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0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8722字
第二十四章:哑女宣儿 日子看似平静的又过了一个来月,这其间訾汐进宫的日子十个指头都算不过来,每次皇上对她都是冷言冷语,从不多说一句废话,也不拿正眼瞧她一眼。渐渐地,也就习惯了这样,每天进宫,再出宫。陵王府里对她的议论声更大了,纷纷揣测皇上请她进宫是否临幸于她,突然间京城的议论声又开始了。 诸多揣测,使得京城众人纷纷想到了当年还是太子的皇帝与陵王争林汐筠这件事。 *名士皆笑这段啼笑因缘,七年前皇上要与叔叔争女人,七年后依旧重蹈覆辙。 但是令诸人不解的是,若皇上喜欢凤訾汐,却为何要将她赐婚于陵王,莫不是陵王以权势相逼,皇上不得不忍痛割爱? 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真是荒唐,荒唐。 今日,訾汐又在宫里待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夜里皇上才给了李公公一道手谕,送她出宫。她看着皇上那淡漠交待地侧脸,多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求皇上不要再玩这样的游戏了? 这不止是游戏,更是他与陵王的斗争,她不过是他们对弈中的一枚棋子,要喊停也轮不到她来喊。 低低一声叹息,转身随着李公公离开,而至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的皇上终于将目光投放至那个远去的背影,单薄而孤寂,让他有些不忍。他堂堂一个九五之尊,利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与陵王打心理战,真是可笑! 夜晚清风习习,吹得人浑身凉爽,如今天气越来越热,而訾汐进宫也时常站在骄阳似火的天色下爆晒,衣衫常常被汗水湿透,好不狼狈。 在经过念汐宫时,訾汐发现宫门外的荒园内有一发丝散乱的女人正借着月光扫落叶,訾汐本没有在意,可脚下前进的步伐却再也动不了,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看那个凄凉的背影。 越看,便越觉心寒。 越心寒,便越觉熟悉。 “宣儿。”她不由得呢喃一声,李公公诧异,“夫人认识她?” 訾汐茫然,李公公幽幽一叹,“汐筠郡主的贴身婢女,自郡主仙逝后便心甘情愿来到念汐宫,整整六年孤身一人为整座宫殿打扫落叶。当元妃娘娘住入念汐宫那刻,宣儿却没有想象中激动,只是默默地拿着扫帚出了念汐宫,自此开始在宫外这座荒园内打扫。所有人都说她疯了,而夫人你又是如何认识她的?” 她不答话,迈步上前,踩过那沙沙的落叶,停在她身侧。而宣儿像是没有感觉到身旁有人,仍旧静静地扫着落叶,一下一下,轻缓有度。 “宣儿?”訾汐的低唤使她的手一顿,侧头看来人,那目光中有期待,可在看见她的容颜后却消逝的无影无踪,再次垂首默默扫落叶。 “何苦如此执着,此处早已人去楼空。”訾汐低头,不放过她脸上一分一毫的表情。 她不说话,而李公公则上前说,“夫人莫再同她说话了,她已经六年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宫人都说她已哑。咱们还是快走罢,莫耽误了出宫的时辰。” 李公公的催促,訾汐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她说下去,只能尾随其后离开,可她一边走却一边回首,瞅着仍旧静静扫着落叶的宣儿不难察觉她嘴角边那时不时露出的冷笑,格外凄凉。 直觉告诉她,宣儿的身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她要从宣儿的身上全数挖出来。 第二十五章:葵水来了 后来的日子,她异常期待进宫的日子,这样她便有机会接近宣儿,弄清楚一切。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近日,陵王开始对她进宫做出了一系列的阻挠。譬如张管家禀报李公公来了,陵王便吩咐他说訾汐病了,不便进宫,李公公次日再来,陵王又称她病情加重…… 诸多借口,使得訾汐自那次回王府后再也没进过宫,想要接近探索宣儿的计划彻底泡汤了,她终日闷闷不乐,心中盘算着如何才能再进宫。 可这些天的陵王就像变了个人似地,连续四日到兰蔺居了,就坐在她身边,也不说话。起初她会感到不自在,渐渐地也就习惯了,与他并肩坐在屋外廊前的石凳上,享受此刻的宁静。 常常,一座便是夜幕低垂,而周围的下人也不知是被谁屏了去,见不着一个人影出现,偶尔几名下人端来饭菜,訾汐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有陵王那样灼热的眼神瞅着她,着实是食不下咽。 坐久了,訾汐便起身朝湖边走去,舒缓浑身僵硬的筋骨,仍旧能感受到背后陵王那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隐忍多日的怒火终于还是控制不住涌上心头,她猛然转身,正好迎上陵王那双探索的瞳子,心头一颤,却犹自镇定,“陵王数日来的形影不离,是在监视我吗?” 陵王一笑,“是谁曾说爱上本王的?这样天天陪伴你身侧,难道不开心?” 訾汐勉强的笑着,想起当初说的话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王爷的心中只有姐姐,人在訾汐身边,心却在姐姐那儿,我自然不开心。” “这番模样倒像个醋坛子。”他轻笑,可眼瞳里却无一丝笑意,只见他已由石廊上起身,大步朝她走来。 訾汐见他走来,心中突闪不好的预感,脚下不由后退几步,却忘记身后是深深的湖水,一脚踏空。她惊呼一声,却没有摔下去,只是落入一双如铁的臂膀。她微微喘息着靠在他怀中,心神未定怦怦直跳,好险! 陵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靠在她耳边轻声问,“汐儿的脸为何这样红?”左手突然抚上她的左胸,她的身体猛然一颤,呼吸几乎要停滞。陵王却说的认真,“心,也跳的很快。” 她想要推拒,可是却无法推拒开来,他明明就没有用气力,却还是能将他牢牢禁锢在怀,找不到一丝可以逃脱的缝隙。 “算算日子,汐儿已经一个月没有得到宠幸了,想必是寂寞了……”他的呼吸轻轻喷洒在她耳上,一阵酥麻,可是她的理智却十分清晰。 危险,必须逃开。 “可是……可是我的葵水来了。”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理由,看着陵王眼底的笑,心虚却坚定的说,“真的,真是葵水来了,绝不敢欺瞒王爷。” 他一笑,竟将她打横抱起,“来没来,让本王瞧一瞧便知。”说罢,便抱着她大步朝屋内走去。 第二十六章:极致(1) 屋里弥漫着熏香越发的浓郁,皑皑升起青烟,訾汐还没来得及想屋里什么时候点了熏香,已被陵王在黑暗中放入帷帐中,几点星光璀璨映射得一室微光溶溶。 她不自在地躺在床榻之上,对上陵王那双在黑夜中依旧明亮的瞳子,心跳不自觉的加快,在静谧的屋内,她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陵王的双手撑在她身子的左右两侧,低头静静地俯视她,两人的呼吸交杂缠绵在一起,那样暧昧入骨。 “陵王,我真没骗您,检查就不用了,脏……”她的声音愈到后面愈弱,因为此时的陵王已经开始解开她的腰带,灵活的扯下了她的外裙。 此时天气炎热,訾汐的身上穿的本就不多,被他这样一脱,下身便也只剩下一条裹裤,她即刻拥着榻上的被褥朝床内滚了去,声音微微带着愠怒,“陵王!”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终于在她的脸上看了那份恐慌,他的心情突然闪出畅快之感,脱下自己的长靴便也进入榻内。拽过床角落的她便压在身下,狠狠将她的裹裤扯了去。 身下一凉,她立刻蜷起身子,可是身上的他单手将她的双手置于头顶,另一手分开她的双腿,“真是个爱说谎的女人!“语气似宠溺,似嘲讽。 羞辱之感涌上心头,她在身下使劲挣扎,“你放开我!” “这会儿怎么不再说爱本王了?”他的手愈发将她掐的紧,纤细的双手已经因挣扎而出现明显的红痕,“拿出你在床上邀得圣宠的本事,让本王看看你凭什么被皇上选中入陵王府!” 她不再挣扎,只是软在床榻间,任他钳制,泪水在不自禁中滚落。 她的突然安静让粗暴的陵王也怔住,晶莹的泪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目。 他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俯身,吻去她的泪,动作也轻柔了许多。原本打算今夜给她一个彻底的身心侮辱,却在此时尽数打消这个念头,也许是因第一次看见如此倔强的女人在他面前流泪。 他的温柔换来的却是訾汐更多的泪水,她控制不住,只觉如今的悲凉。 “汐儿,别哭了……”他轻轻为她拭泪,浅浅的吻不断落在她的脸颊,眼眸,吞噬了她的泪珠。 吻一路向下,在她雪白修长的颈项上摩擦,停留,訾汐一阵轻颤低吟出声,泪眼朦胧的看着突然温柔的陵王,还在揣测着他又在盘算什么,衣衫已被他轻轻解开,她想挣扎,却因他温柔的动作与唇齿的*而全身酥软,不得动弹。 体内突然闪现一抹燥热,想要有东西去填满,去充实。 当他冰凉的手掌来到她的腿内侧时,她滚烫的身子像是得到了滋润,不由自主地朝他的身躯上靠去。 :——10月12日 第二十七章:极致(2) 也不知何时,陵王与她身上的衣衫皆已除去,她怎么好像不记得了,内心想要抗拒,却发觉身体不受控制,脑子里有些混沌不堪。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那渐渐变深变重的吻,以及温柔的抚摸,她低喘着。 ……省略…… 在欢爱间,她仍旧默默的落泪,不知为何,原本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可她为何却那样哀伤。看着陵王那张脸,竟像是深深掩埋在内心深处的一份悸动,让她难以自持。 他们配合的完美无暇,共同享受着人世间的欢快,当一切送到最高点时,她不由脱口呼喊了一声:“羿!” 而他,也就在那一刻,低呼出声,“汐儿!” 终于,缠绵多次的两人紧紧相拥着埋入帷帐深处,他那蓦然安静的脸庞却显得异常的飘渺,令人触摸不到。訾汐黯然闭上了双目,而仍旧陵王睁着眼,看着闭眼似乎沉睡的她,心头不由闪现熟悉的感觉,方才她那声“羿”仍旧清晰入耳,那样真实,那样熟悉。 他猛然将怀中的她推开,烦躁的起身穿好衣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听着屋门被人猛然拉开,随后又重重地关上,訾汐睁开了眼,望着满室空寂,与激情过后那靡靡的气息,陵王的身影早已不见。 她撑着虚弱无力的身子由床榻上缓缓爬起,*着身躯一步步走向桌案旁,打开桌上的熏炉,香已烧尽,可那淡淡的香味却仍旧存在着。 *散。 这个味道,她怎么可能忘记。 皇上临幸之夜,他们不就是伴随着这样的香味儿交缠了整整一夜吗? 陵王今夜是想用这*散在床地间来摧毁她的意志,让她将所知道的一切尽数吐出吗?她确实是难以自持,确实陷入了与他的缠绵中。 可他什么都没问,不是吗? 那他用这*散有何意义,岂不可笑。 第二十八章:皇上赐浴 次日,日上三竿訾汐仍旧沉浸在睡梦中,昨夜她确实是累坏了,而掌管家在外敲了许久的门仍没有人回应,他心下焦急,却又不敢擅自入内。于是敲门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夫人,夫人您在里面吗?” 迷迷糊糊地訾汐终于是醒了,听着外边张管家的声音有些不耐的问,“什么事?” “李公公来了,说的皇上召见。您准备一下,随他进宫吧。”张管家的声音平静而恭敬,这让訾汐的睡意顷刻间全无,猛然从床上弹坐而起,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衫,对着铜镜再三打量无恙后才出屋。
一出屋便瞧见李公公那满脸的笑意,“夫人,您的病可算是好了。皇上三日没见到你的身影,可想念的紧。”他刻意加重“想念”二字,这让訾汐的心一阵颤抖,她能不能理解为李公公这是在提醒她皇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路随着他进宫,脑海中一片空白,这一路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浑浑噩噩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这让李公公心生疑惑。难道,这几日她真的病了?并非陵王刻意阻挠? 訾汐头重脚轻地跟在后边,耳边嗡嗡直响,仿佛与世隔绝。她只是突然觉得陵王善变,前一刻找了诸多借口将她囚禁在府,后一刻却轻而易举的让她出府。真是矛盾呢,就如昨夜……为何什么都没问? 若是问了,她也许可以毫无顾虑的去恨他,可他却什么都没问。 突然间,眼前一黑,整个身子撞上了坚实的……墙? 她捂着疼痛的额头,缓和了一会儿方看见撞上的“墙”竟然是皇上,再环顾一下四周,竟不知何时已走进了皇上的寝宫。訾汐猛然清醒,伏跪在地,“参见皇上,臣妾失礼,请皇上恕罪!” 头顶始终没有传来一点儿声音,訾汐有些疑惑,却又不敢抬头看他,就静静地伏跪在地,一动不动。 突然,颈项上的衣衫被一只手微微扯了一下,訾汐轻颤,只见皇上那幽深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颈项上,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那一块紫红隐约可见。 顿时,她的脸红到了脖子上,背脊微微渗出冷汗。 她即刻探手将衣衫扯好,不料手腕却被拽住,皇上那渐冷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手腕上那一圈明显的青紫。 她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只听见皇上下令,“赐浴龙清池。” 怔怔地被宫人领进了皇上寝宫后那奢华的龙清池,池内烟雾缭绕,水汽匍匐,香气怡人。 一名宫女一边为訾汐脱着衣裳,一边羡慕地说,“夫人好福气,从来没有那个女子能让皇上赐浴龙清池的……啊!”她的话未落音,便一声惊呼,看着*的她浑身上下都是那羞人的吻痕,使得宫女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 訾汐倒像是没有感觉到身上的异样,缓步走进龙清池,还轻声问,“那么汐筠郡主呢?” 宫女回神,良久才反应过来这句话问得是什么,即刻答道,“汐筠郡主也没有过。” 她冷笑,“是汐筠郡主根本不稀罕来吧。” 不知说这话的她是刻意还是无意,在龙清池的右侧,明黄轻纱帘幕之后皇上正倚在龙榻上闭目养神,可听见这句话竟没有动怒,只是静静地靠着。 龙清池内水城潺潺,訾汐静靠池壁,感受着适温的泉水浸泡着的身子,将全身的疲惫不堪洗净。 “看来怀汐夫人你在陵王府过得不错,开始得到陵王的宠爱了。”他的声音有别于平日里见到她便冷嘲热讽抑或是暴燥怒吼,今日格外深沉冰凉,还透着几分不知名的情绪。 “全托了皇上的福。”这话说的轻松自在,可是背对着的脸上却透着勉强的笑意与苦涩。 “福?”他一笑,声音仍旧平静无波,“若是福,怎会办完事后竟连身子都未洗就进宫来了?” “那是因为,皇上召见的急。” “错了,是陵王的不在乎。” 他们两人的对话突然终止在这片安宁当中,没有人再说话,更没有多余的话可说。 訾汐缓缓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身心的放松,渐渐地,沉睡了去 第二十九章:裕王之祸 那一觉她睡的很沉,很香。 再次醒来,竟是在龙清池的龙榻之上,周围只侍奉了一个宫女陪伴在侧,静谧的只剩下泉水之声。她猛然低头瞅着自己的*的身子,上边盖了一条雪白的白狐毯。她不会睡的那样沉,竟连有人将她从龙清池内抬上榻都不知吧? 宫女看出了她的疑惑,笑道,“皇上早便吩咐在四周点上凝神香,所以夫人才会睡得这样沉。” 訾汐了然,看着那宫女匆匆奔至一处,取下一套新衣裳,是淡粉色宫装,看上去清雅脱俗。她探手过去接那衣裳,突然发觉手臂上的吻痕已经消褪许多,她一阵欣喜,果然皇宫里御用的东西就是不一般。 “皇上呢?”一边穿衣裳一边问那宫女。 “皇上本是要等夫人醒来的,但当才李公公匆匆跑来,在皇上耳边说了几句,他便没有交待一句离开了。” 隐约从她的话中觉察到一些蛛丝马迹,皇上一句话不交待就匆匆离去,难道是朝堂上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好了,你不用在这伺候了,我自行出宫。”訾汐挥退了那宫女,自己缓步出了龙清池,顿时灰蒙蒙地天色笼罩着。她竟睡了这么久?难怪肚子有些饿了。 皇上有紧急朝政要处理也正好,她可以借这个时机去念汐宫找宣儿,挖掘一些秘密出来。 在回廊的拐角处突然听闻两个宫人正窃窃私语,当听见“裕王”二字时,訾汐的步伐一顿,侧耳倾听着。 “我看这次裕王是在劫难逃了,所有的罪证都指向他,革去王爷之位是绝对,说不定会像囚禁禹王一样,终身囚禁……” “我看也是,但怪就怪在是谁竟给了皇上一封匿名信,列下裕王贪污十条罪证,条条都是重罪……” “其实那些罪,足够砍头的,但裕王毕竟是皇上的亲叔叔……可要看看皇上如何决策了。”说到这里,声音也渐渐隐遁了下去,訾汐立在原地,脑海里百转千回的思索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裕王因贪污,被人告发,所以皇上就能名正言顺的除掉裕王。 可,到底是谁告发的呢,又能列举出十大罪状……想必是被亲信出卖,否则不可能一击则败。 突然间,脑海中闪现出宫蔚风那张带着恨意与冷厉的脸,再想起当初他给禹王下的套……如今裕王被人出卖,宫蔚风作为他的盟友自然最清楚他的一切。 那么,宫蔚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若说除掉禹王为的是林汐筠,那么除掉裕王为的又是什么?不……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宫蔚风不傻,怎会为了私人恩怨而对自己人动手,要知道,裕王、禹王、宣王,三人同站一条线上,到最后他若是落得个孤身一人岂不是给自己挖坟墓? 这样说的话,他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人在暗中操纵着整件事! 她一边走,一边费神的思量着,突然间,她笑了。 其实,她真傻,想想裕王与禹王的倒台,最大的得利者是谁便可以知道一切。 只有皇上。 那也就好解释,为何皇上会认不出如今这个元妃根本就不是他曾经深爱的那个女人了。这一切都是皇上的计策,宫蔚风只不过作为一个隐藏人物去为他完成整件事,而禹王最终也因对林汐筠的亏欠而走入他们的陷阱。 皇上的心思太过缜密,宣王的戏也演得太好。 既然她能猜出这件事来,那么陵王定然也能揣摩出来,到如今禹王的势力已全部瓦解,宫蔚风又是皇上的人。 那么下一个皇上要对付的便是安王与陵王! 直到念汐宫外的荒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风中摇曳着的绿叶发出轻响,她轻手轻脚地朝园中走去,那个孤寂的身影仍旧在静静地扫着落叶。风卷起她的衣衫飞舞,苍凉中透着几分凄哀,到底是怎样的主仆情深,才使得这个女子甘愿默默忍受寂寞,为她扫地。 林汐筠,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凭什么让那些王爷对你痴心至此,就连你的仆人都甘愿为你牺牲这么多…… 第三十章:又忆当年 “宣儿,你累吗?”訾汐如梦如幻的声音轻轻传了过去,扫地的那双手再次顿住,蓦然转身,对上她的眸子,眼中的探究尽显。 迎上那双探究的目光,她只问,“你信我吗?” 宣儿对于她的话处于迷茫之中,眼神飘忽了一下,随即继续打扫庭院。 訾汐上前两步,轻轻握着她停留于扫帚上的手,再问,“信我可以为林汐筠报仇吗?” 终于,她的目光不再平静,如一滩死水的瞳子闪过惊讶,再是愤恨,更是期许。心中那份涌动破茧而出,眼前这个女子,没有来的让她相信。 “所有人都知道,郡主是自己跳下凤台的,何来报仇之说。”宣儿的突然开口,让訾汐明白,自己的话已经打动了她。 置于为林汐筠报仇这件事,她是有预感的,直觉林汐筠并非单纯的跳楼自尽那么简单,还有更多更让人费解的谜团。而宣儿的反应更让她坚定了自己的猜测,林汐筠的死海藏着许多秘密。 “林汐筠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为何要一跃凤台了此生。”訾汐一边说,一边看着宣儿渐变的脸色,于是她继续道,“当年禹王为何会强暴了林汐筠。据我说知,禹王是个沉稳冷静的人,那时的皇上爱林汐筠近乎于发狂,禹王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让自己万劫不复!” 听到这里,宣儿手中扫帚掉落在地,她突然大笑了出声,而泪水也伴随着那份笑而滚落了满脸。 笑过之后,她微带喘息地说,“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郡主的死,而你,是第一个。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 “你知道真相?为何没有去揭发?” “揭发?”她冷哼,“你以为这个皇宫里会有我说话的份?别傻了,怕是我前脚刚出念汐宫,后脚就被人灭口了。唯有如此,我才能继续活下去……苍天有眼,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了,你到底是谁!” “我叫凤訾汐。” 她的脸色猛然一变,“凤訾宸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姐姐。” 突然间,她的沉默,她的疏离尽显,蹲下身子,捡起扫帚便不再搭理她。 “不要因为我是凤訾宸的妹妹而断送了你苦等六年的机会!”訾汐的声音猛然提高,坚定地语气给予人安定之感。 宣儿立在原地,动也不动,本来不想再搭理她,可是却因她这句话而动摇,她不知道,为何会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她,让她去相信她,一定要相信她。 宣儿凄然一笑,黯然坐在荒原内一株参天大树下,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内心最深最深处的记忆。 看着她闭眼回忆,訾汐也上前几步,提起裙摆便在她身边与之并肩而坐,晚风轻拂,树上的绿叶缓缓飘散于她们之间,几片落在她们发丝之上,一片萧索凄凉之景尽显。 “记得那年御医诊断郡主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后,她就像是丢了魂一般,在寝宫内呆呆地坐了一天一夜,不吃也不喝,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是无能为力。我很想问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却不敢问,只怕有个万一郡主接受不了该怎么办。后来,梅贵妃来了,她与郡主屏退了所有下人在湖边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郡主回来后脸色很难看,甚至还带着隐隐的愤怒,虽然她隐藏的很好,但是我一眼便看出来她的压抑,她的隐忍……突然间,她说要去见皇上,我着实骇了一下,却又是欣喜的,我只盼望着郡主能对皇上服软,这样的话,皇上便不会对郡主与那个无辜的孩子怎样!” “呵呵,可是事与愿违,当我看见皇上愤怒的从寝宫中出来时,我便知道大事不妙,即刻冲进寝宫。郡主正呆呆地抚着一副画黯然落泪,那画上的女子分明就是郡主,那样传神,那样栩栩如生。郡主取下画,将其铺在案上,提笔便在皇上的那行题字后写上了: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章请参照第一卷,第二十一章:汐奴)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