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下定决心

媂谕 292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203字
灵宝天尊一句“谁能选择”,让安祤陷入了思考之中。 显而易见,若是自己恢复了修为,恢复了所有的记忆,这一片天地内的修仙界也好,凡间也好,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变化,安祤不知道会是好的,还是坏的。 若是好的变化,修仙界有了混沌之气,一切欣欣向荣,那便是自己造福了修仙界。但若是引起各方势力的反抗,引起修仙界修士间的争夺和战争,那便是自己作了孽。 看得出安祤的犹豫,灵宝天尊没有多说什么,只单手一抬,将安祤虚扶而起:“你若不能确定,不如去和青莲商量一下吧。为师知道,你心中有疑问,但为师不能给你确定的答案,只有青莲,他乃三大生灵之首,他才是真正主宰过混沌之前那一片鸿蒙的帝王,也唯有他,才能告诉你三大生灵重聚后的一切改变会是什么。” ...... 待安祤进入息壤药园,才发现青莲子已经在等着自己了。 十年不见,青莲子仍旧一袭深紫的衣袍,紫发垂底,紫眸耀眼,让人一见,就会有种心神颤抖的感觉。 “小祤,你想了这么久,可想出自己要做什么了吗?”青莲子的声音淡淡的,但对着安祤,目光里却浮现出一抹温和。 同样十年不见,青莲子乍一看到安祤,还以为她仍旧停留在二十来岁,容貌不曾改变。只是那一双柔软的水眸已然变得让自己无法看透了。 没有回答青莲子的问题,安祤提步走过去,待离得对方只有三尺的距离时才停下,然后启唇道:“我若不愿意呢?” “那就不愿意吧。”青莲子唇角微翘:“你好好跟着原始修行,你的路,在你自己脚下,由你自己掌控,没有必要去走另一条路。” “青莲子,你呢?你想要我恢复记忆,恢复修为么?”安祤却猛地上前一步。抬眼直直的看着青莲子。 轻轻摇了摇头。青莲子眼神十分坦然:“那是你的决定,你的问题,你若想,便去做。若不想。就保持现状便好。” “可为什么。师尊他想要让三大生灵重聚呢?”安祤却是不信。十分执着的继续发问:“若是我一个人不恢复记忆和修为,会对你们有影响么?” “影响?”青莲子愣了愣,然后摊开双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影响。” 总觉得青莲子有所隐瞒。但对方不说,安祤也无法继续逼问,直接后退了一步,再次拉开了与青莲子的距离:“我这就去告诉师尊,我不愿强行要回仙根,恢复修为,更不想贸贸然的恢复记忆。转生的我,就是安祤,虽然我身上有七彩火鸟的血脉和痕迹,但我就是我,不是混沌初开前的三大生灵之一,也不是救凡人于水火的祤鸟。如果有一天,我的修为可以达到,我会去面对生母,也会让我的仙根重归体内,到时候恢复修为也好,恢复记忆也好,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也不会觉得太过突然。” “原始,你听见了么?”青莲子却是抬眼往远处一看,神色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早就知道了安祤的决定是什么。
“哎,我尽力吧。就是不知道,玉皇那边会不会察觉到......”灵宝天尊化作了一缕青烟,说话间,已经从药田中消失了。 安祤回头望过去,灵宝天尊已经不知所踪,茫然间想要问青莲子刚才他和灵宝天尊的对话是什么意思,对方却主动道:“小祤,修仙界奉行的是‘强者为尊’。你只有不断变得强大,才能守护住你想要守护的一切。我知道你为何不愿意恢复修为和记忆,因为那是一片陌生的领域,你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喜欢身为祤鸟的那个三大生灵之一。对吗?” 点了点头,安祤叹道:“或许是吧,也或许只是我目光短浅,胆小罢了。不愿意去改变什么,也不愿意承担改变规则的重任。” 伸手轻轻摩挲了一下安祤的头顶,青莲子也叹气道:“我不曾有过选择,所以倒是很羡慕你可以有所选择呢。既然已经有了决定,就不要再去多想,也不要怀疑自己了。好好的走自己的路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听得青莲子这样说,安祤忍不住眼中一热,下意识地就顺而扑进了身前人宽阔的胸膛,泪水缓缓滴落,却是硬着没有抽泣一声。 感觉到了安祤的热泪,青莲子抿着唇,不知为何,心弦也被人猛地波动了一下,反手轻轻拦住了怀中的人儿,没有多说一句话,只仍由她依靠着自己。 ...... 待安祤再次走出息壤药田,走进茅屋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的如常,但眼白上的红血丝还是透露了她刚才哭泣的事实。 好在灵宝天尊并不在茅屋之中,只留下了一枚记事仙玉端端浮在蒲团的上方,散发出淡淡的法光。 知道这是师尊留给自己的话,安祤走过去,将仙玉取了在手,脑海中便响起了灵宝天尊的声音。 “为师要离开一阵,暂时不会回来,短则一年,多则数十年,为师也不太确定。你可以取了为师为你留下的储物袋,里面有太微宫弟子的常服法衣,太微宫的地图,太微宫各处殿阁的详细资料,还有通行的令牌等等。身为为师的亲传弟子,你的身份犹如副殿主,可以随意使用三清殿所辖的各处药田、炼丹房等等。不过为师却想提醒你一句,息壤药园内的灵材,切不可带出,以免惹来祸端。” 略微蹙眉,灵宝天尊的突然离去,其实让安祤松了口气,不然,面对着师尊十足期待的目光,安祤还真的不愿意再说一遍自己的选择,怕他失望了。 如此,既然这青芦中除了自己和青莲子再无旁人,安祤总算按下了诸般忐忑的心情,此刻竟是一阵阵睡意袭来,张口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身为修士,从无睡眠,只有静修,安祤觉得自己这样的状态有些奇怪,但耐不住眼皮沉重,竟一倒头就睡过去了。(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