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悟剑 之三 斗剑

作者上官萧峰 全文字数 2351字
“剑仙已经到了,怎么剑圣还没到?” “他的架子也摆的忒大了!”人群见剑仙到了,就指望着剑圣快快到来,好欣赏一场惊天地的决斗。 众人正吵闹间,只见一人风一般从人群中穿过,只一眨眼已站定在谭啸峰面前。轻功之高让人咂 舌。 “原来剑仙谭兄弟已经先到了。武某定下战书,确来迟一步,再此向谭兄陪罪了!”武英仲拱手抱 拳道。 众人一番打量,只见此人穿身蓝白色袍子,眉目清秀,一缕长须,眉间一个红点。正是天界神将剑 圣-武英仲。 “武兄严重了。谭某本来闲得无事,恰逢武兄下书比武切磋,于是便早上山来欣赏下泰山风光。 来,先干一杯!”谭啸峰回道,并顺手从怀中抽出一壶好酒,平平的送了出去。 武英仲见谭啸峰虽然只是平平一送,但这酒壶确飞也似的往自己扑来,当下不敢大意,暗暗运气,顺 手去接。刚一碰到酒壶,便觉手臂隐隐发麻。 武英仲手上加力拿住酒壶,心中默想:“谭啸峰试我功夫来了。”谭啸峰哈哈一笑,也拿出一壶酒 来,当下一干而尽。武英仲也一口干了,道:这壶还给谭兄。”一运气,酒壶向谭啸峰飞了过来。谭 啸峰微微一笑,待的壶近胸口,伸手一拖,酒壶已稳稳托在手中。武英仲见自己这一抛,谭啸峰便这 么一托便将酒壶拿住了,喝彩到:“谭兄好内功!” 众人并不知这一抛一接是在比试功夫,但见武英仲这么一说,当下便知两人已经比试上了。莫西 风,陈不友见此状况,均大感惊异。“剑仙果然名不虚传!”陈不友心中暗赞。莫西风神情失落,心中 无比沮丧:“看来今生也无望战胜他了。” “酒也喝了,武兄请进招吧。”谭啸峰抽剑出鞘,众人咦的一声,是一把木剑。莫西风沮丧之意更 加,当年和剑仙比武,他使得是一把龙吟宝剑,如今已用木剑,想来功夫已到化境。 武英仲见谭啸峰使一木剑,心中念到:谭啸峰的剑招看来已到万物皆可为剑的境界。和我不相伯 仲,我需得小心了。当即抽剑出鞘,也是一柄木剑。武英仲把剑往下一横,已摆好架子。只听“嗡” 的一声,众人被震得耳聋。这一架当真气势雄浑,波涛汹涌。真是一幅高手风范。群雄不住喝彩。谭 啸峰当下拿剑轻轻上挑,也摆好了架子。这一挑轻灵飘逸,观者无不觉得赏心悦目。剑仙剑圣还未正 式比试,便让众人如醉如痴。心中都不住高兴,观此胜景真是此生无憾了。便都凝气观剑。生怕打扰 了这当世两大高手的比试。 “谭兄,小心,武某进招了。”武英仲说毕,身形移动,向谭啸峰奔来,木剑自上而下竖劈,运气至 剑。只见一道耀眼白光,一道剑气以从剑上飞了出去。剑气迅猛无比的朝谭啸峰飞去,只见眨眼间, 剑到气至,剑仙登时就会被撕为两截。正是武英仲的绝技“无极天光”众人惊呼,谭啸峰却不躲避,
提气运力,使剑横的一扫,一道弧形剑气横的冲了出去。飘飘乎乎,时快时慢,陡然间又飞快地冲向 武英仲。 “无方飞剑!”莫西风惊呼,“当年,就是这一招便让我名声扫地,败下阵来!”莫西风激动无比, 居然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陈不友这时微微一笑,确也没说什么取笑之词。其实他自己也看得痴了,心想败在剑仙剑下也属光 荣了。 武英仲见谭啸峰不退反攻,使了一招横扫,倘若剑气霸道,横劈竖,自己的剑非被劈成两截不可, 心中一惊,正想躲避,确见这一招飘飘乎乎,心想这等微弱剑气怎能断我剑招,当下心中大慰,没想 到只一招就败了剑仙,真是名不符实。陡然间见谭啸峰横的这招剑气大增,飞似的冲向自己。心中暗 叫不好!身子也不自觉地往旁一闪。只听轰的一声。当下横竖剑气相撞,剑气炸了开来。众人顿时觉 得全身炙热,便似火烤一般,说不出的难受。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武英仲心中佩服,提起十二分 的精神,开始应战。待众人回过神来,剑仙剑圣两人已经激斗了起来。只见二人身形忽隐忽现,木剑 相撞,发出砰砰之声。剑光点点,剑气激荡,冲的树动山摇。众人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不觉间已经 两人打斗了数百回合。武英仲一提内力,运起天罡剑气,护住全身,当下拿剑直刺上挑,攻向谭啸峰 喉头。谭啸峰往左身形一晃,身子倾斜,举剑上挑,攻向武英仲握剑手腕。没等剑到喉头,剑圣的手 便先要断成两截。武英仲当下急得回剑,左手握住木剑,一运气,把木剑抛了出去,木剑飞出直攻谭 啸峰面门。谭啸峰沉下肩膀,向飞来的木剑冲去。众人诧异,这不是自杀么。但见谭啸峰持剑右手移 到背后,运气猛然上扬,木剑也飞了出去,剑尖指向武英仲的木剑剑尖。左手成掌,向武英仲击来。 武英仲大惊,忙得左手接掌。只听砰砰两声。天上木剑剑尖相对,砰的互相撞了开来。分别往地上坠 落。嗖嗖两下,均深深插入大理石中,直没到剑柄。封禅台上,两掌相对,也是砰的一声。顿时一股 巨大气流冲了开来,山上飞沙走石。众人又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武英仲本没想道谭啸峰会这样攻 来,来不及应掌,气力不足,当下被一掌震退了数尺,才站定。 “武兄,承让了!”谭啸峰收掌抱拳道。武英仲缓缓回过神来,知自己这一仗已经输了。 武英仲哈哈大笑,道:“剑仙果然名不虚传,今日能与谭兄切磋武艺也不妄我从天界下来这一趟 了。” 谭啸峰亦是哈哈大笑:“和剑圣切磋武艺,真乃人生一大快事。来,喝酒!”说罢拿出瓶酒来 开怀畅饮,又抛了一瓶给剑圣。剑圣喝毕,说道:“希望他日,我们有机会再来比试一番。这里先告 辞了。”说完,身形一晃,已不见了踪影。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