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扬州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5430字
> 扬州,最早是吴国的邗城,东晋设广陵郡,至唐代改称扬州,它南临长江,北通中原,最早的一段大运河便在此处,由吴王夫差所建,时称邗沟。自隋代南北大运河开通,扬州成为江海合一的大型港口,以其得天独厚的优势,成为天下航运和商业的中心。 唐中之后经济中心慢慢南移,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使得扬州的商业地位更加稳固,它通过长江流域连接巴蜀、两湖、江西、江浙,通过大运河连接北方,通过沿海连接福建、广东,还有去日本、大食、波斯、印度的海外贸易。是唐代最为繁华的商业城市,诗称“十里长街,十万人家,夜市千灯,高楼红袖。”从此一直是南北交通要道,文人墨客流连其中,留下无数千古传诵的诗句。 在明代,京杭大运河全程贯通,再无陆路中转,扬州因处大运河中段,南北交汇,繁极一时,人口近百万,远远超过当时欧洲任何一个城市。 除货物齐备外,最为有名便是扬州清明、两淮盐商和扬州瘦马,再有,便是陈新仰慕的二十四桥风月了。 。。。。。。 “公子来此可是要择一小妾,若如此,不可错过我家,我家中尚有七八位姑娘,人人皆是万中无一,填词作画,琴瑟歌舞,无一不精,便是那床帏功夫,也由假母仔细调教。。。”一个约50岁老头亦步亦趋跟在陈新身后,口中介绍着他的产品。他日日便在钞关码头察言观色。看到衣着光鲜,前呼后拥之人,便上去打听询问,便如后世推销保险一般。 陈新笑着没有言语,慢步走在前,身后一群便衣打扮的亲卫,见陈新没有示意。也不管这个老头,留一人在老头身后监视,另分出三人走到前方。其余三人分散到周围,他们身上所散发的彪悍之气曾让老头犹豫,不过显然他是一个很有职业素养的掮客。这些还不足以让他退却。 从钞关下船后,船东自去联系纳税,陈新和刘民有便带着随从下船,转出码头不远,因两人衣着不俗,又有随从,便有数人前后搭话,询问购何种货物之类,然后便是这个老头出现,他一眼便判断出陈新是老板。随即上来搭话。见陈新不语,又转向后面的刘民有。 “这位公子一见可知是人中龙凤,我家女儿。。。。。。。” 刘民有挥挥手“我已娶妻。。。” “当然、当然,我家女儿可个个都懂为妾之道,上敬父母、下敬大妇。谁人不知扬州姑娘最会为妾,便是湖广、四川、江西的富贵人家,也是要到扬州来。。。” “好了好了,真不需要。”刘民有不耐烦起来,刚下船便遭遇几拨,犹如去旅游时还没到景点。先被强制购物一番。他对傻和尚使个眼色,示意他赶走这人。 傻和尚二话不说,在刘民有目瞪口呆中,噔噔噔几步上来就抓住那老头衣领,单手一用劲,已把他双脚提得离地,另一手挥起,酒碗般的拳头便待往那老头身上打。 “住手,谁叫你打他来着?”刘民有连忙阻止。 “大人,我看你使眼色来着。”傻和尚挥起得手改为抓头。 “我让你把他挡着便是,没叫你打人。”刘民有怀疑自己选这个大块头当贴身侍卫是个错误。 “哦”傻和尚这才放下那老者,那老者被这门神一般的大汉一抓,吓得说不出话,现在都无法动弹,只不停喘气。 傻和尚两手伸直,铁塔般挡在老者面前说道“你若再来,我就挡着你。” 刘民有无语的转头,周围的亲卫一片哄笑,见刘民有看过来,不敢再笑,有几人转过脸,用手捂住嘴。刘民有快步追上陈新,闷不做声,陈新转头笑着对他道“若实在不行,便换一个,这傻和尚打架一把好手,当侍卫反应差了点,让傻和尚去巡捕队吧,闹笑话事小,不能履职事大,尤其又是贴身侍卫。” 刘民有想起蓟州时傻和尚镇守店门的背影,摇摇头,说道“不用,习惯了。” 刚才那一幕后,周围的掮客牙行人等无人再敢上来,此时一行走出码头,进入一条宽阔的青石街道,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时有搬货的挑夫往来,两侧店铺林立,布幔木牌鳞次栉比,南腔北调的叫卖声不绝,刘民有感觉回到了前世的批发市场。 陈新叫过宋闻贤、周来福和一众亲卫,低声吩咐道:“大家一路辛苦,今日休息一日,除海狗子外,都由宋先生统一带到城内住宿,然后便自行玩耍,但不可出城,明日由周来福安排找寻商铺,午时末在钟鼓楼与我汇合,可记好了?” “是”众人齐声回答。 蒲壮有些奇怪的问道:“为啥不许出城?” 陈新眼一睁道:“因为是我说的。”蒲壮连忙点头,他哪里知道陈新是要去**,专门把他们都打发进城去,免得被碰到,这次陈新连宋闻贤都没留下,反正这人也不带着他。 陈新又对周来福道:“给每人发三两银。” 宋闻贤又问道“大人需不需要多带两人?此地龙蛇混杂,小心一些好。” 陈新摇摇手“不用,海狗子就行,鞑子海贼都杀了,还怕龙蛇?再说还有位傻和尚不是。” 蒲壮等人哈哈一笑,答应着退下,带着几人问明方向,向城内而去。 。。。。。。 “两位公子若要大宗购货,就不可在此街,此街西头出去往南,有大小胡同二十余条,铁锅、瓷碗、棉花、棉布、笔墨纸砚等等,各在胡同汇集。价格比此街可低一成。”两人正要继续前行,一个声音突然在身边悠悠响起。 刘民有转身一看,一名戴圆帽着青色长袍,面相憨厚的中年人在身后恭敬的看着二人,刘民有不耐道:“我们只是随船路过此地,非为购货,不劳费心了。” “如此不扰二位雅兴。若日后要在扬州进货,可找小人,包管为二位找到最便宜最好货源。某姓丁,单名也是丁,日日皆在码头。叨扰之处。请多见谅。”说着便要离开。 刘民有正待抬脚要走,突然陈新出声道“这位丁兄,你如何可知何处最便宜?又如何知它最好?是否方便告知?” 那丁丁一听,又停下望着陈新道:“蒙公子下问,货多不易存,一时多则价低,各家货到时间不一,价格或大或小总有变动,小人的办法不外乎多跑腿,别人十日一跑。我三日一跑,记下各家价,便可知何处最便宜。至于何家货好,小人的办法是常在店铺听人讲价,压价之时。客人便要多说坏,店家多说好,平日也跟人学一些,听多了都记下,每样货物如何分辨,记录成册。两相一对照,总也会看一点。” 陈新哑然道“你这法子倒也简单,但定价之时皆在袖中指扣,你又如何得知。” “开始时我确是知之不详,后来因我跑得勤,记心好,凡见过得客商相貌名字,便不会忘,下次来时,他便觉得亲切,是以带的客商渐多,现在各家店铺出货价低时便通知我,这价自然便知道了。” “冒昧问问你一日可获利几何?若不方便,可不必说。” “蒙公子下问,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码头外如公子所见,皆是我这等人,方才见公子从人威武,公子定然也不是常人,断不会来抢我这般生意,没什么不方便。公子问我一日获利几何,便若公子购百两,我可得一两,每日所得不等,少时一文皆无,多时五六两亦可得。扬州虽日南北通衢,但真的南北大宗货,不会在扬州买,已各去南北产地,即便有河南、两淮豪商来此大宗购买,都是根深蒂固,人脉宽广,亦不会找我这等人。”
“既如此,所得也不多,何不自营一商铺更好获利?以你勤快,成一大商家也说不定。” “当豪商自然好,但我既无靠山,亦无本钱,若一般从码头进货,必定不会比别人便宜,如果自己去南北进货,一路无人关照,税便要比别人多交许多,说不得价要更高,必亏无疑,还不若我现在这般,虽说辛苦,也少许多烦恼。” 陈新沉吟一下,对他道:“今日就有一个机会,我要在此地开一商铺,你若是愿意帮我打理,明日此时在此等我,提出你的条件。” 陈新说完与刘民有一同离去,留下丁丁在原地发呆。 。。。。。。 两人顺着街道行走,刘民有边走边问道:“你打算用这人做个代理?” 陈新点点头,“不是代理,扬州地处山东江南之间,长远来讲,对我商业十分重要,这丁丁颇有头脑,又熟悉此地商家,是个合适的经理人选,另外派一人当账房便可。” 刘民有问道:“买商铺容易,但把架子搭起来不那么容易,这些商铺的模式咱们讨论了那么多次,长期目标还是没定下来,连名字都还没有。” 陈新沉思一会道:“还是搞个商社,就叫四海商社,单独核算,别和咱们内部的门市部搞在一起,这个是对外的,现在也只能暂时你管着。” “你究竟想做到什么规模?” 陈新答道:“我想着先覆盖运河,然后是运河沿线州府,江南就要多开些,能到县最好。” 刘民有还是不太赞同“大明这么大,若处处设点,成本反而更高。我设想是只管制造,让客商自行来山东进货,这样管理简单,精力用于扩大生产和开发新产品。” “咱们商社网络不但要销售南货和自产的商品,以后还要采购我们文登营需要的物资,这是一个物资网络,如此我们的物资就可以有多个渠道保证。” 陈新只说了一半,其实在他心中,四海商社还有更重要的作用。只是现在还在初创阶段,他的实力还很弱,时机远远不成熟,没影的事先没有对刘民有细说。 说话间四人走出刚才的大街,记起丁丁所说往南仍是卖货之地,二人便往北转入另一大街,街上多是酒肆茶楼。更显热闹,男女各色人等往来不绝,游方和尚、算命相师、青皮无赖穿梭其中。茶楼内茶客满座,听说书唱戏,街上则好几处有人占街卖艺。周围一圈观众,时不时发出一片叫好声,担郎便在圈外环绕叫卖小吃,一幅繁华景象。两人兴趣怏然,东看西看,全然不知时间。 在一茶馆听会评书,陈新与刘民有又挤入一堆人群中看神仙点豆,那人一手拿短棍,一手娴熟的摆布几个瓷碗,豆子在几个碗中变换出现。刘民有站在面前也看不出破绽,让他几乎想补上一句“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两人看罢,丢下几块碎银,挤出人群,陈新觉得肚中有些饥饿。下船时已是下午,又转了半天,该到晚饭时间了,他见前方一家餐馆,门口布幔上写着“粥全”两个大字。 他一拍刘民有:“最近吃的太好,今天去养养胃如何?” 刘民有看看招牌。忙点头同意,转头找另两人,海狗子就在身后,傻和尚却在不远处一脸傻笑的看一女子踩单绳,全然忘记自己是个贴身保镖,刘民有过去在他头上一阵好拍。 四人进店后,小二来招待,这店专卖粥品,有莲子、竹叶、蔓菁、牛乳、甘蔗、山药、枸杞、紫苏、地黄、胡麻、羊肾、猪肾、鹿肾、仙人、百合等二十余种,两人和海狗子都各点三种素粥,唯独傻和尚点了五碗荤粥,片刻端来,清香扑鼻,四人吃完,都肚子鼓胀,粥碗堆了一桌。 刘民有摸着肚子大赞粥香,对陈新道:“粥真好吃,日后老了,便来这扬州,喝茶听戏,晚上吃点粥,也很不错。” 陈新摇摇头,刘民有奇怪的看过来“如何?” 陈新叹口气“今天是这般繁华,那你知道十几年后又是什么样?” “什么样?” 陈新低声道:“原本十几年后,这里被屠杀一空,积尸齐屋檐高,腥闻数里,扬州几成鬼蜮,你要来养老,还得看咱们能不能挡住鞑子。” 刘民有在前世没有看过《扬州十日》,但扬州十日的屠杀是知道的,此时身临其景,又多了一些感受,难以想象眼前生气勃勃的都市如何能变成那个模样。 陈新叹完气,突然对他低声笑道“最好再来一碗猪肾粥,晚间才有力气找姐儿。” 刘民有这才想起下船前陈新说的事,心中既有点期待,又有点担忧。 “算了,我还是不去,不习惯去那种地方。”刘民有嚅嚅半天,还是不好意思,再说傻和尚口没把门,带他一起说不定弄得人尽皆知。 “真不去?”陈新问道,“反正我要去,好不容易才来一趟扬州,这次回去,不打流寇就打鞑子,哪天死在战场,后悔莫及,呵呵。” 陈新招手叫来小二会钱,让三人出门,他多给小二两分银子,然后低声跟小二打听了“红灯区”位置,原来那九条胡同在钞关向北前方运河边,连绵半里,到晚间那些姐儿便出门到河边的茶铺中等客。 小二拿了银子连连感激,听他外地口音,又好心的对他建议道:“公子先住在附近客栈,放置好行李,晚上便不用带东西,随小娘到胡同中过夜。那胡同中名妓歪妓杂处,晚间出来的都是歪妓,名妓不出门,要向导才可找到,看公子非一般人,若要找名妓,我可帮你寻个清客带路。” “歪妓一般都多大年纪?” “都老些,大多是十**,二三十也有,晚上河边多的是,名妓就少了。” 陈新挥挥手笑道道“正好,老子就喜欢歪妓,人多才热闹。” 陈新打听清楚后,出门叫上三人,见天色尚早,找到小二所说的地方,在运河边上,岸旁植满柳树,找一客栈定了四间房,他和刘民有都是临街的二楼,探出窗口就能看到小二所说的那些间茶楼。陈新又到刘民有房间喝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混时间。 天色渐晚后,日间各种行人慢慢稀少,茶楼酒肆中却多了很多文士和客商打扮的人。 各酒肆茶楼纷纷在中点起蜡烛,又在门前和柳树上都挂起各色纱灯,多逾百盏,在纱灯映照下,街道两旁泛起一片朦胧的淡黄色,河边清风阵阵,树影婆娑,柳叶发出沙沙的轻响伴着运河的水声,日间的喧嚣片刻远去,仿如从未存在过。 陈新看了后对刘民有道:“这里环境不错,有点酒吧的感觉。” 刘民有也在窗口看了,奇怪道:“这里没有什么人嘛。” 陈新嘿嘿笑道:“站街女,当然要晚点才出来,你去不去?” “嗯,不去。” 突然间,一阵叽叽喳喳的女子声音打破了宁静,陈新探头向外一看,约百步外的巷口涌出许多女子,三五成群结伴向这边走啦。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