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崖会动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549字
“杀”字一起,盖虎蓝的身形陡升而起。 他不敢恋战。 他只能逃。 他也只能逃。 ──在惊怖大将军身边的一众高手里,除了大将军本身和军师杨奸之外,在轻功上没有人能胜得过他! 他飞身而起,全身弓缩得几乎首脚相接,把婴儿匡护腹间,不往前、不取后、不向左右,而急若星丸地投向火场中! 烈火狂焰中! 死地就是活路。 ──跟随惊怖大将军久了,盖虎蓝绝对知道在生死关头间得做些什么起死回生的事! 他冲出火场的另一面之际,全身都着了火。 但他仍觉得庆幸: ──他已把紧追着他的唐大宗抛落在火场中! 他还来不及扑灭身上的火焰,突然他就听到一种声音。 “着!” 他听到剑风、感觉到剑锋的时候,胸前已中了一剑。 剑小。 小剑。 ──三寸三分三的小小小小的一把娇丽的剑。 “老李飞剑”! 盖虎蓝狂吼一声,带着火团,带着七处着火的衣衫,背着一百二十七支钢针的重创,紧紧抱着那不知生死的婴孩,用尽他平生之力,施展他那绝世轻功,以雷的勇决、电的速度、风的无阻全力奔行,仿佛那就是他最后一点生存的力量,却足能使生者死去、使死者复生、使最后一星良知道义能从萤光化作千个太阳,比刚才那场烈火还灿亮! 他一口气奔到“罢了崖”。 唐大宗和李阁下依然紧钉不舍。 他们不敢追丢盖虎蓝。 ──否则回去何以见将军! 以盖虎蓝的轻功,他们绝对追不上;但身受重伤的盖虎蓝,也决甩不掉他们两人。 从山下一路追到绝崖上。 风大得像迎面刮人的耳光。 月亮好近。 月色惨得像一块发不开的馒头。 盖虎蓝一怔,这才发现: 没有路了。 路已到尽头。 ──对崖象天涯那么远。 疾奔中的盖虎蓝,仿觉山崖会动。 就连狂追中的李阁下和唐大宗在恍惚间也有这种错觉:山崖似真的会动,迎着他们走来,像是要邀请他们赴一场天谴。 这种刹那间的诡异感觉,几令这两大杀手放弃追踪。 可是惊怖大将军的军令如山,还是要比这无力的天变还要不可违抗:今晚若是杀不了盖虎蓝和他怀中的孩子,他们这辈子就活到这里了。
他们在追杀别人时仿佛也给无形的力量追杀着。 这时,盖虎蓝已掠到崖沿。他已走投无路,走到无法逢生的绝处。 他陡然停步,猛回首,刚好就迎上“嗖”地一道剑光。 盖虎蓝来不及闪,来不及躲,剑入怀里,他不觉痛,亦不觉伤,只觉怀里的婴孩身子一震──大概是他中剑了吧? 盖虎蓝往怀里一看,映着月芒一看,只见那紧闭双目的孩子像一小尊悲愤的泥像。 盖虎蓝只有仰天长叹。 山崖像一个跨不过去的噩梦。 李阁下和唐大宗向他和他怀里的小生命步步迫近;盖虎蓝忽然想到:将军夫人和各路堂主现在可能已发现了总堂全家遭劫的惨剧了吧?他们可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杀敌无数可是杀友更多于杀敌的大将军,正躲在软枕暖衾里偷笑? 将军夫人宋红男发现总堂主全家惨死之后,哭得比谁都伤心,像一朵花折落一般,竟晕死了过去,茶饭不思,足足抱恙了两个月,才略见起色,但仍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整日窝在房里,愁色锁眉、笑颜不展。 这使惊怖大将军更有义正辞严、名正言顺的理由,以义愤填膺悲愤难平的激昂,号召“大连盟”中的五大分盟:金、木、水、火、土,来声讨誓师,矢志扫荡“九联盟”,以报总盟主全家灭门之祸的血海深仇! 当晚:天色破晓之时,李阁下与唐大宗已赶返“朝天山庄”向惊怖大将军急报: “大将军猜得一点也不错,盖虎蓝叛徒是要救冷悔善最小的儿子冷凌弃。” 惊怖大将军一点也不动容:“哦?” “不过,我们把他杀了。” “孩子呢?”大将军居然以一种慈和的口吻问。 “杀了。” 大将军脸色一沉:“你们可真心狠手辣!” 唐大宗与李阁下脸色剧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这正是做大事的人材;”惊怖大将军的脸色,终于和缓了下来,像看他牧场里的两匹上驷的马,说,“我要的正是这种人。” 唐、李二人听了这句话,仿佛已可以望见自己前程是一条铺着澹澹黄金的大道。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