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幻梦回廊

天国的水晶宫 1519 作者流血的星辰a 全文字数 4348字
噩梦之王贝拉特梅娅这个很有背景的老牌魔神,本质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秘主义者,也就不像灾厄之王、嗜血之王这样到处征收自己的眷族了。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魅魔啊夜魔啊这种非常开放的生物虽然一直膜拜着噩梦之王,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也是一群肉食系的享乐主义者,本身其实是是深渊恶魔的一种,乃是灾厄之王拉姆希德的眷族。 至于所谓的梦魔,其实并不是一个种族,应该要理解成被噩梦之王神国之中某种意识体碎片的具象。他们以梦境的碎片为食,无论是噩梦还是美梦。他们通过贝拉特梅娅的力量,潜入一切生灵的梦境之中,从对方的精神领域攫取养分,不但使自己进化,也可以为噩梦之王提供力量。 他们通过梦境和灵魂的力量进化,自然也就可能因为吸取的“养料”不同而出现各种各样的外形,往往其扭曲和猎奇程度也都是梦魇级的。这样的外表或多或少都会对正常人的san值造成不可名状的打击,精神很有可能出现空隙,这便成了梦魔们操作幻象的机会。另外,这种东西真的能难被看做是生物,绝大多数攻击手段对其都是无效的。哪怕是那种传说中能用剑砍开天空海洋的人物,要真的除了剑便什么都不会了,也很难在普通的成形梦魔面前全身而退当然,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在这个超凡存在的世界中,真是这种水平的剑圣,其精神已经到了千锤百炼无懈可击的地步,论起灵魂强度也是敢和古老的黄金种甚至真身们叫一下板的呢。 然而,这世界上终究不可能人人都是心灵无懈可击的完美战士,在灵魂层面,任何间隙都有可能被噩梦之王爪牙们所利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件数位享誉盛名的剑豪和骑士忽然失去了心智,堕落成了肆意杀戮的恶鬼,酿成了让整个世界都人心惶惶的恐怖事件。然而,最后的调查发现,始作俑者却也不过是几只普通的梦魔罢了。 总之,这些外形不可名状的怪物,绝对实力或许并不算绝顶的强大,可一旦出现在了主位面,便一定会形成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灾厄。 现在出现在两人,外加一个婴儿面前的,就像是一头拥有青蛙脑袋的章鱼,伸出了数十条粗壮的触手。然而那些触手却在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形态,那个圆滚滚的青蛙脑袋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扭曲着,仿佛是由无数能让人引发极度不快的不规则图形而勉强拼接起来的。 “果然是丑爆了……”陆希喃喃地叹了口气,提着世界树权杖便是一个轻描淡写地做了一个横扫的动作。那个巨大的梦魔随即发出了一身凄烈的啸声当然,我们其实很难界定这到底是惨叫还是单纯的自然响声只是一个瞬间便消散于无形。 (系统:宿主击杀完整体梦魔,获得经验5432。) 嗯,系统还在,说明本人的确是恢复正常了……话说回来你这个没用的外挂明明在也不说提醒我一下?刚才在梦世界里你丫扮siri版贾维斯扮得很愉悦是吗? (系统:所以,都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宿主吝啬可不能怪到老朽的身上。早就向你推荐过三倒人牌精神护甲,乃是你居家旅行,行走江湖外加上冒(zuo)险(si)的必备神器。包月只需要经验值58888,年费也只要388888。你还在等什么呢?) 所以,梦世界中那个siri版山寨贾维斯就是你丫cosplay的你是承认了吧?呵,要我感谢你隐晦提醒的话,可就务必不要指望什么了哦。 系统没声音了,大约是害羞傲娇了……才怪呢。这个死奸商要是肯傲娇陆希宁愿相信虚空之王的本质是一个娇羞的软妹子呢。肯定是看我对她的态度有所松动便跑去琢磨什么新的骗钱商品了吧? 拦在两人和一个婴儿身前的梦魔就这样瞬间烟消云散了,快得连疾风怀里的小可爱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怪物长得什么样。 “心灵震慑运用得倒是相当不错。这种怪物看上去有实体,但本质上依旧是意识碎片汇集而成的,所以用精神和灵魂领域的防御术,是比对抗物质的各种破坏魔法要好得多呢。”疾风夸了一句:“以前陆希特别喜欢用塑能魔法,还莫名地去学了轰击掌之类乌七八糟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是彻底堕落成了魔法师中的野蛮人呢。” “再怎么说我也是个传奇啊,喜欢地图炮魔法是因为声光效果很华丽所以很帅,不代表本人就不懂得更有效率运用力量。不过,我们还不敢轻松,在梦位面中,这种梦魔可能只是最普通的杂兵吧。毕竟,他们都……” 疾风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刚想要说些什么,小婴儿便拍着手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大约是觉得那么大的一个怪物说没就没了很有趣吧。 “这孩子倒的确是个心宽的,就担心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类型啊!”陆希看着从头到尾表现得比自己还要淡定得多的儿子,情感有点微妙了。这么听话的孩子大约是会让家长很省心吧?只不过同样也会让家长有点寂寞就是了。 “能不能别露出了那种孩子太省心了爸爸好没有存在感好寂寞的表情啊?”疾风没好气地道:“你要担心的是,一个太心宽的孩子怎么样才能培养成一个有责任感的人。看在一亿多奥克兰人民以及其余列国的百姓,请务必要当好一个可靠的父亲咯。” “……嗯,我一定会的,但是我一定不会把孩子交给你来教育的。疾风邀月,你就认命吧!” “好吧,如果说这是你给我起的新外号,我倒是觉得还蛮好听的,比‘疾风’更像是一个女孩子。虽然这其中的恶意也是很明显的。” “总之啊,我是一定会尽我所能当一个好爸爸的。可是,你和卡琳是在闹哪样啊?为什么会把孩子带到这种地方来啊?我记得,贝拉特梅娅的神国,所谓的梦幻回廊,可是一种介乎于虚幻和现实之间的世界。你们把他带进来是想要我的宝贝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玩一把克服心魔之类的梗吗?作为妈妈你简直是失格啊!别辩解,虽然他亲妈是卡琳但你难道不也有同样的立场吗?”
疾风听得差点背过气去,心想这时候我就成你孩子的妈了?你所有的孩子都有很多的妈是这个意思吧?脚踏n条船开水晶宫开得这么理直气壮不知不觉中你这家伙居然已经堕落成这种天王级的渣男了啊! 疾风叹了一口幽怨的气,看了看怀里兴奋的小艾里:“哎呀呀,boy,长大以后的你会是那种类型的呢?所谓源头才会决定命运,我总觉得你会给你的弟弟妹妹们树立一个很不着调的榜样呢。” 小婴儿继续笑着,伸出小手拍了拍疾风的脸蛋。当代的夜天之王顿时觉得自己也被治愈了,于是对陆希的态度就很不友好了:“哼,你以为我们舍得带着小艾里来冒险吗?还不是为了救你吗?你的蒂朵姐是何等人物,你还不清楚吗?她在一千多年的启明战争时就是幻象精神操作方面的大师,这方面的能力甚至在我们的祖师拉克西丝大贤者之上,又何况是一千年后的今天。她既然已经和贝拉特梅娅联手,其制造出来的梦世界又岂会那容易破解。血脉相连的亲人,才是将人从幻象中带回现实的最可靠的钥匙,要是没有小艾里,我可没办法干涉你的梦境,更没有办法把卡琳她们送进去呢。” “……所以,在这个事件中,贝拉特梅娅和第朵姐,各自扮演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你都知道了吗?” “只能说,大约猜到了一点点吧。当然,也可以肯定的是,陆希,你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当初的血色之夜中,黎明骑士的死亡却一定和贝拉特梅娅有关,和紫衣宰相塞奥多罗有关,那当然也就和克诺乌斯大帝有关了。” “那一尊放在永辰宫地库深处的贝拉特梅娅的魔像,应该便是启动噩梦之王某项权能的媒介,你和卡琳她们就是这样进入她的神国中的?”陆希用几乎肯定的语气问道。 “我猜测,那应该是当初贝拉特美娅留在主物质世界的四件噩梦祭器之一。它们曾经在古代出现过一次,引发了一次世界性的浩劫。那时候还是炎龙皇朝的极盛时期呢,就算是这样,也是奥克兰集合了列国百族的力量才解决的。我在暮光岛梵雅精灵的图书馆中看到过类似的记载,另外,伊芙和菲尼克斯以前和它们照过面,便认出来了。” 伊芙和菲尼克斯乃是疾风的夜天之书“附件”中最强也是最古老的两位,虽然出场戏份并不算多,但也侧面说明了其能力只有有实力的才敢高冷,这没毛病。 他们说是认出来了,自然就是没问题的……话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果然疾风才是真正的主角吧?她随身已经不是只带着一个老爷爷的问题了。 “如果以不正规的方式触碰那件祭器,有可能会触发上面的机关,被带入到贝拉特梅娅的神国之中,一旦死于梦魔或是各种幻象之中,他们本身便会成为这个幻梦回廊和贝拉特梅娅自身的养分。” 盖伊乌斯大帝当年就是这样上当的吧?而为了救出他来,包括奥克兰皇后圣光之艾丝蒂尔,苍穹导师奥鲁赛罗等四名传奇强者,以及超过二十人的大批的超凡实力者组团进入了这里,虽然确实是救出了人,却也付出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全军覆没的伤亡。 贝拉特梅娅的神国“幻梦之回廊”的凶险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的陆希和疾风不见得一定胜得过当年的艾丝蒂尔和奥鲁赛罗,而他们身边却也没有一大票金10和金9的小伙伴,而且还带着一个小婴儿,将要面对的危险恐怕远远超过了当时……这一点,他们俩不可能想不到,但却识趣地都没有继续提。 “当然了,若是早就明白这东西的来历和用途,便可以凭这个东西为媒介借助贝拉特梅娅的力量,施展最高能级的精神魔法。便是意志力最为坚定的战士也都可能被支配,可怕的是,当事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被支配了。” “当初在永辰宫中,那个有五张嘴的豪放血族小姐姐,就准备借用这个方式来控制奥克兰的禁军将领吧?” “五张嘴?”疾风的大眼睛扑闪了一下,大约是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 “你千万不要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会让你的人设崩掉的。”陆希道,看了看儿子又道:“另外,也不要在孩子面前问这种问题啊!” 冰雪聪明的疾风大约猜到了这是哪方面的问题了,俏脸一红,甩给了陆希一个风情万种的卫生眼,这才道:“……是的,如果那个女人成功了,奥克兰的禁军将领们甚至会忘了那一个晚上的夜宴,但却会为了伊肯皇帝,和卡琳厮杀到血流成河。他们一点都不会觉得自己是被控制了,但却潜意识地会觉得伊肯皇帝才是正统,卡琳却是叛贼。” “如此一来,奥克兰的内战还会持续不知道多少年。不管是任何一方取得胜利,圣泉皇家的威望也将再次受到致命性的打击,而这一次,恐怕就不会再有太阳王这样的中兴之主了。世上最强大的国度即将陷入分崩离析,再回乱世。”真发生了那样的事,奥克兰的人民将如何,国际形势又将如何?若在这个时候,嗜血之王回归,世界结界再被突破,恶魔大军和灾厄之王再次降临,世界的命运又将如何?陆希简直不敢想象。 “也就是说,当初的紫衣宰相,甚至克诺乌斯大帝,便有可能便中招了?”陆希问道。 “大帝才不会呢。中招的一定是那个紫衣基佬!”卡琳不满的声音在不远处的雾气之中露了出来。 随着这个声音,披着一身甲胄,手里还提着炽阳之心的世界第一女皇陛下,亦步亦趋地从回廊的正面走了出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