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眼线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360字
一群人进了里面,才发现是两个院子打通的,房间很多,还有一个小花园。 许心素对陈新道:“我们在这里呆到天亮,然后再换一处地方。” 陈新听他意思,是要让自己跟他一起,马上答应下来,毕竟这可是他的衣食父母,许心素看来也是有所准备,连南京都有多处住宅。这种大小的两个院子最多三百两,对许心素这样的大海商根本不值一提。 现在有战斗力的大多是陈新的人,他亲自安排了防御,在几个位置交叉布置了暗哨,又让傻和尚住许心素的隔壁,新佑卫门略微包扎一下,跟着许心素进了房间,就守在里面。 蒲壮自己挑了个屋子,进去不一会,就发出呼呼的鼾声,许心素剩下的一个护卫在一间屋子里审讯唐妍等人,那里面一会就响起女子的呻吟声,傻和尚舔着嘴巴,也想过去,刘民有两巴掌将他打了回去。 这里平时无人居住,连水都没有,刘民有口干舌燥的,又不敢去外面河边打水,他血战之后心有余悸,根本没有睡意,好在宋闻贤也差不多,这老流氓虽坏,但其实也是头一次亲手杀人,他没头没脑的和刘民有低声交谈,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就这么混了一夜,第二日天还未亮,两个亲卫就把船摇到下游位置点了一把火,天亮后一行人离开院子,却把那些女子都捆着留在里面。陈新估计许心素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如果不是他们在这里,恐怕连这些女子一起烧了。 陈新一路上亲自押后,确定没有跟踪,许心素领着他们来到会同桥边一处三进大宅院,里面有几个丫鬟仆人,是许心素的又一处巢穴,不过条件就比昨晚的好多了。这处屋子就挨着应天府衙门。许心素遭遇这次危险后,行动更加小心,除了办事之外。所有人全部限制外出,连出门买菜都是陈新的人去,因为这些北兵是最不可能和郑一官有任何关系的。 许心素知道那艘画舫很快会被发现。他刚安顿好,就派人去雨眠楼警告了李丽华,只让她说不知道是何处来的客人,又告诉了她关押唐妍等人的地址,让她自行领她们回去。接着调来了几个护卫到这个新住处,通过这几人,确认了昨日未跟去那人是细作,已经跑了。许心素立即派手下返回福建,让他们去杀掉那细作的家眷,就看他们谁先到了。 许心素安排后。对陈新道:“这处院子是刚买下的,连詹毅他们都不知道,一时不虞危险。郑一官的人昨晚损失惨重,应当也无力再发动。” 陈新很赞同他的推断,这类刺杀都讲究全力一击。如果还有力量,昨晚就会一起来,而不会还留着等下一次,所以郑一官的力量也就是昨晚那点人手。不过按那个领头的人叫喊的,他们完不成任务的话,家眷都有危险。昨晚的刺杀失败后,也有可能再来拼命,这样始终还存在着危险。 陈新眼睛转转,对许心素道:“许兄,如果那个手下真是细作,他还知道哪些地方?” 许心素看看陈新,阴笑道:“陈兄弟是说,在那里守株待兔。” “正是!他们若是不死心,首先便是要找到我等落脚处。我先去客栈接来其他几个手下,他们就先与左兄先谈南货的事。至于那些杀手,就交给我们这些生面孔来办。” 存义街一间酒楼的二楼包间中,陈新穿着一件蓝色直身,头巾换成了帽子,与昨日的打扮全然不同,昨日遇袭之时他虽与刺客交战,但光线暗淡,交战双方都心情紧张,现在再稍稍改变外貌,必定认不出他来,所以他决定亲自来指挥。 许心素原先居住的地方就在存义街,旁边是甲承街,再过去就是中正街,陈新最先去过的那个商铺就在那边,相距并不远。 包间中除了几个亲卫,还坐了三个游手,都是左昌昊派人找来的南京地痞,陈新在桌子上摆开三锭十两的银子,几个游手都吞了一口口水。 “这是给三位的茶钱,只要谁发现了头绪。。。”陈新停顿了一下,三人都不由把头抬起一些,“我奖一百两,左兄弟那边还另有表示。” 陈新说完,把银子轻轻一推,三人赶紧一人拿了一锭放进怀中,个个眉花眼笑。陈新只告诉他们是要找几个福建来的仇家,并未说缘由,这些游手都是混江湖的,知道规矩,也没有打听。 许心素派来的一个护卫道:“等会我会去一趟院子里面,然后从里面出来,你们要看看有没有人跟着我,然后你们盯紧他,找到他们住的地方。这事是左昌昊交代的,你们要是敢拿了银子不办事,自己知道什么结果。”
三个青皮都连称不敢,陈新对他们嘱咐道:“各位要留意的是,那边的人或许也会找南京的人来打探,所以除了长相似福建人的,本地人亦要留心,这些人也是老手,一定要谨慎,各位都是老江湖,其他事兄弟就不罗嗦了。” 一个仪表堂堂的青皮点头哈腰道:“陈大哥吩咐的,小人一定办妥,只要有可疑人露头,就逃不过兄弟的眼睛,那一百两我们兄弟拿定了。” 陈新微笑着点点头,许心素的护卫和几个青皮站起来离开,陈新就在二楼窗口,看着他们没入熙熙攘攘的人流,往街中段的院子方向过去。 蒲壮有点不放心道:“大人,这些青皮办事牢靠不,俺老觉着没自己兄弟放心。” 陈新笑笑道:“你们杀气太重,在人群中反而容易引人留意。再说这打探消息的事情,你们还未必比他们做得好。” 蒲壮只得不再多说,但他是个急性子,等了一会没有消息,就在屋中转来转去,陈新转头看到叫过他道:“蒲壮,当兵的要耐得住性子,尤其是军官。” 蒲壮嘿嘿笑道:“俺还不是军官,只是亲卫队士官。” “这次回去就是了,我要建一支新队伍,由你来带,定额五十人,我准你在全军挑选士兵。” 蒲壮眼睛一亮,急切的道:“那俺可要选这次的优秀士兵。” 陈新摇摇头道:“也别全选老兵,这支队伍可不是战阵杀敌的,你还得选一些有特殊技能的,我要你把他们练成天下最强的兵,你们的训练计划全部由我制定,李东华监督。”蒲壮一听李东华的名字,咕嘟吞了一口口水,他可是吃过这个训练官大苦头的,不过陈新所说的最强的兵又让他充满期待。 这时陈新突然对蒲壮一伸手,示意他停住,陈新则在窗缝中看着下面的街道,当诱饵的那个护卫正在经过,他根本没往楼上打眼色,在楼下突然加速,神色如常的过去了。 后面的人从中有一人也开始加速,陈新马上便留意到了这人,他穿着一身白色短装,戴着个草帽,背篓中装着些橘子,一副小贩模样,跟着陈新就看到了更后面的两个游手,他们神态悠闲的闲谈着,看似根本没有注意前面的小贩。 陈新微微一笑,这三个游手果然是干包打听的,跟踪都很有一手,竟然还留下一人在那边宅院外。 蒲壮道:“可惜没看到脸。大人,咱们下一步咋办?” 陈新从容的往门口走去,一边道:“你们留在此处,海狗子跟我走。”他带着海狗子到了街上,跟在那两个游手背后。 那个护卫只是来做诱饵,并没有走多远,就在街边随意买了些吃食,又掉头往原来那院子回去了,那个小贩在这期间便在街边摆下背篓,也没有叫卖,陈新估计他气得够呛。 两个游手则分开了,一人在来路这边进了一个商铺,另外一人继续往前面去了,陈新知道他们是两头都布下人,方便跟踪。 陈新则在更后面观察其他人,看有没有掩护这个小贩的人,一直没有什么发现,看来这些杀手确实人手不足,估计在宅院门口还有人其他人。 护卫掉头回去后,那个小贩出乎意料并未跟着去,他左右观察一番之后,却继续往刚才的方向走,出了街口往西一转,往甲承街的方向走去。 陈新跟那个游手对一对眼色,一前一后跟着那个小贩,那个小贩慢慢悠悠,并不着急,他一路不停,竟然越走越远,过了甲承街口之后,又往中正街方向走去。 陈新心中奇怪,在甲承街街口忽然心中一动,带着海狗子往北转入了甲承街,而没有继续跟踪,海狗子也没有问原因,走进街口几十步后,跟着陈新坐到一个馄饨摊前。 两人要了馄饨,海狗子这才低声问道:“大人,为啥咱们不跟了?” “街口也有个戴帽子的小贩,现在已经是下午,他挑子里面还是满的,可能是来掩护前面那人,我猜测他们的藏身处就在这甲承街,按许心素所说,那个内线是得了消息去通知的郑一官的人,那他们离存义街必定不远,否则不会那么快就赶到秦淮河上。” 海狗子抓抓脑袋,他反正也难得去理解,等到馄饨上来,就不管不顾的吃起来,吃完了一抹嘴,抬头看看街口,刚好看到刚才的那个戴草帽的小贩又返回,直往甲承街走进来。(未完待续。。) s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