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2034字
第十七章:端木灵的心事 回到月华斋已近子夜,屋内未燃烛火漆黑一片,突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黑暗。在宫中数日来每夜都有端木灵相伴所以不觉孤独,今日端木灵一去,心中倍感凄凉,竟有恐慌与无助。还是因为没有记忆的关系的吧,宫蔚风说过,时机成熟便会告诉她一切的,可是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呢。 听宫蔚风说过他的身世,他的祖父曾是三朝国师,年享两百岁才寿终正寝。他的祖父有先天赐予的灵力,观天象,卜未来,知过去。而宫蔚风则遗传了他的祖父一丝的血脉,对天象也通晓几分,故而受到先帝的赏识,受命为王。 点燃烛火之后便宽衣准备就寝,思绪飘向正在华天殿侍寝的端木灵,希望她真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吧。可是,像独孤荀钰那样一个暴君,真的有心吗? 在此时听闻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连忙拉开门冲外边张望着,几个奴才掌灯,端木灵一脸红润的乘坐在玉辇之上被送了回来。见她如此安全回来,心中也松了口气,待奴才们离开后,她才一脸倦色地走进她的屋中。 訾汐见她全身无力的躺至自己的床榻之上,似乎很累的样子,不禁询问:“这么晚怎么还被送了回来,为何没在皇上那就寝。” “凤訾汐你在说笑话吗?六年来,没有人可以在皇上的寝宫过夜,即使是最得宠的凌妃。”端木灵的口气极冲,说话的气势却因疲劳而降了半截。 自知说错了话,便默默站在一旁,静静的盯着微阖双目的她。 她紧撰着丝划的被褥,眉心紧蹙,沉默许久后才幽幽开口,“你一直都知道的,我喜欢陵王。” 她自嘲地轻笑一声,眼睛依旧紧闭,“还记得四年前第一次见面吗,陵王府设宴,我与哥哥一同前去,你为了接近哥哥便主动对我示好。我知道你的鬼主意却没有道破,因为我也要利用你接近你的姐夫。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相互利用相互算计,而后每天斗嘴,明明互相讨厌的要命,却还是要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真是好笑。” 她一声嗤鼻随即冷笑,随即又说:“凤訾汐,你真是令我讨厌,可是你却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所有的话只和你说,只喜欢和你斗嘴……所有人都说我任性,脾气古怪,唯有你肯与我成为朋友。多年相交一场,没想到进宫后,你对我有着明显的疏离,是怕你我将来成为对手吗……”声音逐渐低弱,最后成一片喃喃之语。 訾汐一怔,万万没有想到端木灵今夜竟然对自己说了这么多真心话,原来自己与她是亦敌亦友,原来她喜欢的是陵王。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要故意疏远你。”她上前两步,俯视着呼吸平稳的她,“其实我是——失忆了。”
语落,竟然没有想像中的惊诧反应,她依旧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安详。 她奇怪的问:“你不惊讶?” 无人回答。 看她平稳的呼吸,竟是已然睡去。 看来她真的很累了,訾汐微微叹息一声,扯过被褥为她盖好,自己也宽衣而入睡。 第十八章:册封 次日李公公便带着册封圣旨来到月华斋宣读,众女皆跪地听宣,圣旨中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封安王之妹端木灵为五品灵修仪,赐住采薇宫蔷薇苑,钦此。 端木灵恭敬的接过圣旨,此次的晋封比宫锦玉的从五品美人高了一级,故而目光闪现出妩媚的笑意,正欲起身,却见李公公从衣袖中又取出圣旨:“华王二千金凤訾汐接旨。” 訾汐与端木灵对望一眼,才欲起来的身子再次跪了回去,只听得李公公宣读道:“封华鉴王二千金凤訾汐为内司女官,从四品御前女诏。钦此。”(注:御前女诏为皇帝身边的秘书,代他打理琐碎事物。) 訾汐的眼里满是疑惑,御前女诏? 僵硬的接过圣旨,李公公笑着她们二人拘礼,“恭喜二位小姐晋封。” “有劳李公公了。”端木灵眉头微蹙,仍旧在为凤訾汐晋封女官的事情不解,为何是晋封女官而不是妃嫔?他的目地在哪?难道是故意想打压西陵王?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于北屋传来,所有人闻声而冲进屋,只见一名宫女瑟瑟地坐在地上,表情惊恐地瞪着轻纱蔓绕的床榻之上。众人随着她的视线望去,一声声冷冷的抽气响遍满屋,床榻之上一名女子胸口深中一刀,一双无神空洞的目光瞪的大大的。血如一朵睡莲般绽放在纯洁的衣襟上,刺目妖娆。 死者正是裕王独孤攸选送进宫的女子清荷。 明珠,华兰,清荷。 三人的连续惨死使得在场所有人心中打着冷颤,诡异阴森的气氛在整间屋子内无限蔓延至最深处。 这样的连环谋杀案至今仍没有个头绪,主谋杀人者到底是谁,目地又在哪,下一个会是谁? 是端木灵,还是宫锦玉,又或是自己? 李公公一脸的惋惜,忙唤出外吩咐着:“你们几个去把尸体运出来,你现在就去禀报皇上,清荷小姐被杀。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呀。” 匆匆交待完一切后便用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大汗,随即转身提醒着:“端木小姐,凤小姐,此处不可久居,赶紧收拾着衣物,奴才带你们去新住处。” 尾随着李公公走出,訾汐不免再次回头凝望着那具香消玉殒的尸体,深深吐出一口凉气,这个宫廷,真的很可怕。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