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毒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387字
追命急跃于空出击 温辣子沉着应战 追命身形闪动出腿 如风每一轮腿法便 是三脚或三角扇形 攻下居高临下力攻 温辣子只盯着敌 人的脚他的手往 敌人攻来处刺插 过去便逼退来势 两人一上一下激战着。 追命久战不下,忽尔落地。 这次到温辣子跃空而起,上下倒转,双手却疾向追命上三部戳刺,形成了这样的一种格斗: 温辣子身子完全倒 转了过来双手十指 的利器闪烁着攻向 追命密集且极迅疾 追命镇定从容应 战双脚踢过头顶 就像一双手护在 上盘应战温辣子 从盘坐望去的温吐克所见是这样的: 温辣子有一颗大大的头却有一双小小的脚 追命有一颗小小的头却有一双大大的脚 这等互拼殊为罕见。 两人的优劣也明显互见: 追命的腿法是惊人的:一双腿,可变作手,变成武器,甚至可以变为任何兵器、在任何角度以任何方式出击。 温辣子则毒。 他的利器谁也不敢沾。 他的招杀伤力似乎很小。 但很怪异。 而且很毒。 毒招。 这时落山矶下急掠上来一人。 一一当然是大将军的人。 而且还得要是心腹手下。 ──否则,谁可以在“三十星霜”、“七十三路风烟”和“暴行族”的重重包围、防卫下能如此直入无碍? 来的是杨奸。 只听他一上来,就向大将军禀报: “报告大将军,苏师爷已在‘四分半坛’顺利截住冷血,也找到小刀姑娘和小骨公子了。”然后还在大将军耳边低语了几句。 铁手听得心下一凛。 就在他没注意场中交战的片刻,突然响起了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场里双方都起了极大的变化,而且还自交战中陡分了开来。 那是因为追命的脚,终于踢上了温辣子的手。 或者说是: 温辣子的手终于逮着了追命的腿。 两人都没有闪开。 ──这下子,两人都在硬拼。 “咣啷”的一声巨响,便是在那一下碰击中发生的。
然后,两人都住手。 翻身, 闪退后边。 退 一 边。 温辣子满手都是利器。 而且都是沾毒的。 剧毒。 ──-一种见血就会破坏一切免疫能力和抗菌系统的毒。 追命那一脚就砸在他的手上。 也等于是蹴在一堆利器上。 ──结果呢? 追命的鞋子给割破了。 布袜也给划开了。 但没有血。 不见血。 温辣子退了回来。 温吐克起身要扶持他。 温辣子很傲,一闪就避过了,不让人扶持。 温吐克忍不住:“怎么了?” “手疼。”温辣子皱着六条眉毛道,“好厉害的脚,像是钢铸的,竟伤不了他!” 忿忿。 显然双方都没讨得了好。 这已战了二场:铁手对温吐克那一役,明显是温吐克吃了亏;追命战温辣子这一场,则像是扯了个和──要是不温辣子自己心里知道双手给那一脚震得已一时动不了手的话。 “两位辛苦了。”大将军热烈地走前去,搂着温辣子和温吐克的肩膀道,“太辛苦你们了。” “辛苦不要紧,”温辣子苦笑道,“但还是没有战胜。” “他们的武功招数我也摸个七七八八了,”大将军满怀信心、胸有成竹地道,“让我亲自来收拾他们吧。你俩的任务已完成了。” 说着,在笑声中,他左手“喀嘞”一声竟扭断了温吐克的脖子。 右手也一扭,“啪嘞”一声,温辣子的头也给拧得完全转向颈后来! 就在这时,温吐克吐了一口血! 血迸喷向大将军。 血腥。 ──一种特殊的比死鱼还腥的臭味。 大将军陡然卸下身上的袍子。 他用袍子一拦。 急退。 ──急退不止因为血雨。 他手上有两枚利器──一把小剑、一把齿踞──已弹了出来,射向大将军! 大将军一面疾退、一面在争得的距离中,以碑石一般的手掌,将温辣子的暗(利)器拍落。 然后他才顿住。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