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9章 风骨

特种教师 3319 作者黑暗崛起 全文字数 2319字
一直以来,元星本土的宗派势力给叶皇的感觉就是欺软怕硬没骨头的主儿,印象可谓极其的不好。 再加上在祝融大墓那一番亦真亦幻的种种事情,让叶皇对于整个元星几乎没有任何的好感,尤其是在九幽深渊之中的爷爷的一席话,更是几乎让他对于元星的宗派失去了信心。 但是现在看着拓跋长天凛然赴死决绝不已的样子,却是让其心中明白了一点。 哪怕是这元星之上的宗派再懦弱,再如何的欺软怕硬,在关乎灭亡灭种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拥有风骨的人站出来的。 “我不死一切就败露了!” 听到叶皇的话,对方心中着急不已,连声说道。 “败露也无妨!既然拓跋长老都有赴死的决心,难道我叶家还是贪生怕死之辈?” “你们都甘愿舍弃自己生命,为我人族争取一条活路,我们岂会负了你们?” 叶皇玩味的一笑,凌空伸手摄了出去,直接将横冲直撞过来的拓跋长天半空之中摄住,定在了原地。 “你……这,怎么可能?” 眼看着叶皇直接将自己虚空定住,拓跋长天瞬间傻眼。 目瞪口呆的喊道。 “没什么不可能?我之所以敢说出这番话,自然有说出这番话的资本!” 叶皇半眯着眼神,透过拓跋长天往后看去。 “今日不管他魔族跟着所谓的仙族来多少人,我一并给他葬了!” 说话间的功夫,叶皇全身上下的气势又是再一次的提升。 一股浓烈的杀意透体而发向着四周弥漫而去。 远处,一开始还带着几分嘲讽和幸灾乐祸味道的西华子和穆查二人在笑了片刻之后,笑容蓦然凝住,神色随之大变。 “嗯?怎么回事,这股气势!” “超出你我太多,这小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盘膝而坐的两人此刻哪里还有雅兴继续坐下去,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四目看向叶皇这边攥紧了拳头。 此刻的叶皇在他们眼中俨然不再是刚才让他们觉得无知无畏的家伙了。 后者身上这一股气势就连他们最鼎盛的时候也难以达到,而这代表着什么,两人都是很清楚。 西华子倒是还好,一开始就不清楚叶皇的真正实力。 可是穆查心中却是难以平衡。 曾经自己可以轻易捻死的一个小子,现在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比自己还要强上许多,这就让人难以忍受了。 “穆查兄,看样子你我都有些小看这小子了,敢走出大阵直面我们,想必是有些手段。” “承天境界的修为,比我的修为还要高上至少一筹!” “看样子,这小子被我送入陨灵台倒是得到了一份造化!” 穆查说着话几乎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当初自己隐藏实力,充当百花魔帅的奴仆,本想着那蠢货可以毙掉这小子,没想到反倒是让其因祸得福了。 魔族之人还当真不是一般的蠢笨,难怪主上虽然一直利用魔族却是对其不抱太大的希望呢。 心中一番计较之余,穆查抬头继续看向对面,恰好看到这拓跋长天被叶皇引到了身后的一幕,眼神瞬间变的阴冷无比起来。
“西华子,看样子你们人族并未完全的偏向我主上一方啊,这拓跋长天聪明的很啊。” “怎么了?” 西华子怔了一下,尔后抬头望去,拓跋长天恰好被叶皇送入了叶族大阵之中。 “拓跋长天,你想干什么?你敢背叛千秋山,背叛仙族?” 西华子深吸一口气,大吼了一声,声音犹如滚雷一样没过天际,传向了拓跋长天和叶皇所在的方向。 “西华子,正是因为我不想背叛千秋山,所以我才选择跟叶家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实不相瞒,今日我便是来通风报信的。” “西华子,你也算是一派之主,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明明仙魔两族想要灭我人族,毁我道统,为何还要甘愿作为其爪牙,残害我人族同胞?” “你就不觉得这般很可耻吗?” 站立于叶家驻地城头之上的拓跋长天听得这西华子的话,转身望去,朗声质问道。 “可耻?人族?” “哈哈哈,好一个人族,好一个可耻!” “拓跋长天,你的觉悟不错嘛,可是觉悟是要出人命的!我没你觉悟高,我只知道我站在仙魔一侧,我青丘山道统可报,甚至我可以得到仙法,进行修仙!” “你呢?一番觉悟,却是要在今日化作烟云,消失在虚空之中。” “长天兄,你我好歹也算是有过一些交情,只要你回来,我向穆查兄求情,饶你一次,可若是你执迷不悟,那死的可就不是你一人了。” “等到平了此地,你千秋山数万年的道统恐怕也要烟消云散了。” 说着话的西华子笑的有几分阴森,眼眸之中杀意汹汹。 眼前拓跋长天今日这一番行为很有可能让仙魔两族对于元星本地门派的一点信任荡然无存。 今日之后,搞不好一切又要重新洗牌,自己也要受到波及。 因而对于后者这一番看似大义凛然而又决绝深明大义的一番行为西华子可谓是恨之入骨。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对方今日这有些出格的行为极有可能会害的他这段时间的一切努力都化为泡影。 “回头?呵呵,西华子,你太小瞧我拓跋长天了,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我千秋山的道统,为了我人族的未来,才委屈求全,今日本是想要赴死传递消息,不过现在看来,还有几分逃出升天的机会。” “实不相瞒,我千秋山的嫡系子弟早在数月之前,在仙魔联合讨伐的时候,就被我送去了一个秘密域内,我已经为我千秋山做了最后的努力,倘若这还无法保住他们,那就是天意,我也无法可说。” “可是若一开始就想做奴仆,做一条狗却是让人不齿,西华子,你想如此?” “连河洛门跟墨家都选择了鱼死网破,你怎么就如此厚颜无耻呢?” 拓跋长天的一番话,直接是气的西华子全身杀意弥漫,面色铁青阴沉到了极点。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