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剑主浮沉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2834字
可是诸葛先生太忙了。 朝廷上的党同伐异,新旧之争,已让他殚精竭智、疲于奔命。 他并不常来看冷血。 他却为冷血请了另一个“师父”。 ——“白首书生”韦空帷。 韦空帷很有学问。 他教冷血识字、念书。 冷血开始也学得很有心、很用心。 他天未亮就在田野间奔行,然后回去读书。他一大清早就去追野兔,然后回到小木屋去念书。他大正午去伐木渡河,然后在树荫下拿着一本书猛啃,他在入暮时分用过了饭,藉着星月的微芒看书。他在深夜虫豸四响的天籁间,抱着一本书进入他不时打出一拳踢出一脚的梦乡。 这样念书念了四年多,韦空帷再叫冷血背诵读过的书时,这少年就不怎么听话了:“我为什么要背?” “背才能熟。” “熟有什么用?” “熟能生巧!” “砍柴、烧饭的功夫才熟能生巧,读书、练剑只要对基本上有认识,能够活用和有所悟就是道理,死啃死背反而悟不出所以然来。” “哎,你这样说,真是羞煞圣贤!你自己懒,不肯好好花功夫在背书,就诸般借口!” “谁说我不会背?”冷血立即把刚看过的整篇文章,一字不漏的全背诵出来,“你看,背又有何难?能悟才难!” 韦空帷张口结舌。 “可是读尽圣贤书,上不能替天行道,下不能主持正义,外不能除暴扶弱,里不能自立自强,空念万卷书,不过是书生万声嗟哦,又有何益?” 韦空帷气得几乎没把书砸在冷血脸上:“……你……你这冥顽不灵的……的家伙!” 这时,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一个山贼,扶持着一个在道上强掳过来的官家小姐,因避差役追踪,逃匿到这儿来。 他冲进来的时候像一座会走动的大山。 他向韦空帷大喝一声,晃晃鬼头大刀,韦空帷早已吓得七魂去了六魄,“臭书生,你!去弄吃的来!小家伙,快去生火!我——”他指着自己那像一团烧塌了的蜡烛的鼻子,“老子先跟小姑娘乐一乐。” 那女子早已衣不蔽体,给他吓得只会饮泣,既不敢挣扎,也忘了挣扎。 韦空帷想要以夫子大道,来劝诫大盗,大盗一巴掌就把他刮飞八尺,把大刀在他面前地上一插,狠戾戾地说: “你再不烧点吃的来,老子饿了,先把你烤了再说!” 冷血趴过去向韦空帷悄声道:“读书?还是解决不了一切事的。” 那大盗根本没把这十一岁的小孩子看在眼里,只咕噜道:“还嚼什么舌根!老子饿死了!” 当下飞起一脚,要把冷血踹倒。 冷血突然翻身滚地倏然抓住地上那把刀的刀柄猛然用力把刀拔出陡然骤然血光暴现——那大盗的左脚便在倏然之间断了。 冷血飞身把大盗蹴倒,双手握刀,刀光指着大盗的咽喉,盯住大盗,眼也不眨,既不回首,也不转身,只吩咐道:“韦夫子,你去横柜上第三架子那儿找金创药和麻葛出来,替这人包扎伤口;小姑娘,你快穿好衣服,出去房子朝西——就是猪栏那儿高呼救命,我听到有官兵已搜到西面半里开外的地方。” 次日,韦夫子“也不干了”。 少年冷血的第三个“教练”是“剑主浮沉”贺静波。 贺静波是京师的剑法高手、剑术宗师。 他一生比剑四十七次,未尝一败。 败在手上的却无不是剑法名家、剑术高手,其中包括了号称“京师第一剑”曾永远和“独尊剑王”顾有我。 他教冷血品评一把剑的优劣,教他如何练剑,教他如何破解对方的剑招。 他教了冷血十一套剑法、十四种剑招,让冷血使过天下十八柄名剑。 ——只花了两年时间。 不是教得快。 他自己不愿教得那么快。 ——教得愈快,自己所长越快变成对方所强,而自己所短的越易让对方发现。 是冷血学得快。 太快了。 冷血对剑有天份——连贺静波也只能这样承认。 他教的剑招,冷血一下子学会,学会了就没什么兴趣再练。
他只好授予绝招。 ——所谓“绝招”,冷血也一阵子就摸清楚了窍门,于是“绝招”就不“绝”了。 “没有什么所谓绝招,”有次那小子居然还那么说,“能打败对手的招式都是绝招。要击败人,就得要快、准、狠,只要能把握契机予以对方致命的一击,就是绝招。对敌的时候,瞬息万变,所以应变得当的招式就是绝招,要不是有什么秘传的绝招,只要练了它就可以无敌天下!” 贺静波受不了。 ——突然教训起“师父”来了! ——这野杂种! “你连好剑也没一把,”贺静渡手上有一把名剑,叫做“主”。贺静波得此剑二十年,不能用之,未明其利,一直到有一次,他几为“京师第一剑”所败,为曾永远的强大剑势压得全无还手之力、甚至也没招架之能、信心全失、沮颓万分之际,此剑转而“御人”,成了“主人”,剑意大盛,结果轻易重创“京师第一剑”曾永远,获得胜利,“还配论什么剑!” 冷血年少狂妄,贺静波决意要挫挫这小孩子的锐气。 冷血却说:“没有好剑就不配论剑,那么,岂不是剑用人,而不是人用剑?” 这句话正好说中了贺静波的弱点。 他气得拔出他随身十六把剑,要冷血选一把。 “干什么?” “我要教你:没有好剑就没有好剑手。剑手的剑主掌他的浮沉。” 贺静波拔出“主”。 他的神色变了:充满了敬畏、恭谨、谦卑,那把剑却发出了惊人的光华来。 “确是好剑,”冷血还是说,“但我不喜欢喧宾夺主!” “夺主?”贺静波怒笑,“它还能夺你的命哪!”他放下了剑鞘,准备放手一战。 冷血一哂:“试试看。” 贺静波叱道:“拔你的剑。” 冷血忽然抄起了门旁的扫帚。 “什么?”贺静波气得像一头栽进了粪坑里,“你用这个?” 冷血双手持着扫帚,肃然道:“它就是我的剑。” “找死!” 贺静波使出了“从善神剑”。 他的剑就像流水一样。 他用剑就像一艘急流快舟,乘风破浪。 冷血的扫帚很快便被削断。 冷血随手又抄起船桨。 贺静波愤恨极了:他觉得把手上的宝剑削在这种烂木头上是对剑的轻侮。 这种想法使他“从善如流”的剑法施展不开来。 久战无功,贺静波忽然转使“主流剑法”,木桨又给削断。 冷血忽然环臂一撼,拔下一条十三尺的横梁,变作巨剑,攻向贺静波。 每一次木头与剑大力碰撞,贺静波就心疼得发出咒骂。 他杀性已起,终于使出了仗以成名的“浮沉十三剑”。 他只使了五剑,冷血手上的木梁连断五次,手上只剩下五寸不到的一截。 冷血悠然退出了屋外。 “看你能逃到哪里!” 剑光忽急追冷血,冷血到了屋外,忽然拔了一根尺三长的茅草,就以草使剑,攻向贺静波的眼! 贺静波的“主剑”可削铁如泥,断金切石,削在空中风中这一条柔弱无依的草,也一样得心应手,但贺静波的右眼皮也给茅草叶子划了一道血痕。 冷血忽然又掠回了屋里。 贺静波急追而入。 冷血遽然返身出剑。 贺静波最不怕的就是剑比剑。 ——因为谁也比不过“主”。 ——比较“主”,其他的剑都不过是”仆”。 他立即还了一剑。 这一剑,却刺入冷血递出的剑鞘里。 冷血沉腕一扳,贺静波剑便已脱手,冷血立即拔剑。 “主”剑在冷血手里,剑华大盛,贺静波一见是“主”,一时不知如何招架闪躲,剑便抵着他的咽喉,人和剑都顿时凝住了。 “你是我的好教练,但不是师父。”冷血挚诚地说,“因为你教会我许多剑法和辨别许多好剑,然后又教会我一件事:所有有名的剑法到头来都不如一套适合你自己的剑法,真正的剑手不是能使一把好剑或是名剑,而是能把天地万物无一不可作剑。” “谢谢。”最后,冷血仍恭敬地对他的”手下败将”致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