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误杀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682字
PS:求推荐,求月票。 两个女人趴在地上,对着面前一具尸体嚎啕大哭,周围还有些头破血流的人,正在旁人帮助下止血,数百文登屯户人头汹涌,嘈杂的叫骂声不绝于耳。 相隔四十步外,是另外一群七八百名本地民户,他们大多衣衫褴褛,同样手执农具,并陆续有人不断赶来,有些衣服齐整的人大声鼓噪,他们也有两人被打死,受伤的更多,不少年轻民户对着这边跃跃欲试。 文登的这批屯户大多是崇祯三年四年到的文登,在文登本地还没有资格分地,有部分参加过修路,冬季无法劳动的时候,由训练队组织起来操练过。此时虽然手执农具,仍然有几分气势,面对两倍的对手毫不退让。 几个县衙的快手在中间隔开双方,他们都是地头蛇,大声呵斥着对面的民户,阻拦着不许他们冲过来。那些民户多少还有些怕这些官府的人,这才维持着没有再发生械斗。 刘民有带着傻和尚和莫怀文策马赶到,先到一步的徐元华连忙迎过来。 “刘大人,你可来了。”徐元华抹抹脸上的汗水。 刘民有跳下马急急对徐元华问道:“为何打起来的?” “这些刁民受了些缙绅的鼓动,一早便聚集起来阻止咱们清丈交割,又不准咱们的屯户搭建窝棚。有些屯户便心急,推推搡搡的打了起来,后来就动上了农具。死了三个人,咱们这边有一个。是去年从青州府来的。” “带我去看看。”刘民有脸色阴沉的道。 徐元华知道刘民有最看重人命,带着他分开人群,到了前面停尸的地方,那屯户看着约有四十年纪,额头一道大大的伤口,脸上身上满是血迹。旁边一老一小两个女人哭得声嘶力竭,另外两个似乎是那屯户的儿子,挥舞着手中的棍棒要去拼命。被几个老者死死拦着。 莫怀文蹲在那个老一些的女人身边低声道:“这位婶子,这是文登的刘先生,你们先别哭了。” “刘先生给我们作主啊!”两个女人一听是刘民有,齐齐膝行过来拉住刘民有裤腿,“我家男人是被他们用锄头生生打死的,日后咱们一家可怎么过啊,求刘先生给我们讨回公道啊。” 刘民有重重的喘着气。这些流民都是千辛万苦来到文登,为了挣一口吃的不惜做最累的活,他们所期盼的就是分地的那一天,让全家都能够在乱世活下去。这个屯户却在即将实现愿望的时候倒在了这里。 他连忙扶起两个女人,好言劝慰道:“两位放心,文登营会管你们以后的日子。两位请节哀,我这便去与他们分说,一定给你们作主。” 刘民有又过去劝了那两个激动的后生,让他们稍稍稳定了情绪。然后对徐元华道:“你让各个总甲和甲长管好所属的人,都不要冲动。我过去与他们分说。” “大人,这事说不清楚的。那边也死了两个人,他们正在从四乡拉人来,早上尚不足两百,如今已超过七百,你过去没准还有危险。” 刘民有皱眉道:“如不去说清楚了,这样冤冤相报,咱们与本土人的矛盾便越来越激化,我得去试一下。” 莫怀文也担忧的道:“大人要谈也不必亲自去,派个总甲去请他们的族长到中间谈更好,那里有县衙的快手,他们多少要看些情面。” 刘民有听完觉得有理,徐元华跑去了中间,跟那些快手说了,不一会那边出来一个老者和一个生员模样的人。刘民有压下心中的怨气迎了过去,身后跟着那个狗熊般的傻和尚。 莫怀文一看那边生员的样子,就想起当年那个黄功成,显然的一路货色。他叫过徐元华的副手问道:“附近还有没有咱们的屯堡?” “有一个,已经派人去招人了,不过那边人也不多,目前只得两百多户。” 莫怀文沉着脸想了一会,抬头看看对面越来越多的人脸露忧色,拿出自己的腰牌对那人道:“你去军营见王长福,就说文登的人受了欺负,请他们支援一下。” 那人迟疑道:“刘大人说过民政的事尽量不动武,他不是在谈嘛。” “你别管,按我说的做。”莫怀文把腰牌塞给那人,“你去了军营再去县衙一趟,让那个唐知县尽快赶来。快些,骑我的马去。” 莫怀文目送那人挤出人群,转头去看刘民有,只见刘民有和那老者不停交谈,旁边那个生员则不时插上一句,刘民有便转头与他分辨,不时转头指指这边的尸体。 莫怀文不由轻轻摇头,“这事儿要是能靠谈来解决,也就不会死人了。” 。。。 如此谈了半个时辰,仍是没有个结论,刘民有越来越激动,不时挥动双手来加强自己的语气,莫怀文周围人声嘈杂,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什么,但看样子就知道啥都没谈成。 对面的土著民户越来越多,已经超过千人,而且大半是青壮,文登这边也有一个屯堡的人赶来,他们都拿了自己的农具来帮忙,虽然不是一个屯堡的事,但他们天然便是一个利益攸关的体系。
莫怀文转头张望,战兵还没有踪影,心中越发焦虑,他知道刘民有的打算,这位刘先生不愿再形成以前那种辽民与土著的严重对立。民政也制定了相应的对策,比如综合门市可以对附近的民户经营,也会足称足银收他们的粮,再召集一些修路和临时劳工,通过工作和屯堡的工商业将土著慢慢融合。但眼下第一步的屯堡都无法建立,后面的步骤都是镜花水月而已。 他刚转过头来。便看到那个生员骂骂咧咧的转身往那边走,然后大声喊了几句。那边十几个死者的亲友跑出来,手执农具到了中间要围住刘民有,当先一人直接要去抓刘民有的衣领。 莫怀文心叫要糟,念头刚起便听得傻和尚大喝一声,一拳将那民户打翻在地,其他冲过来的民户一愣,随即便举起农具对两人乱砸。 傻和尚立即将刘民有拉到背后,自己连挨了几下锄头。那些民户下手颇狠,若不是沙和尚皮糙肉厚,估计也要横尸当场。 文登屯户一看开打,几个反应快的马上冲过去帮忙,那边也立即有人支援,文登的总甲已经弹压不住,双方的人开始零零散散冲进场中。一场更大规模的群殴就在眼前。 莫怀文顾不得其他,见到刘民有正在狼狈的退回,连忙过去拉着他,这时双方的农夫们齐声吼叫着冲到中间,密密麻麻的出头棍棒此起彼伏,往对面的大敌死命招呼。莫怀文拉着刘民有拼命向后退。耳中听得刘民有还在大声让双方不要打,但在周围尖利的嚎叫中,也只有身边的莫怀文还能听见,所有的农户便如同发狂的野兽,完全丧失了理智。 登州民户占了人数优势。但文登的屯户更加强壮,还有小部分参加过基础训练。双方势均力敌,他们也没有什么阵型,前面的胡乱挥舞农具,后面的人只得往两旁拉开,双方越打越散,漫山遍野的追逐打杀,地上倒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连女人也加入进来,为了自己的土地拼命。 莫怀文护着刘民有总算挤出人群,往外围逃出几十步要去找马匹时,马也不知跑到了哪去,刚才惶急之下傻和尚也走散了,莫怀文这个文弱书生只觉处处危机,他只得再把刘民有再拉远点。 谁知刘民有一把甩开他,竟然从怀里摸出一把短枪装填起来,还一边对莫怀文怒道:“那两人纯不讲理,既不想交租子,也不想让出地,欺负老子是文登来的土包子不成。” 莫怀文忙劝道:“大人千金之躯,不值得与这些人拼命,咱们暂避一时。” “还避什么,都打起来了,咱们也得上。”刘民有毫不迟疑,“跟我去抓那个族长,那老头不是个好东西,就是他们撺掇那些佃户,抓住他就能让这些人停手,不然还不知要死多少。” 刘民有此时装填好了短铳,又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看得莫怀文目瞪口呆,莫怀文连忙转了一圈,没发现地上有任何武器,他见到刘民有转身往战场去了,咬咬牙拣了一块石头拿在手中跟了过去。 两人在人群中小心翼翼的寻找,四处都是胡乱欢动的人影,一时哪里找得到那个族长,而且大家都是穿的平民衣服,刘民有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哪边的。 刘民有刚推开面前一个农户,就听到身边有人用登州口音叫骂道:“杀死你们这些辽民。” 他转头一看,左边五六步之外有一民户站着,地上倒着的应该是一个文登屯户,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没有成功。那登州民户骂完就要抡起锄头下杀手。 “住手!”刘民有一声大喊,用短铳对着那个土著民户,那人闻声看来,竟然没有一丝害怕,他只是一个农民,或许根本不知道刘民有拿着什么,反而满脸狰狞的吼道:“你们这些文登人、辽人,要抢咱们的地,让我一家妻儿老小饿死,老子跟你们拼了。”他身后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两人拿着个棍子,也在尖声叫骂。 刘民有连忙道:“不是那样的,你们听我。。。” 那登州土著吼完猛地举起锄头,对准地上的屯户砸去。 刘民有心头瞬间转过无数念头,这个人多半便是被鼓动的佃户,他以为文登营是要来欺压他们的,只是一时被人蒙蔽。但地上的文登屯户更是无辜,锄头从那人背后扬起,划出一道弧形,转眼便会砸到地上的屯户,刘民有的手指下意识的扣动了板钩。 一声清脆的鸣响,白烟中那土著民户重重往后摔倒。这一声轰鸣吓住了附近的双方农夫,他们纷纷各自退开几步,往这边看来。那土著民户的老婆和小孩也吓呆了,等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扑上去抱着民户尸体痛哭。 刘民有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心中有无数的话,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地上的母子间或抬头看向刘民有时,眼中满是深刻的怨毒。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