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金液丹经

媂谕 5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701字
三玄宫是北极真人安期生在玄州的居所,虽是仙宫,却不见丝毫奢华,中央一方深不见底的碧潭,围绕有三处造型精巧的院落阁楼。 北角处,是北极真人安期生的居所,名为栖晟。 西南处,是杨三娘和安祤的起居之地,名为碧落。 东边一隅,则是丹房和药园的所在,名为万炼。 其余,另有些假山花园散落各处,星星点点,也算生机盎然。 而和君贤作为安期生的看炉童子兼药童,也是其唯一的弟子,自然就住在万炼阁了 尚未靠近,安祤就感到一股热烘烘的气流从万炼阁周围弥漫而来,顿时大滴大滴的汗水就从额头与后背渗出,轻薄的裙衫贴在身上,着实难受。 知晓自己身为凡体,无法靠近安期生的仙丹炉,受不得那真火之气,安祤只得远远停住脚步,然后大喊道:“有人吗?” “吱嘎”一声门响,正是和君贤应声而出。 通身上下只着了件素色布衣,系了根褐色腰带,这和君贤显得骨肌瘦弱,一副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模样,目光却沉稳安然,虽无金冠朱履,却也轩轩乎容止轻扬,让人一见之下,不由得心生亲切之感。 炼丹真火非凡人可以生受,哪怕是已经修炼丹道十五年的和君贤亦是如此,即便出了万炼阁,立在庭院中,他脸上也显出几分异常的红晕来。 看到来人竟是个半大的小姑娘,一身淡紫色的裙衫,一头垂直腰际的黑发,容貌清丽,神采灵动,和君贤吃惊之下,只一打量,很快就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立马恢复了常态,半屈身,拱手作揖行礼:“咦,竟是小姐到访,君贤未曾远迎,还请见谅则个。” 作为北极真人的弟子,和君贤自然要对身为安家小姐的安祤执以下礼,所以言辞客气,举止周全,亦显出几分属于世俗书生的气质来。 不过此刻和君贤心里却还是有些打鼓的,因为他跟随安期生修行十五年有余,自八年多前安祤被安期生抱回三玄宫,就不曾与这位安家小姐有过任何交集,只知道其存在罢了。 并不是自己不关心,毕竟安期生是师尊,生平日里指点丹法修炼,安期生也从不曾向提及安祤什么,只说此女乃是他在下界凡间的远亲,因为无父无母,便收在了身边。 和君贤也曾有过好奇,毕竟,玄州之上像这样从凡间跟随仙人来定居的人不少,但大多都是有仙基的。 比如自己,当年也是偶然德蒙太真夫人看中,这才一步登天,以凡人之资,拜了北极真人为师,开始研习丹道,踏上仙路。若没有仙基,不能修行者,其凡人之身根本无法身受这北海之上吹来的烈烈罡风,只能一辈子躲在有禁法防护的仙宫之中,算起来,还不如在凡间活的自在。 这安祤却是属于后者。 她没有仙根,无法纳天地灵气于经脉丹田,在她还是婴孩时,安期生就将她交给了杨三娘抚养,不为其以灵液侵泡肉身,更不为其服食可拓宽经脉的灵丹,只当个普通凡人女婴养大罢了。 等安祤逐渐长大至四五岁,安期生也照样没有想法子改善其体质,为其开启修炼之道,所以长到**岁了,由内到外,记忆中的这位安家小姐,还是一如凡间女孩儿。 即便觉得有些不妥,但身为弟子,和君贤是不敢冒犯去过问北极真人什么的,加之安祤又是个女孩儿,虽然两人同住在三玄宫之内,却连话也从未说上过一句。 饶是如此,和君贤也按住了自己的好奇,待行过礼直起身,然后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安祤来。 精致小巧的五官,剔透玲玲的肌肤,纤细却高出一般八岁女孩儿的身量,再加上一双无比明亮的大眼睛,不得不说,即便是凡胎肉身,这位安家小姐也出落得犹如仙子,其灵动姿态,更是丝毫不输自己见过的女修们。
如此资质,若是长在凡间还能寻个好婆家,但身在玄州仙界,就算是有北极真人这个远方叔叔照看,一介凡女,也不过是无根的浮萍罢了,说不定日子还不如在凡间过得舒服吧? 这样一想来,心底不免对小小的安祤多了几分同情,和君贤的神态愈发温和了些 被和君贤温和有礼的书生样子,以及他略带打量的目光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安祤抿了抿粉唇。 再想想对方的年纪,看似少年,其实应该已经是个三十五六的大叔了,安祤脸一红,声音显得有些局促:“是这样的,今日我觉得甚为无聊,所以想研究研究《金液丹经》。听杨婆婆说,您是安叔叔的弟子呢,所以应该有这本丹经吧,我想借来看看,行么?” “小姐,您是真人的侄女,自可直接向其借取《金液丹经》的,缘何来找君贤呢。”和君贤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但下意识的还是委婉拒绝了安祤的请求。 毕竟《金液丹经》乃是安期生的独门炼丹秘法,其珍贵程度与仙界顶级的丹道秘籍《太清丹经》齐名,和君贤身为弟子,可受教,却不能外传,这是基本的规矩。 “叔叔怕我看不懂,一直藏着不给我,所以才来找您呢。” 一边忽悠着,安祤一边暗自细想该如何让和君贤妥协才好。毕竟对方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却是个心智比自己不知道成熟多少倍的大叔了,肯定不好唬弄呢。 “难道小姐可以引动仙识了?”和君贤又是一句话,却仍旧没有答应安祤,但语气又倍加的温和了几分。 “引动仙识?” 安祤愣了愣,反应过来才问:“这和《金液丹经》有什么关系?” “真人传授给君贤的丹法,并非图册文书一类,乃是一枚记事仙玉,需引动仙识方可查阅研习。君贤知道小姐从小就没有修行仙法,而仙法与仙识乃是一体两面,所以才” 和君贤清楚安祤并未修行,所以音量渐渐小了些,似乎怕触到了她的“痛处”。 “哦,那就麻烦您就手抄一份给我,行吗?”倒不是安祤脸皮厚,而是她之前得了杨三娘的开导,早已想通修行一事,没有因为和君贤暗指自己没有法力无法引动仙玉而有任何的不悦。 相反,似乎听出了和君贤态度上的松动,说话间,安祤突然展颜一笑,露出两排皓玉般的牙齿,甜美可人的样子着实让人难以拒绝。 看着那仿佛能融化坚冰的笑容,和君贤的心里其实已经妥协,再细想北极真人当初教授自己《金液丹经》时,虽有言明不能外传,但安祤却不算是外人啊,自己手抄了给她,再嘱咐她千万不要将其泄露出三玄宫,不就行了么。 想到此,和君贤拱手屈身,点头道:“小姐吩咐,君贤照办就是。只是,之后还请小姐收妥《金液丹经》的手抄本,千万别遗落了才是。” “这是当然。” 安祤达成目的,一双大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了两条缝儿。 “两个时辰后就能抄好,不知给小姐送到何处。”和君贤又问。 “就送到碧潭那边吧,今日阳光好,我可舍不得回屋子!” 这一句话一出,紫衫一扬,安祤转身,一溜烟儿地已经没了踪影。和君贤却是有些无奈地笑着,又摇了摇头,果真乖乖地回丹房去抄写《金液丹经》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