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2847字
第九章:两次相救 第一眼对上的是宫蔚风诧异的目光,在他的眼底看到慌乱。 第二眼对上的是一双如鹰般凌厉的眸子,在他的眼底捕捉到杀意。 没待任何人开口,宫蔚风双手负立,一派闲暇地望着她笑问,“傻丫头,你在那做什么!” 她一愣,呆呆地回道:“我,我睡着了。” “你认识她?”另一名华衣黑袍的男子眼底闪过疑惑,杀意仍旧赤裸裸的摆在眼眶内。 “一个宫女。”宫蔚风神色不惊,冲凤訾汐招了招手,“凤丫头,过来见过禹王。” 动了动早已发麻的双腿,起身走出这片草丛,来到他们面前,“奴才参见禹王,宣王。” 只见安禹王挑了挑眉,杀意渐渐敛去,难怪他提起陵王时,声音中有浓烈的敌意。原来他就是与陵王分廷抗争六年的禹王。听端木灵说过,禹王独孤荀乃先帝的长子,当今皇帝独孤珏的大哥,生母曾是皇上最宠的万贵妃,如今贵为万太妃。 宫蔚风一见她那一身狼狈的模样眼底溜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竟落得如此狼狈。” 知道他暗指何事,她勉强地笑了笑:“是呀,雨太大,一路疾奔,就连丢了只鞋都不知道。”余光扫过唇抿成锋的安禹王,脊背发寒,因为他眼底的杀意始终没有褪去。 宫蔚风伸出拇指为她将右颊上残留的泥抹去,“荀,她是我安排在皇宫的人,没事。” 宫蔚风捏造身份是怕安禹王对自己不利吗? 一想到此,訾汐便感激地望他一眼,这已经是第二次保她了。 “瞧她一副狼狈的模样,我还是亲自送她回去,一会老地方见。”宫蔚风随性的交待一句便拉着她的手离去。 一路都跟随在宫蔚风身后朝会月华斋的路而前行,他走的很慢,她也走的很慢,目光一直盯着那只始终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他手心源源不绝的传来的温暖让她冰凉的手心也有了温度,总觉得此时的气氛很怪异,于是便开始找话题: “刚才那个是禹王?” “是。” “你又救了我一次。” “应该的。” “那个石子对你很重要吗?” “恩。” “可是……我弄丢了。” “没事。” “其实我失忆了。” “我知道。” 她的步伐一顿,他也随之而停下,她不可置信的盯着他,激动的问:“你知道?” “恩。”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发丝,望着面前这个狼狈的女子,眼中有着无限的伤痛却强忍着,以淡淡的笑容示人,那笑中却甚是勉强。这般模样,与‘她’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想不想离开皇宫,我带你出去好吗?” 一听到可以离开皇宫,她迫不及待的想应口答应,但是一个更快的声音猛然插入,“想不到堂堂宣王竟做这种骗小丫头的勾当。” 二人齐目望着一个翩然的身影由暗处缓缓走出,是端木矍! 一个心虚,猛然甩开了与宫蔚风交握的手,后退两步,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阴暗的天际由于方降一场阵雨的原因竟无月光也无星灿,周围陷入令人觉得阴森的黑暗,修竹随风势‘唰唰’响着,端木矍一双凌厉的目光紧锁着凤訾汐冷道:“过来。” 听他声音中带着危险的气息,脚仿佛控制不住似的,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只听身后又传来宫蔚风依旧清雅淡然的声音,“说起‘骗’这个字本王倒是比不上安王你,竟能骗的凤訾汐乖乖的取消与你的婚约进宫为皇上选妃。” 她欲朝前的步伐猛然僵在半空中,她与端木矍曾有婚约? 端木矍神色一闪:“这是本王的家事,轮不到你来管。”大步上前拽着凤訾汐的手腕便扬长而去。 第十章:命中注定你爱我
风起晓轻寒,丛幽随香冷,手腕被他死死的掐着,很疼。她却没有喊疼,只是迈着小跑跟着他的步伐。没来由的心中竟又是一阵疼痛,这心的跳动……尤其是那份抽痛,还有眼底欲划落的泪水,仿佛都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也不知走了多远,他才停下步伐,紧撰着她的手悄然松开,那背影阴霾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他始终以背影视她,“听李公公说今日皇上召你侍寝了。” 她沉默,便是默认。 见她不语,他继续道,“可是你逃了出来。” 她继续沉默。 “为何皇上会放你逃了出来,六年来只要是皇上要的女人,没有人能从他手心里逃出,你是第一个。”他的声音微微的复杂,却隐忍着。 她想着是不是该将今日在偏殿发生的一切告知于他,犹豫片刻才道:“在进入偏殿之时宣王给了我一颗石子,当皇上对我……看见那颗石子的时候便僵住了,眼神里闪过悲伤。我便是乘那个时候逃了出来。” “石子?”他终于转过身,疑惑地问:“什么样的石子?” 她歪着头回忆着,“很平凡普通的石子。对了,那上面似乎还刻着一个‘筠’字。” “筠?”他低低重复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提高音量:“筠!” 看着他突然地转变,她有些奇怪的问:“有什么深意吗?” 端木矍渐渐平复了自己的惊愕,转移话题:“你知道的,我们和禹王那一伙是死敌,你为何还与宫蔚风走的那么近?那石子定是他刻意给你为了破坏你侍寝之事,哼,他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知道你若侍寝定然对他们有威胁。所以不惜用这样的手段来阻止,倒是漏算了这一步。訾汐,你要记住,你的责任是帮助你的姐夫巩固势力,所以,一定要登上东宫之主的位置,否则咱们多年来的心血都白费了。” 听着他这样冠冕堂皇的告诫,一股怒火蹿上心头,“如果我说不呢?” “你——再说一遍?”端木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冷着脸又问了一句。 “我说,我不要侍寝。我要离开皇宫。”她紧撰着拳头,无视他眼底的阴冷,壮着胆子又说道:“不知道失忆前我是因何原因愿意进宫,也不知道与你们有什么交易计划,但现在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你不要再勉强我做不愿意做的事。” 端木矍怔怔地看着她良久,突然笑了起来,“既然失忆,为何在刚才你要急着甩开宣王的手?又爱上了我是吗。” 此刻的她开始痛恨刚才甩开宣王手的行为,做贼心虚吗? 看着那张白皙红润的脸颊上闪过僵硬随即转变为懊恼,其表情配合着她狼狈的衣着在他眼中竟显得该死的可爱!望了望她身后微波粼粼的湖面,捉弄之心顿起,他缓缓低下头逼近她动人的红唇,“都说过,你命中注定要爱上我,对吗。” 由于他突然的逼近,心头一阵慌乱,连忙后退,“我才,啊——”突感脚底一阵悬空,她挥舞着双手想稳住身子,可最终还是没能敌过身体的重量,笔直摔下湖,溅起好大一片水花。 端木矍双手抱胸站在岸边,望着凤訾汐在水中挣扎许久才稳住身子,大笑出声,“方才是乞丐模样,如今是落汤鸡的模样。” 訾汐用衣袖将脸上的水珠抹去,浮在湖面怒视那个嘲笑她的男人,“端木矍,你是故意的!” 他拂了拂衣袖,露出迷人的笑意,一派正经地说:“好了,失忆之事不论真假你都得乖乖呆在宫里,过些日子我让西陵王妃来一趟。” 直到端木矍翩然离去,她才由湖中爬了出来。想起他临走时的笑,简直凉到了心底,总觉得有无数算计与阴谋藏在里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