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开诚布公】(中)

作者石章鱼 全文字数 3496字
本周裸奔,新书的名次全靠兄弟们支持了:) “泰哥!”赵聂礼貌地说。 荣绮云不禁笑了起来:“阿泰,你们可不许欺负新人啊!”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里面忽然传来阵阵吵闹声,没过多久,便看到一位身穿性感短裙的兔女郎神色慌张的走了过来:“云姐!明月厅闹事了……” 荣绮云不禁皱了皱眉头。 阿泰恶狠狠的说:“又是那个公子辉,老子去砍了他!” 荣绮云瞪了阿泰一眼:“阿泰,我们是做生意,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 阿泰攥起双拳骨骼一阵脆响。 荣绮云想了想:“给我送两枝73年的芝华士过去,我去解决这件事!” 阿泰怒不可遏的叫唤起来:“妈的,他老子周偱山也不敢这么嚣张,这龟儿子是不是活腻歪了?” “阿泰!你给我出去!”荣绮云愤怒的说。 阿泰虽然鲁莽,可是对荣绮云仍然有些忌惮,他带着两名手下转身向门外走去。 那名兔女郎端着两枝73年的芝华士走了过来,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吓坏了她,俏脸煞白,端着托盘的手微微颤抖,两枝芝华士也因为相互间不断的碰撞发出细微的声音。 荣绮云不满的看了看她,美眸忽然转向赵聂:“赵聂,你跟我进去!” 赵聂有些错愕的看着荣绮云:“我?” “既然你已经是这里的员工,首先就要学会服从我的命令……”荣绮云露出一丝微笑:“这是帝豪夜总会的第一条准则。” 明月厅内,两名陪酒女郎跪在那里,正在互扇对方的耳光,两人的脸颊都是高高肿起,看来彼此都用尽了全力。 公子辉点燃一支雪茄,双脚翘在茶几上,茶几上堆着成沓成沓的大额钞票,他的一只手放在脑后,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边还有四名手下在大声怪叫着。 荣绮云走入房内,眼前的情景让她怒火填膺,可是超人的涵养让她的表情没有出现任何的波动,美眸带着淡淡的笑意,俏脸之上泛起两个浅浅的诱人酒窝:“周公子,这两位小姐都是刚来的,看来一定是她们不懂事得罪了你。” 公子辉的面孔隐藏在灰暗的角落,他用力吸了一口雪茄,烟头的火光映出他阴霾的面孔,黑暗中他的眼神流露出几分残忍几分狂热:“她们没有得罪我,我花钱,让她们表演给我看而已!”公子辉从茶几上抓起一沓钞票扔给了左侧的那名女郎:“继续!” 两名陪酒女郎因为荣绮云的出现顿时停下了她们的互殴,眼中充满了屈辱的泪水。 荣绮云挥了挥手,两名陪酒女郎慌忙逃出了包房。 公子辉昂起头,阴冷的目光挑战般的盯住荣绮云:“我花钱就是来找开心,难道你不欢迎我这个客人?” 荣绮云笑了起来,示意赵聂将托盘放在茶几上。 公子辉突然扬起手中的雪茄狠狠摁压在赵聂的手背上,赵聂痛得一个激灵,险些一拳打了出去,荣绮云的声音及时响起:“周公子现在满意吗?” 公子辉并没有继续折磨赵聂的意思,拿起雪茄居然又抽了一口,低声骂着:“一股焦臭的尸体味道!” 赵聂忽然想起自己正在经历着一个从未涉及的圈子,一个全新的生活,一切或许都要从忍耐开始。他忍住疼痛慢慢放下了托盘,平静的将两瓶芝华士放在那里,然后面不改色的站了起来。 荣绮云唇角泛起一个迷人的微笑:“如果我没有记错,周公子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光顾帝豪四次,每次都要花销五十万以上,手笔真是阔绰,如果因为我们的服务不周,而失去你这样尊贵的客户,会很可惜!” 公子辉冷冷说:“你不欢迎我!因为我每次都要过来闹事,放眼整个香港,胆敢在帝豪闹事的人没有几个!” 荣绮云伸出纤手打开了酒瓶。 “谁不知道帝豪的幕后老板是龙三,而你荣绮云是龙三最宠爱的情妇!” 公子辉把话说到这一步,荣绮云的俏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不出她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她轻柔的叹了一口气:“周公子,看来你心中一定很生气,否则也不会三番五次的找帝豪的麻烦。” 公子辉点了点头:“不错,龙三夺去了我们家族的产业,杀死了我的两个哥哥,害死了我的老婆,什么叫不共戴天?我和他之间就是不共戴天!” “香港是个法治社会,周公子如果有确实的证据,大可以去控告龙先生!” “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一定是他!” 荣绮云仍然保持着克制:“周公子,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帝豪和龙先生无关!就算你认定了龙先生是你的仇人,也不要将这笔帐算在帝豪的头上,报仇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可是选错了复仇的对手,无疑是最愚蠢的一种!”
公子辉点了点头:“我会记住你所说的这句话,想让我离去很简单,我听说你荣小姐千杯不醉,真是想亲眼见识你的海量!”他从脚下拿出了两瓶同样的芝华士:“我不喜欢欺负女人,你当着我的面喝完这四瓶酒,我周兆辉再也不会到帝豪来!” 真是欺人太甚,赵聂再也按捺不住了,如果荣绮云是龙三的情妇,她为什么要对公子辉一忍再忍,难道是龙三的原因?赵聂虽然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在此时出头,可是面对眼前的情况,他心底的英雄救美情结轻易便被触发,他冷冷说:“既然不喜欢欺负女人,那就拿出点男人的模样来!” “放肆!”荣绮云大声怒叱赵聂。 她抓起酒瓶仰首喝了下去,赵聂充满担心的看着她,一瓶喝干荣绮云缓缓将酒瓶放在茶几之上,公子辉抿起嘴唇,荣绮云的酒量的确让他惊叹,他身子开始后悔为什么拿出的不是六瓶洋酒。 荣绮云喝酒的姿态很美,即使是宛如男儿般握着酒瓶豪饮,那种野性豪放的风情更加动人心魄,四枝红酒喝完,她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改变,极其优雅的扬了扬最后一个空瓶,将酒瓶摆在了一起。 公子辉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宛如一只挫败的公鸡,他慢慢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前回过头来:“我周兆辉说过的话,从不反悔!” “不送!”荣绮云的俏脸之上荡漾着淡淡的笑容。 赵聂始终默默看着她,当房门在公子辉的身后关闭之时,荣绮云的娇躯晃了晃险些栽倒在地上,赵聂慌忙上前扶住她的手臂,荣绮云颤声说:“陪我去车场取车……” 荣绮云的镇定保持了五分钟,这五分钟已经足以让她交代完所有的事务,优雅的走出夜总会,来到车场,进入她的新款保时捷跑车内,她的酒力便已经开始发作,赵聂不得不主动承担了驾驶的任务。 从车载GPS上搜寻到最近医院的所在,赵聂驾驶着保时捷来到距离夜总会五公里外的仁爱医院,他抱着已经半昏迷状态的荣绮云来到医院的急诊室:“医生,我这里有人需要洗胃!” 没等洗胃机准备好,荣绮云已经抱着垃圾箱大吐特吐,吐到最后,连胆汁几乎都要吐了出来,她经历酒场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醉的如此凄惨,肚子里翻江倒海,直到没有东西可吐,仍然在阵阵作呕。 “洗胃机准备好了!”一名护士走过来通知说。 赵聂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们马上就过去。” 荣绮云用纸巾擦净了唇角,恶狠狠的瞪着赵聂:“我宁愿死……也……也不要洗胃……”一双眼睛因为呕吐变得泪汪汪的,想不到这个女强人也有软弱狼狈的一面。 “不洗胃,酒精中毒怎么办?”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酒我都吐出来了……求你了……”荣绮云看来是真的害怕洗胃,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 赵聂犹豫了一下:“不过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跟别人交代?” “不用你交代!”荣绮云看到赵聂仍在犹豫,又换了一副面孔:“难道你……想被炒鱿鱼?” 赵聂不禁笑了起来,她落到这幅惨状,居然还敢威胁自己。他去和医生商量了一下,看到荣绮云的精神状态还不算太差,好说歹说劝着荣绮云接受了检查,确信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带着她回到车内。 赵聂买来一瓶矿泉水让荣绮云喝下。 荣绮云喝完后,舒了口气,扬起头,美眸凝望着夜空中的星辰:“舒服多了,刚才……真是谢谢你……”她的酒力仍然没有完全过去,说话时,舌头显得有些僵硬。 “没事儿,谁都有喝高的时候!” 荣绮云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赵聂:“你从大陆来?” 赵聂并没有否认:“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的身份,我准会以为你是一查户口的女警。” 荣绮云笑了起来,将喝空的矿泉水瓶准确无误的投掷到前方的垃圾桶内:“全中!”她扬起双臂,舒展了一下姣好的身姿:“我已经完全好了!” “荣小姐真是海量!” 荣绮云俏脸微微一红,想起自己刚才的狼狈模样完全被赵聂看到,她小声说:“今晚的事情……” 赵聂的头脑何其灵活:“我今晚什么都没有看到!”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