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建设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908字
---------.. “噗通” 杨云浓刚越过陈新公事房的门槛,就跪在地上,一路膝行过来。[] 杨云浓跪在地上边走边道:“陈大人哪,下官日思夜想,天天在家求神拜佛,总算得偿所愿,看到陈大人平安归来,这心里暖融融的。” 陈新赶紧扶起他道:“多亏杨指挥使这份心意,本官看来一定是满天神佛都受了杨大人感动,才让本官平安归来。” 杨云浓听他口气有些怪异,连忙改口道:“大人言重了,都是大人自己洪福齐天,总之大人无恙,下官就心满意足,陈大人带领虎狼之师,得不世之功,文登营上了邸报,名震天下,下官虽未能随扈左右,也与有荣焉。” 陈新请他坐了,闻言哈哈笑道:“威海、成山、靖海,如今与文登营本是一体,杨指挥使亦可算我文登营的人。” 杨云浓虽然打仗不入流,但政治觉悟颇高,陈新现在连升数级,文登营又拿到了三卫的考绩之权,明明白白的是他现管,所以他一收到陈新回来的消息,就先带了礼物跑来拜会。原来的下属变了上级,他称呼上马上改过来,而且没有一丝生硬。 杨云浓满口赞同,奉承一番之后,一本正经的道:“陈大人,前几日成山和靖海的掌印指挥亦来了此处,现今还等在卫城,小人明日通知他二人来拜见大人。” 陈新嘿嘿笑道:“那边麻烦杨指挥使了,杨大人做事就是热心。听说我出征之时,也常来麻子墩打听消息,可见一斑。” 杨云浓干咳一声,他那时以为陈新必死无疑,想着吞并麻子二墩,也是做得张扬了些,现在陈新的口气不善。杨云浓生怕他公报私仇。 “下官都是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陈大人进京勤王,不能出力就罢了。力所能及帮大人解决些后顾之忧,下官还是能做的的。[]以后大人用得上的地方,一定遵照大人心意。绝不打折扣。” 陈新打量几眼这个胖子,现在这种品级的卫所官已经对陈新没有丝毫威胁,他不打算跟这人浪费太多时间,直接开口道:“那本官便多谢杨大人扶持,这里正好也有件要紧事,要先跟杨大人说道,文登营兵额三千五,朝廷没有那许多饷银,让我文登营清理文登荒地,凡文登县境内无论军田民田。均由文登核查后纳入军屯,威海卫的田地咱们都清楚,凡是六月前没有施肥、播种的地,都算荒地,到时还要请杨指挥和王同知当面交割。” “一定到。一定到,大人只管通知一声。”杨云浓根本不讲价,满口答应下来,陈新现在只清荒地,要是自己去乱争一通,到时陈新强要他们把隐田吐出来。才真是亏大了。 杨云浓一脸媚笑,“有大人指点着,咱们威海卫定然越来越好,不过大人也别只留意城外,威海城内也有那许多军民,也要请大人多费心,尤其城内商业凋敝,昨日正好又有两户租客退租官铺,一时也无法寻到商家,大人人面广,下官斗胆请大人代为寻找。” 陈新也不拒绝,反正杨云浓是来送礼的,店铺肯定要接着,既然杨云浓如此懂事,他侵占威海卫的隐田就放他一马。 “嗯,正好刘先生这边有人要开商铺,正好填上这个空子,万勿耽搁了百姓生计。” 回到威海的第三日,两人带领在威海的战兵和一些民众,到墓地祭奠了阵亡士兵。仪式已经形成定制,文登营各级军官和民政系统的管理人员都要抬棺,祭奠过程简单而肃穆,军队列队鸣枪取代了放鞭炮,使得葬礼更加具有军队的特点。 威海的忠烈祠就建在墓地旁边,由民政出资,屯户出力修成,里面摆满这次阵亡士兵的灵牌,里面香火烟气萦绕,刘民有专门雇了一些老年军户,每日在墓地和忠烈祠打扫,供奉日常的香火。一些家属每日在里面祭拜,最近都是哭声不断。 这次勤王总共阵亡五百多人,占了文登营总编制的两成,尤其以杀手队伤亡居多。(看小说就到 www.shushu8.com)很多人是去年才来到威海的东江兵,他们在作战中尤其英勇,斩杀最多,伤亡也最多。 伤员中不能继续服役的七十多,伤愈能归队的一百余人,这些伤兵都是珍贵的资源,一部分将培训后进入学校,对十岁以上的学生进行军训,另外部分进入屯堡,担任屯堡职务,陈新坚定的要加强对基层的控制力度。 刘民有在这点上也赞成他的意见,这些伤兵有纪律,服从性强,再参加识字的速成班,是很好的屯长人选,他们还懂一些军事,能辅助教官进行训练。未了保证他们的权力,屯堡的耕牛、种子、田地分配等权力都在他们手上,以文登营目前屯户的构成,也没有宗族势力能和他们抗衡。 按陈新的计划,还要抽调部分老兵培训,然后派到各个新的屯堡训练农兵,农兵的方阵是长矛和火器混编,主要模仿古斯塔夫方阵,甚至编制更小,调动更加灵活,纵深比莫里斯的荷兰方阵还要浅,稳固程度不如厚重的西班牙和瑞士方阵,古斯塔夫解决的办法是前后两排方阵,加强连队炮兵火力,再配以一定的的骑兵。 瑞典训练精良的火枪手能够在前进中轮换装弹射击,掩护长矛兵进攻,这使得古斯塔夫的长矛手不再是单纯的防御力量。但方阵的机动性天然不足,仍然是防御重于进攻。如果不搭配高度机动的骑兵,就无法获得决定性胜利,尤其是面对流寇和建奴这样流窜犯罪的团伙来说,击溃容易,歼灭很难。
每个屯堡编制的是九十六名长矛手加九十六名火枪手,队形纵深四排或六排,附加一个五十人的火枪分遣队。加上指挥官、鼓手、旗手、号手、亲兵,合共二百五十人,编为一个连队。这样的编制更侧重火力输出,陈新打算以后再配上连队用的青铜炮或虎蹲炮,正面火力会非常强大。长矛兵面对的敌人将是被火器大幅削弱和震撼的。 军屯农兵目前定位就是文登的守卫和后备力量,等到燧发枪大量生产后,这些人可以很快成为正规军,火枪兵的训练比冷兵器兵种更加简单,使用火器的兵源要求也没有冷兵器那么高,而且兵种单一,能迅速召集起一支庞大的军队,与炮兵和骑兵短期集训一段时间,就能当做正规军使用。 如果文登能建设七十个屯堡,三万户就能拼凑出一万五有基础的兵员。平时可以防备本地,战时能快速补充战兵的损失。只要海路通畅,以这样的部队在文登依托墩堡体系内线作战,确实不需要怕任何人。而文登战兵营,陈新打算仍然使用现在的模式。增加辅助兵种,提高陆上和海上的机动能力。 首批抽调的老兵都是伍长以上的,编制先调入训练队,他们将首先在威海的墩堡试点,摸索方阵的训练方法和作战模式,形成条例后推广到文登驻地的其他军屯。农兵暂时是民兵性质。但他们是以后燧发枪步兵的预备兵源,因为古斯塔夫方阵更接近线列,所以他们能很快适应新的燧发枪战术。 准备抽调这批老兵时,陈新突然发现没有军官培训机构,现在的训练队教官都是面对新兵训练的,培训军官显然并不合适,于是他在威海军营划出一块地方,办了一个军官培训班,他的目标自然是军校,但军校也不是想开就开的,场地经费都是小问题,关键没有教师和教材,况且开武学也有些引人瞩目。所以陈新打算从军官培训班开始,慢慢完善。 首先要解决的便是教师,必须有实战经验,又要识字还要能表达,陈新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先让这些主官兼任,教材也让军队来编写,他立即招来代正刚、王长福和董渔等人,分派他们各自写一些战术和后勤教材。 代正刚和王长福两人都是大老粗,虽然现在能识字了,但哪里写过教材,无奈被陈新逼得紧,当做作战任务一样安排,他们只得又去抓来属下的把总、百总想办法出主意,然后找来本部的训导官润色,一群军官每晚挑灯夜战,写出来一部分,交给陈新初审后全部被打回重写,原因是抄袭作战条例过多,不适合军官培训,陈新给他们的要求是从实战总结出一些指挥原则,教授给以后要提拔的军官。 代正刚和王长福抓头的时候,陈新也没放过天津的朱国斌等人,他给这些主官也预留了题目,卢传宗的第一部在滦州表现出色,安排给他的教材是城市巷战,朱国斌则是步骑协同和骑兵追击。 六月底,东江又来了一波小的难民潮,袁崇焕去年杀了毛文龙之后,跟皇帝上了个折子,请登州尽快给东江补充军粮,并且说东江已经饿了八个月了,希望能快一些。第一批粮食到了之后,稍稍缓解了东江的恶劣情况,但断粮八月的后果就是东江兵大多没有了战斗力,在建奴入寇之前,袁大人突然又将东江的兵额减为一万八,而当时辽东已经封冻,东江各岛毫不知情,加上开年后朝廷忙着应付四城战役,东江又被选择性遗忘了,东江镇各岛再次断粮,饥寒之下,岛兵已经谈不上对朝廷的忠诚,再加上刘兴治叛乱,从辽东沿岸和东江各岛都有人陆续出逃,因为文登营的名声已经传到东江镇,威海成为了他们的第一选择。 毛文龙苦心经营的东江镇分崩离析,实力不到顶峰的一半,梁廷栋当时打算把东江整个移到关宁或蓟镇,被孙承宗一顿驳斥,并且给皇帝算了一笔帐,计算了搬迁的时间,至少两三年,安置费就更加惊人,梁廷栋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同样有人建议让文登营移镇的,也是被温体仁用差不多的理由驳斥。 由于大政方针的问题,东江又闹起饥荒,威海照例还是以商人的名义和他们交易,用粮食换人,随船有一些原来东江的人,讲了一下威海的情形,各岛岛民争先恐后,没选上的很多人都偷船自己逃到威海,岛将虽然不满,但他们没有什么好交换的东西,新的总兵也没来,只得看着威海不停的挖墙角。 王足贵和秦律方开始在难民和周围渔民中征召水手,陈新至今对水师一窍不通,而且辽海周围水营的水平都很低,包括后来有名的尚可喜在内,不过是矮子里面拔高子,所以陈新给水师定位暂时以运输为主,更像是武装商船,除了军饷和人事抓着不放之外,其他都由这两人自行决定。 刘民有也忙着民政的事情,他人手充足,副手都在威海,倒是比陈新的事情更顺利。忙碌之中,很快到了七月。。。) p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