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698字
两人交手一招。 过了招。 铁手沉着地走回追命身边。 追命噤声问:“怎样了?” 铁手也低声答:“他要把毒传入我手。” “你是铁手。” “我反震了回去。” “他着了毒?” “不。他趁我反震之余,在我脸上喷了一口气。” “毒气?” “是。” “你中毒了?” “我以‘锁眉’之法,运聚内力,封锁了他的毒气。” “所以他无功而退?” “不是无功。我也感觉不大舒服,想吐。” “严重吗?” “没关系。总之不能呕出来。这时候不能输了气势。” 温吐克回到阵中。 温辣子马上用“毒语传音法”问:“怎样了?” “厉害。” 只这两个字后,好半晌,温吐克还说不出话来。 温辣子没有再问。 他只是说了几个字: “做得很好,伤不要紧,要保存实力。” 然后,他就站起来。 ──因为到他了。 到他出招了。 (这时候,温吐克的感觉却甚为凄苦。 他觉得五脏全都弹到脑子里去了,但脑髓却似填塞满于肺腑之间。 ──那是好厉害的内力! 好可怕的内功!) 他本来还想挺着。 他强撑着。 站着。 ──但只觉天不旋、地转,地不暗、天昏。 这比“天昏地暗”、“天旋地转”的感觉还要可怕上一些! 所以他忍不住坐了下来。 盘膝而坐。 运气调息。 但双目仍注视战局: 温辣子施施然而出。 他的双手一直拢在袖里。 他是有“六条眉毛”的人。 两条真的是眉毛。 剑眉。 两条当然是胡子。 浓胡。 还有两条是鬓。 ──他的鬓毛很长、很黑。 笑起来的时候,他就像是六条眉毛一起展动:是“六条”,不是“四条”更不是“两条”。 ──两条眉毛,是谁都有;四条眉毛,武林中早已有了陆小凤老前辈。六条眉毛,便是他自己。武林中黑道白道上条条汉子数不清,但暂时还没有“八条眉毛”的汉子。 追命则喝酒,脚步踉跄,甚至已很有些儿醉态。 他望天。 天上有月。 皓月当空。 ──他看月亮的时候仿似还比看敌人多! 他不但望月,还叫人看月亮。 ──他叫的人还是他的敌人! “你看,这月亮多美!” “再美,也不过是月亮。” 温辣子剔动着六条眉毛:“我不喜欢景,我喜欢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景太隔了,不像人,可以玩。我喜欢玩漂亮的和好玩的女人。”
“我就是喜欢它‘隔’。万物有个距离,这才美。从她身上的一条毛孔去看那个女人,也不外如是:红粉骷髅而已。” “你很不实际。” “什么是实际?不妨一朝风月,何愁万古常空。” “说的好,枯木里龙吟,骷髅里眼睛。” “请。” “请什么?动手?” “不,喝酒。” “喝酒?好!我喝!” 追命呵呵笑着,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口酒杯,递上给他,“我可不常请人喝酒。” “承蒙看得起。有酒有月,总有歌吧?” “好,我先且唱一首: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温辣子毫不犹豫,一口把杯中酒饮尽,喝完了酒,又马上把手拢入袖中,只吟道:“你唱的有意思,我也来一首: 春花秋月夏子规, 冬雪沁人冷冽冽。 徐行踏断流水声, 纵观写出飞禽迹。” 追命抚掌大笑道:“很好很好。” 温辣子亦拊掌笑道:“过瘾过瘾。” “再来一杯。” “你有酒么?” “有。” “够么?” “你要多少?” “一坛。” “一坛?!” “至少一坛才够喝,你有么?” “当然有。” “在哪里?” “你当他有,照样饮,那不是就有了!” “哈哈……有意思,当它有就有,当它无便无──” 他们两人对饮畅谈,竟忘了交手的事一般,也浑似忘了身边还有个大将军。 大将军忽低啸了一声。 啸声方启,蛙鸣又此起彼落,聒噪人意。 追命饮尽一壶酒,低回地说:“木马嘶风,泥牛吼月。” 温辣子接吟下去,并举杯邀月:“云收万岳,月上中峰。” 然后他喟然道:“我是身不由己。” 追命道:“我也情非得已。” 温辣子道:“酒已喝过了,歌也唱过了,月更赏过了,该出招了吧?” 追命叹道:“对酒当歌,看来当真是人生几何!” “不,”温辣子掷杯肃然掷道,“对你而言,是人生三角,而不是几何!” “为什么?” “因为你闻名天下的‘追命腿法’!”温辣子望定他的下盘,一字一句地道,“也就是独门绝技:‘三角神腿’!今儿夜的一会,要比对酒当歌足可珍可惜!不在阁下‘三脚’下讨教过,可真虚了此行,枉了此生哩!”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