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继续谈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4472字
刘民有将铅弹装入枪口,在手铳下面一摸,短捅条不知道砸飞到什么地方去了,舱中仍在激战,兵刃相交之声不绝,地上还有一对贴身肉搏,把桌椅撞得乱响。[] 刘民有急于去帮忙,情急之中在地上一阵乱摸,地上满是碗碟碎片,将他的手割得鲜血淋漓,终于抓到一根筷子,刘民有惊喜中用筷子胡乱捅了两下,扳开击锤。 身边响起聂洪啊一声叫,刘民有唰地站起,只见聂洪捂着胸口倒下去,跟他对阵的杀手丢下他,转身就要去许心素那边,正好和刘民有打个照面,那杀手狰狞的脸上满是血污,刘民有看着熟悉的聂洪倒在地上,不由怒火中烧,下意识的举枪对准那杀手。 “轰”火铳的枪焰将舱中照得一片明亮,两人的距离很近,枪口的白烟都喷到了那杀手的脸上,铅弹在近距离威力十足,那杀手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爆开,白色的脑浆溅得后面的人满身都是,那些杀手也只剩下几人,在这样的残酷场面打击下终于无法坚持,嚎叫着逃出舱外,蒲壮一刀扎在最后一人背上,接着还要追出去,陈新此时已经和许心素联手杀了那名杀手,见状连忙叫住他,让大家都再蹲下。 一名受伤的杀手靠在舱壁上,知道落在这些敌人受伤死得更惨,乘着他们还没来捉住他,大叫一声,把刀子对着心口用力插进去,头一歪死了。 几名逃出去的杀手总算还有点理智。把一直坐在船头的那个头领架着跳回自己的船上,那边的弓弩手见自己的人都逃出了船舱,对着船舱乱放了几箭,都被厚实的桌面挡住。 几次火枪的射击,终于引起了周围画舫的注意,但他们一时看不真切,还以为又是士子在和人斗殴。纷纷叫嚷着让船工划过来看热闹。 杀手们损失惨重,又被打破了胆,迅速往西岸靠过去。一艘过来看热闹的画舫不知究里。一群姐夫喝多了酒,还在船头大声喊着,把碗碟往杀手的船打过去。陈新暗暗骂他们不知死活,果然,一声弩箭响,一个姐夫被射中小腿,跌倒在甲板上大声呼痛,姐夫们呆了一呆,一哄而散,在舱门争抢着要先躲进去。好在那些杀手没打算杀他们,加速往西岸过去。 他们一撤走,陈新立即摸索过去。找到聂洪,手一摸全是湿漉漉的感觉,他赶紧叫过蒲壮,两人将聂洪抬到靠门边的位置,一把撕开聂洪的上衣。胸口一道又长又深的刀口,不断的涌出鲜血,蒲壮取出自己的急救包,把里面煮过的棉布拿出来,陈新和他一人拿一块压在伤口上,聂洪低低叫了一声“大人”。 陈新打断他道:“别说话。一道刀口而已。” 蒲壮道:“队长,横着砍的,看你命硬不硬了,能止血你就活,止不了就死,还好不是捅的,不然俺就只能给你准备棺材了。” 聂洪微微点点头,他多次出生入死,也上过战场,见的伤口多了,知道砍的还有点戏,他就在地板上胡思乱想,过了一会忍不住低声道:“救不活就算了,跟着大人死了也不冤,我这辈子杀的人多了,够本,蒲壮你记着有空去给我那个死了的媳妇上支香,都几年没人去了,地方在。。。” 蒲壮不耐烦的打断道:“知道知道,废话干啥,死不了,俺这边快止住了。” 陈新也道:“没事的,已经快止住了。” 刘民有和宋闻贤此时也过来,两人看棉布被浸透了,赶紧脱下外袍压在上面,八只手紧紧按在聂洪的胸口,刘民有此时已经回过神来,手不停的抖着,其他几人都感觉到了,不时瞄他一眼。 许心素也在舱中查看他的手下,他八个护卫,前门的六个死了四个,剩下两个也带伤,正在挨着给地上的杀手尸体补刀,半响后许心素的声音响起,他对后门喊道:“詹毅,死了没有。” 一身血迹的新佑卫门出现在面前,沉声道:“死了。” 许心素沉默下去,他一声不吭的把左昌昊扶起,借着外面的灯火看了看左昌昊的伤势,知道不是什么致命伤,略微放心。 “大人!大人!是不是这里打枪?” 岸上传来海狗子的叫声,刘民有透过舱门,看到他们带着剩下的侍卫沿着河岸狂奔而来,傻和尚落在后面几十步,已经快跑断了气,蒲壮松了按伤口的手,到船头大骂道:“你们他妈聋子怎地,不是打枪是啥,大人和聂洪都受伤了,狗东西这许久才来。” 海狗子看蒲壮满身的血,吓得大叫道:“大人怎地了。”说着就往水里面去,其他几人连忙拉着他,一人劝道:“海哥,你又不会水。” 许心素沉声道:“你们还能动的,把船靠到东岸,让陈大人的兄弟上来,咱们到三山街那边再下船。” 船很快靠了岸,海狗子带着人冲上来,到各个位置戒备好,只有傻和尚,爬上来之后就坐到地上喘气,他们一到,大家都感觉安全了许多。许心素一个护卫操着舵,画舫继续往三山门方向驶去。 许心素站起来,到了船尾,陈新留下海狗子等人帮着给聂洪包扎,把手铳装好弹,跟着到了后门,船尾倒着六七具尸体,都是新佑卫门和詹毅杀的,他们两人独守后门,表现十分勇猛,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尤其是新佑卫门,陈新只粗粗一看,就知道他虽满身是血,但没有重伤,能在这些亡命杀手面前以少敌多,斩杀数人,还没有受重伤,这就是真的高手,不愧是李旦当年的贴身护卫。 许心素站在詹毅的尸体前,久久没有说话。傻和尚喘息完毕。抽出刀打头阵往二楼上去,陈新跟在后面,拿着枪上到二楼,楼梯上满是血迹,二楼楼梯口倒着一个杀手,他一动不动,血迹也到这里为止。估计是这个受伤的杀手爬不动了,傻和尚也不管他死没死,一脚将他脖子踩断。再搜寻一番,找到了在床下瑟瑟发抖的唐妍等人,全都面无人色。 “呆在这里。我没准许之前,谁也不许走。”陈新冷冷说了一句,他不打算为难这些人,但许心素遇刺十分蹊跷,刺杀需要抓住目标行踪,然后调动兵力,租用船只,这些杀手能在秦淮河众多画舫中找到他们,只能是事先掌握了情报,许心素死了五个手下。还有一个是他的铁杆心腹,以许心素的为人,必定会仔细审查可能出漏子的地方。他内部出这些人嫌疑最大,许心素不会轻易放过他们,陈新也觉得他们中可能有通风报信者。杀手可能通过左昌昊的出现,才会知道许心素可能今天来秦淮河,所以陈新枪口一直对着他们。
那个唐妍已经说不出话来,哆嗦着说了句:“大人。。。”就没了下文。 许心素跟着就上来了,果如陈新所料,他没打算放他们走。他叫来一个护卫,将这些女子一个个脱了衣服搜身,那些女子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脱了,傻和尚看得连连吞口水。 聂洪重伤,陈新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左昌昊和詹毅都是许心素的得力助手,一死一伤,还有四个护卫。只看许心素一心帮助李国助就知道,此人很重情义,此时心情可想而知。 陈新偷偷打量他一眼,只见他一脸冷漠的看着那些**的女子,不知他会如何对付她们。 许心素留下一个护卫,让他看守着这些人,转身下楼,陈新跟着他到了底层,那里仍然没有点灯,外面的灯火照进来,在许心素的脸上印出窗格的影子。 陈新去看了看聂洪,血已经止住了,他高兴的拍拍聂洪肩头,安慰了几句,然后才道许心素身边沉声道:“许大人,我们还没动手,别人已经先找上咱们了。” 许心素冷笑一句:“郑一官,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在福州就多次企图行刺于我,此人脸皮堪比城墙,头一日行刺,第二日在巡抚衙门见面,还要在各位大人面前装作关心,痛骂行刺之人。” 陈新心头同意,这郑一官如果不是这种人,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如此难对付。 许心素对新佑卫门道:“人头都斩下来硝好,带回福建扔到郑一官的官衙门口去。” 接着他对陈新道“陈兄虎威,你手下亦很勇猛,不愧是天下强军,今日若不是你们,为兄这条命或许交代在这里。” 陈新连忙道:“许大人若不是招待在下,也不会露了踪迹,累大人折损这许多手足,兄弟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许心素摇摇头:“陈兄弟万万不可如此想,不是此处,就是他处,他们既然跟来了,就一定会在南京动手,反而今日有你相助,他们胜算最小,否则后果难料。郑一官是有备而来,我身边人中必定有他的内线。” 陈新眼睛往船尾的护卫看过去,许心素道:“不是他们,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绝不会被收买,他们也没有时机去通风报信。方才我最先怀疑的是那些婢女中有奸细,现今才想起来,倒是另有一护卫推说今日病了,没有跟来,若不出所料,他是听到左昌昊派来的人说在雨眠楼画舫,等我出门后通知郑一官的人,现在应当已经逃走了。” 陈新点点头,郑一官根本不知许心素要去哪个青楼,他也没有能力在所有河房都安插耳目,倒是那个护卫的嫌疑最大。 许心素淡淡道:“咱们接着谈钱庄的事。” “好,啊?”陈新有些吃惊的看过去,许心素平静的笑道:“许多年没有亲自动手了,方才看着这些小子死伤,倒突然有些心绪,让陈大人见笑了。” 陈新赶紧拱拱手,他哪敢对这个老海贼见笑,反而更多是佩服,他整理一下思绪,两人就在这堆满尸体又满是血腥味的船舱中开始继续谈生意。 陈新开口道:“钱庄的生意,兄弟在北边主要是做些假铜钱,现在也想自己开两家,跟许兄的南边钱庄通兑,现在本小力弱,也是初次和许兄打交道,不敢跟许兄提多了,便定个每年五万两银子的额,再就是想请许兄帮我购买些铜。” 许心素挥手道:“为兄认的是人,咱们虽是初次交道,但我信得过你,我北地的物资都交你采买,你要的南货都我来供,再经钱庄结算,也是最简便之事,限额定为二十万两。具体事宜,明日让左昌昊和你手下人谈。至于铜,南边也缺,不过为兄既认了你这个兄弟,尽量给你筹措。” 陈新大喜,只要许心素同意了通兑,他就能通过合作共享到南边的钱庄网络,这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以后他自己做的假钱大可通过这些网络发售,分得更多的终端利润。 陈新原本以为许心素不会太信任自己,所以说了个五万两的限额,结果许心素连他到底有多少本金都没问,就定了个更高的数,现在他心中不由有些感激那些刺客,这许心素实力雄厚,又很讲义气,十分值得结交。 陈新赶紧去刘民有那里拿了短铳,双手递给许心素道:“今日多亏我带了这把短铳,侥幸杀了几人,这把火枪就赠与许兄防身,还请许兄多多保重自己,若是许兄还要,我再派人送来福州。郑一官是许兄和李公子的仇敌,也就是我陈新的仇敌,兄弟回去就尽快挑选人手训练,我们三人联手,定要那无耻之徒的狗命。” 许心素伸手接了,在手中翻看一遍笑道:“果然是利器,燧石点火的枪我亦见过,不过都是广东那边的长枪,做成这种短枪却没想过,为兄也不跟你客气,就谢过陈兄弟。” 陈新看着一地尸体问他道:“大哥,死了这许多人,又怎生处理好?那雨眠楼鸨儿知道你在船上。” “此事为兄处置,我亦不愿多事,这南京的兵马司都是熟人,明日一早再派人去跟那李丽华告诫一下,谅她也不敢说什么。”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三山街附近,停靠在一个靠河的院子边,新佑卫门当先跳下船,如同灵猫一般翻上墙头,陈新知道这是许心素的隐蔽巢穴,既然出了内奸,他肯定不会回原来的住处。 片刻后新佑卫门返回来,对他们点点头,众人押着那些女子下了船,几个护卫合力把画舫拖到垂柳下遮掩起来后,抬着尸体进入了那个小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