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4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3508字
第二十三章:往昔 深夜,桌案上的红烛仍旧耀眼的燃烧着,訾汐因浑身上下的疼痛而无法入睡,不过宫廷御用金疮药倒挺有药效,溃烂着的伤口有清凉的感觉蔓延,亦感觉伤口在逐渐愈合。 晚风凉凉的由那扇敞开着的窗中溜进,有淡淡的桂花香扑鼻而来,恍惚间瞧见一个身影由窗口跃了进来。訾汐瞪大了眼睛看清了来人,竟是端木矍。 微弱的烛火映射在他的侧脸,忽明忽暗,瞳中藏着令人心惊的冷意。 见他就那样笔直的站在对面,用那藏着熊熊怒火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她干笑两声,“你,你这么晚来做什么?” 他仍旧不言语,瞪着那个早已经狼狈到连说话都吃力的女子,终于怒不可遏的压低声音吼道:“该死的女人,你有事没事碰皇上的画做什么!” “我只是好奇……” “汐筠郡主的画像是你好奇想碰就能碰的?”愤怒的打断了她继续下去的解释。“你以为做皇帝的御前女诏是件很简单的事?连把握分寸都不懂,当初我们怎么会选了你这样一个白痴女人进宫完成大计。”端木矍颇为懊恼的开始为当初与陵王的觉得而后悔。 訾汐根本没有将端木矍后面那絮絮叨的话听进去,反而很好奇的问:“汐筠郡主是谁?” “收起你的好奇心,尤其是在皇上面前。谨言慎行,否则就是我与你父亲联合陵王也保不了你。”他直接将訾汐的问题无视。 深知继续问下去也得不到答案,便勾起苦笑:“当我受刑的时候,第一个出来救我的不是你,也不是我的父亲,更不是姐夫,而是宫蔚风。” “怎么?因为这件事你便感动了?” “难道,不值得感动?” 这句反问引得屋子瞬间安静下来,空气中隐隐弥漫着诡异。 端木矍的双手握拳,一口怒气涌上胸口,大步上前也不顾她身上有伤便将她由床上拽起,目光愤怒,低声吼道:“凤訾汐,现在你的心里只有宫蔚风?” 没有料到他突然间的愤怒,才愈合的伤口瞬间又裂开,血由背部缓缓溢出。 当端木矍发觉她惨白的脸色以及紧咬着的牙关时方觉自己失态,紧捏着她双肩的手悄然松开,目光扫向她雪白的寝衣早已被血染红了一片,触目惊心。他沉着脸将桌案上那瓶还剩下一些的金疮药取过,看着那个正戒备凝视自己的女子,低沉的说:“躺下,我为你上药。” “不,不要……我自己可以。”訾汐强忍着背后的疼痛,支持最后几分气力站稳脚步。 他挑了挑眉:“你想在那雪白的肌肤留下可怖的疤痕?” “我可以叫玉奴与燕奴……”话还未落音便被端木矍不耐的打断:“子时已过,又哪个奴才愿意从睡梦中醒来为你这个‘汐奴’上药。”他在汐奴二字上格外加重语气,看见訾汐原本苍白的脸在听见这两字后更显苍白,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信步朝她走去,目光中带着戏谑:“难道你在害羞?你的身子我又不是没看过。” 訾汐惨白的脸色瞬间透出隐隐的潮红,表情古怪的盯着端木矍,全身异常扭捏的呢喃着:“你什么时候,看过,看过——” 端木矍一声轻笑,目光中闪烁着温柔的笑意,“躺下吧,我为你上药。”声音比之前沉稳了许多,还带着淡淡的心疼。 乖乖的趴在床榻上,她感觉到一双手小心翼翼的将已与伤口粘在一起的衣裳褪去,伤口被扯动。当衣裳被褪去后只剩一件裹衣时她她不自觉闭上了眼睛,手紧紧撰着丝滑细腻的被单,感觉到金疮药洒在背上一阵锥心的疼痛后又感觉仿佛有无数的蚂蚁正在伤口上啃食着。 虽然她背对着自己,但仍然能感觉到她的疼痛,端木矍望着那触目惊心的伤痕密密麻麻的覆盖着她纤弱的腰,这样一个每日养在深闺中的千金小姐怎能承受这样的刑罚。皇上他,未免太过无情…… 指尖抚上她伤口旁的肌肤,引得她一阵颤栗,而他却苦涩的笑了出声:“如今的你比以前更坚强了,听李公公说起,你挨二十一刑棍竟然紧咬着唇不肯喊一句,甚至连一滴泪都没落。记得以前你被石子绊倒在地,膝盖擦破一些便哭了起来,被陵王轻声训斥一句你的泪也会止不住的落下。你的眼泪就像是永远流不尽,可是每次你哭起来却让人讨厌不起来,反而总是令人心疼。你还很任性,喜欢什么东西想方设法都要弄来,比如与我定亲……从未问过我的意思便兴冲冲的求你父亲向端木府上提亲,那时候我真是恨透了你这样一个任性妄为的女子,甚至于,厌恶。故而我抱着这样的心态与陵王商量将你送进宫为我们办事,你看着我很久很久,眼眶中凝聚着泪水。我以为你会拒绝,可是你竟笑着对我说了一个字:好。看着你远去的背影,我不知道做的是对是错,我也不愿意去想,只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永远无法挽回了。”
他的声音飘渺又显得遥远,怎么抓也抓不住。而音调中不时露出自嘲与轻笑,声声入耳,訾汐缓缓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雪白的墙壁,心底五味参杂。 “訾汐,对不起。”他的声音蕴含着某种沉稳之感。微微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金疮药盖好放置于桌案上,轻身一跃,飞掠出窗。 衣袂留下一阵清风,暗尘卷起,窗外孤月溶溶。 第二十四章:汐筠郡主 宫蔚风每日都会命身边的奴才小卓到月华斋为訾汐送一瓶宫廷御用金疮药,连续五日从不间断,而訾汐身上的伤也渐渐愈合结疤,宫蔚风让人传话叫她不用担心,她每日用的都是御用金疮药,故而不会在身上留下疤痕。 而訾汐每日都会期盼着小卓的到来,因为每回他来都会为宫蔚风带来口信,还有蜜枣。蜜枣是为了让她服下苦涩的药后而吃的。 今日小卓又准时来到訾汐的屋子,手中仍是一瓶金疮药与一包蜜枣,他笑容可掬的冲訾汐说:“凤小姐,奴才又来了。”将手中的东西亲自交给她,然后又说:“听王爷说明日你就要再次进入御前伺候了,您的伤该好的差不多了吧?” “不碍事了。”訾汐唇边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每次看到小卓替宫蔚风送来的东西她都会觉得很温暖,那份情绪像是对朋友,却又比朋友要更深一层,像是对爱人,却又比爱人要少一些。 “凤小姐以后可要注意着,皇上的脾气可大了……”小卓还在为皇上毫不顾忌华王与陵王的面子而杖责这个凤二小姐感到气愤。 听到小卓提起皇上,訾汐立刻想起那日端木矍对她说的那句:汐筠郡主的画像是你好奇想碰就能碰的。 忙由床上起身,好奇的问:“小卓,你自幼便跟随在宣王身边,你可听说汐筠郡主这个人?” 小卓一听这个问题,脸色有些僵硬的赔着笑连连后退,朝门边移去:“凤小姐,奴才还有事没办呢,要先走了。” 訾汐可不那么容易放过他,一把上前拽住小卓的袖子不让他逃,沉下脸说:“小卓,今日你要不告诉我汐筠郡主是谁,就休想迈出这个门槛。” 他为难的望着訾汐,额头上溢出丝丝冷汗:“凤小姐,不是奴才不想说,而是汐筠郡主这四个字在宫中是禁言,若有人敢妄加议论,会被皇上砍头的。”小卓在说起‘汐筠郡主’四字时声音降低了许多。 她立刻松开了小卓的衣袂,转而将敞开着的门关上:“这样就没人听见了,你我悄悄的说,没有人会知道的。” 小卓顿时有些傻眼,他怎么不知道凤二小姐这么喜欢听宫中秘闻。看着她那双灵动期待的眸子,他便器械投降了,把他所知道汐筠郡主之事对她讲了起来。只因他接触过许多小姐,凤小姐是唯一没有小姐架子的人,难怪王爷对她这么上心了。 “当年太后还是林皇后,而她的亲哥哥林景华乃当朝的国舅,汐筠郡主便是国舅唯一的女儿。奴才那时年幼曾有幸随王爷一同进宫,远远的望了眼汐筠郡主,虽然未看清容貌,却知她定然是个绝代风华的女子。后来皇上薨逝,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上继位,而汐筠郡主依旧住在皇宫。”小卓顿了顿,眼珠一转,悄悄伏在訾汐的耳边轻声说:“就在皇上登基后的第八个月,汐筠郡主就从凤台上跳了下去,尸体正对金阙。当时朝野轰动,皇上命整个洛阳皆挂起白幡,戒酒肉食素斋整整三个月。” 訾汐呆呆的听着小卓轻声细语的叙述,而她的脑海中仿佛闪过一个女子的声音:“我一直在等,等你带我离开金阙,离开这个肮脏的皇宫,可是你食言了……” 蓦然惊醒,訾汐激动地问:“汐筠郡主为何要从凤台上跳下来。”其迫切欲知的神情有着清晰可见的慌乱。 小卓回答:“当时汐筠郡主突然猝死也引得宫人纷纷猜测,有人说看见汐筠郡主死前与梅贵妃曾独处一屋聊了许久,之后汐筠郡主便神色异常,次日便自尽。有人猜测是太后对其苛刻,汐筠郡主承受不了便自尽。还有人猜测……是因为皇上。反正当时有多个猜测,皇上愤怒之下便下旨噤口,可是仍有不怕死的奴才仍偷偷聊此事,皇上愤怒,处死了乱嚼舌根的奴才有五十名,此后无人再敢妄加议论。一年后,皇上大批由各地征集宫人,将那批目睹汐筠郡主惨死之事的人通通逐出皇宫。而后,皇上真正变成了一个人人畏惧的……暴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