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拆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750字
大将军的命令一发,他自己已抢身出袭。 不是攻向铁手。 更不是追命。 而且也不是于一鞭。 他是拔身而起、飞纵而出,猱身扑向于玲和于投。 他快。 于一鞭也不慢。 他一动。 于一鞭也动了。 论身法,大将军也许还不是最快的。场中还有个追命。大将军身形甫动之际,追命也要掠出制上,但大将军在扑出之际掠起了一道飚风,厉烈刚猛,前所未遇,竟硬生生把他欲振的身形压了下去。 论气势,没有人比得上大将军。 于一鞭也不能够。 但他一早已看定了这点。 所以他也一早已准备好了。 他不飞身去截大将军。 他只截击──用他的鞭。 他的鞭一出,场中只闻鞭声、鞭风,岗上只见鞭影、鞭意。 “你身为大将军,却对幼龄小儿下此毒手,你还要不要脸。” “我就是不要脸,所以才有今日手握大权!” “就因为你是这样的人,连我也只有反你一途!” “去你的!你要反就反,这么多理由于啥?!反正今晚我就要你连你一家人一起杀个尽绝!” 话就说到这里。 谁也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们已战到酣处,也打到全神贯注、一发生死的关头。 ──两人虽都是武林中的顶尖儿一级高手,但尤是这样,两人更聚精会神,不敢轻敌,更不敢稍有疏失,略有差池。 这是极其凶险的交手。 于一鞭可谓占尽了地利。 甚至天时。 他的鞭本来只有三尺长,可是越战越长,打到后来,竟足有三丈余长。 他站在高处。 大将军为了要偷袭于氏兄妹,所以反而处于地势较低之处。 他只有见招拆招,对手离得太远,鞭法慎密急暴,他根本没有机会反攻,没有办法反击。 他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 月影黯淡,加上绵密的鞭影,已遮去了大部分的月色,在昏黯的荒山之中,红灯闪晃,鞭法又鬼神莫测,倏忽不定,鞭风时有时无,有时极快而夹带尖嘶,有时奇速但声息全无,这才是于一鞭鞭法的可怕难防之处! 大将军惟有以静制动。 他不主动。 他等鞭丝真的抽到他身前时,他才一伸手,切/啄/斩/戳/劈/拍/挟了过去。 所以,无论于一鞭的鞭法如何变化多端,如何令人眼花缭乱,他都只把定了一个原则,只等鞭身真的攻到之际,他才还击。 就当它是一条毒蛇,他只攻打它的七寸! 它也真似一条蛇,不住翻腾、舒伸,时像毒蛇吐信,时似怒龙翻空,有时卷成一团又一团鞭环,鞭圈内布满了罡气,只要一点着敌人,立即将之杀碎震死;有时鞭尖如晴蜒点水,铁鹘折翅,猝然而落,翩然而起,每一起落间都绞向大将军的要害死穴!
更可怕的是,有时,这鞭竟成了矛! 软鞭竟给于一鞭抖得笔直,向大将军刺戳! 有时也如手持大关刀一般,横扫直劈,变化之大、之急,细时如针,劲时似箭,急时无影,柔时如风,变化出自变招中,变招又再变化,使大将军半步进不得、退不得、移不得、动不得。 大将军只有见招拆招。 见招拆招。 鞭在哪儿,他那淡金色的手便插了过去,鞭影像漾了开去。 鞭攻向哪里,他像金石打镌而成的手便伸了过去,要抄住鞭子,那鞭就立即荡了开来,又打从另一角落另一角度再作攻袭。 大将军仍然见招、拆招。 见:招、拆:招。 但没有还的招。 还不了招。 ──敌人实在太远了! 看的人不同,想法也不同。 于投兄妹见此战况,心中大喜。 “爹赢定了。” “凌伯又全面挨打。” “他还不了手。” “他哪里是爹的对手!” 同样是观战,马尔和寇梁的看法便很不一样: “看来,于一鞭是缠住了大将军。” “可是,大将军也逼住了于一鞭。” “于一鞭已不能停手。” “对,只要稍一住手,大将军就必定反扑。” “所以于一鞭只有一鼓作气把凌落石击杀于鞭下。” “凌落石也在等于一鞭只要稍露破绽,他就全面反击。” “你看谁赢?” “我不知道,但至少,于一鞭现在是占了上风。可是,于一鞭好像很怕大将军的手……” “我也看出来了。敢情是凌落石的手,要比于一鞭的‘天道神鞭’还要可怕不成?” 追命和铁手的看法也很有些不同:“我们要提防了。” “对,于一鞭已败象毕露了。” “是的,他已出尽全力,但只要一缓气,大将军便会全力反扑。” “所以,他不是未得手,而是不能停手。” “只要大将军的‘将军令’砸上鞭身,凌落石便会以‘屏风大法’反攻过去,是以于一鞭便够凶险了。” “因此我们得要小心了。” 就在这时,掌劲金风大作,天色突然大暗。 全黑。 月色不见了。 灯笼全灭。 只剩下了鞭风丝丝。 掌风猛烈! 掌风如刀。 鞭声似箭。 人呢? 光阴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