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打行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418字
小贩低着头往街内走来,在人从中东张西望,十分小心,后面的青皮也跟了进来,陈新注意到开始在街口的那个掩护的人也起身,悄悄跟在了青皮的背后,他似乎留意到了那个青皮。 陈新坐在座位上没动,小贩靠近后,陈新乘他往另一边观察时,飞快瞟了一眼他的面孔,确实有这个时代福建那边人的特点,他基本可以确认是郑一官的人。小贩走过后,陈新等那个青皮走到身边,站起来从青皮身边走过,低声说道:“后面有人,你别跟了。” 那个青皮是个老江湖,眼角见到是陈新,也没有转头去问,又走了一小段,进了一个赌坊。前面那个小贩越走越慢,陈新估计他们的藏身处就在附近,到一个干鲜摊看东西。 小贩往左一转,进了一条巷子,陈新知道后面还有人,慢慢挑选干果,过了一会,那小贩竟又从巷子出来,朝这边看了一眼,陈新选好东西,让那买干果的称了,用纸包好,抱在手上边走边走,神色如常的往那小贩的方向过去。 那个小贩没有留意他,背着背篓进了另外一条小巷,他用的是最常见的反跟踪方法,在一个地方反复走两次,由掩护的人观察有没有跟随的人,他自己也可以在回头的时候发现跟踪者,尤其是在最后进入藏身地的时候,他显得更加小心。 好在他们还不是专业的特务,陈新靠着一些粗浅的谍战知识。总算确定了他们居住的地方,陈新没敢跟进巷子去,他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店铺,记住显眼的牌子,掉头回去了。 。。。。。。。。。。 升平桥集市边,一个茶铺内,坐满了打行模样的年轻人。其他茶客全都吓得不敢进来。 “左大哥,我找了几个附近的兄弟,悄悄打听了一下。里面进去第九个门,是一个福建人上月来租的,平日没有什么动静。前些天倒是在米店买了许多米,这几天买的肉菜也多。”一个青皮低声的说着。 里面坐的正是左昌昊,他听着这个青皮的回报,眼中闪动着深刻的仇恨,那个地方就是杀手落脚处,巷子这头在甲承街,那头在存义街,到许心素店铺所在的中正街也不远,距离许心素原来住的地方直线距离只有短短百步,难怪那个内线能那么快去报信。 他冷冷笑了一下。转头看看同桌的陈新和另一个打行头子,这人满脸凶悍,眼睛如同聂洪一样凶光四射,但身上穿的衣服倒是很华贵。左昌昊转头看着他,说道:“里面最多剩十个人。价钱按老规矩。” 那打行头子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默算了一下道:“里面也不知道多少屋子,我带十五个人进去,你们的人要跟着进来。” 几人很快议定,打行头子一挥手,坐着的十多个打行陆续出门。有两人把一个轿子抬起,跟在最后面,起轿的时候里面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可能装的是他们的武器。 陈新有些担忧,问左昌昊:“左兄,这些打行对付得了那些人不,要不然,还是我的人上。” 左昌昊对陈新道:“陈兄不需为他们担心,这些打行专门收钱为人办事,虽是比不了大人的强军,但同样是亡命徒,里面最强的,还能按要求打了之后隔多久才死。” 陈新有些惊讶,他原来听过江西五百钱有这种能耐,看来也不全是吹的,既然能花钱办事,他也不坚持让自己的人上,这些亲卫都是习惯于战场,这类街头搏杀未必就强,死伤在这里不划算。 他扶了一下左昌昊,几人跟着出门,左昌昊坐了一个轿子,由两个护卫抬着,往甲承街过去。到了那个巷子后,打行的人先上去堵了巷口。 陈新怎能放过这个实战机会,带着亲卫跟了进去,巷子里面静悄悄的,传出一阵阵的午饭香味,打行的人站在院门两边,全部手执刀剑,当先一个最壮的,拿着一把大铁锤。 打行头子低声对手下道:“他们有弓弩,手脚麻利些,里面有饭菜香,这时候可能在吃饭,正好动手,进去听我号令。” 他们并不知道里面的结构,那个青皮也没有打听明白,但按大小来看,是一进的院落,里面人员的多少和分布也不清楚,有很多不确定性,陈新自己不打算进去冒险,对蒲壮低声吩咐道:“你们跟在他们后面,动作要迅速,不给他们用弓弩的时间,尽量抓活的。” 蒲壮点点头,轻轻抽出戚家刀,领着几个亲卫到了门边,那个打行头子对着两边看一眼,高举起手。陈新看他们的架势,倒真是经常打家劫舍的样子。 短短的安静,打行头子手一挥,当先的大汉抡起大锤猛地砸在大门上,门闩咔嚓一身断开,两扇门页上腾起一阵烟尘,一群打行从左右两侧蜂拥而入,接着蒲壮也带人冲了进去。
里面马上响起福建口音的叫喊,跟着就变成惨叫声,打行头子的呼喝声也响起,还有门窗和碗碟被打破的声响,陈新仔细听着,那打行头子的声音十分冷静,看来问题不大,左昌昊站到陈新的身边,脸上泛着冷笑。 周围有两家人听得动静,要出来看是怎么回事,刚出门就被几个游手赶了回去,过了一会里面的声音小了,陈新抽出刀走入院子,院子正中倒着两具面朝下的尸体,中间的桌子上还摆着些碗筷,里面残留着一些饭。回廊下面有几个打行满身是血,在那里呻吟。 左昌昊上去抓住地上一人的头发,拉起来看了下面孔,这时东厢房里面蒲壮喊道,“这边抓了一个活的。” 几人立刻走进东厢,只见傻和尚将一个人死死压在床上,左昌昊过去侧着脸一看,哈哈大笑道:“我道是谁,感情那晚受伤倒在船头的就是你郑芝熊。” 那人把眼睛闭起,左昌昊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就凭你还想行刺许大人,你现在什么下场自己有数吧,你们十八芝已经死了两芝在咱们手上,加你就是三芝,下次是不是该郑芝龙自己上了。你说你们要改名字改个好听点的,太岁、土地也比你们这个莫名其妙的十八芝要好,这郑一官就是个男宠,能改出啥好名来,况且私心也重了些,他亲弟弟都是虎、豹、彪,到你这里就成熊了,你他娘见过熊没有,可没你这么丑。” 那郑之熊终于忍不住,挣扎了几下,无奈傻和尚实在太过强壮,被他抓住的双手几乎纹丝不动,只得睁眼大骂道:“你妈的左昌昊,天杀的许心素,老子兄弟在前面打李魁奇,你们在后面勾结红毛使绊子,害死咱们多少兄弟,好容易赢一次,狗日的许心素倒还要升官,老子就是杀的你们,老。。。。。。” 左昌昊一拳打在郑芝熊鼻子上,郑芝熊鼻子中马上流出血来,眼泪也跟着留下来,他咳嗽几声,一时说不出话,左昌昊冷笑道:“勾结红毛?郑芝龙跟荷兰人那点事咱们都明白,海上来去的,谁不跟红毛有瓜葛,倒是一官和颜思齐,那断袖之交,嘿嘿。” 郑芝熊好一会才回过气来,瓮声瓮气道:“放。。。放你娘的屁。。。啊呀!” 左昌昊扳着他的小手指,冷冷问道:“南京还有没有你们的人。” “老子不告诉你。” “咔嚓”一声轻响,郑芝熊的小指被左昌昊生生扳断,然后使劲捏他的断裂处,郑芝熊全身颤抖着,脸和脖子青筋暴起,喉咙中发出咕咕的声音,他想把头仰起来一些,却仍被蒲壮死死按住,一点动弹不得。 郑芝熊抖了好一会,终于哇的长出一口气,脸上已是鼻涕横流,他说不出话来,竟然看着左昌昊嘿嘿笑了一声。 左昌昊又连扳他两根指头,郑芝熊几乎痛昏过去,但他仍是顽固的不开口,左昌昊也没有多少耐心,冷笑道:“想要痛快死,就早些说,我敬你算条好汉,也不折磨你。” “呸!” 陈新心里有些佩服这人,完全是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要是陈新的话,怕是早就说了,陈新弯腰隔近些,在郑芝熊的面前道:“郑兄弟真是好汉,在下佩服,不过在下现在时间有些紧迫,最不喜的就是好汉,如果郑兄弟再不说,这好汉也就做不成了。” 郑芝熊看着这个陌生人,切齿道:“你是谁,你待怎地?老子偏生要做这个好汉。” “这却由不得郑兄弟,如果你再不说,我打算把你下面那玩意割掉,不知道没了那玩意,郑兄弟还算不算得好汉。” 郑芝熊眼睛睁得老大,大骂道:“干你老娘,你干。。。” 左昌昊一挥手道:“脱他裤子。” 两个打行上来吧郑芝熊裤子几把扯得稀烂,郑芝熊破口大骂,几乎要哭出来。 陈新微笑道:“不知郑兄弟想好了没有,没了这玩意,再去投胎怕是只有当个女人了。” 左昌昊道:“陈兄此言差矣,既然郑兄弟不要痛快,我现在改了打算了,在下托托皇城的关系,准备将他阉割后送进紫禁城,当个小公公。” 陈新连忙对郑芝熊道:“郑兄弟还不快谢过左兄,没准二十年后郑公公便是魏忠贤一般人物,那时一定要让郑芝龙把名字让出来。” 两人一唱一和,郑芝熊终于忍不住了,他大骂道:“你娘的,老子告诉你们,说完找个利索的,给老子一个痛快。”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