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下一站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451字
陈新在刘民有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进去,刘民有正在和周来福商量钱庄的事,陈新坐下探头看了一眼,两人面前的文册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字。 “谈得如何了?” 刘民有用手在脸上一搓道:“钱庄咱们屁都不懂,那边掌柜问咱们防伪、密语、账册如何核对,咱们一样都说不出来,还好许心素在,他说派一个人过来帮着筹划。” 周来福也道:“钱庄细节太多,咱们又不懂,倒是南货都谈妥了,由他们运到运河沿线交货,到文登的,就走海路,在咱们的几个港**货。” 陈新问道:“他们北边的采购呢。” “今年先交一半的棉huā给咱们采购,刘先生希望在临清购买,然后由他们运走。” 刘民有补充道:“临清如果有周洪谟关照,办事容易些,如果我们运到南方,就要我们去打点沿途钞关。” “唐掌柜怎么说?” “那个唐掌柜先要求我们运过浒墅关。” 陈新默想了一下,江南对棉huā的需求很大,每年从山东采购大量棉huā运回苏杭湖等地,加工后再返销北方,临清有钞关,如果要自己运到苏杭等地,往南还有淮安、扬州、浒墅杭州四道钞关,浒墅关已经到了苏州,自己一时没有那样的关系网去打点。 陈新点头道:“我们最多运到扬州钞关,到江南的货今年还是由他们运,后面咱们把运河上的关节打通了,再由咱们运,这事我去和许心素谈,大不了让些价出来。” 刘民有让周来福退出去,然后才道:“许心素对咱们不错,只是他要派人来咱们钱庄,这事怕是不太好,这样一来,咱们所有防伪的东西他都知道,那个唐掌柜还提出来,咱们开往南边的通兑会票和账册,要他们那人签字才行。” 陈新满不在乎的笑笑:“刚开始合作他们自然是要小心些,会票就一张纸,拿来就要换银子的,既然这样,你也可以提出他们来的会票和账册要周来福签字,让他们帮着把钱庄建立起来,后面咱们熟悉了再加些自己的东西进去。 ” 两人所谈的会票就是异地存取的银单,也称为飞票,在明代已经有很多钱庄开展这项业务,是明代商业繁盛之后,为方便大笔银钱往来应运而生的,一些有背景又财力雄厚的钱庄之间能够通兑,但这种会票不是在任意地方都可以取,必须是存银的时候就说明在何处取用,然后当地钱庄开出会票,同时做出账册,上面写清会票编号、数额、密语,通过自己的渠道送到兑换地点,执会票的人才能到异地领取,钱庄就在其中收取一些费用,是一种原始的金融产品。 刘民有翻出一张纸,拿给陈新看,一边道:“你定的钱庄,一个在天津,一个在扬州,我倒觉得扬州这个放在临清更合适,如果他们来临清运货,就可以直接通过钱庄结算。” 扬州虽然是江北,但就在长江边上,离临清和天津都很遥远扬州这里陈新还没有什么路子,经营难度可能比较大,货款往来也会少,陈新听了答应下来,把扬州改为一个商铺,作为伸向江南的触角。 这事商定之后,刘民有靠到椅背上长长叹口气,陈新仔细看看他,满眼的血丝,不由笑道:“还在想杀人的事?” 刘民有定定的看着屋顶道:“宋闻贤这两日也睡不好,今早上老早就来叫我下棋,我哪有功夫陪他,都忙着这些商货的事情。” “那些都是杀手,咱们杀他们是应当的,你也去上过战场了,我还以为你早习惯了。” 刘民有轻轻摇摇头“亲手杀人和看死人毕竟是两回事。” 陈新嘿嘿一笑“过两天就习惯了,等这商货的事情一谈完,咱们就得往回赶,先到扬州买下铺子,然后还要到临清找周洪谟。” 刘民有瞥他一眼“那些剩下的杀手找到了?” “找到了,已经被左昌昊找人斩杀一空,带队的是十八芝之一的郑芝熊,现在正在给许心素看人头,他们和郑一官已经是不死不休。” 刘民有听到人头又泛起一阵恶心,他曾在滦州的文庙里面见过一筐一筐的建奴人头,那种翻着白眼仁的的僵硬面孔时常出现在他噩梦中。他赶紧把那些影响从脑海中赶走,换个话题道:“你不去秦淮河**了?” 陈新笑着拍拍自己脑袋道:“那秦淮河上都是灰暗的回忆,俺还是算了,看看扬州和临清还有机会没有。” 陈新走入许心素书房的时候,这个海盗头子正和左昌昊说话,书桌上赫然便是郑芝熊的人头,左昌昊见陈新进来,赶紧让陈新坐了。 许心素一脸微笑的对陈新道:“陈兄弟不愧名将,不但沙场无敌,连这些江湖伎俩也如此清楚,一出手就查到那伙贼寇的藏身处,那郑芝熊也是贵属活捉的。”
陈新连忙谦虚道:“兄弟不过是运气好,正好发现那细作。” 许心素摇头道:“陈兄弟不知道这个郑芝熊,他是郑一官心腹,最是心狠手辣,当年郑一官归顺前,颜思齐原来的人马中有不少人反对,那时候李魁奇还是郑一官手下,就是这郑芝熊协助李魁奇,把颜思齐的拜把兄弟陈衷纪杀死在澎湖,还有陈衷纪的心腹手下也被他们斩杀一空,在福州几次刺杀我,也是这郑芝熊暗中指挥。” 陈新讶然道:“那咱们无心钓到一条大鱼。” 许心素哈哈大笑,把桌上的人头提起来看了一下,然后道:“确实如此,十八芝中其他人大多长于海战和搏杀,倒是这郑芝熊会这些鬼蜮伎俩,却没想他碰到的是名震天下的文登营陈将军,如何能讨得好。” 陈新心中暗叫侥幸如果郑芝熊确实是精通刺杀,他就会失败后立即撤离,等待下次机会,或许是郑一官把这些人逼得太紧使得他只能继续行动,从而暴露了行踪。想到这里他对许心素道:“许兄回到福州更要小心,郑一官不是等闲人物,下次恐怕还有更厉害的。” “谢过陈兄弟提醒,不过在福州,我的眼线却远多过他。”许心素斩杀了郑一官的臂膀,心情很好,他把人头随手丢到地上许心素这才对陈新道:“赖陈兄弟神勇,此次将郑一官在南京的两个巢穴都挖了出来,郑芝熊交代的那个店铺便是他们在南京的眼线,以陈兄弟的看法,要不要留着他们,下次若是他们还有人来,便可通过这里发现他们的藏身处。” 陈新摇头道:“若是他们收到消息,恐会马上改换地方,这次郑芝熊全军覆没,以他们的小心必定会怀疑有人可能会把他们交代出来。所以小弟认为还是把他们一网打尽的好这里的熟手一死完郑一官再派人过来,要重新布下点还要熟悉地形,交结此处青皮游手,一切都需重新开始。” 许心素抚掌笑道:“还是陈兄弟明白左昌昊,务必要一网打尽,如此一来,等郑一官派人来核查清楚,再去回报他,便至少数月时间,然后才是派人来此布点,至少一两年内,他郑一官在南京便是睁眼瞎。” 左昌昊立即躬躬身答应下来,许心素安排了这边的事情,对陈新道:“为兄过两日便要返回福建,那边的事情也耽搁不得,此次来南京,与陈兄弟相见恨晚,商货和钱庄之事,我都全权托与左昌昊,让他协助陈兄弟办好此事,聊表谢意。 ” 陈新道了谢,这个安排他也很满意,毕竟左昌昊已经有交情,比那个唐掌柜好谈得多,当下也再次对许心素承诺尽快派出人手去福建协助。许心素目前对他非常重要,他需要依托这人的帮助扩展自己的商业网络,但郑一官却让许心素随时可能遇到危险,这是陈新不能忍受的。 当下陈新乘着许心素在场,把南货交易事项定了下来,最大项的就是茶叶、糖、香料和铜,许心素也同意运河的运输暂时都由他负责,一一对左昌昊作了交代,钱庄的事情未定项太多,许心素定下了大的调子,派一个熟手帮着陈新建立钱庄,把交易的过程理顺。 陈新也定下了联络人,他准备让周来福常驻扬州,那里离南京只有几日路程,往来与左昌昊联系很方便。 当日晚上,左昌昊带人将郑一官那商铺中人手斩杀一空,同样把人头斩下销好,许心素将带回福建,等到郑一官发觉不对的时候,再扔到他官衙门口。 第二日许心素在府邸与陈新等人喝了一夜酒,连刘民有都喝得伶仃大醉。两日后,许心素启程返回福建,他到龙江关乘船顺长江出海,可以一船坐到建江边的福州城下,省了车马之苦,而且也是很安全的路线,一路都是顺着海岸南下,在这个时代,即便郑一官知道许心素的船,要想在茫茫大海拦截也基本没有可能。 陈新等人一直送到下新河码头,这里是离长江最近的码头,两岸排满了密密麻麻的漕船商船。 许心素的船在江面上很快变成一个小点,刘民有突然对陈新道:“我其实挺佩服你们的,许心素怕也是四五十岁了,随时处于危险中,还能如此从容不迫,要是我知道有人整天想着刺杀我,怕是连觉都睡不着。” 陈新微笑道:“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你要是让他平平安安的,他恐怕倒睡不着觉了。既然他走了,咱们明日也该回程了,先去扬州。”(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