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杀伐

万族王座 2 作者鸿蒙树 全文字数 3671字
前面是不归之路,俘虏们却是无从选择,只能是排成长队静静行进着。 除了不时驭空而起的深渊人,行进中的俘虏们变得非常的沉默。 远处传来野兽的吼叫声,阵阵山风吹得树叶响动,身着麻衣的人们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感觉,一个跟着一个向前行进。 看到大家的这种情况,秦宁的心中更加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到底自己现在拥有着多少的战力呢?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秦宁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中传承了一些那神秘人物传来的战斗意志和战场的经验。 那人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完全不是秦宁这种读书人所想到的内容。 所有的经验这时完全与秦宁融合在了一起,他感觉到自己除了还有些地方需要熟悉之外,那些东西完全就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 并没有在意自己在队伍中的什么地方,秦宁一边走着,一边察看着自己体内的情况。 炼气五层! 这已是是战场上将领的层级。 经过身体的重塑之后,修为虽然是炼气五层,从战力上看,完全拥有着炼气七层的战力。 炼气七层啊! 强大的真气在体内激荡,秦宁知道自己已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五行魔功可不是乱叫的,这的确就是一种魔功,拥有着超越层级的战力。 身体得到了那种叫做息壤的东西的全方位改造,内气又是那么的充沛,完全有一战之力了! 在弄明白了自己的修为情况之后,秦宁就不打算继续走了,再走就接近了对方的那集合地,如果真的到了那地方,自己一点点的希望都没了。 目光偷偷投到那几个驭空在天上的深渊人身上,秦宁计算着怎么样展开攻击的事情。 最高修为的是一个炼气六层的人! 这是自己的机会! 幽冥路,忘川河,奈何桥前叹奈何…… 一个华族人突然大声念叨起来。 这是一个老人,胡子花白,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一下子颠狂了起来,声音在这四处回荡。 天地荒兮,断垣遍野;心之忧兮,枯骨万年…… 又有一个中年人高声念叨。 秦宁的心中能够感受到这些人面对着死亡的那种无助感。 连年的征战,大量的族内男女走上了战场,蓝星族在四面敌人中已显衰败。 可能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化解一些他们内心之中的恐惧了。 一路上的刺激之下,队伍中的人们心神已经接近崩溃,他们可能就是想借这样的话语来发泄一下。 “找死!” 就在两人念叨时,一道强大的劲气朝着那老头就打了过去。 一击之下,老头还来不及惨叫,整个人就已是倒在了地上。 又一道劲气到来,一支箭矢贯穿了那中年人的身体。 两人就死在了秦宁的面前。 看到两人那双眼中露出的一种解脱般的目光,秦宁突然有一种心酸感。 他们的死让本来有些骚动的队伍再次静寂了下来。 “想死就闹吧!” 为首的那炼气六层的高手驭空而至,就浮于空中,高高在上的向着下方的这些蓝星人喊话。 “秦宁,你得设法逃走才是!”一个老伯在旁边小声对秦宁说道。 向着老人看去时,秦宁想起来了,这是秦家的老家人,一路上都是他不停的拉着自己在走,要不是他,自己早已无法再移动了。 这是一个可敬的老人,为了就近照顾自己,他一直跟着到了前线,也一同被俘。 秦宁正不知道该怎么样说话时,就听到一声箭矢响动,老伯已是倒在了血泊中。 “秦宁,一定要活着回……” 老挣扎着看向秦宁,话还没说完,已去失去了气息。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一直以来对自己关怀倍致的老人,秦宁感觉到自己的头脑中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感。 一种从心底传来的巨痛传遍了全身。 本来有些不敢主动攻击的秦宁受到这一刺激,那意识中拥有的强大战意与他的意识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满腔的战意瞬间已是冲天而起。 “敢随意说话,杀了!” 一个独角人大声说道。 “杀!” 秦宁的心中第一次充满了杀机,想到关心自己的老伯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眼前时,他的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这些深渊人。 血脉暴动、精气四溢! 强烈的杀气瞬间充盈全身,秦宁探身抓起了一些地上的碎石。 拼了! 秦宁再也无法忍受对方的残暴,现在他根本就不再去判断自己是否能够打得赢对方。 是时候了! 看到对方就在自己的上方,秦宁的目光一凝,身形都还没起来,手中的一块碎石贯注了他全部的内气,朝着这炼气六层的高手就激射而出。 那深渊高手没有想到人群中还有秦宁这样的一个高手,站在空中并没有布上任何的防护。 下面的这些蓝星人他们早已检查了无数次,全是丹田封住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力。 站在那里刚刚说了一句话,一道劲气朝着他的脑门就激射而至。
如电光般的石子比起刚才他射出的那支箭矢还来得迅猛。 没等他反应过来,碎石早已正中他的脑门,从眉心贯穿而过。 轰…… 这个深渊高手已是从空中跌落到了地上,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听着他的尸体砸在了地上的声响,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全都把目光投到了他的那具尸体上。 “谁?是谁?” 突然发生的事情吓着了深渊人,一个炼气五层的人大声吼了起来。 本来就脸无人色的这些蓝星族的人们这时更加惊慌起来,有不少人更是全身发抖起来。 “打!” 秦宁在击杀了对方的为首者之后,对于自己的战力更多了几分信心,趁着这些人还在慌乱时,手中的那些碎石一粒粒激射而出。 随着碎石贯注了内气打出之后,秦宁也来到了那尸体的旁边。 探手中,那尸体旁的一张大弓已是拿在了手中。 作为一个修炼者,虽然修为以前不高,秦宁还是练习过弓法,对于弓箭的运用并不陌生。 “秦宁!” 蓝星人一看竟然是秦宁时,本来浮现出的一丝兴奋之情瞬间消失了,在他们的想法中,能够击杀一个炼气六层高手的人肯定是蓝星族中的某一个高手,一看是秦宁时,全都呆住了。 “是秦宁!” “竟然是秦宁!” 有认识的人站在那里发呆地看着秦宁。 这时,那些深渊人也发现只有秦宁一人,几个人就围了过来。 这队押送的深渊人就十人,被击杀了一人,另外又有几个被刚才的偷袭击伤,能够围过来的不过也才五人。 “射!” 秦宁并没有废话,一次次拉动着那张大弓,一支支箭矢就被他激射而出。 这是一张大弓,也是一张专门炼制过的弓箭,拉动中整张弓都会充满劲气,那射出的箭矢就更是拥有着倍增的力量。 漫天箭影,劲气激荡! 秦宁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射出的箭矢会有那么强大的攻击力,随着一箭箭的激射而出,四个本来围住了他的深渊人当场就有三个跌落于地。 现在根本就不是想事的时候,秦宁一眼看到地上有一把大刀,闪身而至,抄起那把大刀,朝着深渊人就不停的挥动。 对于这些人,秦宁当然没有任何手软的地方,刚才自己亲眼看到他们啃食着蓝星人。 挥刀! 收刀! 再挥刀! 再收刀! 没有任何的技巧,大刀在秦宁的手中挥动,完全就是拼命的打法,强大的真气激荡着他的刀气,朝着深渊人不停攻击。 蓝星人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与深渊人拼斗着的秦宁,怎么也想不明白秦宁为何突然间那么厉害。 太凶悍了! 这时的秦宁就如同一头猛兽,那把大刀在不停的收割着深渊人的生命。 整个的战事完全出乎了秦宁的意料,并没有费他太多的力气,这十个深渊人已经完全被他击杀。 看着这些四散倒在地上的深渊人,秦宁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有一种兴奋的感觉,根本就没有那种第一次杀人之后的不适。 难道这也是那神秘人传给自己的意志? 啊…… 秦宁仰天大昂了一声,那心中郁积着的闷气一泄而出。 站在那里,秦宁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一战的情况时,感觉到自己还是拥有着不少的收获。 “深渊人死了!” 过了一阵,一个中年人大声吼了起来。 “深渊人死了!” 原本双眼无光的人们一个个的眼睛里充满了希望之光。 原本无望的结局因为秦宁而改变,大家看向秦宁的那眼神中有着太多的复杂情绪。 “你快走吧,如果你有心,就要为我族多做些事情,别管我们这些人了,以邪魔之身杀尽深渊人!” 听到这话,秦宁向着一个盘坐着的老头看去时,心中也是震惊,这老头也非一般之人,竟然也有着修为。 老头这时睁开了眼睛,看向秦宁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快走吧,深渊人很快就会到来,你带着我们走的话,我们会拖累你的,以你有用之身多为我族做些事情!” 这是一位可敬的老人! 听到老头这样一说,本来双眼有光的人们再次目光暗淡了下去。 说话间,只见那老头突然间全身散发出强大的力量,一股大力束缚着秦宁,也不知道他祭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法宝,秦宁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在瞬移而去。 “不!” 秦宁想到那么多的人还留在原地,想到自己杀了那么多深渊人会带给那些人的危局时,想挣扎却是那么的无力。 看着秦宁离去的背景,那本来闭目中的老头大声道:“大地崩塌兮,山河远;黄泉碧落兮,盼重归……” “大地崩塌兮,山河远;黄泉碧落兮,盼重归……” 越来越多的人盘坐在那里念叨着。 本来静寂的这片天地越来越大的声音在回荡。 一股悲凉的气息久久回荡在片天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