凑巧运气好,拍得一件宝衣,就想找姓林的炫耀一番。谁知这小子酒后无状,辱及家人,我才拍了他一掌。 莫说这一掌只使了一成气力,就算全部使出,也顶多伤到他,断不会杀死他。哪只仅此一掌,他竟七窍出血,萎靡倒地。 江世伯见此情形,也向我出手,拆招中,不小心被我拍中一掌,也倒地而亡。我知道有人暗算,慌忙逃出后院,躲在人群中观察。见到你来,唯恐引起猜疑,这才夺路而逃。”他口中所说落雁城乃是长青域苍桧州第一大城,位于丹宗正东千里之处。 韩三爷见楚怀信使来眼色征询,于是说道:“难以分辨,二人皆被震断心脉,身上也仅有一处掌印。以他的修为,除非那二人毫无防备,不然绝不可能一击毙命。” 楚怀信这才说道:“疑点太多,叫我如何信你?其一,江大侠剑法纵横中原,与我大哥不相上下,杀你易如反掌,哪有你招架的机会?定是你趁人不备,存心暗害! 其二,若不是做贼心虚,看到我来更应现身说清,岂会仓皇逃窜?” “即便我存心暗害,也只能害得一人,如何能将二人都一击毙命?” “先趁江大侠不备,一掌杀了他,再来杀那少年。” “姓林的资质不俗,修为与我相当,我万万做不到一击毙命!” “丹宗诸多法宝,你不会拿来用吗?” “能得一些丹药还是沾了素衣的光,法宝可轮不到我。”颜玉自嘲道。 “那见了我为何要逃?” “据我所知,你并不认识江世伯与林幼安,又自东方直奔此处而来,必然是进了丹宗见了素衣。素衣与赵廷秀定亲之事,是我极力撮合,因此才与林幼安结下嫌隙。 怕你因素衣之事迁怒于我,又恐将杀人之事诬赖于我,只能逃走。” “大哥还没死,这么急着将妹妹推出去做甚?”楚怀信喝道。 韩三爷见颜玉吭哧半天说不缘由,神识一扫,抓起二人往西飞了万里,落入深山,再布下数道阵法。 颜玉落地之后,失神片刻,而后嚎啕大哭,好大一会才说道:“我对慎之敬仰有加,若不是有苦难言,岂能让妹妹改嫁他人。 姓赵的对素衣彬彬有礼,对我及家人则是恐吓威胁,经常说他得不到的东西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毁灭。 我那姐夫来到丹宗,不过半年就跌落深山,尸骨无存。丹宗弟子说亲眼目睹他不幸失足,素衣或许会信,我与父母、姐姐却是死活不信。然而这些却不敢对素衣讲,唯恐她使起性子,我们陪葬无妨,她自己也厄运难逃。 这才劝她与姓赵的定亲,而她多半也是顾及咱们,才应下了此事。” 颜玉抹去泪水,稍缓口气接着说道:“江世伯是真君子,虽不明真相,却从不恶语相向,而幼安年轻气盛,经常冷言冷语。我正好趁此机会,彻底开罪二人,免得他俩也遭了赵家毒手。本想着赶远了事,谁知他们竟只走了三千里。 家人们在丹宗连真话都不敢说,更别提遇事商量。我只能私自做主,借着每月拍卖之机,来此炫耀一番,也算探望他们。 周围都是丹宗眼线,因而每次来,都会故意与幼安骂上两句,时不时还要动手。这次动手原在情理之内,谁知竟落入了他人圈套,害得世伯与幼安皆丧黄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