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阴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870字
阴招比毒招更可怕。 毒招只毒。 阴招却比毒招更难防。 温吐克已倒了下去。 他至死还瞪着眼。 他不相信他竟就这样死了。 然后就死了。 ──也许,还来不及知道自己死就死了,也是一种“安乐死”,总好过长期病卧、受尽疾病衰老的折磨,才奄奄一息的死去,“突然死”虽然意外,而且不甘心,但也死得快、死得舒服。 不过,温吐克毕竟是温家好手: ──他死前仍喷出了“血毒”。 惊退了大将军。 温辣子没有马上死。 ──虽然他的脖子已给扭到后背来,但他居然仍说得出话来: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语音甚为干涩。 “因为你们既属于‘老字号’的人,就无心无意要帮我‘大连盟’,迟早必生二心,留有何益?”大将军居然神色不变。像做了一件日常生活里洗脸剔牙嚼花生一般的平常事儿,“而且,苏师爷已跟我说了,你们来得这么迟,不仅是没诚意要助我对抗四大名捕,主要目的还是想和我交换那秘密法子!但你不先说,我也不先告诉你。这法子,你有,我也有。不过,我已探得在‘老字号’也只有你晓得,所以,我不妨杀了你,虽不知晓你的法儿,但只要灭了口,就剩下我的法子,谁也奈不了我何了!” 他哈哈笑道:“刚才我观战了那么久,终于认准了你们的弱点和破绽,这才能一击得手,而且一箭双雕,一石二人,还可以嫁祸给四大名捕,使老诸葛又多上了门温家强敌!” 温辣子喘息着道:“你……枉你为……大将军……一盟之主……这种背信弃义的事……都做得出来……” 大将军像听到天底下最可笑、好笑、值得笑的事一般大笑道:“就因为我是一盟之主,也是主帅大将军,还是山庄庄主,我才一定要做这种事──否则,就是别人对你做这样子的事了!” 这陡变发生得委实太快。 连铁手和追命都不及阻止。 ──事实上,他们也断断意想不到,大将军在未向他们出手之前,竟会向自己人下手的。 而且出的正是阴招。 下的是毒手! 他们目见,也不寒而悚! 他们更认清楚了眼前的敌人。 那不是人。 而是禽兽。 “虎毒不伤儿”,但大将军杀恩人、杀子、杀友,连老婆夫人宋红男都不知给他掳到哪儿去了! 杨奸也不禁变了脸色;他看着地上温辣子和温吐克的骸首,也不免微微颤抖。 大将军斜睨着他,唇角仿佛也有个倾斜的微笑: “你怕?” 杨奸还未回答,于一鞭已发话了:“将军,你请苏花公老远把‘老字号’温门几名好手好不容易地请了过来,却是这样杀了,这,有必要吗?”
大将军哂然道,“你这样问,那就错了。试问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有哪几件是必要的?大家其实可以有饭吃,有房子住,有妻儿子女,那不就很好了吗?又何必出兵打仗、征战连年呢?可是仗还是照打,弱肉强食,大国拥有无限土地,还是并吞小国。其实岂止于人与人之间相争如此!海里的大鱼也不又吞食小鱼,天空飞鸟也不一样食小虫!人不止杀人,人也一样放火烧山、烧房子,见飞禽走兽都杀,不一定为了御寒充饥。人杀人害人从来不问情由,只为心快,‘莫须有’本身就是理由。” 于一鞭板着脸孔道:“可是,岭南广东‘老字号’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人多势众齐心协力,你又何苦去捅这个马蜂窝?” 大将军用粗大的拇指指着他自己粗大的鼻子,粗声大气地道:“不是我先捅他们,是他们先捅我。” 看他的神情,他没用下身粗大的阳具指向于一鞭,已算很客气的了:“你问他看看:他们摆明了是来跟我助拳的,但温情一上阵就放铁手出‘朝天山庄’,温小便则劫走了我夫人,温吐马还去阻截苏花公对付冷血──你说,这些人不俟他现在老老实实的时候杀,难道等他不老实的时候才给他宰了嗯?!” 铁手和追命不禁都不约而同地望向杨奸。 杨奸垂下了头: 话是他说的。 因为已到了危急关头。 ──他不认为凭铁手和追命二人之力,就能应付了大将军和大将军麾下的一众高手! 于一鞭铁着脸色道:“他说的你就相信?!”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大将军龇着白森森的牙齿,森然道,“杀过一万,总好过放错一个。──何况,杀这些姓温的家伙,传出去之后,是四大名捕下的手,不是你我……他们不正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帮我们对付这些吃公门饭的鹰犬吗?让岭南温家这族跟诸葛小花这六扇门的祖师爷去拼个你死我活吧!” 于一鞭叹道:“大将军,你最近杀气实在是太大了。‘屏风四扇门’这种武功,就算是绝世之材,每一扇门的功力也得要练一甲子方可──” 大将军脸色一变,叱道:“六十年?!那我练完‘四扇门’,岂不是要练到两百四十岁!你能活到那时候看我练成吗?” 于一鞭仍沙哑着声音道:“可是大将军你已练到第三层了啊,加上你的‘将军令’,已足可天下难有匹敌了,何苦硬上第四扇门,徒惹魔头反啖,引火烧身,以致戾气发作,不可收拾,一至于斯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