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相认

天姿娇女 438 作者一楼 全文字数 2312字
梧桐星眸一眯,“你不好奇我如何从皇宫出来的?” 她定定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梧桐一怔,居然不好奇,她就这么笃定他能从皇宫里安然无恙地出来。 梧桐对她露出笑容,他们初次相遇时,少女也是一脸的镇定,还诱他救了她,她那样聪慧,能想到这点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他能轻易闯进清心殿,当然也能轻易地从清心殿出来。 不过这一次,她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少女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看出花来。 梧桐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袍,来之前,他回了府院,换掉了夜行衣,也重新束了发,应该没有什么不对。 “先喝茶吧,是今年的春茶,君山银针,你应该爱喝。”少女对她抬了抬手,梧桐坐下,她也坐了下来。 君山银针确定是他最爱喝的一款茶,少女怎么知道? “你也喜欢这款清茶?” 她点了点头,“我哥哥很喜欢,我原先是不喜欢的,后面喝着喝着习惯了,也便渐渐爱上了这味道。” 梧桐笑着端起茶杯,轻轻一吹,淡淡的茶香味飘了出来,透过渺渺茶雾,他的视线落在了明珠公主陆菲儿的脸上,她的眼神分外的明亮,像是璀璨的宝石,漂亮极了。 明珠公主太皇太后给的封号一点没错。 “你有哥哥?” 梧桐深深地看了少女一眼,陆文轩好似没有儿子,她这哥哥又从哪里来的,是堂哥?表哥?还是认的亲。 少女眸光一闪,垂了眼眸,又安静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梧桐有点无措,“其实我去陆府找过你。”他说道。 视线落在了几案上的香炉上,又随意看了眼屋中的摆设,目光又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屋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样的摆件,和她一样清雅幽静,让人心生安宁和舒适。 “我知道。”她回道,“那幅《临江湖月夜图》我看了,画得真好。” 她的声音里微微带了哽咽,正因为他去找过她,还送了祖母那幅《临江湖月夜图》来,她这才认出他来。 “其实我一直在找你,只是不知又该去那里找你?后来只好等你来找我。”她说道。 梧桐的心豁然一跳,喜悦渐渐在心底蔓延,她一直在找他。 少女清脆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哥哥,很擅长画画,最擅长的就是人物肖像。我小时候,常常叫他给我画美人图。”少女目光迷蒙,像是陷入了回忆当中,笑容明亮,这时的她看着美极了。 梧桐清冷的脸上有了丝笑意,“我也有个妹妹,她小时候也很顽皮,我画画时总爱出来捣鬼,每每我的画被她弄得七八乱糟,明明心里有气,可就是不忍心责怪她,我妹妹很可爱。” 经常怂恿他带着她离宫,大大小小的灾祸不知道闯了多少,火烧屁股时他总是替她被锅。 菲儿的眼睛一红,定定地看着他,“我给哥哥取了一个外号叫被锅侠,因为我总是闯祸,而他经常替我被锅。他经常开玩笑说,等我等大了就不替我被锅了,他要找一个接锅侠,卖了我这个闯祸精。”
这分明就是他和嘉宁说过的话。 梧桐看着眼前已经泪眼朦胧的少女,猛然瞪圆了眼睛,握着茶盅的手隐隐发抖。 怎么可能? 她是嘉宁,是他的妹妹嘉宁? 梧桐失神怔在了那里,脑子里乱哄哄的。 少女还在说,她每说一句,让他更是确认一分,她就是她的妹妹嘉宁。 “哥哥。” 梧桐茫然地站了起来,失手掉了茶盅,茶水溅在了袍角,此刻梧桐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眼前的少女。 “嘉宁,你是嘉宁?” 少女早已站起来,扑进了他的怀里,眼泪籁籁地掉个不停。 梧桐感觉自己的心口湿湿的,怀中的少女一直在掉泪,他的心揪了起来。 梧桐按住少女的肩膀,轻轻推开她,看着她泪眼婆娑的脸,“你真的是嘉宁?” 少女用力点头,梧桐的眼泪掉了下来,嘉宁,她居然真是嘉宁,他的妹妹没有死,和他一样重生了。 喜悦将心中的那股子微微的酸涩压了下去。 重生后他无数次怨恨过老天的不公,现在他要感谢老天爷把他妹妹重新又还给了他。 梧桐紧紧拥紧了少女,哽咽道,“哥哥,不知道,要是哥哥知道早就来找你了,让你受苦了,嘉宁。” 菲儿在他怀中拚命摇头,梧桐低头,轻轻抹掉少女眼角的泪水,“以后有哥哥在,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梧桐的心绞成了一团,她以异世孤魂的身份重新在这具身体上,吃了多少的苦,经历了多少的凶险,他曾听说过他这具身体的父亲陆文轩,千方百计的想要杀她,还有他们的姑姑长乐长公主。 陆文轩死了,长乐长公主却还活着,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想着她所承受的痛楚和压力,想着她一次又一次面临险境,他就恨不得把那些加诸在她身上的人撕成碎片。 前世里,是他没有保护好妹妹,这一世他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梧桐拉着菲儿的手,重新坐下,目中迸射出浓烈的杀意,“这一切都是因为父皇和姑姑,是父皇亲手杀了母亲,之后又被我撞破。。。” 梧桐全身颤抖起来,双手因为愤恨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如今坐在王皇上的那一位不是我们的父亲,父亲那么爱我们,怎么可能会杀害母亲,又杀害我们?她和姑姑一直不对付,又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和姑姑亲厚起来,到如今朝堂之上的所有事情任由姑姑摆布,父皇没有那么昏聩,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始终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可是是我亲眼见到父皇杀了母亲。”梧桐的眼睛里满是痛苦之色,他闭了闭眼睛,“是他亲手把剑刺中了我的胸膛。” 重生之后,他依然想不通父皇为何要那样做。 每每想到他前世临死的那一幕,都让他觉得绝望,他也不愿意相信父皇会将冰冷的剑尖刺进他的胸膛,可事实却是如此,由不得他不信。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