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德问道

媂谕 4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222字
自小在仙灵之气浓郁的玄州仙界长大,即便不曾修行,安祤的心智也较凡间同龄的女孩子成熟不知多少倍。 言一知十,安祤观杨三娘的表情,再体其言辞,本来一开始已经心死如灰了,可到后来,却听出了杨三娘的话中有话。 心智的成熟,却并不代表心性已经是个成人了,安祤忍不住心下诸般猜测无法得以落实,待杨三娘一说完,当即就插嘴问道:“婆婆,那您的意思是,就算祤儿没有仙根,也能位证仙班么?” 杨三娘微微含笑,向安祤点了点头,见她脸蛋绯红,心知其紧张,目中的慈爱之意更愈:“凡俗之人想要成仙,除了修行吐纳和炼体之外,其实,修仙界中还存留了另一个途径,只是这个途径比之炼体更为复杂,艰难,其成功问道的几率更是缥缈难觅。” “什么途径!”晶亮的眸子犹如星辉,安祤期待着,心头更是扑通直跳,生怕杨三娘不说似得,赶紧表明心迹:“什么艰难,什么困苦,祤儿都不怕,只要有成仙问道的一日,祤儿就可以永远陪着安叔叔,陪着婆婆了!祤儿不要先死!” 看着对自己撒娇的安祤,杨三娘点点头:“一心向道,道自证之。古有圣人,哪怕从不修习仙法,只读圣贤之书,辨明天地至理,以德修之,一样可以成仙。” 随着这段话说来,杨三娘亦显出几分出尘的仙意,那半黑半百的头发更衬得她有几分神秘莫测。 “以德修之那什么又是修德呢?”仿佛触碰到了一扇从未看到过的成仙之门,安祤神色略有紧张,目光更是炯炯,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渴求之心毫不掩饰。 “道有三千,德,更是庞大无边,万千难以言尽。” 一张佛头青的滑绫帕包裹着半黑半百的头发,杨三娘的眼角已有皱纹,看似形容老态,却肌肤红润,神采飞扬,言辞间,淡淡仙意笼罩周身:“譬如炼丹,只要你专注金丹的炼制,到了极致,就可算是修德。再譬如,你丹道有所领悟后,体内自会生出一种意念,这股意念就是德,可以净化你的神魂,提炼你的胎体。若有一天你能亲手炼出超越北极真人所成的六转‘太清金液之华’,就算是初叩仙门了。若能成就九品之巅的‘太和自然龙胎之体’金丹,以德修之体服之,哪怕身无仙根,也可立地成仙!” “身无仙根,也可立地成仙!” 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安祤没想到在自己的面前真的还有一条成仙之路,半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反复念着杨三娘最后的那一句话:“哪怕身无仙根,也可立地成仙立地成仙” 有意想要安祤能够慢慢体会,杨三娘稍微顿了顿,直到看着安祤的表情从兴奋到茫然再到露出琢磨之意,点点头,才又继续道:“祤儿,真人说你没有仙根不能修行,其实说的是你经脉和丹田无法容纳天地灵气于自身。既然肉身无法修行,那你就修德,修神,以丹道之途叩开仙门!若有明悟的一天,炼出九转仙丹,哪怕没有仙根,亦可神游太虚,成就仙身。”
“一心丹道,成就仙身,对!” 安祤虽然还不太能悟出杨婆婆的话中深意,但自懂事起,对于仙人,对于成仙的执着却让她骨子里存了一丝逆天改命的倔强。 既然安叔叔说自己没有仙根无法修行,那自己就按照杨三娘的指点,另辟蹊径,寻求一条与众不同的成仙之路罢了! 思绪至此,安祤猛地站起身来,面对杨三娘屈身行了一个大礼,黑眸中闪着亮晶晶的微光:“多谢婆婆点化,祤儿这就去寻和君贤,先弄到安叔叔的《金液丹经》再说。” 说完,衣袂飘飘,个子小小的安祤速度极快,从凉亭飞奔而去,只剩下杨三娘似笑非笑的坐在原处。 半晌后,感觉到四周一片寂静,杨三娘抬眼望向了极西方向,喃喃自语道:“婉妗,你贵为瑶池金母,身居昆仑,掌管仙界所有女仙名籍,更是诸女仙之首,却为何要将你这无人知晓,排行第二十五的小女儿送到下界呢?” 说到此,收起了有些黯然的神情,杨三娘冷冷一哼:“遗弃了她不说,你更是狠心地剥去其仙根,让她无法修炼仙法!若是她天生愚笨便也罢了。但老婆子奉命守护,看着祤儿一天天长大,虽无仙根,但天生聪慧,心思剔透,七窍玲珑,世间少有。就算你抽了她的仙根,但恐怕今后她的造化之大,就连咱们执掌昆仑的杨家,恐怕也没办法阻止她重返天庭了吧” 杨三娘的心头所想,竟和安期生之前的默默自语不谋而合。 只是两人的想法,安祤听不到,也不可能听到 冥冥间,正于瑶池之畔打坐的一个女子,却在此刻微微一怔,似乎有所感,更似有所悟。 端坐池畔的女子年约三十许,仪态万千,光仪淑穆、天姿掩霭。 她以云霞为裙,以星辰为佩,上梳太华发髻,头戴太真晨缨之冠,脚履玄王凤文之舄,容貌绝世,凡人难得一窥,正是那杨三娘口中的杨婉妗,更是身份尊贵无比,统御西天昆仑之界,为女仙之首的瑶池金母。 绝妙容颜之上流露出淡淡的忧伤,杨婉妗收回了落在下界北海玄洲的目光,只看向身侧融玉之精髓,溶溶漾漾如酒浆般的瑶池碧波,吐气如兰,声叹如纱。 “祤儿,为娘抽你仙根,化作瑶池之水,浇灌珠林琼树,只为将你的气息分化于仙桃之中,让你可多一天安稳之日罢了。三娘没有说错,终有一天,当你具备了重返天庭的资格后,为娘绝不会再阻止什么,更不会掩藏什么,一切属于你的劫难,也该由你自己来承担了。不杀生,不成仁,哪怕这天地也为你所不容,那将其颠覆了又有何妨呢!” 说着,女子双目一闭,那细密的睫羽中竟缓缓落下一滴金色的泪水,滑过脸庞,落在了瑶池之中,顷刻间,便沉在了池底化作丝丝缕缕的金线,缠绕间,这才渐渐消散融于池水之中不见了踪迹。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