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根之莲

媂谕 6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320字
从万炼阁外面一路而来,安祤又回到了碧潭边。 不知为什么,每当情绪低落,亦或者高兴的时候,安祤都喜欢来里,看碧水无漾,静止如镜,自己的心情也会渐渐平静下来,有种无喜无忧的超脱感。 端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安祤低首看着不远处水中央舒展的莲叶,也看着从自己记事起,就不曾开放过的一次的那株菡萏。 菡萏的花苞有层层花瓣紧紧相贴,上窄下宽,形似水滴形,外层更有的花萼将其整个包裹,不露出半点莲瓣,看不出颜色,更看不到任何盛开的迹象。 不过虽然是含苞未放,却似乎有灵,只要安祤一坐在岸边,莲叶就会缓缓飘来,将她的双脚托起。 无论是幼时的娇小轻盈,还是现在**岁的半大姑娘,这莲叶仿佛都不在乎其重量,一如既往地带着她来到水中央,然后舒展于水面,成为了安祤休息玩耍的专属之地。 除了隔壁紫阳宫的云瑛姐姐偶尔会悄悄来串门外,安祤身边没什么小伙伴。因为玄州上烈风凛凛,安祤又不曾修行,平日里极少会出门。 特别是安叔叔或者杨三娘各自修炼或者忙活的时候,她一人便喜欢乖巧的趴在莲叶上,对着这一株自己看了许多年都只是含苞未放的菡萏说说话,聊聊天。 有微风拂过的时候,看着菡萏摇曳在池面,安祤总会觉得它似乎听懂了自己的话,也就越发喜欢和依赖这一处小天地的唯一伙伴了。 安祤记得自己五六岁时,也曾问过安期生或者杨三娘,这碧池中含苞未放的莲花是否有灵? 待安期生和杨三娘都查看了,却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据安期生说,当年他飞升玄州仙界,获封北极真人,被赐入主这三玄宫之时,碧潭中一株含苞不放的菡萏和这一片诺大的莲叶就已经存在了。 当时,安期生也曾好奇,可这碧潭十分绝妙,外围的水温正常,一旦靠近菡萏生长之地,水中就会莫名生出一股凌冽的寒气,哪怕是像安期生这样的仙人也没办法查看水底的情况。 可奇怪的是,五岁的安祤得莲叶承载,却能无惧池水中央的寒气,这让安期生百思不得其解。 杨三娘不信邪,又一次取了件可以避水绝寒的仙器,直接跳入了潭水中央。 哪怕是一瞬间仙器就被寒气给冻碎了,但杨三娘好歹还是在冲出水面的最后一刻看清楚了水中的情况。 无根之莲! 除了一截青绿色的茎干飘在水中之外,便再没有其他,难怪几百年来这菡萏不曾有开放的痕迹,因为它根本就是一朵无根之莲! 散发出寒气就算了,反正也伤不了安祤半分。是不是无根之莲更无所谓,反正安祤也不需要赏花怡情。 如此,再加上安祤从小就在莲叶上玩耍也不见危险,安期生和杨三娘都明白,或许这是一段属于安祤的奇缘吧,两人便没有多想什么。 安祤当然是高兴的,便当这株菡萏是有灵的,也算三玄宫里头自己的一个朋友吧 这天日头正烈,但受到三玄宫阵法的过滤,洒落下来之后犹如一片轻薄的金纱,柔柔罩在安祤的身上,除了温暖,再无其他。
感受到莲叶上传来的微凉,安祤趴下来,将侧脸贴在了莲叶上,喃喃道:“你也感受到了我的心情么安叔叔那样说,是为了让我放弃追寻仙道吧,以免我期望越高,那面对的失望也就越浓。还有杨婆婆,她告诉我,修行不仅仅只有修炼仙法这一条道路,还能以丹道成就仙位呢,那她是为了安慰我呢,还是真的呢?” “以我的**凡胎,如何炼丹呢?炼丹的过程我可是知道的,得寻找到珍贵的灵材,然后以真火为基,凝炼出灵材中的精华,然后花个七七四十九天左右的时间控制火候,最后才能开炉出丹呢。别说灵材极难搜寻,光是真火,我现在就无法靠近呢!再说了,就算炼出来灵丹,我这体质,怕是服上一枚就要消化个十年半载才能服第二枚吧?” “还有,若是我资质愚钝,根本无法领悟到丹道之法,入不了门,是不是,就彻底断绝了修德成仙的这条路了呢?” 一连串的疑问,看似是在向菡萏诉说,其实这些都是安祤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想到的困难罢了。 仿佛感受到了安祤的忐忑,菡萏随风摇曳了一下,似是在回应,惹得安祤眨眨眼,绽放出一抹难得的微笑来:“莲儿,你也觉得我想太多了吧!哈哈,其实也没什么,有了想法,就尽全力去实现,若是最后不能成功,至少我不会后悔,对吗?” 说着,安祤生出一只手,指尖轻点在了菡萏那紧紧包裹的花苞顶端,透过肌肤,仿佛感到一股清凉无比的气息似乎从指尖钻入了血肉之中,直至脑门,整个人瞬间感到了一种无比的舒畅,简直就是神清气爽。 “不知道我可否有幸,可以看到你绽放的那一天呢?” 已不是第一次接收到来自菡萏中的那股清凉之意,安祤只知道这株陪伴了自己许多年的菡萏并无恶意,反而这股清凉可以让自己保持神智清明,特别是在读书的时候,一目十行,记忆深刻,十分受用。 只笑笑,眉眼弯弯,安祤露出了小女儿的调皮之色来:“莲有五色,白青红紫黄,我希望你是一株青莲。” “嗯,青莲瓣长而广,青白分明,犹如佛眼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佛祖眼睛一样,但至少有个希望。想来,待你绽放之日,也能看到我看到的世界了吧” 正在感慨间,安祤却听得耳畔“嘻嘻”两声笑,如银铃,似流沙,动听无比。 “云瑛姐姐!” 翻身而起,安祤目露喜色,张口大喊:“你来了吗?我在这儿!” “小安安,你这菡萏若真是青莲,那岂不是要翻了天啊!” 说话间,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仿佛乘风而来,悄然便落在了碧潭的池边,一袭粉衫,瓜子脸,白净皮,相貌不过中上,却秀而不媚,清而不寒,让人心生亲切。 特别是她嫣然一笑,那双眼睛如寒星,如宝珠,说话的声音也柔软清脆,让人听来无一个毛孔不畅快,正是安祤口中经常念叨的隔壁姐姐,紫阳真人的幺女——紫云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