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不就是钱吗?】(下)

作者石章鱼 全文字数 3620字
赵聂笑了起来:“我发现咱们俩有个共同之处。” 罗菲儿充满问询的看着他。 “自我感觉都特别良好!”赵聂适当的时候总是会巧妙的挑起罗菲儿的愤怒,他已经看出罗菲儿虽然身在娱乐圈,可并不是那种金钱至上的女孩,想要成功俘获她的芳心,必须要有相当的技巧。 “我到了!”罗菲儿指了指不远处的大门。 赵聂却提前停下车子,深情款款的看着罗菲儿:“你说,我们有没有发展的机会?”。 罗菲儿没有理会他,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叉着腰,愤怒的盯住赵聂:“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家伙,你死了这条心吧!” 看着罗菲儿远去的倩影,赵聂却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有性格,我喜欢!”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罗菲儿的尖叫声。 赵聂推开车门冲了出去,远处四名身穿黑衣的大汉围住了罗菲儿。 “给我滚开!”赵聂的手**敞开的上衣中,几名大汉愣了愣,居然放开了罗菲儿向赵聂围了上来。 “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滚!”赵聂仍然在装模做样,只可惜他伪装掏枪的样子并没有骗过那四名大汉。 他们几乎同时向赵聂冲了上来,赵聂行动的速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他宛如一只猎豹般窜了上去,一脚狠狠的踢中最先冲上来的那名大汉的下阴,然后一记勾拳击中左侧大汉的下颌,他并不是一个文弱书生,一直以来都坚持不懈的锻炼,搏击和格斗全都经过名师指点。干脆利索的击倒了两名大汉之后,手臂却被一人用铁棍狠扫了一记,赵聂痛得闷哼了一声,劈手夺过对方手中的铁棍,狠狠砸在那小子的头顶,打得血花四溅,另外一名歹徒冲上来,匕首划在赵聂的左臂上。 这时候不远处巡逻的保安听到动静向出事的地点赶了过来,四名歹徒看到形势不妙,慌忙向正东方向逃去了。 赵聂来到罗菲儿的身边:“有没有受伤?” 罗菲儿惊魂未定的摇了摇头,她突然关切的捧起赵聂的臂膀:“你流血了!” “我没事!” “不,我送你去医院!” 这时候罗菲儿的保姆车已经来到身边,罗菲儿坚持不让赵聂带伤驾驶车辆,让司机开着保姆车,亲自陪同赵聂前往附近的医院。 赵聂伤在左臂,伤口有一寸长,并不算太深,经过清创缝合之后,就已经没有大碍,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做了抽血化验等一系列的常规检查。 闻讯赶来的各路记者已经蜂拥来到医院的急诊室外,罗菲儿的助理哭丧着面孔,不要问,今晚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成为明天各大娱乐报章的头版头条,这个令人讨厌的赵聂,这个不让人省心的罗菲儿。 罗菲儿确信赵聂的伤口没有大碍,在助理的苦苦劝说下悄然从后门离开了医院,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乱。 赵聂干脆在医院的特护病房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再离开。 孙学文专程跑到医院来接赵聂,走入特护病房,一脸的诡秘,关上房门在赵聂的肩头狠狠捶了一拳:“我靠,这么阴损的招数你都能想出来,搞什么?英雄救美,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大哥!” 赵聂不无得意的笑着,点燃一支香烟,用力的抽吸了一口:“你他妈是不是故意害我,找来的几个混蛋下手够黑的。” “想要抱得美人归,不动点真格的谁会相信。” “那也别让我见血啊!”赵聂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打开电话:“喂!你好我是赵聂!” 电话那端传来罗菲儿温柔的声音:“你的伤口怎样了?” “没事,活动自如了,就你那身板儿,我能轻而易举的推举三百次!” “恶心!”罗菲儿的声音透着一丝妩媚,却没有任何的生气。 孙学文在一旁做着猥琐的提臀挺胯动作,赵聂握拳要打,却牵动了伤口:“哎呦……” “我拍完戏去看你!” “还是我去看你,对了,今儿不是拍床戏吧,哥儿们我受不了那刺激!” “讨厌!”罗菲儿又和赵聂聊了两句,约定探班的时间方才挂上电话。 孙学文恭恭敬敬的给赵聂作揖:“赵老师,赵大爷,您今儿是让我开眼了,愣是用这么损的一招儿征服了一国际大腕,您是小母牛翻筋斗,牛逼冲天……” 赵聂笑着打断了孙学文的调侃:“昨晚的事儿千万可别漏出去,对了,放点儿风,把消息透露给小报记者,尽量推到李启凡那傻逼身上。” 孙学文苦笑着说:“哥儿们,我他妈怎么也是一上市公司CEO,你丫的是非逼着我干黑社会,花五千万破一处,你小子值吗?我看你才是傻逼!” “都是革命同志,少他妈用你肮脏龌龊的思想衡量我高尚的革命情操!”
孙学文挠了挠头:“你要是真喜欢革命同志,给我五千万,我把第一次奉献给你得了!” “去死!”赵聂拿起手机作势要砸孙学文。 这时候一脸严肃的医生带着一名花枝招展的小护士走了进来:“赵聂!” “我是!” 医生点了点头,目光却落在孙学文身上:“你是他家人?” “嗬!您眼光真毒,我是他大爷!”孙学文不失时机的占便宜。 医生却没有孙学文的幽默感:“你跟我来一趟!”又对那小护士说:“给他抽血!” 赵聂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的背影,他敏锐的觉察到有些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小护士来到赵聂身边让他撸起衣袖。 赵聂装出花痴的样子看着小护士:“护士姐姐,你真俊!” “少贫了啊!”小护士麻利的扎好止血带,针管准确无误的扎入赵聂的血管。 “哎呦,见红了啊!” 小护士脾气还挺大:“挺大一个人,怎么这么流氓!” 赵聂笑了起来:“流氓是我小名儿,你怎么知道?” 小护士气鼓鼓的离开了。 “你说什么?”孙学文俩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蹦出来。 医生表情淡漠的说:“你朋友得了费纳氏血液病,这种疾病应该是遗传而来。” “什么费纳氏……你给我说清楚点儿!” “这样说吧,这种血液病比起白血病和再障都要严重,根本的原因是基因缺陷,目前世界上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而且……我也不瞒你,你朋友的情况已经是晚期,他活在世上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了。” 孙学文怎么也不会相信赵聂那个体壮如牛的家伙会是绝症晚期,他笑着说:“您是不是搞错了?他壮得跟头野牛似的,怎么会有病?” “我没兴趣跟你开玩笑,而且我们是国内治疗血液病的顶尖医院,我的诊断不会有错,这是我们专家组通过紧急会诊得出的结论。” 孙学文差点没瘫倒在地上,硬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医生,钱不是问题,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换血,换骨髓,实在不行你给他把能换的器官都换了,只要能让他活下来。” “金钱有些时候并不是万能的!”医生除下眼镜,擦了擦,颇为同情的说:“他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个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真的很可惜……” 门外发出咚!地一声,紧接着便听到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你这人,躲在这里干什么?” 孙学文第一时间冲了出去,正看到赵聂站在门外,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笑容却失去了往日的那份从容和镇定,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看到赵聂生硬的表情,孙学文打心底感到害怕。 赵聂轻轻拍了拍孙学文的肩膀,好像要安慰他一样:“没事儿!”他步伐稳健的来到医生面前:“大夫,懂人权吗?” 医生惊诧的点了点头。 “那就把病历和检查结果全他妈给我拿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要弄个明白!”赵聂大声咆哮了起来。 人在死亡面前都会失去往日的镇定,强悍睿智如赵聂也不例外,孙学文静静站在旁边,看着翻看病历的赵聂,心中涌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赵聂不但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偶像,这样出类拔萃的青年本不应该落入这样的绝境。 赵聂却渐渐冷静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目光平静而真诚的看着医生:“大夫,刚才我太激动了,对不住您了,我是一孤儿,从小没爹没妈,是一彻头彻尾的苦孩子,您给我透一实话,最乐观的估计,我还能活多久?” “三个月!”医生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谢谢!” 赵聂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向一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孙学文在身后大步追赶了上去:“赵聂,赵聂,你他妈什么风浪没见过,这点小病算个屁,天塌下来,我跟你一起扛!” 赵聂回过头,忽然抱住了孙学文:“哥儿们,我不怕,只是想静静!” 孙学文的眼圈红了,他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已忘记了流泪的滋味,也知道现在是最不应该流泪的时候,可偏偏就变得那么不争气:“我长这么大就你这一个朋友,你他妈……得陪着我……” 赵聂用力拍了拍孙学文的肩膀:“玩断背我也不找你这样的……太丑!”他放开孙学文大步向远方走去。 孙学文忽然大叫了一声:“赵聂,我操你大爷……”然后蹲在那里,像个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起来。 友情提醒,看完请收藏:)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