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输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189字
突然之间,在黑暗中,完全没有了鞭风。 只剩下了斧风。 开山劈石的刀斧破空之声。 ──哪来的斧? ──鞭去了哪里? 蓦地,黑暗里亮起了一盏火。 ──不是火。 是一种光。 ──什么光? 一种发亮的力量。 这力量首先照亮了铁手俯视掌心的脸;因为这柔和的光亮就来自他的掌心。 右掌。 他的左掌托在右掌手背。 右手手心向上,靠近他的嘴边。 他正撮唇吐气。 手心先是冒起一缕烟,然后── 掌心便发了亮。 微光掩映场中,只见追命已拦在大将军和于一鞭之间,于一鞭的脸容全皱在一起、皱成一团,就像一头痛苦的老狗。 铁手竟以内功发光! 以元气燃亮心灯! 只听铁手雄长地道:“点灯!” 他说话的话音不高,但山上山下人人都听得见。于一鞭的手下军士忙把红灯笼点亮。 连月亮也仿佛听从铁手的嘱咐,从云层里从新踱了出来。铁手这才用左掌掩灭了右手手心的光。 月亮第一道光芒许是先照亮大将军的光头。 还有他的白牙。 因为他正在笑。 “还不是一样投靠了四大名捕!” 他讪笑着说,并似揩拭兵刃一般用袖子抹着金色的手。 那就像是金属打造的、不是人的手。 ──难道刚才开天辟地似的斧风,竟是来自他的手? 人类的手,又如何发出开天辟地的刀斧之声? 难道那不是手,而是奇刃神兵? 或者那不是人,所以无所不能? 追命却悠哉游哉地笑:“不是他投靠我们,你不是瞎了吧?是我来投靠他的。我主动过来帮他,这不关他事,你这种小人告密进谗也没用,因为那不是他的选择,更不是他的变节!”
大将军冷哼道:“说什么侠义道义,你们也不是一样以多胜少!” 追命高兴得又拔开葫芦塞子直灌酒:“我们已经胜了吗?单凭你这一句已是输了一招!你可心无斗志了吧!” 大将军冷哼道:“你少来相激,输了一招的是老芋头!要不是你截了下来,他的鞭子早就成了他背骨夹着的尾巴了!” 追命故意皱着眉头道:“啊,好粗俗!不管怎么说,我这也不叫以多胜少,顶多只叫车轮战而已!” 大将军嘿声道:“侠道之中,居然使车轮战,这算啥英雄好汉!” 追命居然笑嘻嘻嘻嘻笑道:“我不是侠士,我只是捕头!古往今来,传奇说部,当捕快的谁认为他是侠士的?一个也没有!有也只当是效死于朝廷,为虎作伥吃公门饭的狗腿子!我不是侠士,我也不背了个捕役的名义以致啥也不能做、什么也不便做。我去你的!以多欺少我不干,但如果让你一个个来杀,我更不干!铁二哥他们怎么想,我不晓得,但我可不守这个成规!现在如果是擂台上公平比武,那我一定会循规蹈矩。天下哪有只你可以向人家的小孩子下毒手,我们却让你为守个捞什子规则而好让你逐个击败的事?!现在的侠士都聪明,精打细算,我们当人鹰爪子的,更加先进,早已挑通眼眉,才不受你那一套!看对象吧!值得尊敬的敌手,当然一对一。对你?车轮战已忒把你抬举了!你这种人最该绑到衙上给百姓人们用石头砸死的!” 大将军这回真变了脸色,气呼呼地道:“好,斗口不算好汉,我就看你能接我几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