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尘土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325字
“嘭” 小院的柴扉猛烈震动着撞在土墙上,抖落满地的枯枝。冰@火!中文 . 张忠旗的身影匆忙出现在正屋门口,只见牛录章京正领着几个白甲兵从大门进来。 “主子安好!” 张忠旗跪下行礼,真夷之间以前不兴跪礼,互相见面行抱见礼,但张忠旗自认没有这个资格,见到主子都是按包衣一样跪着。 牛录章京还是那个镶黄旗来的赖达库,他看也不看张忠旗,对后面一挥手,管着这几十户人的车尔格带着两个白甲直接进屋,其中一个是塔克潭,他路过张忠旗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几人翻开屋里的粮柜,一看里面是空的,几人又往里屋闯去。 张忠旗家里的粮藏在床下,平日是怕人来偷,今年辽东缺粮更甚去年,村中饿死的包衣已不知有多少,偷盗杀人都时有发生,所以张忠旗睡觉时就把粮食放在床上抱着,手上还要握着刀子,总算过了半年没有被盗,没想到却遇到了明抢的。 张忠旗用膝盖移动到赖达库身边磕头,“主子,主子,这是干啥?奴才家里只有这些许吃食,主子要是拿走了,奴才就没活路了。” 赖达库冷冷站着,似乎不屑于跟张忠旗说一个字。 屋里传来哑巴的啊啊声,接着就是车尔格的怒喝,张忠旗赶紧起身跑到屋中,只见车尔格已把粮袋提出来。哑巴死死拖着粮袋,另外一个白甲兵已经准备抽刀。 “哑巴快松手!松手!”张忠旗用身子挡住那个白甲兵的方向,一边去拉哑巴的手,哑巴双手抓得十分牢固,抬头看向张忠旗,脸颊上挂着几颗泪珠。 “松,松手。”张忠旗轻声道,哑巴坚定的摇摇头,眼中夹杂着绝望和哀求。去年的秋粮下来,他们交了旗粮后所余无几,今年粮价高企,七月时候一石就超过了二十两,买到手时候还不足斤两。张忠旗往年抢掠时候私藏的银两已经基本用完,现在有登州镇的拖累,他们也没有了出去打劫大明的机会,只得每日省吃俭用,希望能拖到九月收春小麦。 “松手吧,不然他们会杀了咱们的,到时娃怎办。” 哑巴回头看了一眼,一个骨瘦如柴的赤脚小孩在厢屋门口,扶着门框露出半边脸看着正屋中的场面,大眼中满是惊慌,哑巴的手微微一松。 背后“呛”一声响,是顺刀出鞘的声音,张忠旗急切之中凑到哑巴耳边低声道:“我还藏着银子,咱们还能买。” 哑巴转眼看着张忠旗,乘着这一分神,张忠旗猛力扳开哑巴的手,粮袋马上被车尔格拖走,哑巴嘶声力竭的大吼着,张忠旗死死拦住,看着几个人将粮食拿到了院中,放在赖达库的面前。 赖达库伸出脚轻轻踢了一脚粮袋,“少了,每人五十斤,他凑不齐就拿他人头。” 车尔格转头对张忠旗道:“你家三口人,交一百五十斤,少一斤杀一个。” 张忠旗放开哑巴,在屋里连连磕头,额头在地上装得咚咚直响,“奴才只有这些粮了,主子开恩,等秋粮收下来,奴才加倍还。” “秋粮是秋粮,这次是大汗加收的,人人都得交,不齐的就得砍头。” “只有奴才一人是丁口……” “只要吃粮的都是丁口,这些粮只能给旗丁吃,用来打那登州镇的。”车尔格说完抽出腰刀,慢慢朝着正屋走去,塔克潭欲言又止,他偷眼看看赖达库,转头对张忠旗连打眼色,示意他不要违背赖达库。 “张忠旗,你家少了三十斤粮,你选哪个留下?” “奴才,奴才……”张忠旗两眼圆瞪,看着车尔格的脚步慢慢靠近,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身后的哑巴爬过来握着他的手,在地上哇哇的哭着。 张忠旗突然大喊道:“奴才还有银子,奴才交银子,求主子饶命!” 车尔格停下脚步狞笑道:“叫你不老实,拿来。”…… 柴垛下的一个小袋子被挖出来,车尔格抖落上面的泥土,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有三件首饰和大概十多两银子,都是张忠旗在历次出征中偷来的,其中三件首饰偷自本牛录的真夷甲兵,而且造型比较少见,易于辨认,他回辽东后不敢变卖,生怕被那些甲兵认出来。 这个牛录运气不太好,在多次征战中遭受沉重打击,又在豪格夺取正蓝旗控制权的过程中元气大伤,很多老甲兵已经不在了,但张忠旗还是不敢拿出来,一直藏在最隐秘的柴垛下,连哑巴也不知道,是准备在最艰难的时候用来救命的。
张忠旗跪在地上,绝望的看着最后一笔财富落入主子的手中,被抢走了粮食和这笔财富,他一家三口很难活到九月秋收,而且秋收前后还需要很多体力活,没有食物又如何能做得下来。 旁边的塔克潭给张忠旗安慰的点点头,张忠旗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塔克潭或许会接济他,这个老主子如今已经是个老战士,也是村里少有的旧白甲,赖达库现在也颇为赏识塔克潭,或许能依靠这个老主子把这两个月熬过去。 “暂时留你一条狗命。”冷冷的声音从赖达库的口中传出,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张忠旗,“你是个抬旗的尼堪,不要想着能做主子,下次再敢藏匿财物,直接取你人头。” “奴才明白。”张忠旗连忙低下头,他听村中的甲兵说过,天命年间杀无谷之人,这个赖达库手中人命或许有上百之多,张忠旗每次一见到此人便手脚发软,生怕哪里触怒到这个主子。 赖达库一挥手,几人离开张家的院子,张忠旗微微抬头,从院门看到外边路上停着几辆牛车,上面摆满大大小小的粮袋,自己那一袋粮也被扔到了牛车上,赖达库带着几个白甲兵,去了斜对门的一户真夷家中,那家倒是真夷,但当家的甲兵在旅顺之战中残了,如今日子过得艰苦,张忠旗感觉还不如自己,只见赖达库依然是一脚踹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不久后也响起了哭喊声。 张忠旗心口还在剧烈跳动,此时才赶紧起身回屋,屋中的哑巴正抱着年幼的儿子在大声嚎哭,张忠旗欲言又止,颓然的坐在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院中响起塔克潭的声音,张忠旗全身一抖,飞快的爬起来,塔克潭的身影已经来到正屋门口。 “主,主子……”张忠旗声音颤抖着,他只剩下两三两碎银子,全家人活命的指望就在塔克潭身上。 塔克潭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对张忠旗说道:“别和赖达库主子争辩,村东头姓杨那家尼堪多说了几句,被赖达库主子把全家都砍了,粮照样得被拿走。一会你来我家中,我给你些粮,够你吃一段的。” 张忠旗松一口气,他不由自主的拉着塔克潭的袖子,“奴才全家谢过少主子救命大恩。” “不过也不太多,这年景不好,我家的粮也不多,还养着两个包衣,你……够你一人吃的。” 张忠旗呆呆道:“主子能给奴才多少粮。” “多了我也拿不出来,反正十多斤还是有的。” 张忠旗在心里算算,手里还有几两碎银,若是买些杂粮,十多斤或许也能熬过去。 塔克潭看看张忠旗奇怪的道:“你不知道咱们马上要出征?” “啊?打哪里?可是去宣府或蓟镇,那可好了,能抢到不少东西……” “你还是得去乌真超哈那边,咱们都去海州复州,准备和那登州镇打仗,主子说这一仗要是赢了,以后咱们就还能去抢西边,朝鲜那边也能抢。所以这个粮,我是给你在路上留的,出征你不自带行粮,赖达库或许直接就杀了你。” 张忠旗无神的看着塔克潭,他不想打那个登州镇,每次去打登州兵之前,牛录中的主子都说是打了以后就好过了,结果是越打越难过。 他喃喃道:“可咱家妻儿吃啥啊……” 塔克潭毫不在乎的打断道:“一个女包衣罢了,若是打赢了,日后抢来多的是,你要是饿死了,可就啥都没了,走吧。” 塔克潭带头往外走去,张忠旗转头,见哑巴还神情呆滞的坐在地上,他对哑巴吩咐道:“你就待在屋中,我去少主子家拿粮,出征时都留给你们。” 哑巴眼珠转动过来,无神的看着张忠旗,眼中说不清楚是种什么情绪,张忠旗也不及去分辨,追着塔克潭去了。 一刻钟后张忠旗提着一袋粮回到院中,赶紧将那个破烂的柴扉关上,小心翼翼的提着那袋救命的粮食,来到正屋的门外叫道:“哑巴,咱们又有粮了……” 他一把推开虚掩的房门,年幼的儿子在地上爬动,却没有哑巴的身影,他稍稍抬高视线,一双悬空的脚出现在眼前,张忠旗怔怔的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安静的小院中响起一声嘶声力竭的哀嚎,粮袋应声跌落在屋门前,扬起一片微薄的尘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