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机入梦

媂谕 10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305字
清冽似世间最甘甜的浆果,带着微凉的气息,更似温热的泉水,这一缕淡青色的雾气带着种奇异的感觉自鼻息直冲脑门,仿佛有一团鸿蒙混沌之气生成在了安祤眉心泥丸宫的位置 哪曾料到,自己给了青莲子一枚紫游丹,却得了青莲子回馈的一丝妙处无穷的灵气,哪怕是从不曾在体内运行过法力,安祤也知道,青莲子帮了她一个大忙! 这个大忙,就是凭借外力直接开启了自己的泥丸宫。 犹如丹田是修仙的基础,而泥丸宫于修仙者,则是修神的基础。 只不过,修仙者都是先吐纳灵气于丹田,再炼精化炁于绛宫,最后开启泥丸,才能进入炼炁化神的阶段啊! 脑中思绪辗转,说时迟那时快,安祤睁大了双眼,黑杏般的眸子闪着奇异的光彩,只觉得整个脑子里仿佛响起了袅袅仙音,连带着神情也愉悦起来,身子更是酥软放松,那种犹如沐浴在瑶池之中的舒服感觉,令得自己没能再去思考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下意识地一闭眼 再然后,安祤整个人就直接侧倒在了宽大的莲叶上。 “不省人事”的安祤不曾发现,此时此刻,原本平缓摊开在池面的莲叶此刻竟缓缓将边缘翘起,将她围拢在了中间,就像是一只手捧着一件珍奇,呵护着,小心翼翼的样子犹如母亲对待婴孩。 莲叶一侧的菡萏更是垂下了花苞,尖尖的顶端溢出一丝又一丝淡青色的雾气,撩在了安祤的鼻端,让她可以在呼吸间就将这雾气全部吐纳,随之而来的,是她眉心皮肤之下,一点点肉眼可见的淡青色荧光忽明忽暗,显然在泥丸宫之内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只是这变化旁人难以察觉,更令人惊异无比的是,那一丝丝灵气经由阳光折射,淡淡的青色中,竟带了一抹紫意,流转若光华凝萃,更有清香不散,馨悦醉人。 而安睡于莲叶内的安祤,随着丝丝灵气进入泥丸宫,呼吸间也散发出了一抹独特的幽香,凝而不散,悠远细长 入夜,一弯朦胧的月影高挂于黑幕苍穹之上,点点繁星也被浓密的云雾所遮蔽,有种压抑不解的抑郁,令人心生感伤。 玄洲的夜晚与白日里有些不同,烈风凛凛,响声如雷,好在每座仙官行宫都有隔绝烈风的阵法,身处其内,不会有任何不适。 此时此刻,端坐在落霞苑的闺房中,只一点火烛照映,却不显昏暗,安祤怔怔地像是在发呆,双目流转,又似在思索,嘴上更是唇瓣紧抿,手里攥着和君贤给自己手抄的《金液丹经》,却一动也不动。 “这不可能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祤终于长舒了口气,喃喃道:“莫非是我白日青天就睡着了,所以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想要回忆起之前自己在莲叶上是如何睡着的,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安祤苦着脸,放下丹经,双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儿,发出了两下清脆的“啪啪”声,可脑子里却还是一团混沌,找不到任何线索。 “罢了罢了,姑且相信自己的直觉!” 说完这句话,安祤眉眼一展,很快就将烦恼又抛诸了脑后,小女儿的心性显露无疑:“就是不知道,自己眉心的泥丸君一旦开启,是否可以直接修炼神识了呢?”
“可是我所研读的《仙经》中,从来都是提及要先于丹田内动以化精,再于绛宫内炼精化炁,最后才能开泥丸宫炼炁化神的啊” “而且云瑛姐姐她们修炼打坐,也是要呼吸吐纳仙灵之气,由丹田进行转化,以法力的形式存于体内的,可从来没有吐纳仙气转变成神识的功法呢!” “哎呀,不管了,青莲子似乎在梦中对我说了什么,依稀间,我记得它告诉我,只要我给它足够的灵丹,它就会回馈我它的莲灵之气,这灵气似乎能直接被我的泥丸宫吸收,然后转化为神识。” “哈哈,和君贤和云瑛姐姐他们如果知道我已经可以修炼神识了,应该会惊讶的下巴都合不拢吧!” 一番自言自语,安祤脸上的表情变化不止,时而疑惑不解,时而恍然大悟,时而又跳脱活泼,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之处,安祤定了定神,暗暗告诫自己道:“不过青莲子也告诉我,不要把它帮助开启泥丸宫的这件事情透露出去,怕引来不轨之徒对它的觊觎嗯,暂时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才好,我得尊重青莲子的想法,我和它是好伙伴。” “可是,灵丹虽好,却不是那么好来的啊。安叔叔精于丹道,可每一粒仙丹都是有出处,有作用的,哪怕我找他要,也不可能要的太多,因为我也身受不了那么多大补丸对吧?一切,还是得等我成为丹师之后才能顺顺利利地修炼神识呢。不过,我才刚刚开始接触丹道,仅止于书面学习的阶段,离得开炉炼丹还有漫长的过程呢”小嘴儿嘟着,小脸儿皱着,安祤发愁的样子还真像个小老太婆。 “青莲子,你既然托梦于我,也告诉我怎么用神识来帮助加快炼丹的速度呀!”言及“托梦”二字,安祤眨了眨眼,总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可抬手摸摸眉心的位置,那隐藏于肌肤之下泥丸宫中缓缓流动的一团清气,分明就是青莲子回馈给她的一缕神识,这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绝非自己的幻觉! 好吧,无论是梦幻还是现实,安祤都更加的坚定了心中的信念,那就是菡萏有灵,需要自己不断地以灵丹浇灌,就能有莲开绽放的一天,而自己也能从青莲子那儿获取神识修为的积累,以神识辅助自己修炼丹道,以期将来有得道成仙的一天。 既然自己和青莲子的目的都是殊途同归的,那眼下,研习这本《金液丹经》对于安祤来说就是第一要务。 抛开自己不说,安祤对于青莲子总有种执着。 她相信那无根之莲是独特的,更相信那几百年不曾绽放的菡萏,若有了灵丹浇灌,它终将会绽放出一朵绝世而独立的青莲来。 想到此,安祤神情中充满了憧憬,心头的劲儿也更足了。 拔下头钗,挑了挑桌面的油灯,让屋里更亮敞了几分,然后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缓缓将丹经的第一夜翻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