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8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14413字
匈奴篇第14章做我的王妃? 当王妃宣告单于驾崩,诏书传位于贺兰修的那一刻,众人皆拜倒于地,哭喊声震天。而有几名忠心侍主的人却对这份遗诏产生了质疑,高呼王妃此乃谋逆,在最后的时刻胁迫了单于,逼其写下遗诏。 王妃却是冷笑,而眼角却含着淡淡的泪水,“贺兰修乃嫡长子,素来得到单于的宠爱,这单于之位本就该是他的。你如今出言质疑,这才是谋逆。来人,将他拖下去砍了。” 所有人纷纷冷抽一口凉气,更无一人敢出言制止。聪明之人都知道,如今的形势早已经掌握在王妃与大皇子手中,若是轻举妄动,下场必然如现在这名竟敢直言不讳的人一般。虽有怀疑,却无人敢质疑。 那一刻,匈奴易主,贺兰修继位。 外面一片混乱,而大皇子的几名侍妾们更是闹翻了天一般,聚在婉儿的帐内开始了兴奋的揣测。 “听说爷几日后就要举行即位大典了,他将是单于了。”毕小凤兴奋地说着,随即顿了顿又道,“那我们做侍妾的是不是就能晋封为阏氏了……” 金菱冷哼一声,“你的目标还真是低,只想做个阏氏,要做就做王妃。” 月辰听到这里猛然一阵轻咳,以眼神示意金菱不要再继续说下去,毕竟此刻婉儿姑娘还在。 金菱虽看出了月辰的意图,却并未住口,继续道,“我们同为侍妾,并无高低之分,况且想要当王妃并不是什么不能示人之事,难道你们不想当王妃吗?” “我们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妾罢了,王妃之位不敢妄想。历来单于选妃皆是朝中权贵之女,抑或是异族联姻的公主。所以,充其量不过想象到个阏氏就满足了,总比日日夜夜当侍妾担惊受怕的好。”兰香一声轻叹,句句皆是不敢妄想之言。 而婉儿听到这些却并未动怒,嘴角勾起淡然一笑,眼神却凌厉地瞅着金菱说,“王妃自然谁都想做,不过也要明白自己有多少分量,再去想多少分量的事。” “我的分量有多少,心中自然最明白。婉儿姑娘,恕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使你是爷的救命恩人,也不过是名侍妾,你自己的分量也该掂量清楚。”金菱轻轻一笑,笑容中透着几分令人着迷的野性难驯,难驯中透着张狂。 “金菱!”月辰出声轻喝一声,随即一人闯入帐中,引得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那名侍卫,只见他颔首低语:“大皇子让寐思姑娘去他帐里。” 言罢,只见寐思僵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步伐,表情有些木然,直到那名侍卫提醒才回神,蹙了蹙眉头才跟随他离去。 “哼,说再多亦不如话最少的那个人手段高明。”毕小凤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由冷笑着讽刺金菱,“到头来爷一回来召见的就是寐思,一年来的家书都是寐思亲启,这分量最重的人到底是谁,可想而知。” …… 迎着鹅毛大雪,那万里飘霜的风席卷着她的全身,鹅毛大雪笼罩得她的全身一片洁白,踏入帐内,暖暖的火光将她笼罩其下,扫去了她一路来的冰凉。 帐内仍旧安静一片,正中央摆了一张古琴,她当即就明白了贺兰修此刻的目的,又是要她来抚琴。 举步上前,坐于琴边,一个脚步声也渐渐逼近,“一年不见,倒是学乖了许多。” 她看着一步步朝她走近的贺兰修,一年不见,在边关的历练显得他脸颊上略见风尘的沧桑意味。那伟岸的身躯霸气依旧,还多了几分令人畏惧的王者之气,也许是因他即将即位的原因罢。 “在边关一年,最怀念的就是你的琴音,再来一曲十面埋伏吧。”他于琴案边,与她面对面地坐下,一双犀利的眼睛如鹰般,似要将她一寸寸地剥离。 “爷在此时此刻想听十面埋伏定然别有深意。”她迎视着他的目光。 “你不觉得此曲很配此时王庭的情况吗?” “我倒觉得此曲很配如今的爷。如今整个王庭已在爷的掌控中了,十面埋伏不正好应了此情此景吗?” 贺兰修一阵笑意突闪于脸,“这个说法我喜欢,寐思你不说话则已,一说话真是令我开心。” “终于能够登上单于的位置,当年的血仇你必定能够用你如今的权势来报。”寐思一语便说透了他的心事。 他微微有些诧异,“你竟还记得。”淡淡一笑,他的指尖抚上琴弦,随意一拨,帐内顿时充斥着那尖锐的琴音,“看来我在你的印象中还是挺深刻的,即使你喝了两碗孟婆汤都还能记得我的前世,看来我们不仅今生有缘,前世也很有缘。” “缘?是孽缘吧……”她轻笑着,笑声中包含着那淡淡的讽刺意味,抬手正欲弹奏那曲十面埋伏,可手却猛然被他握住。她挣扎,可他却握得越紧,“放开!” “一年不见,脾气见长。”他邪魅地一笑,单手勾起她的下颌,“脸色也红润了许多,胖了……比起初见时干瘪瘪的模样,如今的你才叫人好生喜欢。” 听着他语气间满是轻佻的意味,她不禁有些愠怒,“一年不见,行为倒是愈发轻佻了。” 贺兰修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突然冷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他那双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闪烁着某种痕迹,令人捉摸不透。 “厉害的女人,我喜欢。做我的王妃,如何?”他的话,像是认真,却又不像认真。 她却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做王妃光有厉害还是不够的,还要有那所谓的家世背景,寐思自认为没有那个资格当王妃。” “你倒是能审时度势,可你越清醒,我却越想撕碎你这永远不变的容颜。”他一寸寸的逼近,那温热的呼吸也渐渐地喷洒在她的脸上,酥酥麻麻中透着几分危险。 匈奴卷第15章修即位,谁为妃! “你倒是能审时度势,可你越清醒,我却越想撕碎你这永远不变的容颜。”他一寸寸的逼近,那温热的呼吸也渐渐地喷洒在她的脸上,酥酥麻麻中透着几分危险。 她悄悄后退着,想要避开他那越靠越近的脸,却无能为力,只能被迫着一分一分地由他靠近。 “这一年间,你有没有想我?还是日日在期盼着我战死沙场?”他问。 “前者与后者都不曾有过。” “便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了……”他的脸上露出微微残忍的意味,“你在说假话。” 她瞅着他那自得及肯定的目光,不由扯出一抹笑意,“爷若认为是假话,那便是假话。” 他的手一个用力,便隔着那一架琴,将她狠狠拥入怀中。她挣扎,他却将她牢牢禁锢在怀,含着笑道:“一年没碰你,突然发觉你的身子比以往还冷了些。” 挣扎不得,只能靠在他的肩上,听着他那暧昧的话语……感受着他身上那散发着淡淡的龙涎香味。那一瞬间,他身上的霸气仿佛将她身子的冰冷暖热了。 “寐思……”他在口中喃喃着她的名字,“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到贺兰修的身上那段时间,每当睡觉之前我便会想到你,如今的你身在何处,还是依旧在受着那份苦难。不知为何,总会想起在望乡石上看到你从高台之上纵身跃下时的一幕。有时候又很期待,被我拉下来的那个女鬼如今身在何处,当我们再次见面能不能一眼就认出对方?”他的字字句句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般,声音很淡,却还是充斥着浓郁的霸气。 “我认出了你,你却没认出我来。”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似乎还有那淡淡的嘲讽意味,“怎么,我说了这么多,你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他的声音突转,变回了当初的狂傲霸气。 “你要我说什么?”她低声地问。 贺兰修猛然将她推开,恶狠狠地瞪着她,一言不发。 随后,一名仆人冲进帐内禀报着:“大皇子,金菱她在外吵着要见你。” “金菱?”他低声重复了一遍,随即挥了挥衣袖,“让她进来吧。” 也就在此刻,她起身,“那寐思就先下去了。”也不等贺兰修的答应,径自转身悠然离去。 在出帐的那一刻,正好金菱入帐,直觉她那凌厉的目光直射于身,寐思却像是没看见似的,目不斜视地走出帐后,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 金菱笑着步入帐内,朝着正坐在古琴边缘的他走去,慵自坐下,“贺兰修,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贺兰修看着眼前这个放肆的女人,好像自从他见她第一面开始,她就永远都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有傲气,有不屈,更有狂野。 看着贺兰修不说话,金菱继续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同我谈一笔交易?” “你要同我谈交易?”贺兰修挑眉一笑,脸上净是浓厚的兴趣。 “对,而且还是对你即位十分有利的交易。” “说来听听。” “立我为匈奴的王妃。”她抬首一笑,笑得极为妩媚,那眼神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匈奴卷第16章禹王的抉择 寐思一路离开了贺兰修的毡帐,那霜雪熙熙攘攘地漫天飞舞着,飘打在身上,不由地让人产生一抹寒意。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一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盲目的走了许久,却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走到了初次与贺兰晟见相见的地方。 兜兜转转这么久,竟在孤单的时候还是回到了这里,像是跟这里极为有缘吧…… 空荡荡的四周可见一片荒凉,毫无人烟,回想起那个硬要教她吹笛的那个贺兰晟,如今是否还好?单于驾崩,最遭殃的就是这些皇子们了。如此无情的贺兰修又怎会放过他们呢? 虽然贺兰晟曾那样利用过她,但是他不过也是被时局所迫,更是被仇恨所蒙蔽了心智。 没有谁能责怪谁,就如王妃为高少羽复仇没有错,呼延婷爱单于没有错,单于爱王妃没有错,那么贺兰晟为母亲报仇也就没有什么错误可言了。 轻轻旋转着一直佩戴于身侧的笛子,望着那漫天的飘雪渐渐变小,而自己的身子早已是冰凉一片,冻得发僵。她不明白,为何自己要站在这漫天飘雪之地,为何不回到帐中享受那暖暖的炭火…… 也许,还是因为想要逃避,这个匈奴王庭让她害怕的窒息,过了一年的平静,终于还是要迎来那担惊受怕的日子吗? 为何要怕贺兰修,他对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害之事,可她就是没来由的怕,也许是因为亲眼见过他曾经的杀戮,所以会不自觉地产生惧怕吧。 “不知道你这些日子都在做些什么!”一声隐隐夹杂着微愠的声音传来,在寂静无人的雪夜中甚为清晰。 “上回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请来金城七星,那么好的机会竟然还能让贺兰修逃过一劫!”那个声音继续愠怒着,还藏着几分凌厉的杀机。 寐思不可置信的一步一步朝前走去,踏着那厚厚的一层雪花,沿着毡帐的边缘走至后帐,闯入眼前的是一个破旧的栏棚,她蹲躲在其后,从缝隙中望着前方那乌黑的一片,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也觉得很奇怪。”说话的声音有些无奈,还有几分疑惑。是贺兰晟,她认得这个声音,而方才那个声音她却不敢肯定,更不敢去相信…… “过些日子贺兰修就要登位了,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那人又开口了,声音依旧压得很低沉,“而你如今还在一旁庆幸着贺兰修不知道一切都是你主谋的吗?你认为那个丫头真的为你保密了?” “我相信她。”贺兰晟说。 “一个女人的话你也敢信,就不怕她在背后捅你一刀。”那人冷哼一声,“在计划没有完全被人揭露前,去杀了她。” “不行……她对我们的计划根本没有威胁。” “你对我说不行?别忘了,在匈奴你能活着全是我在支撑你,你对我保证绝对可以拿下单于之位,如今却还是让他得到了那个位置!”那声音越低沉,便越冷凛。 而寐思的手却突然有些颤抖,死死地将一团雪紧紧握在拳中,身子更是微微打着颤,这个声音她认得,永远都认得。 “如果你还想要机会,就必须将那丫头留着,这样才能成为贺兰修唯一的弱点。你若是真的将她杀了,到头来,匈奴永远都不可能掌握在我们手中!”贺兰晟的声音藏着无限的阴谋意味。 “是吗?那丫头真的可以成为贺兰修的软肋?那么……”那人的声音还没有说完,寐思猛然起身,拳中仍旧握着那一团雪,一步步地朝那两个身影走去,也在同时接下了他的话,“那么,就暂且保留我一命,好好将我利用一番,对吧,禹王?” 那两个一直背对着她的身影赫然转身,两双精明的眸子狠狠瞪着来人,里边闪烁着浓厚的杀意。 “真没想到,原来禹王竟然可以命令匈奴的五皇子,还联系了金城武士,更有那本事从死牢中逃出来。”寐思的声音清冷地划过寂静的夜空,飞舞的雪花笼罩了他们满满一身。 直到她于他们面前停住步伐,这才看清楚来人的脸,那满身覆盖着霜雪的独孤荀突然愣住,那阴狠的目光不再,唯独剩下那诧异,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贺兰晟抢先一步,“寐思,你怎么在这!” “她就是你说的寐思?”独孤荀像是真的不知道一般,语气明显有着不可思议。 贺兰晟点头,虽然觉得诧异,他们两此刻的模样像是仇人一般,难道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看来,这个寐思确实不简单。 “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与她单独说。”禹王收回诧异,侧首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直到贺兰晟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四周静谧无声,唯独剩下雪落的轻微声响,听在人耳中却是如此刺耳。 “真没想到,你竟然在匈奴。”独孤荀的嘴角扯过一抹笑意,“你可知独孤珏正在满天下的寻你。” “我也没想到,禹王你到如今还未死心!”她冷笑着,“当年你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元妃带走,为的不过是将计就计对吧?你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皇上将你囚禁入牢,你好置身事外。因为你已经看出了皇上想要除掉六王的决心,你这一招正好离开这纷争,转而将目标放至匈奴与金城。”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她。 “我真是小瞧了禹王你的野心与心机,竟以一个痴情男子的模样骗了所有人,其实林汐筠在你心中根本没有那么重要!”她说到此处,独孤荀猛然将她扯入怀,紧紧拥入怀,声音一分分地低沉着,“不是林汐筠在我心中不重要,而是我根本就知道那个元妃是假的。” 没有挣扎,靠在他怀中,她的心中却早已绝望。原来她的身边竟然充斥这么多谋中谋,计中计,她都不知道如今还能相信什么。 “可你毕竟利用了林汐筠这件事,难道你们男人的世界中只有阴谋利用,只有争权夺利吗?竟然舍得将一份纯真的感情亲手扼杀了吗?” “那个皇位原本就是我的!”他的声音隐约有着激动,还有几分解释的意味,“林雪如和我母妃抢后位,独孤珏和我抢皇位,从一开始他们母子就一直在掠夺着属于我们的东西,到最后连林汐筠都要和我抢!” “不是他们要和你们抢,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你应该得到的。先帝虽然爱的人是你母妃,想封你的母妃为后,可是时局不允许,因为林家有权势,只有封了林雪如才能保证江山的稳固,你的母妃都已经看开了,为何你还是看不开!”她的声音依旧平缓的令人捉摸不透,“而那个皇位,本就该是嫡长子的,先帝自始至终选的储君都是独孤珏。你这么多年来,却还沉浸在你自己的恨中,你真的要和独孤珏争个你死我活才罢休吗?” 独孤荀一分一分的松开怀中的人,那带着疑虑的眸子打量着此时她说话的语气,还有那神态,简直和当年的林汐筠一般无二,却仍旧试探地问,“你怎么知道……” “当年我求你带我离开,可你却为了争夺权力而放弃了我。如今我若再问你:肯不肯离开这权力的纷争,带我离开匈奴,找一个山村小镇过平淡的日子?”她一字一句,极为认真的问。 而他却震惊地望着她,“你都……记起来了!” “回答我。”她紧追不放。 可是,许久许久,除了那落雪之声,再也没有听到独孤荀说任何一句话,他依旧在犹豫,如当年那般,仍旧在犹豫着。 而她,突然了然的笑了,轻轻一声叹息,转身踏雪而去。 迎着冷风,她拢了拢衣襟,悄然拂去两肩那积压着的雪花。 其实这些话,不过是为了击碎他口中那可笑的谎言,让他以后都不用再拿“林汐筠”三个字来作为他争权夺利的借口罢了。 权势二字,男人一旦拥有了,就很难再放下。 她一直都很清楚。 走了一段路,却见贺兰晟的身影傲立在雪中,他深深凝视着那个踏雪而来的寐思,没有想到她在独孤荀的面前,竟然能活着走出来。 “寐思……”他低声喊了句。 “五爷可以放心,寐思于你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匈奴之事我不会插手,更没兴趣插手。”丢下一语,毫无留恋地离去。 第十七章:册封,贺兰修的承诺 数日后,贺兰修的继位大典顺利在王庭之内举行,他一举册封了诸多近臣与忠臣,同时亦降了左贤王与大将军的职位,亦未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整个朝廷,属于赫连槿的人是占多数的。 封官之后便是封阏氏,当日所有的侍妾们都在场,满朝文武都平静的听着册封旨意,可心中却是闹开了花,纷纷期待着单于封的大阏氏能降临在自家女儿身上。(从现在起,单于的正妻称号改为大阏氏……因为考虑到有亲说我不尊重历史,虽然我写的是架空,因为王妃更通俗易懂些,所以我用王妃。现在改回来,大阏氏就是王妃的意思。【阏氏读音yanzi】) “封婉儿姑娘为婉阏氏,月辰为月阏氏,毕小凤为凤阏氏,兰香为兰阏氏。”一旨宣罢,那仆人又取出另一封诏书,继续宣道,“封金菱为匈奴大阏氏。” 诸位官员们纷纷冷抽了口气,顿时,帐内像是炸开了锅一般,窃窃私语者,开口劝谏者,诧异不解者,众人脸色各异。 “单于,金菱乃一个军妓,出身卑微,更何况她还是金城之人……您这样册封有失妥当。”右贤王是第一个开口,当着单于的面说的人。 “正是因为她是金城之人,所以更要册封她为大阏氏。”贺兰修面无表情的扫过满帐之人,表情极其威严,还有那份王者的霸气。 听到这里,众人再次陷入一片窃窃私语中,而贺兰修继续道,“金菱乃金城的公主,绝对有资格作为匈奴的大阏氏,更可以两国结盟,以保和平。” 金菱的脸上挂着那淡淡的浅笑,上前一步跪地拜倒,“金菱可以在此盟誓,金城与匈奴不再开战,父亲已听说我在匈奴的喜事,不日便将来到匈奴同单于见面。” 诸位大臣们几乎傻眼,望着眼前这突然的变故,更未想到这个金菱会是金城的公主…… 他们准备了许久的反对话语突然不知大该如何开口,毕竟金菱是金城的公主,而单于立她为大阏氏足以令两国结盟,共同对付强大的中原,这样一番举动,他们没有资格反对。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贺兰修的计划进行,那册封诏书上却惟独没有寐思的名字,众人的心思皆是各异,惟独寐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竟然没有册封她,为什么? 同婉儿一齐步出帐,她们二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沉思着某些事,良久,婉儿才开口道,“不明白单于是何意思,竟然没有册封你。” 寐思像是没听见一般,仍旧自顾自的走。 “金菱竟然会是金城的公主……今日令我诧异之事真是比肩继踵的接连而来呀。”婉儿若有所思的一叹,却换来寐思的一笑,“这样不是很好吗?”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能什么都不在意?”说到这里,她的步伐顿住,凝着她的脸,轻声感慨,“这一年来的相处,我发现你生性淡泊,像是没有任何事能引得你的在意。就连我,都做不到你这份性情。” “寐思姑娘……”远远传来一名老妇人的呼唤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老阏氏请你去她帐内。” “老阏氏?可知有何事吗?”婉儿立刻询问。 “不知,寐思姑娘还是先随我去罢。” 寐思与婉儿对望一眼,顿时觉得似乎有事即将发生,贺兰修的母亲突然召她前去,是福是祸也未可知。(在线书库) ————《替身妾奴》作者:慕容湮儿———— 来到老阏氏的帐内,发觉里面清雅高贵的不像话,甚至比单于帐还要气派一些,可想而知这些年来她所受到的宠爱,是无人能及的。 在王庭内,每个人谈起单于对赫连槿的宠爱,无比竖起大拇指表示艳羡,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他们都已经渐渐可见风霜,仍旧还保留着当年的宠爱。也许,这就是一个王对一个女人最高的宠爱吧。她想,若是赫连槿要他放弃这单于之位,他也会毫无怨言的丢弃吧。 因为,这才是爱情。 “想什么,竟然这样出神?”赫连槿缓步迈出,手中捧着的手炉,淡淡轻烟袅袅飘起,在四周显得一片朦胧。 “参见老阏氏,不知您召见我何事。”寐思恭敬的一拜,低声询问,能感觉到她那凌厉的目光正一寸寸的想要将她剥开一般。 “是在想今日修儿册封了金菱为大阏氏,你很失望?”她接上之前的话,继续往下说。 “大阏氏之事,身份卑微的寐思不敢妄想,不过是瞧见老阏氏您的帐内如此气派,便联想到单于对您的爱必定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她娓娓而道,声音尽量保持平和。 她眼中闪过一抹不知名的光亮,随即隐遁,直勾勾的瞅着她道,“自从帐内瞧见你一曲霓裳羽衣,便知你不是寻常女子。而修儿的这么多侍妾,惟独对你比较上心,屡次从我的手中将你救出,保了你的小命。而今日却为册封你,实在说不过去,你倒是说说吧……你与修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声音字字凌厉,句句像一把利刃让人深觉她的威严,不愧是夺得君宠这么多年的女子,想必那手段也是厉害的让人难以应付。 “单于是爷,我是侍妾。” “好像不止是这么简单的关系吧……” “老阏氏……” “修儿的性情虽然一如往常那般残暴,可是却变了许多,比如打仗,若是换了平常,早早就输了,怎能在边关坚持一年。而他对单于,却是如此无情……”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怔怔的凝视着此时的寐思,她的表情竟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在单于面前,她不也是如此神情吗? “您不该在我面前说这些,应该去询问您的儿子。”她低声道,心中却在想着贺兰修早已死,如今的贺兰修不过是前世杀戮太多,今生投胎为了报仇的人罢了。可是这些并不能在她面前说,没有人会相信这无稽之谈,更可能会将她当做妖言惑众的女人而抓起来。 “你还是嘴硬是吗?你相信我可以让你开口吗?”她的眼中飘过凌厉之色,转眉之际,冷道,“一个女人,尤其是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闭嘴……” “母亲,你召我的侍妾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些话吗?”贺兰修大步迈进帐内,那一双隐隐含着愠怒的眸子中闪耀着如鹰般的敏锐,“你要她对母亲说些什么呢?” “修儿?”她一双凌厉的眸子渐渐收起,转而是淡淡的笑意,“没想到前脚才召寐思来,后脚你便跟随她来了,真是一刻都不想与她分开吗?那为何不册封她呢,我看她倒是挺伤心的。” 贺兰修站在寐思的身边,侧首蹙眉凝了凝她低头的表情,随后对着赫连槿说,“这些不用母亲来过问,儿子自有打算。”说罢,便握着寐思的手,也不打招呼就离开了帐内。 出去的路上,贺兰修的步伐走的很快,紧握着她的手让她隐隐疼痛,必须大步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走了许久,她实在跟不上他的速度,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你做什么!” 贺兰修转身,怒视着她,“你怎么随便踏入她的帐内,你不知道她有多危险!” “老阏氏的命令难道我敢违背?”寐思也回瞪着他。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许久,还是贺兰修率先妥协的收回目光,望着不远处的帐,只道,“进去说吧!”也不管她跟没跟上来,径步走了进去。 而她则站在原地,感受着北风,似乎快要将她吹倒一般,终于,还是跟随他进了帐。 踏入帐内,里边依旧无人,好像每一回她踏入帐内,好像里边都没有过人,是他刻意屏去的吗? 他在席上,为自己斟上一杯酒,一口饮尽,眼中闪耀着的情绪,让人不解。 “你一定很想问,我为何没有册封你吧?”他笑望立在帐边的寐思。 她看着他,是的,她确实很想问他为什么没有册封她。并非是因为她想成为他的妃子,仅是疑惑罢了。 “历来君王的后宫都是勾心斗角,你争我夺,我只是不想你卷进这女人的纷争,你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子,不应该沉浸在这勾心斗角中,我也不希望你去勾心斗角。我不册封你,便可以天天随意见你,而册封了就不一样,那一言一行都在所有人的掌控之中,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相信你也不喜欢。”他说罢,她一怔,有猜测过贺兰修之所以不册封她,是因为有一场更大的阴谋要准备,可是如今他竟然告诉她,之所以不册封只是为了保护。 保护…… 这真的是贺兰修的作风吗?不应该呀…… 贺兰修的眼神突然变得很认真,认真中还有一丝疲惫,“过来,陪我坐一下。” 她盯着他,不过是一抹淡淡的悲伤,她不知道,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竟然会有悲伤。 知道躲避不开,便僵硬的迈开走到贺兰修的身边坐下,只见他又饮下一杯酒,低声道,“今天,真累。” 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心里不免有些诧异,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说“累”,他不是应该很享受此刻的荣耀吗?毕竟匈奴他得到了,应该精神奕奕的准备着如何报仇才对,而不是在此刻说累。 看出了她的心事,贺兰修有些怒意,“你真当我是神人,任何人都会累的,争权夺利,报仇雪恨,都是很累的。我深有体会,所以才不想你染上仇恨。你知道吗,望乡台上我看你的往事,若换了是我,会恨。可是你跃下凤台的时候,眼睛里却根本没有一丝恨意,所以我觉得你不该沾染权利这东西,会迷失了自己。” 望乡台…… 其实,她是恨的,只是当时心中那份恨早已被绝望的悲伤所冲淡。 包括被陵王亲手喂下堕胎药,她也是恨的,恨他的绝情。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该恨的,这份孽债凤訾汐本就该还,可人是矛盾的……正如宫蔚风所言,凤訾汐不就是林汐筠,林汐筠不就是凤訾汐吗?陵王伤害凤訾汐,又和伤害林汐筠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此刻的她不想再做任何人,她怕不论做了凤訾汐还是林汐筠都会被仇恨蒙蔽了心,她想逃避,想找个远离尘世纷争的地方去寻找一份安宁。 “若是不想我被仇恨蒙蔽了心,就放我离开吧。”她幽幽的开口,语气中有几分恳求的意味。 他斟酒的手顿了顿,仰头凝视着她,头一回,她的语气中有软意,还有恳求的意味,这让他的心底一阵无奈,“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出离开的事。”将酒壶重重的放在案上,又饮下一杯酒。 她沉默着,不再说话。 “有我在,你放心。”他握上她那永远都是冰凉的手,“只要有我在王庭,你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承诺?她真的受不起,一个君主给的承诺,那是会引来多少暗箭他难道不知道吗? “你……”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打断,“我很累,扶我上炕躺一躺。” 立刻起身,扶起他的胳膊便朝炕上走去,待他躺好正欲离开,他却猛然将她拽倒在炕,紧紧地禁锢在怀中。 她一惊,要挣脱,却对上他那双没有任何情欲的眼睛,“乖乖的躺好,陪我躺一下。”牢牢的将她搂在怀,深深感受着她发丝间淡淡的香气,“一个时辰后叫我,还要议事。” 看出了他脸上的疲惫,便不再说话,静静的靠在他的怀中,耳朵贴在他的胸口,感受那稳健有序的心跳声,还有那渐渐平息的呼吸声。 他感觉到她没有再挣扎,便缓缓闭上了眼睛,渐渐的沉睡了去。 一会儿,帐内便陷入一片安宁之中,静谧无声。 而她,也随着时光的流逝,与身体上的温暖而渐渐的沉睡了去。(在线书库) ————《替身妾奴》作者:慕容湮儿———— 第十八章:独孤钰欺负你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觉身上一片冰凉,隐隐有些寒气直逼胸口,她猛然记起一个时辰还要叫贺兰修起来,立刻睁开眼,却发觉炕上之人已不知何时竟没了踪影。再看看外边的天色,早已经暗下,唯有帐内四周的篝火熊熊燃烧闪耀看。 她坐起拥着被子,蜷曲着身子呆呆地凝望正前方那一团篝火,指尖隔着厚重的衣裳抚摸上左肩,似乎能感受到烙印在那儿的“奴”字,竟是如此扎手。 那一夜,就像是一场噩梦,丧子,被休,就连自己最后一分尊严都随着这个“奴”字永远地埋葬,她觉得自己很脏。 “单于……”声音由帐外传来,隐隐有脚步动静,不知为何,她竟立刻拥着被子躺了回去,蜷曲着身子背对着帐,假寐着。 感觉锦帐被人揭开后又放下,脚步声很轻的接近,她尽量保持自己平稳的呼吸声,耳朵却很精明地在听着身后那一丝丝轻微的脚步声,没有放过任何。 “真能睡,我还盼望着能让你叫醒我,没想到你竟然睡到我议事之后还在睡。”他那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寐思便已知道,他定然是已知道此时的她在假寐,便也不再装了,转过身,睁开眼,对上他那双戏谑的目光中闪耀着的光芒,含着静静地笑意。 “单于议事好快。”她的声音有着刚睡醒的沙哑,迷蒙的眼神中还有微微的惺忪。 “已经议了两个时辰了。”他别有所指的瞅了瞅她。 两个时辰?这么说她是睡了三个时辰了! 在她神思犹疑之际,一双温热的手贴上了她的脸颊,她一惊,这贺兰修竟时时刻刻逮着机会就要动一动她吗?正想探出被中的手将他那停留在脸上的“魔爪”挥开,只听他说道,“你的脸怎么这样红?该死的,发烧了。来人,请大夫过来!”只听得贺兰修的声音在帐内不断地回响着。 发烧了?她亦探出手来抚上额头,感觉到一阵滚烫,顿时觉得眼前有些迷蒙,看着贺兰修那渐渐游离出视线的脸,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你怎么了!”他看着她那迷蒙的眼神,以及两颊那红透了模样,有些急躁。 她躺在床上,只觉得他的嘴巴在动,眼神在饱含怒意地瞪着自己,却什么也听不见,这个贺兰修他只会发怒吗?她可是病人呀,竟然还这样对她…… 也不知是人在生病的时候就会脆弱,脑子就会胡思乱想,眼泪竟然就在那一刹那滚落了下来,忍了好久好久的泪,终于在此刻发泄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贺兰修被她的眼泪顿时弄得手足无措,看着进来的大夫立刻吼道,“干杵着做什么,快去看看她!” “我不要大夫,不要看病!”她呢喃着,死死将被子拥入怀中,任性着。 “姑娘,您病了,必须让我瞧一瞧。”大夫碍于单于在此,轻言劝道。 “我不要!”她将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泪水早已湿了一片,她不想让自己的脆弱被人看见,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姑娘……”大夫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贺兰修的眼神一瞪,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帐内突然陷入一片安宁之中,唯独炕上那一团被褥抱着的蜷曲着的身子里发出一阵阵饮泣之声。 他拉开被褥,想要将她从里边拖出来,可是她却拽的死死的,动不了分毫。“你做什么,不要命了!”他瞪着她的举动,怒道。 可是里边仍旧没有动静,终于,他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声,脱下靴子上炕,以巧劲扯出边缘一角,随后用力扯开,自己便也钻进了被褥中。 被褥中一片黑暗,他的双手将她的纤腰紧紧搂住,将其扯入怀中,轻声在她耳边低语,“那就不看大夫,好吗?” 她在黑暗中,感觉到另一个身子的接近,她想抗拒,可是却无力去抗拒,那双手臂实在太紧,而她却又病得实在太严重。 他的指尖抹过她脸颊上的泪珠,抹了一颗,又掉一颗,第一次见到这样脆弱的她,这时他才明白,原来她所有的冷漠不过是伪装,其实她一直都很脆弱。 “为什么要哭,我欺负你了?”他问。 她不说话,只是靠在他怀中,将其当做一个避风港一般,静静地依靠。 “那是独孤钰欺负你了?”他又问。 听到这里,她混沌的意识渐渐有些清明,在黑暗中仰头,看着他那双闪闪的瞳子,而他却继续说道,“望乡台上,你自凤台上跳下的场景分明是皇宫,算算日子,那时候的皇帝正好是独孤钰。是他欺负你?你是他的妃子?” 没想到他竟然能这样细心,心中不免有些诧异,还有惧怕,她不敢开口,她怕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知道了,自己将又会沦为被贺兰修利用的棋子。她很怕再被人利用…… “你很喜欢揭人伤疤吗?”她尽量保持自己声音的冷淡。 “这会儿怎么又变得像是一只刺猬,也许有些往事你说出来可能会更舒服一些,也许你会更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思绪也渐渐飘向远方,像是在回忆他自己的往事。(在线书库) “那你的往事怎么不对人说?”她对于他,仍旧是那满心的戒备。 对于她的反将一军,贺兰修的笑意渐渐浮上嘴角,“你这丫头,即使病成这样,还是如此防人,非要不信任任何人吗?” “那你又曾信过何人?望乡石上,你的前世一世杀戮无数,你若信人,必然会被人在背后捅上一刀。” “正是因为我不信人,所以能体会那种痛苦,我不希望你也这样。从最初到现在,你都保持你内心的纯真好吗?我喜欢自己身边有个纯真的人来净化我……这样我也许就能不犯下更多的错误。” “我不……”她呢喃着,只觉身上一片燥热,头疼的厉害。 “你不?”他的声音提高几分,明显带着怒火。 “我不要和一个喜欢杀人的男人在一起……”如今的她哭声已渐渐止住,脑海中也越来越混沌不堪,那双冰凉的手渐渐袭上了他的腰际,往他怀中钻了钻,“不要走……” “我不走。”听着她那前后矛盾的话语,贺兰修不由失笑,看来以后要让她多病几次,这样她就会一直反常了,病了的她似乎更加可爱,令人喜欢。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真的很喜欢他,所以,我此生,注定要负你……”她的声音渐渐低沉,渐渐变小变弱,“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你还要,对她那么好……” 断断续续地声音让贺兰修的脸色由最初的笑意渐渐转变为阴霾,冷着脸听她那神志不清的话语。 “既然前世错过了,今生……就不要再续前缘了……你知道,我至始至终还是爱着他…你明白吗…”独孤钰…最后三个字隐遁在她那渐渐弱小的声音中,最后唯剩下的只不过是那沉重的呼吸声。 贺兰修将被子扯下来,让两人的脸可以露在空气中,避开被中那浑浊不堪的空气,隐隐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泪痕清晰可见。 他伸出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抹去,复杂地盯着她那沉睡着的脸,睫毛上还闪着泪珠,显得楚楚可怜。 “大夫,进来。”他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传至外边,而怀中的人儿丝毫没有被他的声音吵醒,睡的很沉。 大夫不敢怠慢,立刻进帐,“单于有何呀咐。” “开几幅上好的药来,她如今烧的很厉害。”搂着她,很明显能感觉到她那如火一般的身子。 “是,单于。”他领命,随后瞅了瞅单于怀中那沉睡的人,犹豫一会儿才道,“如今寐思姑娘烧的厉害,单于您为了自己身子着想,还是远离她的好,否则被传染……” 贺兰修冷冷地瞅着他,“你话太多了。” 大夫一骇,立刻不敢再多说,忙退下。 也就在大夫退下的同时,婉儿揭帐入内,一瞧见炕上,单于正搂着沉睡的寐思,立刻一怔,随后便道,“单于,听说寐思病了?” “嗯”他淡淡地应了声,望着婉儿道,“你来做什么?” “只因外边皆传单于你在册封大阏氏当天竟然和那个未册封的寐思同处一室,外边风言风语很多。” “他们爱说便由他们去说。”(在线书库) “可是单于你可有为寐思想过,如今她无名无份,却能在单于你的帐内随意出入,甚至过夜,不成体统。即使您可以不在意,但是寐思呢?将要承受多少压力你可知?” “你这般,可是在妒忌?”他的一语让婉儿一怔,“单于你是这样看我的?” “好了,你可以退下了,不要吵着她。”他不耐地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可婉儿仍旧站在原地不动,“单于,你给她这么多的宠爱只会将她推向地狱,也许你并不知道此刻你对她有多好,但是婉儿要告诉你,这将会是你致命的弱点!” 贺兰修不说话,只是面色复杂地盯着她,许久才说,“难道一个男人想宠一个女人都必须遮遮掩掩?” “婉儿只是为寐思担心,她不是个爱争的人,可单于你的女人中喜欢争的却大有人在。” “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她。”那一刻,他说的是那样肯定。 可帐内的人又怎会明白,如今寐思所得到的宠爱,早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一个无名无份的女人在这王庭中又将如何生存下去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