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改变

作者柯山梦 全文字数 3802字
庙岛列岛北面的南城隍岛,几艘大型福船绕过岛的东部,进入南城隍岛的港口。 陈新和刘民有从跳板登岸,放眼之处尽是成片的仓库和营房。 自陈新进驻登州后,便勾结了王廷试和吕直垄断辽海贸易,集中交易的地点就在南城隍岛,这里数年间变成了一个大型集市,同时也成了登州船队的中转地点,除了商船外,也常有登州、文登、东江水营的船队在这里避风。 从登州镇开始动员后,所有通往辽东的贸易都被停止,南城隍岛变成了军队集结地,往来的多半是军船。 刘民有看看港口东侧,那里停泊着十艘没有挂旗帜的船只。 “那边应该是东江来的船,那几人都到了。” 毛文龙占据皮岛的时候,随便去一个东江镇的将官,就能威胁朝鲜的地方官,天启七年皇太极突袭东江和朝鲜,让朝鲜签订了一个兄弟之盟,那时的后金没有能力在朝鲜保持军力威慑,签约后便撤走了,不久就爆发了身弥岛之战,登州镇全歼登岛后金军,并俘获牛录额真一人,靠着这次大胜,登州镇开始影响东江和朝鲜的局势。 虽然没有在鸭绿江附近驻军,但登州镇的商船不断往来,购买朝鲜的人参、貂皮和烟草,外务司每年派人去汉城和宣川等地,与朝鲜建立了联络的渠道。 大明对朝鲜有再造之恩,皇帝和大臣都更加亲民。陈新点点头,悠闲的带头走在前面,岛上民户很少,本地经营的商业基本是登州的综合门市,类似于军管的状态。 陪同过来的杨云浓扭动着肥胖的身材,毫不落后的跟在两人身后,他追到陈新身边,“大人。属下方才已经问过驻岛的外务主事,东江的人都来了,沈世魁本人来的,黄龙派来的人是尚可义。” “尚可义。”陈新冷冷道,“尚可义本官是欣赏的,不过他还不是黄龙。” 黄龙依然是名义上的东江镇总兵官,他的地盘在鸭绿江口的獐子岛。与朝廷的海陆交通都完全被隔断,周围的皮岛、石城、镇江都在东江其他势力控制下,年初春季攻势中,登州镇又占据了岫岩和凤凰城,黄龙已经完全被包围在中间。 东江内部的势力中,毛承禄和尚可喜都完全倒向登州镇。在登州的援助下,实力早已超过其他东江势力,沈世魁则占据皮岛、铁山、义州,霸占了屯田的地区,黄龙只得往鸭绿江西岸沿线发展,与沈世魁的势力在宽甸等六堡互相交错,双方还时有冲突。黄龙的人口和兵马都得不到补充,手上战兵只有千人上下,往往处于下风。 东面的朝鲜还是每年向大明朝贡,他们的贡路便是走辽海至宁远登岸,横穿整个登莱势力圈,这个时代的朝鲜国力弱小。亲明,旅顺之战后,建奴全线收缩。朝鲜立即把那个兄弟之盟扔到了一边。不过沈世魁还是毛文龙时期的做法,动辄便对当地朝鲜官员威胁,而登州镇有军力为后盾,商社贸易又颇为公道,朝鲜不但出口人参、貂皮、烟草,也从登州进口南货、卷烟、棉布、烧酒等等产品,每年登州外务官去朝鲜时。也会按官场惯例献上仪金,所以在东江镇和登州镇之间,朝鲜明显的偏向登州镇,在李朝已经出现一批亲登州的官员。 不过朝鲜信息滞后。还不太清楚登州镇与朝廷关系的变化,至少要今年的朝贡结束后,他们才会知道详情,届时如何抉择,李朝朝廷中又会有一番纠结争斗。 黄龙虽然一直和陈新不对付,但现在兵饷、粮道、走私等通道都受制于登州镇,周围又全是登州势力,他从去年年底开始主动缓和,其中牵线搭桥的,便是尚可喜的哥哥尚可义。 这个尚可义也算是黄龙的心腹,刘兴治皮岛之乱时出力镇压了乱兵,后来黄龙被耿仲裕等人逮拿,遭挖鼻割耳丢尽了面子,无法在皮岛继续立足,尚可义也继续跟随着他。尚可喜投靠登州镇后,尚可义也把家眷一起送去了安全的登州,既可以保家人平安,也算给陈新交了投名状,所以他与两边关系都十分不错。 登州虽控制了海运粮道,但没有特意克扣过黄龙的粮草,但在贩私和其他货物上一直多黄龙颇多打压,使得黄龙控制的獐子岛条件比东江其他各岛都要差,逃散的人很多,黄龙渐渐撑不住,从去年底以来,开始主动缓和与登州镇的关系,尚可义便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 杨云浓低声道:“大人,黄龙带了一封信,说旧伤发作不便远行,派尚可义来拜见大人,但大人下的军令他必定遵从。” 陈新停下脚步看着杨云浓,随军担任情报局联络主官的吴坚忠跟在陈新身后,听到后聚精会神的听着,看陈新是否会对付黄龙,经过多年渗透,黄龙手下已经被收买和安插了不少人。 杨云浓低着头,等待陈新的命令,他估计黄龙这次可能落不了好。为了这次秋季攻势,陈新召集东江各岛将在南城隍岛会面,一方面是为了部署作战,二来则是让他们站队,因为这次攻势与以往不同,是没有登莱巡抚命令的。以往各次攻势需要东江配合时,陈新都会找王廷试发一个形式上的命令,这次却特意没有如此做,就是登州镇擅自调动兵马。黄龙虽然没有亲自来,明显还有些戒心,派出尚可义这个心腹,表示了听从调遣的立场,但在这样重要的战事中,必须要尽可能消除可能出现的风险。
陈新突然笑笑,没有说什么就继续走了,杨云浓和吴坚忠对望一眼,两人知道此事不会就此罢休。 陈新和刘民有两人走在前面,刘民有低声问道:“这黄龙也够能撑的,难道这么多年了,他还记着当年孙元化的事情?” “他会记孙元化的恩?黄龙是辽镇出身,当年孙元化当宁远兵备的时候跟着练红夷炮,四城之战关宁军的红夷炮队便是他率领,若他真能这么记恩,又怎会从辽镇跑出来。跟着孙元化到了东江镇。他是知道皇帝让他在东江当钉子,上次被耿仲裕割了鼻子后,便干脆跟谁都不对付。”陈新说完后回忆了一下,这个黄龙其实打仗还是中规中矩,就是太过贪婪,带兵水平实在低得厉害,不过在大节上并不糊涂。历史上他于崇祯六年于旅顺力战而亡,比之三顺王又强了不少。 “那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他是攻击赫图阿拉方向,对大局似乎也无碍。。。” 陈新打断道:“每个方向都是重要的,黄龙目前话是说得好听,但总是一个隐患。” 刘民有沉默了一下,他知道这是关键大战。陈新的考虑有道理,不过大战前对付黄龙,也可能出现意外,而且他也听陈新说过,这个黄龙在历史上是个抗金英雄。 陈新看看刘民有笑道:“对付他又不是一定要杀他,此事容我再想想。” 刘民有劝道:“上次他打赫图阿拉也做得不错,大战前还是要以稳固为第一。” 陈新点点头。在驻岛的外务官带领下,两人顺着山道登上了岛北的小山,这里有几座院落,平日给路过的官员和商社管事用的,尚可喜、毛承禄等人已经等在大门口,陈新也立即认出了见过一次面的沈世魁。 这个毛文龙的便宜老丈人当年在身弥岛之战时见过陈新,多年下来居然没有显老,反倒起色极为不错。刘民有想起情报局的报告,上面说沈世魁在皮岛大兴土木,生活极为奢侈,不禁在心中摇头。 沈世魁在历史上也有点类似黄龙,他的出身又与吴襄相同,以前是个商人,一身的毛病。贪污腐化一点不输其他官员,也喜欢搞些内斗争权,不过最后在大节上也是站住了,皮岛被攻破后拒不投降。面对阿济格不参不拜,最后被建奴杀死。 “下官见过大人!” 几人齐齐跪下参见陈新,陈新眼神扫过几人,依次是尚可喜、毛承禄、尚可义、沈世魁、沈志祥,现在是崇祯八年,原本的历史上,尚可喜已经投降后金,毛承禄死于登州之变,尚可义跟着黄龙死于旅顺,沈世魁将在崇祯十年死于皮岛,沈志祥投降建奴,东江镇彻底烟消云散。 现在几人却都还在这里,另外一个三顺王耿仲明则驻守在青州府边界,陈新心中颇有些感慨,自己的到来改变了这些人的命运,改变了登莱、东江无数人的命运,也改变了辽东的局势,而他即将要去改变这个时代。 “各位请起。”陈新一一将几人扶起,也没有进屋,就站在门口对着几人道,“今次之战,是为我登州镇而战,亦是为各位将军,本官从不白使唤人,这次亦是同样,具体条款由杨云浓司长与各位详谈,如何作战,则由刘破军司长分发文册给各位。本官在这里只和各位说说心里话,各位与本官一样,都是辽东人,人都说故土难离,我们却被迫背井离乡十多年,本官夜半梦回,总能想见故土模样,但睁眼却知,家园早成荒冢,亲人尽为野鬼。” 陈新尚未说完,尚可喜和毛承禄已两眼发红,其余几人也面色凝重,连沈世魁这个贪官也是如此,辽人苦难之深重,已无法用言语表述。 陈新提高声音继续道:“今日我们就是去光复辽东的,收复我们的土地,此乃为数百万辽民的复仇之战,亦是天下人十余年之期望,容不得半点情面,我登州镇有功必奖有过必罚,所有军令必须严格遵循,有丝毫抗令懈怠者,本官绝不放过。此战天下瞩目,望各位精诚团结,与本官一道光复辽东。” 尚可喜带头再次跪下,几人齐声道:“谨遵大人将令!光复辽东!。。。” 刘民有在陈新身后站着,这里只有他知道陈新根本不是辽人,但到达这个时代之初,他们便被认为是辽东的逃人,登州镇中亦有无数逃出的辽人,那种刻骨的仇恨和思乡的感情都感同身受,很多时候刘民有也把自己当做了辽人,从而让他坚定的认为,在与后金的战争中,自己永远是正义的一方。 “光复辽东。”刘民有也低声说了一句,他转头往海上望去,南北城隍岛之间的万顷海涛之中,帆影蔽海,樯桅如林,无数的船只破开海面,乘风往辽东的方向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n阅读。)9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