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2645字
第一章:可怕的暴君 天荀贞承六年 睡梦中一切的记忆突如其来的汹涌却又瞬间消逝无踪,紊乱的记忆交错重叠。想挣扎着挽留住一些东西,却眼看着它从自己指尖溜走,心中有不甘,有伤痛,有愤恨,还有绝望…… 耳边似乎有人不停在呼唤着,她很想睁开眼睛,可是不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睁开。 片刻,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回荡在耳边,一双炯炯的眸子倏然睁开,先映入眼帘的是澄泥金砖地面,视线一转,九条金龙雕刻在大殿顶上,微弱的灯火映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显得红润异常。 脑袋的思绪还没来得及转回便听到一声:“来人,给朕拖出去……”不耐烦中夹杂着暴怒的声音来回充斥在大殿。不一会儿两名身着锦衣盔甲的侍卫匆匆跑了进来,将一个早已经昏死在幔帐低回的龙床上的女子扛了出去。 她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名浑身**裸的女子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扛了出去,她的脸上早已无了血色,手腕与裸脚之上明显有勒过的痕迹。而自己身边还有几个貌美的女子哭的泪眼婆娑,蜷缩在一团,瑟瑟抖。 “生什么事了?”她扯了扯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女孩问道。 “訾汐……你,你,你醒了啊……”那个女孩看着晕倒前和现在的凤訾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方才喊的最大声的就是她了,甚至还吓的晕了过去,怎么这会却露出这样迷茫的目光。 “下一个。”床榻之上又传来慵懒的声音:“凤訾汐。” 声音方罢,身旁好几个女孩重重的松了口气,仿佛得到解脱一般,随后以怜悯的目光看着那个即将面临苦难的――凤訾汐! 看着她们一个个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有些莫名,想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床之上的男人满是不耐的大喊:“凤訾汐,轮到你了。” 不知是谁猛推了她一把,她踉跄地扑了出去,这才意识到那个男人喊的‘凤訾汐’正是自己。 独孤珏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肌白如雪,鼻腻鹅脂,纤腰楚楚,倒是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她虽然满面惊慌却没有恐惧,眉宇间似乎透着迷惘。 “傻站着做什么,脱了!” 凤訾汐冷抽一口气,看他嘴角弧度渐起,然他的眼底却殊无笑意。她后退几步,戒备的望着他:“脱,脱什么?” 独孤珏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嘲讽道:“凤家女子都这样爱装傻?”他扬手一扯,凤訾汐披在肩上的衣裳便随之扯落,香肩顿露,雪白的肌肤立刻呈现在他面前。目光微闪出一抹**,手一挥,将一直欲后退的凤訾汐揽过重重摔在床榻之上。 凤訾汐闷哼一声,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却现他由床头取过一条又长又粗的麻绳,绳上似乎还沾着刺目的血迹。这个……这个男人想要对她做什么! “乖乖给朕躺好。”他的语气似将她当自己的孩子般哄着。 “我不要。”她仓惶的朝床里边移动着,独孤珏却是一步步的逼近着,眼底有浓烈的邪冷之意,仿佛想要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她不禁暗想这男人虽然生得一副冠玉之容,眼神中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残暴之气,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步步逼近,她终于忍不住惊恐的大叫一声,一脚就踹向他的胸膛,无奈裸脚却被他握在手心,脸上突闪一抹嗜血的残暴。 她吓坏了,用力踢着拽着裸脚的那只手大喊着:“放开,放开我!你这个魔鬼,混蛋,变态……”殿内的女孩望着这一幕皆捂起唇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叫骂声,心底也在猜想着皇上会如何折磨这个胆敢辱骂天子的凤訾汐。
“朕从来不知道华王的二千金竟是如此泼辣有趣。”独孤珏不怒反笑,单手勾起她的下颔细细的对其打量了个遍,对她的兴趣又增添了几分。 手指沿着她光滑柔腻的颈项缓缓往下溜去,大掌抚上她若隐若现的酥胸,她浑身颤粟着要后退,他的另一只却紧握着她裸脚的手却不容得她后退,反而强制着将她纤细的腿缠绕在他腰间。 她明显感到他下身的坚硬的变化,脸上的血色尽褪,无数的恐慌与不安皆流露在脸上。 第二章:奇怪的男人 此时殿外的李公公脊背上渗着冷汗,一想到要打扰皇上的好事,不禁心底有些寒。但是此刻的事已经不容他‘不敢打扰’,于是便放着胆子冲里边道:“皇上,太后病危。” 独孤珏的吻落在她冰凉的耳垂之上,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未做犹豫,翻身下床。旁若无人的披起龙袍便丢下满殿的女子信步离去。 在殿内另外五名女子一见皇上走了,皆仓惶的逃出了大殿,独独留下依旧傻傻坐着的凤訾汐。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僵坐在龙榻之上,呆呆的凝视着他毫无留恋而远去的背影。内心竟涌入一股熟悉的感觉,以及淡淡的怅惘。 隔着殿内拂动的鹅黄轻纱望着朱红的大门敞开,夏日凉风吹打在脸颊,天外星钻闪耀,仿佛将她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她想寻找一个出口,却怎么也寻找不到,孤孤单单的站在烟雾飘渺荒寂无人的地方,那是内心最大的恐惧――孤独。 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右肩,她恍然惊醒,由龙床上弹坐而起。本以为是那个可怕的男人又回来了,待看清眼前的来人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凤訾汐,陛下可宠幸了你?”声音低沉,丝毫没有起伏。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华服紫衣的男子,眸光深炯微带淡然,唇抿成锋,似笑非笑。 见她不说话,他便垂扫视着她凌乱不堪的衣襟,再瞧瞧凌乱的龙榻之上也未有落红,“没有?” 她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 凝视着迷茫慌乱的女子,他的心中闪现出一抹不忍,却在瞬间消逝无踪,深深吸上一口气道:“会有机会的,你自行保重。”不愿再说话,悠然转身离开。 才迈开一步,便觉自己的衣袍被一双柔嫩的小手给拽住,他回正对上一双灵动含泪的目光,是干净迷惘的。 凤訾汐拽着他的衣袖,生怕手一松他便会离开,因为此刻的她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凤訾汐这个属于她的名字都感觉到陌生,前所未有的无助让她死死的拽着他,就像在大水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问:“你是谁?” 他疑惑:“我是谁?” 她又问:“我是谁?” 他惊诧:“你是谁?” 音量一声比一声高,大殿内悠然回荡着两人夹杂在一起的回声,异常诡异。 他蹙着眉头凝望着她,想从她眼中找到一丝虚假,但是没有,她眼眶里真真切切地写着几个大字――她忘记了! “你……”他正欲开口,李公公匆匆由外面跑了进来,连忙跪道:“奴才参见安王,太后病危,各大王爷皆在太后殿候着,就等您过去了。” 他微微颔,侧望着那个手足无措的凤訾汐,随后俯在李公公耳边交待了些什么,犹豫片刻才前往太后殿。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