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4章 TXT小说替身皇妃 慕容湮儿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10527字
第三十八章:一丝温度 当訾汐再次醒来之时,屋内一片灯光熠熠,而窗外一片漆黑。她动了动,却发觉自己一动便浑身的刺痛,隐隐如针般扎在后背之上,疼的她冷汗直冒。 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是平趴在床,这才避免了皮开肉绽的背部。 “醒了?”陵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蓦然一怔,侧首凝视着正用那如墨的瞳子细细打量她的陵王。 訾汐不说话,暗暗收回目光。 “怎么,在与本王赌气?”看着她的模样,他的嘴角轻轻一勾。“打你的是訾宸,竟怪罪到本王头上了。” 听到这话,她再次将目光投递至陵王的身上,“怎么,陵王不觉得訾汐给你丢人了?” 陵王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今日之后皇上不再会召我进宫,陵王大可放心。皇上已许诺给我安宁,訾汐也求陵王能给訾汐安宁。”沉思片刻,訾汐终于还是服软了,“从一开始,訾汐便只是皇上的一枚棋子,用来插入陵王府扰乱王爷你的阵脚罢了,陵王您也不用再与我演戏。如今皇上已经放手,那么也求陵王给訾汐一个安宁,我保证,此生不再踏出兰蔺居一步,若有违此誓……” “你就那么想要安宁?”在她即将发出毒誓那一刻,他淡漠地出声截断。 “若一个女人,曾被安王利用后又被皇上利用,再被陵王利用,任是谁都会想要一片安宁的净土,保留最后一分尊严。”訾汐的声音比陵王还要冷漠几分。 “你想要安宁,本王会给你,但是从此不再出兰蔺居这样的话你大可收回,今后陵王府任何地方你都能去。” 訾汐在心底微微诧异,脸上却笑的楚楚动人,“难道是陵王假戏真做,喜欢上訾汐了?” “你不仅伶牙俐齿,而且脸皮还很厚。”陵王嗤鼻一笑,看着整个身子被包扎成粽子般的她笑道,“所以才成就了你即使被打的遍体鳞伤也不肯喊一句痛,你和曾经的你很不一样,难道是真的摔坏了脑子?也不对呀,摔坏脑子不应该是变笨吗,你怎么反倒变聪明了……” 听着陵王那似真似假的呢喃,訾汐听出了嘲讽的意味,脸色不由一沉,“被人冤枉而挨打,我绝对不会哭喊一声,哭了,就代表我输了。” “冤枉?你一夜未归,皇上又怎会轻易放过你?”陵王挑眉而问。 “可事实上,确实未曾发生过任何事,只不过见了禹王,见了宣王,把该解决的都了断了。” 陵王盯着她那坚定不移的眸子,心头突然一抹怜惜,“我信你。” 听打一句“我信你”,訾汐茫然回顾,却不能接受他那突然的转变,就像昨夜皇上那突然的认真。 陵王那冰冷的指尖抚摸上她那白皙的脸颊,稍作停留后,悄然抚上那对眸子,“今后,你便是本王的侍妾,除了皇宫,任何地方你都能去。” 訾汐在那一瞬间仿佛明白了许多,想要安宁,不是皇上一句话便能得到的。她身居陵王府,若是没了陵王的庇护,安宁则会与她失之交臂,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凤訾宸已经开始对她下手了,那么她也不能傻傻地站在原地任人宰割。 更何况,林汐筠的故事中还少了一段最重要的情节,那便是陵王与林汐筠。 豁然开朗的她,终于在脸上露出一抹苦涩地微笑,艰难地举起手,覆上了陵王那停留在自己眼眸之上的手。 他手心的温度,那样冰凉,竟无一丝温度—— 《暴君独宠:替身妾奴》作者:慕容湮儿—— 第三十九章:陵王的鹤 约摸十天的时间,訾汐的伤势已经痊愈,只是背后伤口上结的疤仍未脱落,漫布在她那嫩白的肌肤上,狰狞可怖。而陵王妃仗打訾汐的事早已闹得京城尽人皆知,同时也传到了皇上的耳中,皇上却像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件事般,一句也没有过问。 而陵王则三天两头的来到兰蔺居内探望她的伤势,同时也带来了宫廷御药为其涂抹在伤疤之上,避免背部会留下疤痕。顺便还将一直伺候在他屋里的一名婢女真希赐给訾汐为婢,这近十天的日子真希将她照顾的非常好,王爷调教出来的丫鬟果然不一般。 随着陵王那日在园中对待受伤的訾汐的态度,与受伤这几日陵王对她的关心,陵王府中的下人们再也不敢明着诽谤辱骂这位怀汐夫人。 又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午后,訾汐在真希的搀扶下走出屋内,其实她早就能自己走,但是真希非要搀扶着,说是王爷有交待,若她有个好歹唯她是问。 呼吸着多日未曾呼吸过的新鲜空气,虽然如今的天气热的让人难耐,尤其是汗水滑过背后那已渐渐开始脱落的疤痕,多次都想用手去挠,可无奈的是每次都被真希厉声制止。 可看着她那巨痒难耐的模样,真希又于心不忍,便说:夫人,王爷的后院有养几只白鹤,不如去向王爷借几根羽毛制成白羽扇,这样不仅能为夫人去热,更能间接为您挠痒而不伤了那疤痕。 訾汐听到这个建议立刻点头同意,便在真希的搀扶之下来到陵王所住之处,这还是她头一回来。里面大的不像话,比起皇上的寝宫算是略逊一筹,但是比起奢华,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四处奇珍异草,雕梁画栋,回廊蜿蜒深深如一条巨龙,来回巡视的侍卫们腰佩银刀,表情充满着严肃的杀气。 訾汐与真希的到来使一名侍卫统领上前盘问,当得知她便是怀汐夫人后便没有阻拦她进去的步伐,像是陵王事先有交待一般。 在顺利过了侍卫的盘查后,她与真希来到陵王的后院,果然有几只鹤正栖息在湖岸旁,訾汐与真希的到来,它们警觉地盯着她们。 “小白鹤,让我拔你们几根羽毛吧……”訾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声音中透着几分做贼的气息。 可是,还没等訾汐走到它们身边,几只白鹤便朝她飞了过去,扑腾着翅膀在她头顶盘旋着,那粉红的鹤脚似乎要朝她的脸蛋抓去,她立刻挥舞着手大喊着:“不要抓我的脸……你这畜牲要是敢抓毁了我的脸,非要拔光你的羽毛,将你剁成块清蒸了!” 訾汐大喊过后,突然感觉头顶没有动静了,她偷偷地往上看了看,白鹤果真不在头顶了,难道这白鹤懂人话,竟害怕的逃走了? 蓦然瞧见陵王不知何时正负手立在正前方,他的肩上停了一只幼鹤,头顶盘旋着两只白鹤,陵王那出尘的气质明显就像个鹤仙般。 真希站在陵王身后捂唇轻笑,訾汐不明所以。 陵王走至她身边,由她发丝上取下一根雪白的羽毛,“真是个傻丫头。”那清然的语气里隐隐透着几分宠溺。“若是我在来晚一步,你的脸蛋怕是真要被这几只畜牲抓毁了。拔光它们的羽毛再剁成块清蒸?这样就能泄恨?” 訾汐尴尬地笑了笑,而一直停留在陵王肩上的那只幼鹤也低低地啼嘶几声,似在嘲笑般对她张牙舞爪,她顿时恨的牙痒痒,却又因白鹤的主人陵王在这里不好发作。只在心里暗暗说:你等着,总有一日我会将你身上的羽毛全部拔光,做一件白鹤羽衣。 “王爷,夫人不过是背上巨痒难耐,奴婢便提议向陵王您借几根羽毛……”真希立刻上前解释着。 陵王轻轻抚了抚肩上的幼鹤,“几根羽毛罢了,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兰蔺院的下人一听是要王爷您爱鹤的羽毛,即刻吓的没了人影,当然需要我亲自动手。”訾汐想起那帮下人脸上惊恐的神色便觉一阵好笑,几根羽毛罢了,用得着如此? 陵王一听倒是侧眼望了望真希,“罢了。”他说罢便毫无预兆地在幼鹤身上拔下一大把羽毛,顿时只闻幼鹤那惨绝人寰的啼嘶声,扑腾着身子飞走,一双委屈的眼睛不时投放在陵王身上,极为有趣。 陵王将一大把羽毛递给訾汐,便自行离去,而訾汐便喜滋滋地捧着手中的羽毛离开了陵王的住处。 回到兰蔺居,真希突然说,“王爷对夫人真好。” “给几根羽毛就算好?”訾汐莞尔一笑。 “要知道,曾经有名下人在打扫鹤园时,白鹤却无缘无故啄他,他为保自身安全,拿起扫帚便打落了白鹤几根羽毛,陵王当下便将其杖责二十大板,逐出王府。”真希说这话时像是在说天气般平常,随后又说,“即使是陵王妃,都不曾得到过陵王如此待她。” 訾汐听了这话不由一阵惊讶,还没来得及想此事的缘由,脸上猛然出现几条黑线,“既然你知道陵王的白鹤碰不得,竟还怂恿我去拔鹤毛?” 真希却是抿唇一笑,“不过想看看夫人您在陵王心里的地位到底有多少罢了。” “那你现在知道了?”訾汐无奈,用这个方法似乎太狠了点吧。 “非常清楚。” :——收藏,评论,投票,一个都不能少!!! 第四十章:随陵王去玩 又过了七日,訾汐背上的伤疤已完全脱落,白皙的肌肤如雪般,吹弹可破。这其间真希的为她所做的许多使她感激,就譬如她的背上因结疤而痒,真希便会为她涂抹上药膏,随后一边吹一边用羽扇轻轻扫在她结疤的地方,似挠痒痒般令她舒服的不再想起身,只想这样一直睡下去。 一连数日,真希都是如此待她直到深夜,訾汐想,她的确是个忠心侍主的奴才,她所做的一切只因陵王的吩咐吧。凤訾汐这一生永远只会被人利用,怎可能得到他人的真心相待呢?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轻轻笑了出声,真希诧异地侧头凝视着目光远眺却笑得妩媚动人的她,“夫人在笑什么?” “在你心里,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吧。”訾汐收回目光,转而投向真希那张灵动乖巧的脸上。 “不识夫人之时便听下人传言,觉得夫人是个狐媚子。可接触后却发现,下人们传的过于夸张,夫人不过还是个孩子罢了。”真希一边轻轻为她打扇,一边回答问题。 訾汐因她这话而发出一声愉悦的笑声,“孩子?你也不过双十年华罢了。” “奴婢说的句句真话,夫人脸上虽然时常表现的冷漠而倔强,可骨子里却很孩子气,你不过用冰冷的外表来伪装自己罢了。奴婢也不知王府中怎会突然传出那么多对您的诽谤之言,但奴婢相信,只要您肯用真心与他们接触,慢慢地,一切流言皆会被打散。”真希说的格外认真,微微红润的脸上透着无比聪慧与睿智。 “他们爱怎么说便随他们去,问心无愧便好。我如今想要的只是安宁……” “安宁并不是您想要便得得到,陵王妃已经将矛头指向你了,即使你是她的亲妹妹。” “看上去,你很了解陵王妃?” 真希一声冷笑,“陵王妃在王府下人面前,所有亲朋好友面前永远都是端庄贤淑的,可前提是陵王并没有妾室,她才能掩饰的那样好。半月前她如此狠毒的仗打你便是最好的证明,女人争宠不是只会发生在后宫的,王府妻妾间的斗争更是杀人于无形。单纯如夫人在陵王妃面前是要吃亏的。” 訾汐诧异地瞅着真希。 “夫人不信?真希自幼跟随王爷,看的比谁都清楚。” “看什么看得比谁都清楚?”陵王的声音阴冷地传来,惊了真希,她立刻跪倒在地,“奴婢失言,王爷恕罪。” 一声轻哼,陵王如风般而过,站在訾汐面前也未唤真希起身,只冷冷地对着訾汐,“怎么,伤才好心思便多了起来,开始关心王府的事情了?” 訾汐也不解释,任他的冷言冷语,这个陵王,好起来像个佛,阴起来像恶魔。每当他如此,訾汐都直接将他给无视,待到他心情好的时候訾汐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都没关系,但是这样的机会简直少之又少。 这便是觉察陵王心情好坏的重要性,显然现在的陵王心情并不怎么样,能避免和他说话就尽量避免。 “王爷请不要怪罪夫人,是奴婢先提起王府之事。”真希立刻为她开脱。 冷眼相望依旧跪的笔直的真希,“才在兰蔺居待半个月,心便向着她了?”转眼看着訾汐,“你倒是挺有本事,跟随本王九年的丫头都能被你收服。” “王爷过奖。”訾汐干笑一声,回答的有气无力。 “走吧。”陵王突然的一句话让訾汐莫名,“走哪儿?” “躺了半个月,不想出去玩玩?” 捕捉到陵王口中的“玩”字,訾汐一阵心动……好像,自她有记忆以来就没有真正玩过,从来不懂何谓“玩”。兴趣猛然被吊的老高,立马跟上陵王已经远走的背影,心里乐开了花。 第四十一章:阴沉的陵王 一路跟着陵王出府,同乘马车也不知道绕了多少圈,才到达了目的地,她立刻傻眼,才明白陵王口中所谓的“玩玩”指的就是骑马。 陵王骑马已经跑了一圈,訾汐却仍在一匹棕色的马下边,努力多次却上不去,最后不得不放弃地走到一旁的木栏边坐下,双手抱膝犹自生着闷气,恨恨地凝视着陵王骑马时那俊美的风姿。 说是带她来“玩”竟然将她丢在一边也不管不顾,自个骑的起劲! 狠狠扭扯着手中那一根枯草,她有些愤愤不平,这陵王带她来是想存心给她难堪的!愤愤地将手中的那根早已被折磨地不成草样的草丢了出去,又摘下一根草进行了残酷的折磨。 “来到这就干坐着?”安王那戏谑地声音悠然传来,訾汐猛然仰头,映着骄阳望着牵着一匹黑马朝这里走来的他,脸上尽是那玩世不羁地笑意。 “我不会骑马。”訾汐闷闷地答道。 安王挑眉,“那你上马,我教你。” 訾汐的眉头蹙地更深了,沉着嗓子说了句,“上不去。” 猛然,一阵爽朗的笑意传来,在烈日骄阳下是那样清爽,“连马都上不了还跟来骑马?” “你以为我爱来?还不是陵王将我骗来的。”訾汐刻意忽略掉安王那令她尴尬地笑意。 这话倒让安王的笑意渐渐收敛了一些,“他骗你来?”这句话比听到訾汐上不去马还令他诧异,看着她的目光不由得变深变暗沉。那清逸如水的眸子盯着陵王马上那风姿傲然的背影,“他,还从来未曾做过这般奇怪的事。”
“他确实很奇怪。”訾汐喃喃着,想起他突然的转变,又想起那夜激情过后他推开她时的冷酷,有时她会觉得陵王比皇上更加善变……至少皇上的善变是有理由的,而陵王似乎从来未曾将她当作汐筠郡主,不是吗? 想到这,訾汐突然仰头凝视着端木矍良久都不发一语。 端木矍也注视到她的目光,“盯着本王看作甚?” 她收回视线,嘴角扯出一抹苦笑,也不说话,蓦然将目光投递在陵王的背影上。 他对于訾汐突然的转变与突然的沉默心中不免露出一丝怜惜,“上马吧,我教你。” 她回神,只见他将马牵到她面前,双手托着她的腰际使力,訾汐借劲轻易而上。那匹马因訾汐突然上来,马蹄动了动,她立刻紧张地抱住马的脖子,端木矍看着这样的她大笑,“再抱那么紧,我的爱马可要被你勒断气了。”说着,便将缰绳递给訾汐抓着,“抓好它。” 她渐渐放松了身子,可紧握缰绳的手却微微渗出一丝冷汗,端木矍在马旁一边用手安抚着有些躁动的马儿,一边对訾汐说,“放轻松点,双腿夹紧马腹,抓紧缰绳。” 猛然,一阵阵铿锵有力的马蹄声声传来,卷起一阵飞尘,“凤訾汐!”陵王乘马在訾汐身边停下,微愠地瞪着她,而她却是无辜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安王倒是有闲情逸致,竟在这教她骑马?”陵王将目光转向端木矍,嘴角噙着一抹冰冷的笑意,那样疏离。 端木矍笑答,“她上不去马,本王自然上前助她一把。” 陵王面无表情地看着訾汐,命令道,“过来!” 訾汐坐在马上,看着此时此刻十分危险的他,犹豫许久,终于还是选择翻身下马,一步一步走到陵王的坐骑边。还没站稳步伐,陵王便一把将她扯上了马,禁锢在自己胸前。 这突然的变故使她不由一声低呼,心神未定,只听得一声“驾”,骏马便飞奔出去,訾汐的发丝凌乱在眼前,感受着那速度,从未有过的快! 她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第四十二章:弃她而去 眼前的一切就如疾风般,还没进入视线便匆匆由眼前掠过,窝在陵王胸前的她死死地抓着缰绳,生怕陵王会将她从马上丢下去,很难想像如此快的速度摔下去,她会变成什么模样。 也不知飞奔到哪儿了,只觉得马速开始渐渐放慢,一片绿草荒原的地方一望无垠,烈日清风吹打在马儿上那对人儿的身上,远远望去,多么令人艳羡的浪漫,简直是一幅唯美画面。 可是…… 这么久的颠簸,訾汐胸口有些反胃,浑浑噩噩地看着眼前那模糊的景象有些疲惫不堪,“陵王你是想折腾死我吧……”她虚弱无力却带着隐忍的怒气。 陵王冷眼瞅着几乎被他拿掉半条命的訾汐,冷声问,“只要逮着机会你就要勾搭安王?” “勾搭?”对于这两个字她嗤之以鼻,“丢下我在一边的人是陵王,安王不过教我骑马罢了,竟被你想的如此不堪!” 陵王没有再说话,只是驾着马慢慢行走于这片一望无垠的草地,也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訾汐觉得此刻的气氛有些压抑,可与他共骑在一匹马上却又那样令她……安心。 对,就是安心! 她怎么会有这般感觉呢,她对陵王不是应该怨恨,不是应该疏离吗?为何会觉得安心! “你也当我是她吗?”突然间的问题,闷闷地脱口而出。 “谁?”陵王问。 “林汐筠。”訾汐在说出这三个字后,以为陵王会怒声让她不准提这个名字,但相反的是他却没有,仍旧轻松自如的坐在马上,只是淡声道,“本王为何要将你当她?不论从性格、样貌上来看,你没一点比得上她。” 这话说的讽刺,可訾汐一颗紧绷的心却突然放下了,原来陵王真的没有将她当作林汐筠……这个世上好像就只有他没有当她是林汐筠。还有端木矍,可如今他的看法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再没有初见时对端木矍那隐隐的心痛,更没有见到他便会有想要落泪的冲动,好像在他亲自谋划皇上临幸她那一刻,她的心便被掏空了,那仅存的一丝丝悸动像是突然被人抽离……就像……就像自己的心能被自己所控制,不再受制于人一般。 “在想什么?”陵王的声音伴随着风轻轻飘来。 “陵王对訾汐突然的转变,是否又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阴谋的开始?”他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似乎在喃喃自问。 “那日訾汐已经对王爷说的很清楚了,至始至终都是皇上的计谋,如今他已肯放訾汐安宁,陵王您却不能吗?还是我的片面之言你不信,那要如何你才信?” 陵王猛然一扯缰绳,“下去。” 得到陵王这句话,訾汐便以最快的速度下马,陵王阴沉的目光瞅着马下的她良久,也不发一语,便丢下她一人离去。 那一阵风过,淡淡地轻尘扬起,她迷离着目光瞅着驾马远去的身影,心下不由一阵悲凉的笑意。 陵王这人永远都是善变让人难以琢磨的,他的眼神与话语就像一个谜,没有任何人能捕捉到他的真实想法。永远都是那样清冷而高贵,沉稳中透着睿智,就像一个运筹帷幄的王者,机关算尽。 皇上与他的这场战争,想必会很艰难罢。 第四十三章:偷溜出府 被陵王抛弃在那荒芜人烟的地方,最终结果是訾汐一人徒步走回来,她根本没有记清来的路,所以一直在那四周都一样的草地里打转,直到夜幕降临她仍旧没有走出那片草地。她以为今夜她走不出这里,直到端木矍到身影出现在眼前时,她仿佛看到了一抹希望。 他让早已经累的不能再走的訾汐上马,慵自牵着马将他慢慢地带出了这片荒芜的草地。这漫长的路途中,他们却是相对无言。 原来在很早的时候,他们两就已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陵王外高高的灯笼挂起,照耀的豪华的门扉一室金光璀璨。 訾汐下马,一句话也不说就要走,可是手腕却被端木矍扣住,“对不起。” “安王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訾汐迎视他那清然幽暗的眸子,淡淡地问。 “訾汐……” “安王不要再说了,我们之间,早在那日光影湖便已了断。如今我是陵王的妾,安王应该知道兄弟之妻不可欺。”她狠狠地硬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手腕硬硬生疼,“今日谢安王送訾汐归来,再见。” 她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仍旧站在原地,凝视那隐入府门的身影,嘴角勾勒出的笑意满是苦涩,有些事其实他早应该放下的,不该一拖再拖。 收回视线,猛然翻身上马,再次回首凝望那个早已经不见身影的地方,只一眼,却像是许多都放下了一般,驾马离去。 十日后,京城盛传安王迎娶兵部郑尚书之女郑婉儿,青岚公主与宣王大婚也在不日后的七夕节举行。 那一刻,京城四周无不充斥着喜悦之气,华王、禹王、裕王在一年间迅速的倒台似乎没有影响到京城的动荡,仍旧在平静中充斥着祥和与安宁之气。 可这份喜庆之气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很快,那动荡的惊变将比肩继踵的接连而来。 这已经是陵王第十三日没有踏入兰蔺居了,陵王妃也好像突然销声匿迹般未再出现在她面前,她的日子过的竟是那样安宁,可为何却有着隐隐的不安与烦躁呢? 今日却见兰蔺居内的婢女在树上都挂起了红红的灯笼,婢女们的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红光满面,笑得异常娇媚,仔细一看还能发现她们脸上的抹了些脂粉。 訾汐问真希这是何原因,真希笑着说今日是七夕,乞巧节到了。 想起七夕乞巧节,她便想起曾在书上看过的故事,她忙问,“就是牛郎织女的故事而得来的?” “对,想必今夜的京城会格外热闹吧。” 訾汐的心不由一阵跳动,悄悄扯过真希的手,“真希,我们偷溜出府吧。” 真希未曾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一愣,随后笑道,“夫人向去,真希自然奉陪。” 于是,真希便带着訾汐悄悄从王府后门溜了出去,真希毕竟在王爷身边待过九年,在王府自然有些地位。所以看守后门的侍卫一见是真希要出去,便会心一笑的放行了,对于身边那个也是丫鬟打扮的訾汐倒也没有过多的盘查询问,都给放了出去。 訾汐没想到到,原来有真希在身边出府竟是这样简单,那么陵王将真希放在她身边是为了保护?不……或许用监视二字形容更为贴切。 第四十四章:蓦然回首 当她与真希进入京城那繁华的大街时,的确可谓是热闹非凡,訾汐像个从来没见过外面世界的小丫头,对所有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兴奋的扯着真希跑遍了整个京城。每当訾汐不了解一样东西时,真希都会被很耐心的对她解释,丝毫没有不耐的表情。 时间飞逝,一晃竟然就到是夜幕低垂之际,訾汐与真希跑了一天累的直不起腰来,无力的走进了一间酒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她们二人。 望着酒楼内那热闹如火的生意,众人纷纷慷慨畅谈着京城的闲事,訾汐无力的靠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望着客栈后边那川流不息的湖,点点河灯荡漾在水波之上,浪漫之气尽显。 湖岸边一对对男女凝眸含情,也不知在诉说些什么,看得訾汐心头一片动容。 “夫人羡慕了?”真希看出了她眼底那丝丝的落寞,便问。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她喃喃一声,“这世上最美的莫过于纯真干净的爱情,没有欺瞒,没有利用。” “夫人的好深的感慨,但真希觉得这世上根本没有一种爱情可以没有欺瞒,没有利用。夫人您经历这么多,还如此相信吗?” “我信,因为处在皇权的争斗中,所以看不到真爱,只要脱离了这皇权争斗,我坚信,一定能看见最纯真的爱情。但凡有一日我在这血腥的皇朝,就永远也见不到最纯真的爱情。”訾汐的话音落,只闻得客栈下突然一阵惊呼,她也顺着引起热闹之处望去。 酒楼的对岸有几名身穿彩衣的女子捧着花篮,站在湖中央的拱桥上,正在向四周围观的诸多男女洒着什么东西,四周热闹极了。 訾汐的玩劲突然上来,“去看看,这又是什么!”她没等真希开口,便冲了出去。 真希的脸上猛然一阵惨白,立刻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訾汐很快便挤入了热闹的人群中,桥上几名彩衣女子满脸甜腻的笑容正朝周围的人们洒着同心结,口中还念念有词: “今日是七夕乞巧节,亦乃咱们宣王与青岚公主大喜之日,为了他们能白首同心到老,特向京城所有的爱侣们赠予同心结。祝愿天下有情人皆能终成眷属……” 一枚同心结正好落入訾汐面前,她反射性的伸手去接,看着手中那做工精细,红的耀眼的同心结,她悠然一笑,低吟,“腰中双绮带,梦为同心结。” 原来,今日是宫蔚风与青岚公主的大婚之喜。 真希用力挤进了水泄不通的人群,看着眼底有些凄凉的她,不由担心地唤道,“夫人……您没事吧……”对于宣王与夫人之间那隐晦之事,她也是略有耳闻的。当时若不是皇上半路临幸,若不是皇上赐婚于陵王,也许今日所散的同心结应该是祝贺訾汐与宣王大婚之喜。 “真希,你看,同心结。”訾汐含笑着将手中的同心结递给真希,“这个你留着,找个好郎君。” “还是夫人留着吧。”真希不接。 “我已为人妾,留着同心结,不过是讽刺罢了。”硬是将同心结塞在真希的手中,黯然转身,正欲离开这热闹沸腾的人群。 突然,天降那血红的月季,阵阵芬芳扑鼻而来,几乎所有人在瞬间仰头而望,那漫天的花雨一片片散落人间,美得不像是真的。 訾汐亦然仰头,凝着鲜花漫天飘落,张开双臂,接下几瓣掉落的月季,微风淡淡吹拂着她的发丝舞动,她如一个人间仙子般痴痴凝望这花雨。 而酒楼之上的雅座间,陵王的指间正把玩着那早已空空如也的酒杯,视线也转至那片热闹之处,竟一眼就瞧见那个娇小的身影,被人群与花雨淹没,仍旧那样绝世而独立,美得不像凡人。 看着许久,却好像已忘记了她偷溜出府的罪。 “张小姐,请你嫁给我!”那一声动情而激动的呼唤声,将所有盯着漫天花雨的人的视线拉了过去。 一名样貌清丽可人的女子对着他突然的求婚,不免一阵心慌,那红透了的脸蛋在河灯那忽明忽暗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娇美,“陆公子,请不要这样,很多人都看着呢。” “今日我一定要在此刻向你求婚,你看这漫天的花雨可美?当年皇上便曾在此为求汐筠郡主一笑,而买下整个京城的月季,在七夕之日为她而洒。终于求得美人一笑,至今仍传为佳话。而今,陆承仿当年皇上所做之事,只为博张小姐芳心……” 他的话刚落音,四周掌声四起,百姓们齐呼:嫁给他,嫁给他! 訾汐却是默默地凝视着此刻四周的浪漫与热闹,那漫天的花雨仍在不停的下着,她就像一个孤家寡人般慵自杵在原地, 原来,这样令人艳羡的爱情不是只会出现在皇家,在这俗人子弟身上亦会出现。 皇上为博汐筠郡主一笑,买下整个京城的月季。 林汐筠,你真是幸福呢,就连你这样被冰封的心都感动了吗。 黯然转身,抬眸之间,却见酒楼上那个青衣华袍的男子,举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她的脑海中猛然闪过一句话: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