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许说话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926字
第六章禁闭 陈新转头看看王码夫,王码夫小心答道:“预备营第四千总部第三连连长钟财生,同样还在执行禁闭。” “哦,钟老四。”陈新摇头笑笑,“聂洪的处罚意见是什么?” 王码夫记心甚好,稍一回忆便道:“禁闭十五日,降一级仍管原伍,罚半年俸银。” 陈新微微点头,钟老四此事引发了最初一批军官的集体关注,黄思德和聂洪最初准备将钟老四降为小兵,以儆效尤,但朱国斌代征刚等人联合上书陈新,为钟老四鸣冤,他们认为钟老四应当出发,但他只是不敬同级军法官和训导官,正好军律中没有这一条,聂洪和黄思德引用的是不敬上官条款,而且处罚失当。 陈新拿到上书有没有批示意见,直接让王码夫转给了聂洪和黄思德,两人顿时偃旗息鼓,降低了处理的力度。 聂洪是崇祯四年才接手军法官,以前一直干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处理问题稍显粗暴,陈新希望他这次之后能更懂方法一些。 陈新慢慢走进院子,钟老四仍在大吼,外面站岗的一个镇抚兵士如同木头一样面朝外站着,对钟老四毫不理会。钟老四已经被关了七天,连在船上的时候他也是在底仓,跟着压舱的粮袋待了两天,镇抚军士就在舱门守着,准许他探头换气,却不许他与人说话,这对钟老四来说比受伤还难受。 “刘破军,老子知道你关在旁边,这个傻兵不说话,你倒是说句话,老子快憋死了。” 钟老四把脸凑在窗户上,对着侧边的房间吼着,那边屋子却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不由怒火中烧,但想起刘破军犯的事情比自己严重,心中又找到一些平衡。大声嘲笑道:“刘破军,好歹你是崇祯元年来的,每日跟在陈大人身边,陈大人那是天才,句句说得都是学问。可你看你都学了些啥。登州晚上你不追。老子也不说你了,耿仲明守黄县,那里能守得住?随便派两个战兵局翻山过去断他退路,耿仲明不退的比兔子还快。老子就跟着你姓刘,刘先生也姓刘,你也姓刘,你咋就差这么多呢,这不敢打那不敢打呢。怕死人当兵干啥。” 刘破军仍然毫无动静,镇抚兵转过去大声呵斥道:“钟才生,你闭嘴,这是关禁闭,从来没人像你这样,你再乱叫,我就只有向总军法官回报。” 钟老四终于找到人说话,他斜斜瞟着那士兵笑道:“禁闭只说不能和人交谈,没说不能自己跟自己说。老子自己说话你也要管?” 镇抚兵一时语塞,这钟老四把军律背得滾熟,谁也没留意到还能钻这个空子,他就想到了,钟老四得意的一笑。继续道:“还有那个李九成,你娘的咱们费了多大劲,你就愣是放他跑了。对了,我可问问你。为何我到镇海门那晚不直接过草桥占据钟楼和书桥,关大弟一个人追得他们鸡飞狗跳。范守业那狗才居然不继续进攻,范守业以前多猛的长枪手,居然也变得胆子这么小,是不是你下令不准他进攻?你胆子也太小了,镇海门用得着那么多人守么,镇海门大街那批乱军是崩溃,这么好的机会不去攻钟楼,你以后改做文案算了。” 钟老四哈哈大笑几声,他骂完心情顿时舒畅,在他心里刘破军始终是后面来的,资历无论如何不如天启七年那批人,骂了也就骂了。就像那个黄思德,只会耍嘴皮子功夫,打仗的时候就不见人影了,即便是上官,钟老四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倒是那个赵宣心眼好,虽然胆子小点,但上次援辽时也是自己申请去的,一点也没有含糊。 钟老四在刘破军的痛苦上寻找到了快乐,心中郁闷一扫而空,准备回去床上躺一会,眼角发现有人从大门过来,不由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却见到陈新和周世发慢悠悠的走过来。 “你娘的。。。”钟老四低声骂了一句,这位陈大人平时也不常见到,自己刚才骂刘破军必定被他听到了,钟老四虽说自己觉得资历比刘破军高,但也知道刘破军是陈新心腹,这回恐怕有小鞋穿了。 他赶紧低头躲到窗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怕啥,陈大人最是公正,总不会砍老子的头,最多当个小兵,小兵就小兵,反正扣半年月饷,老子反倒少亏了十多两。”钟老四自我安慰一番,心情又好起来,然后便凝神听陈新的动静。 过了一会,只听那士兵在跟陈新大声问好。 接着陈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按军律本官能不能和他们说话?” “千总以上军官都可以,陈大人自然也可以。” “好。”陈新轻轻答应一声,脚步往刘破军那边去了。 钟老四暗暗松一口气,只听刘破军哽咽着叫了一声大人。钟老四撇撇嘴,这么说几句都要哭的样子,当个什么将领,亏他还指挥过两三千的大军,连朱国斌和王长福当时都听他调遣,心中不由为两人不值。 然后便只有刘破军嗯嗯答应,也不知陈新在讲些什么,钟老四把耳朵贴到门上,也一点听不到,最后他终于放弃了这个企图,又回到窗下坐着。 好半天后,才听到陈新大声道:“好好做,铁不炼不成钢,没人一帆风顺,这次虽是没有做好,以后改进了仍是一条好汉。” 刘破军的声音平静,中气十足道:“属下明白了。”
钟老四心中佩服这个陈大人,一会功夫就把这刘破军又劝得精神焕发,心里盘算着等陈大人走了再挖苦刘破军几句。 “钟才生连长!” “到!” 钟老四条件反射一样弹起来,陈新正站在窗外,他赶紧敬礼道:“预备营百总钟才生见过大人。” 陈新微笑着回一个军礼,“登州和平度之战是本官指挥的,你刚才说的都不错,很有见地,你还有什么要说?” 钟老四吞了一口口水,大声答道:“大人乃武曲星下凡,下官衷心佩服。” “那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刘破军怕死人别当兵,本官又没说要砍你脑袋。你又是怕什么?” 钟老四张口结舌,陈新看他样子挥挥手笑道:“不必紧张,你是天启七年的老人了,从本官住窝棚时就跟着到了威海,该说的就大胆说。” “是。”钟老四偷眼看看陈新。见他脸色平和。大起胆子道:“登州外及黄县追击不果决,在平度州和登州城内巷战时,未使用我文登营最擅长的分割战法,没有优先控制城中重要交通枢纽。昌邑追击时为李九成所惑,一味调兵过西岸,叛军再借先夺船只的便利转往东岸,中途无桥可过,眼睁睁看叛军逃走无计可施。” 陈新静静听着。神色一点没有改变,钟老四心中又开始紧张,觉得说得有点过了,连忙补充道:“属下知道昌邑、黄县都是刘破军打的。” 陈新却没有理会他的补充,转而问道:“听说农兵的战术改进是你协助祝代春搞的,那你说说还有没有什么要改。” “属下跟祝代春搞那改进的时候,还未跟骑兵合练,搞出来的东西都是对敌的步骑,动员后与朱大人骑兵营合练。见了骑营的战法,属下认为,步骑炮可以混编。” 陈新有些动容道:“如何混编法?” “预备营和战兵都是步队,追击时难以持久,关大弟除外。一遇敌骑则最多击败之,敌步兵亦能多半逃散,难以给其重创,便如滦州时一般。建奴这般的骑兵便可后退收拢人马。还可再战。再者,朱大人的骑营人数尚少。对小敌可战,对大阵仍难,其战法乃严整阵列之冲击,冲击一次便需重组,若敌数量过多,恐被尾随而无法重组,属下便想着,我文登营步强骑弱,可将步骑炮混编,以三斤炮和火铳震撼敌阵,待敌动摇以骑兵一鼓击溃之。若敌不溃败,则骑兵退后,此时炮铳已装填完毕,由步队掩护其重组,如此重复,不怕敌不溃散。。。” 陈新微微张口,心中一阵阵惊讶,钟老四所说的方法也是他想推进的战法,这种战法对敌方的步骑都有效,利用步阵的火力投送动摇敌战线,再用骑兵的机动和冲击力反复冲击,直到敌人溃散。 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个跟着自己五年的船夫有如此见解,似乎自己在人才提拔方面仍有制度性的欠缺,虽然有军官速成班和实验连,却没有让他们在平时展现才华的渠道。 “好个钟老四,你如何想到的?” “俺。。。怎么想到的,这,俺自己拿石块子摆着,跟手下和骑兵的人讨论的,俺不知道咋想到的。” “没有跟上官建议?” “郑三虎不听俺的,总认为俺都是胡说。” 陈新点点头,这时王码夫在门口喊着大人,陈新知道有急事,对钟老四道:“钟连长,你当兵几年了,现在也是带兵的人。军律不容违背,军法官执掌军法,同样不容亵渎,否则你再有才能亦难以发挥。试想若无军法官执法,你的下属各有心思,谁还愿意去打仗,对你的上官来说,这亦是同样道理,军中各有职司,缺一不可。军队最需要的,是纪律,然后才是才能,方才你对刘破军又口出恶言,他亦是你上官,可见你心中仍未真正牢记。。。” 钟老四脱口而出,“他刚被降职为普通参谋,我是百总,他不是我上官。” 陈新为之气结,他习惯了刘破军是中军参谋官,居然忘了已经被聂洪降职,一不小心倒被这钟老四抓住了这细节。 钟老四马上又接到:“属下记住大人的话了,以后一定不拖军法官后腿,看到聂总军法官黄总训导官都要主动敬礼,不和他们对着干。” 陈新拿这个粗汉无法,挥挥手打断他,然后道:“以后有什么想法,若是上官不理,直接交给祝代春,抄一份送到王码夫那里。” “是,大人。” 陈新说完疾步离开,到了门口对王码夫问道:“何事?” “北山附近有建奴出没,似乎是蒙古人,人数大概二三十人。” “蒙古人跑到这里来了?” “听本地军户说,是隔段日子便要来一次,都是看看旅顺情形,顺便放牧。要不要调兵去抓人?” “胆子这么大。”陈新摸摸下巴,“有二三十人,一次抓不完,咱们闭门不出,让所有人马收起旗号。” “明白了。” 王码夫正要离去,陈新叫住他道:“去通知聂洪,这两人后日随军出征金州,剩下的禁闭等到打完金州之后补齐,还有。。。让他把禁闭条例加一条,被禁闭者自己也不能跟自己说话。” PS:求推荐,求月票。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