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条惨金色的大道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2603字
这时的武林人材辈出,江湖上风云诡起,看来只要谁能混得出名堂来,谁就可以在这铺满黄金的武林大道上捞一笔。不过,在江湖上翻过风起过浪也给风刮过浪冲过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一条惨金色的大道,看去好似金银珠宝,上了阵却只流血流汗。 杀了“大连盟”总盟主“不死神龙”冷悔善全家之后七十八天,原副总盟主兼刑堂堂主的惊怖大将军,就顺理成章的给一致公推为总盟主。 身为总盟主的惊怖大将军,第一件事就是全身着白衫、外披麻戴孝,额系红巾,虎目赤睛的矢誓要为已故总盟主报仇,聚合“大连盟”各路同道,消灭害死冷老大一家老幼三十二口的“九联盟”! 当时武林中各门各派的精英与实力,尽在“七帮八会九联盟”中。“九联盟”后来各盟意见分歧,冲突日频,其中金、木、水、火、土五盟,在冷悔善号召之下,归辖于“大连盟”,对抗“九联盟”。 “九联盟”缺了五盟,很快地又补立了江湖上五支新兴势力,即是:“蛇盟”、“鸽盟”、“燕盟”、“龟盟”、“鹤盟”,联同原来的“鹰盟”、“龙盟”、“豹盟”、“虎盟”,再度联手合称“九联盟”,坚持不让“大连盟”成为“七帮八会九联盟”中之一员。 他们联合新崛起的势力,抵制“大连盟”,以制裁“大连盟”各盟当日的脱离与叛变。“大连盟”当然不甘就范,于是跟“九联盟”明争暗斗,各不相让。 至于“七帮”、“八会”也乐得隔山观虎斗,坐视不插手。 “大连盟”与“九联盟”正是寸土必争,打击对方不遗余力,于是独立于“大连盟”与“九联盟”之外的“孤寒盟”、“黑山白水黄花绿草蓝天”、“自成一脉”、“斩经堂”、“采花帮”、“暴行族”、“天朝门”、“万劫盟”等组织势力,全成了各家各路力争的对象! 近日,“孤寒盟”有明显向“九联盟”靠拢的现象,要成为“九联盟”之外的第十个“联盟”、这自然令“大连盟”的人大为恼怒,冷悔善虽一向不喜欢两盟械斗,因为流血只有削减彼此的实力,但也只好同意惊怖大将军的“兵谏之策”。 ──要以武力对付“孤寒盟”,兵临城下,不怕他们不惧,给他们一个教训,这叫“杀鸡儆猴”,以防人人俱向“九联盟”归心。 可是,惊怖大将军整军包围“孤寒盟”,战果未见,冷悔善已遭灭门之祸,“大连盟”内变频生,直至三个月后,惊怖大将军稳坐“总盟主”宝座,第一件令人怵目的事,便是“孤寒盟”加盟于“大连盟”,与“大连盟”结为兄弟盟,站在同一阵线。 惊怖大将军早年出道,结仇太多,树敌太强,遭“七帮”中的“生癣帮”和“八会”中的“多老会”座下的高手追杀,走投无路,幸得“大连盟”总盟主冷悔善识重,罗致他加入“大连盟”。 进入“大连盟”之后,他屡建殊功,五年后便因讨好了当朝权贵欢心,御封他为“大将军”。 他作战时气魄奇大、气势逼人,对敌时气焰高涨、气壮山河,敌人往往为他气概所折,或为其压力所逼,不战而败,战而惨死,故人皆称之为“惊怖大将军”。 这外号称多了,人对他的名字也逐渐淡忘了,而他对这绰号也十分得意。──就算在他荣膺“大连盟”总盟主之后,他仍保留这个称讳。 一直到了他入盟十三年后,终得“大连盟”总盟主赏识,义结金兰,极为重用,在“大连盟”中,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冷悔善对他推心置腹,事实上,连一人之下也名不副实。
“大连盟”中许多子弟,只知有惊怖大将军,不知有冷总盟主。 但他还是杀了冷悔善,并且利用替总盟主复仇的名义,连络并收揽了“大连盟”旗下各路好汉,一举歼灭了“豹盟”、“生癣帮”和“多老会”,其余“七帮八会九联盟”,不是给他打得回不了手,就是说什么都不敢招惹“大连盟”。 “大连盟”于焉日渐坐大,营辖范围日扩,门徒日多,骎骎然以“小朝廷”自恃。惊怖大将军大权在握,势力日定,“天朝门”再与他私下建立的“朝天山庄”结而为一,到了这个地步,惊怖大将军的势力,实力都到了登峰造极了。 事实上,惊怖大将军亦早已以强大的实力和财力,与朝廷上的佞臣奸官暗通勾结,一切作为,早已为朝廷默许,且对他加官晋爵,再次诏封为“镇边大将军”,任其胡作非为,以练军保疆、外拒寇侵为由,秣马厉兵,跟从者众,独霸一方,横行三省四十一县,叱咤一时。 眼下大局已定,接下来的三年之内,惊怖大将军要好好的去做一件事了。 自始算起,他加入“龙盟”十八年,创“大连盟”共十五年,可是这件事,他在三十三年前就极想做了。 但他一直忍到今天。 ──到底是什么事,能令一味霸悍、目无余子的惊怖大将军,忍心耐性的等到今天? 岁月是英雄最大的敌人。 ──不管对英雄好汉还是凡夫俗子,岁月的掠夺总是一视同仁。 且不管惊怖大将军算不算是个英雄──至少惊怖大将军本身绝对当自己是个英雄。 ──不论自己是不是英雄,但一个人能把自己当作英雄总比当狗熊来得好过多了。 ──但真正的英雄,只是拿来牺牲的。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为他明知牺牲也愿意牺牲;牺牲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完成。充英雄的狗熊则不然:他们英雄其外,狗熊其中;有福同享,有难你当;两胁插刀,有所不为;赴汤蹈火,在所必辞;锄弱扶强,除良安暴;锦上添花,不遗余力;落井下石,义不容辞。所以他们多能无灾无祸,长命富贵,不理千古万古,家喻户笑。只不过,狗熊也好,英雄也好,大将军年纪慢慢大了,死亡渐渐近了,有很多事,得要在乎了。 大将军狂怒的时候,双手足以撕开一头狮子;他盛怒的时候,一掌把一头奔马劈成两半;他恼怒的时候,一声大喝足以把他身边几个天才震成了白痴;他暴怒的时候,曾一口咬掉了他宠妾的一只正好在他面前挟肴的玉手。 可是大将军比谁都明智。 ──在这条武林中人趋之若渴求之若饥惨金色的大道上,一举手一投足,乃至悲怒嘻笑、分分合合、起起落落,甚至以气功拥抱、以内力下棋、以胆气豪赌、以血气痛饮,都只是上了台就要演的戏! 除了武功好,还要会演戏。 ──有时,会做人要比会做事更重要。 大将军深谙这些道理。 ──象求“不死药”这种事,只有秦始皇这种笨蛋才干的。 他明知人不能不死,他只求慢一些死和活得比任何人都痛快一些。 他一向都是火气极猛的人。在未得志之前,他当然也懂得吞声忍气;在得志之后,他只对上级和面对大事时沉得住气。到了现在,他谁的气都不必再受,谁在他面前都得屏住了气! 随着年纪愈大、年岁愈老,他的火气似乎也随发脱落。 他的发脱如经剃渡,他更象是一名高僧了。 可是等到他已扫除一切障碍、独步天下的时候,他的气恼又反璞归真,回复到当年情境。 ──忍了好久的事,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了。 (大将军到底要干的是什么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