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想做个好人】(中)

作者石章鱼 全文字数 2321字
楚琳心中只有天主,赵聂从不理解她的信仰,一个根正苗红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如此痴迷于西方信仰幻象中,赵聂是一个无神论者,他从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当然也包括上帝,假如非要找出一个信仰来,那就是自己,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更可靠。 西城圣母院是京城里不多见的西式建筑,听说已经有了二百年的历史,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祭坛、回廊、门窗等都保持着原汁原味的欧式风格,听说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俄罗斯老毛子建筑起来的。 夕阳下的圣母院黑暗无光,孤独冷静,多彩的玻璃窗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暮霭,尖顶上方的十字在草地上拖出一个个斜长的十字阴影。 赵聂坐在圣母院门外草地的长椅上,看着洁白无瑕的鸽子在他的面前飞来飞去,绿色的草地,白色的羽毛,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处处流露出盎然的生机,唯有他自己是灰色的。 楚琳身穿纯白色的修女长袍,双手虔诚的握住银色的十字架,一步步向他走来。楚琳的肤色略显苍白,面容清秀,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病容,黑长蜷曲的睫毛遮住了她明澈的美眸。她的目光总是显得虚无缥缈,这种目光仿佛不属于现实的世界,或许她的脑海中充满了天父和圣母的幻象。 从小学认识楚琳的时候,赵聂就产生一种神秘的距离感,一直以来他试图拉近这种感觉,可是始终无法做到。 “我想忏悔!”赵聂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狂傲和锐气。 楚琳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赵聂的目光仍然深邃,可是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忧郁。 楚琳的表情瞬间又恢复了初始时的淡漠,点了点头:“请跟我来!” 赵聂望着前方楚琳的窈窕身姿,内心中的**却无可抑制的升腾了起来,他忽然一把抓住楚琳的手臂,楚琳有些惊慌的转向他。 “既然你愿意拯救世人,为什么偏偏不愿意拯救我?”赵聂大声说。 楚琳轻轻叹了口气,目光中充满了几许哀怨,几许爱怜,这目光却刺痛了赵聂,他放开楚琳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 “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对我说!”楚琳的声音如此的平静漠然。 “我得了绝症,我要死了!” “每个人都会死,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可是我不甘心,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来得及去做,没有来得去享受!我没有达到我的目标,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女人,我甚至没有见到过我的父母!” 楚琳温柔的笑了起来,伸出手,赵聂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小手,紧贴在自己的面颊上。 “知不知道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赵聂摇了摇头。 “我想将爱献给世上的每一个人,而你只想从别人那里得到爱!你想要的只是征服身边的一切!其实你是个极度脆弱,极度自卑的人,你就像一个渴望获得别人认同的孩子,害怕失败,害怕别人看不起你……” “不!”赵聂大吼起来,他有些疯狂的抓住楚琳的双肩,用力的亲吻在楚琳的樱唇之上,楚琳没有做任何的抗拒,任由他蹂躏着自己花瓣般的樱唇,赵聂的大手探入楚琳的修女袍,抚摸着她纤长的**,楚琳的目光平静无波,没有愤怒,只有怜悯。面对毫无反应的楚琳,他却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沮丧,慢慢放开了她,楚琳说得没错,他想要的只是征服后的满足感。
楚琳平静的整理了一下白色的修女袍,宛如看着一个淘气的孩子:“赵聂,为我做一件事好吗?” “我都他妈要死了,还可以为你做什么?”赵聂没好气的说。 “有十三箱圣经要运往南太平洋的圣光岛,我们找不到敢于护送的人!” “圣光岛?” “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岛,一个黑暗和罪恶横行的小岛,所以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危险的任务。” “为什么会选中我?” “因为你现在已经不怕死了!既然你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何不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去做一些好事,将圣经送往那个罪恶横行的小岛,感化那些迷途的羔羊。” 赵聂居然真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赵聂失踪了,之前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最多三个月以后他就会回来,眉飞色舞的向孙学文讲述南极的冰山,可可西里的羚羊,甚至北非沙漠中风干的木乃伊,孙学文也从没有对他的下落表现出担心,可这次不同。 赵聂在他的信箱中留下了一封信:“我走了……” 罗菲儿也收到了同样的一封信,不过上面多了三个字,对不起! “鬼才会原谅你!”罗菲儿忿忿然的说,她并不知道赵聂长这么大从没有向别人说过这三个字。 阳光很好,无边的海水反映着空阔的天光,海水湛蓝无比,正午的阳将这这巨大的蓝色宝石映射的光芒万丈变幻无极。 赵聂赤身**的躺在游艇的甲板上,富含紫外线的阳光已经将他的肌肤晒成了古铜色,甲板很烫,躺在上面好像做桑拿一样,赵聂摘下墨镜,刺眼的阳光让他迅速又闭上了双眼。 他敏捷的从甲板上爬起来,穿上浴袍,走入驾驶舱,从卫星地图上寻找着自己的位置,从他出发到现在已经整整半个月了,他在孤独的旅程中默默遗忘着过去。 游艇上装载着那十三箱圣经,赵聂曾经想过十三这个数字对天主教好像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不知道楚琳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是对他而言已经无所谓吉利与不吉利,专家已经做出了最后诊断,他的生命只剩下三个月,如今在旅程中又消磨了半个月,距离他生命的归宿已经越来越近了,两个半月,不到九十天的生命。 雷达却突然失去了讯号,赵聂皱了皱眉头,用力在显示屏上拍了拍,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狗日的,连你也欺负我!”因为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的缘故,他的脾气也变得暴躁了许多。 争取晚上再更新一章吧,故事逐层打开,精彩不断到来,你绝不会失望:)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