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隐者 之七 追忆

作者上官萧峰 全文字数 1523字
紫衣女妖见骨卒无用,便召出几只夜魑,上官远见到,想起自己曾一次运镖是碰到过,这怪物不仅力 气巨大,而且动作迅猛,比之骨卒要厉害许多,不禁喊到:“是夜魑,大家小心它的攻击力!”殷剑 平见到夜魑,触景生情,想起自己那日被逐出师门之事,皆有夜魑而起,不禁半晌没有回应,封寒月 应道:“知道了”一看殷剑平一脸木然的表情,不禁觉得奇怪,便问道:“殷大哥,你怎么了?”殷 剑平回过神来,吞吞吐吐道:“没。。。没什么,你自己要小心。”说完,提剑朝夜魑砍去。封寒月 沉默不语,她第一次见到殷剑平如此伤感之情,自从在茶馆见面,虽然殷剑平偶尔会想起自己被逐之 事,但都转瞬即逝,很少有露出难过之情,而此次封寒月见到的殷剑平确实一股痛苦惆怅的样子,似 乎被勾了魂一般,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想来这夜魑让他勾起了很多痛苦的回忆。这夜魑极怕火,因 此封寒月的焚炎之阵十分凑效,而上官远的枪法更是越耍越顺,至于殷剑平,面对夜魑更是不在话 下,因而夜魑也未伤他们分毫,便被轻松料理了。 紫衣女妖急了,心想不换些厉害的,看来是伤不到他们,于是念了咒语,腾的这次招出了数十只妖 物,其中一些如同灰色的巨大蠕虫,表面上泛着一层泽亮的光泽,浑身湿漉漉的滑液,所到之处便可 闻到一股可怕的恶臭,浑身烂肉,让人看了汗毛直竖。封寒月捏着鼻子,顿感胸口恶心不已,毕竟是 女孩,看到这些恶心之物,难免不舒服。封寒月皱着眉头,说道:“是尸虫,小心它的毒液。”不等 封寒月说完,数只尸虫从口中喷射出一股浓痰状的唾液,朝殷剑平三人射来。殷剑平如往常架开了 “日轮神剑”将自己周身罩住,用剑弹开浓痰,刷刷几招无方飞剑朝尸虫攻去,剑气刺中尸虫脑袋, 顿时脑浆迸裂。而上官远耍开回风枪,左突右闪,却依旧有口浓痰溅到身上,随即身上盔甲便被烫出
一个洞来。好强的毒液,上官远叹道。若不是自己穿的盔甲,早就腐蚀到骨头了。上官远用的长枪, 虽然可以远攻,但并未有殷剑平那般可以飞出的剑气,以及封寒月那样的咒法,于是上官远定了主 意,提步快步冲到尸虫跟前,用枪一阵乱刺,尸虫尽数被上官远刺死,就在此时,上官远顿感脚下山 体在震动,自己站立不定,摔倒在地,突的地中钻出一个浑身硬壳的凶兽,约莫两米多长,一个长 尾,尾尖带着刚刺,这凶兽摆动长尾朝上官远胸口刺去,这一刺速度十分之快,稍有差池,瞬间就会 被刺个窟窿,好在上官远临阵经验较多,用枪挡开了一刺,随即凶兽张开血口,尖利的牙齿如同数是 把朴刀一般,朝上官远咬来。上官远大感不秒,这若咬下来,自己非被咬成碎片不可,眼见血口将 近,上官远举枪长挑,往凶兽脖子上刺去,正好穿透喉咙刺入颅骨,凶兽一声惨叫,顿时没了气息。 上官远将枪拔出站起身来。不等上官远喘气,又腾的从地中钻出几只凶兽,一起朝上官远身后数个方 向咬来,上官远不禁暗叫:“我命休矣!”而在此时,殷剑平早已近到上官远身前,正欲施展日轮神 剑,却感到周身顿生寒气,几只凶兽尽数被冻住了,原来封寒月早已知晓了这些凶兽的底细,这些凶 兽是地界的地魉,终年潜伏在地中四处走动,然后忽然钻出地面来掠食过往的生物,是一种地界的肉 食性地属妖魔。由于长年潜在地中,全靠感觉和嗅觉寻找猎物的地魉近乎盲目,但它有着利齿利爪, 有力的尾巴和坚厚的外皮,跟本不怕火系咒术,再加上它的神出鬼没,故而十分难缠,因此封寒月一 直在吟唱“冰华之阵”,这些地魉不畏烈火,但寒冰却正是它们的克星。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