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边的尽头(大结局)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6511字
(优发国际 www.shushu8.com 提供文字章节) 贺一鸣的脸色微微一变,他隐隐的猜到了一些本西。书.书.网 目光一转,他沉声道:“前- 辈,莫非单纯的灵魂之体不能够通过破碎虚空的通道么?” 五行老祖放声大笑,道:“你很聪明,昔日众多神道在一起轰击出空间通道之时,光暗圣子其实也是隐匿暗中。但是空间通道一出现,他的灵魂石就走动弹不得,若非是他的傀儡在场,只怕那时候就已经被空间通道的力量将灵魂搅成粉碎了。” 贺一鸣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五行老祖坚持使用光暗和五行之力碰撞了,因为他早已算定,唯有如此,才能够真正的将光暗圣子留在此地。 他的计算相当精确,若非光暗圣子的手中拥有着两大超阶神器,那么 怕是根本就没有-反抗的 力 量。 不过,就算是有着 两大神器为凭仗,但是当空间通道成形的那一S1,却还是被那 股澎湃的吸力摄入其中。 失去 了肉体的支撑之后,灵魂的力 量就像是无根之浮萍,再也经受不起空间力量的压迫了。 不过,贺一鸣德隐的还是感到了一些不妥之处,他有着一种强烈的感觉。空间通道虽然能够给单纯的灵魂力量造成巨大的伤害。但若是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或许灵魂比肉体更加容易穿过空间通道也未必可知。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一种莫名的,没有任何根据的感觉,若是说出去,只怕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的。 五行老祖缓声道:“光暗圣子也算是一个人物,他在最后宁肯选择死亡,也不愿意将天地圣果交给老夫。嘿嘿,如此魄力,果然不愧是西方武道的始祖。”贺一鸣缓缓的点着头,他的心中千思百转。若是易地相处,自 己又会做何选择呢? 五行老祖既然能 够断言,光暗圣子一旦进入空间通道,就是必死无疑,没有半点儿的生还几率。那么他本人肯定也知晓这一点, 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五行老祖所给予的生机,选择带着天地圣果进入了 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之中。 那是因为他知道,就算将天地圣果交出来,就算这一次能够保住灵魂意识不消散,但是给他留下来的时间也肯定不会太多 了。吸收灵魂魂魄方才拥有的力量毕竟不是他本身 的能力。光暗圣子在万年前避世之时,可是使用灵魂力量将意识保留万年之久。但是这一次,他却绝无可能做到这一步了。 所以光暗圣子才会带着天地圣果穿过通道,或许,他是想要用自己的灵魂来博取那一丝的生机吧。 轻叹一声,贺一鸣并没有将自己的推断告诉五行老祖。这位老人家的武道神通无敌天下,但是他对于灵魂力量的了 解毕竟不如光暗圣子,甚至于连自己也有所不如,所以他才会如此肯定。但是世事无绝对,光暗圣子最后的下场如何,或许唯有老天爷才真正的知晓。 五行老祖屈指一弹,在他头顶上盘旋着的第一代五行环顿时发出了一道不甘心的嗡鸣声。 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五行老 祖道:“你随了我那么多年,我也舍不得你。但是命中注定,我们还是要分开硌。”他的这句话之中充满了感慨,竟然有着几分诀别的味道在内。 贺一鸣的心中微动,他随后感应到了,在他手上的这两件光暗神器之中似乎也传来了无限的伤感。他知道,这是两件光暗神器对于已经离去的光暗圣子的思念。这三件神器如此通灵,几乎已经与人类无甚区别了。 五行老祖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他瞅 7 眼贺一鸣手上的两大神器,道:“光暗圣子虽然没有了肉体,但他毕竟还没有彻底疯狂,在临走之时没有留下任何后手,否则我们也无法轻易的关闭这个通道。 贺一鸣的脸色微变,他的手轻轻的在光暗神器上拂过,已经明白了五行老祖的意思。书.书.网 光暗圣子同样知道这种空间通道对于这个世界是一个 巨大的祸患,而想要将通道关闭,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的灵魂在脱离光暗神器之时,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的怨念。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两把拥有着神器主魄的光暗神器才会让自己轻易掌控。 否则的话,以它们所拥有的智慧和威能,在那一刻怕是早就破空而古,不知所踪了。五行老祖握住了五行环,他的身形一晃,已经来到了贺一鸣的身边。 伸出了手,将这件超阶神器推到了他的面前,老人缓声道:“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他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光暗圣子如此,老夫亦是如此。”他嘿然一笑,道:“不过从此以后,老夫就轻松多 了,再也无需守护什么了。”贺一鸣微微的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的心中不断的闪过了一幕幕与神龙和光暗圣子有所交集的画面。 这两位真神境的强者虽然一直在图谋天地圣果和巢穴核心这两件宝物,但是除此之外,他们的所作所为却让贺一鸣挑不出半点的毛病。在死亡之地中,五行老祖化身神龙,亲身驻守在通道之旁五百年。 这五百年中,他不但挡住了无数次死亡生物们的侵袭,也挡住了所有神道强者们的回归之路。如果不是有他这个巨无霸坐馈,那么绝对不可能出现所有的神道强者们都留在死亡之地的事情发生。 在众人离去之前,五行老祖也是馈守到最后一刻,直到确定通道已经关闭,这才带着他永远的离开 了那个恐怖的地方。 五行老祖如此,那失去了肉体,导致性情大变的光暗圣子虽然将天堂地狱中的两大神器取出,让西 方世界尊者们的进阶之路变得更加艰难。但是在通道打开的最后关头,还是将两件神器彻底的安抚了下来之后才离开这个世界。这一刻,贺一鸣似乎是想到了光暗圣子在离去之前的那最后一眼。那一副场景在他的脑海中似乎突然间变得生动了起来。他隐约的明白了,这是光暗圣子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 在最终选择离去之时,他本来可以让两大光暗神器释放出最强大的威能来阻扰自己和五行老祖,若是再狠毒一点,他甚至于可以让这两件超阶神器自爆。 从这两件神器对于光暗圣子的依恋感觉来看,若是他真的做了迳个决定,只怕光明权杖和黑暗锁链会毫不犹豫的 选择遵从。 若是它们真的备爆 了,那么这个空间通道就会吸聚太多的力量。 那时候就算是两大真神境强者联手,怕是也无法将通道就此关闭。 或许,他将关闭通道的希望 留下来,也是为了阻拦五行老祖的继续追踪,但是贺一鸣相信,他真正的愿望,是不希望在这个世界中再出现第二个空间通道了。 五行老祖默默的看着他,这位睿智的老人此时已经完 全的牟哟了下来。 在他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半点儿的颓唐和绝望,那双如同星辰大海般深邃的眼眸中仅有着一丝不加掩饰的遗憾罢了。他对于自己失去了进阶希望的事情,仅仅是感到了遗憾而已。一道五彩的光芒在他的手上释放了出来,这是超阶神器,第一代五行环之尤。 “你帮我待五行环送入生死界吧。”轻轻的将这个五行环送到了贺一鸣的手中,五行老祖缓声道:“在三件五行环之中,唯有它才能够保持生生不息的力量,让生死界中再度充满本源之力。” 贺一鸣的心中涌起了一丝难言的感慨,他犹豫了一下,道:“前辈,这件事情为何您自己不去做呢?” 五行老祖哑然一笑,道:“既然你能够代劳,又何必让我再辛苦一趟。书.书.网”他长叹了一声,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若是早点离开,或许还能够碰到什么机缘,让这条老命延长下去也说不好呢。”贺一鸣的心中大动,想不到五行老祖竟然还有着后手未出。他惊喜的道:“前辈,您打算哪里去?” 五行老祖用手指点了点上方,道:“昔日在死亡之地中,你问过我上面是什么,我说过,终有一日你会知道的。”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奇异的味道,似乎是充满了诱惑的感觉:“如今你已经晋升真神境「已经可以飞到天的尽头了。” 贺一鸣的眼眉急骤的跳动了几下,道:“天的尽头是什么?” 五行老祖放声大笑,他大袖一挥,身形向着天空笔直的冲了上去。 贺一鸣就这样在下方静静的看着,看着他的身影不断缩小,最终彻底的消失在眼眸之中。 五行环陡然发出了一道嘹亮的嗡鸣声,运道声 音远远传开,似乎是在送走相识了万年的老朋友,又似乎是在提醒贺一鸣。精神恍惚了一下,贺一鸣终于回过神来。 他的目 光从那无尽的天空中收了回来,在原地沉吟了片刻,他的心中泛起了无数的念头。 不过,最终他并没有循着五行老祖的道路继续高飞,而是转过了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贺家庄飞去了。 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整个人犹如一道光,在虚空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贺家庄后院之中,袁礼薰和辛子龙并肩而立,在他们的身后「神道凝血人亦是漠然的抬头望着天空。
虽然他并没有神智,但毕竟也是一位神道强者,对于天地之力的波动有着强烈的感应能力,自然能够感应到来自于遥远天际的那种天地巨娄。只是,在没有得封指令之前,他根本就不会自作主张的冲上去罢了。豁然,远方的天空亮了起来,仅仅是一瞬间,一道光芒就已经破空而至。 这道光的速度远在所有人的想象之外,哪怕是白马的雷电之力似乎都要为之逊色。随后,人影一闪,已经将袁礼薰紧紧的抱在了怀中。牟子龙的身上溅起了一片寒气,他身上的神力翻涌不休。 虽然他已经晋升为伪神境强者,但是在这一刻却连来人的身形也没有看清楚。不过此人既然来到了袁礼薰的身边,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了。只是,他身上的真气刚刚提聚而起,眼眸瞥过,已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瞬间,他心中的那种强烈寒气顿时就消失无踪了。原来,他已经回来了。 后院中,牟子龙向着神道凝血人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他们两位神道强者就悄然无息的离开了这里,就留下了相拥而立的那一对璧人……) ) $ $ 一年之后,生死界之前,除了西方的三大神道强者之外,所有的神道们狙来到了这里。 他们的脸色肃然,看向那座巨大的神秘生死界之时,眼眸中都有着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尊崇之色。霍然间,五彩光芒亮了起来。 那座小小山谷中似乎是开启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在这道裂缝之中,贺一鸣缓步而出。在他的手上,拿着一件神器五行环。 这并不是五行老祖的第一代五行环,而是敖闵行的成名神器,历代五行门的传承至宝,第二代五行环。一年前,贺一鸣返回之时,整今天下间的神道强者们都为之轰动了。 不过,在得知贺一鸣平安返回的消息之后,东西方的反应却是迥然不同。 整个西方世界一片哀鸿,神殿和议会的势力全面收缩,并且在海外寻找隐秘海岛,作为各自门派的最后退守之地。 艾德文和格林顿两位新晋神道虽然因为天堂地狱之事让神殿和议会的高层为之深深不满,但是在强大的贺一鸣面前,所有的内部矛盾都在无形中化解。他们难得的表现出 了 同仇敌忾之意。不过,此时就算是再给他们十个胆子,也是绝对不敢来招惹贺一鸣的了。 只是,出乎了 他们意料之外的是,贺一鸣返回之后,竟然并没有任何想要寻找他们晦气的意思。整整一年中,他甚至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西北之地。 但是,所有的有识之士都能够轻易的判断出来,在日后起码千多年间,只要贺一鸣在世一日,整个西方世界都将不复崛起。 这位出身于西北的绝代强者,待会是如同一座高山般,将整个世界中所有的野心家全部馈住。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都不会有所例外…… 贺一鸣返回之后,在贺家庄中停留了一年,随后邀请天下间的众多神道强者们共聚在生死界之前。他并没有待五行老祖和光暗圣子之间的恩怨说出来,也没有提及他们两位的下落。只是取出了第一代五行环,亲自进入 生死界内,将敖闵行的五行环换了出来而已。 所有的神道强者们在观看了这个过程之后,都是若有所悟。 贺一鸣来到了五行门的众人之前。 这一刻,所有的视线焦点就集中在他们的身上,这些神道强者们都对他们投以了尊敬的目光。 此时的五行门绝对是高手辈出,连祁连双魔在内,一共有五位神道强者。 不过,他们都知道,刘穆,牟子龙等人并不是尊敬他们的实力,而是对那位建造了 生死界的帏L人表示敬意。 将手中的第二代五行环送到了敖闫行的面前,贺一鸣沉声道:“敖兄,这是神龙前辈要我奉还给 你的。” 敖闵行缓缓的接了过来,他犹豫了一下,道:“贺兄,他老人家……如今还在 么 ?” 贺一鸣沉吟了一下,道:“他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敖闵行等人的眼眸中都闪动着一丝复杂的感情。 如今神龙的身份几乎已经是众人皆知,在听到了贺一鸣的这句话之后,他们都是心中感慨,也不知道是何滋味。贺一鸣微微的笑着,道:“敖兄放宽心,神龙前辈并未陨*……” 敖闵行等人的精神都是一震,这个消息对于五行门来说,可是无比的重要。只要他老人家还在世一日,那么五行门的传承就将是稳如泰山,再也没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势力能够撼动分毫的了。敖博锐稍稍的踏拼了一点,诚恳的道:“贺兄,他老人家去了哪里? 以门中辈分而言,在敖闵行说话之时,敖博锐并不应该插口。但敖博锐却是洞天福地的一门之主,身份尊崇之极,所以自然不在此侧。 贺一鸣伸手,朝着天空上点了一下,道:“神龙前辈去寻找他自己的机缘了。” 敖闵行等人面面相觑,几乎所有的神道强者们都是抬头望向了 天空。 但是任凭他们的眼力多么高明,所能够看到的,却还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敖博锐迟疑了 一下,道:“贺兄,您说他老人家升天了?” 贺一鸣郑重的点着头,道:“他老人家以无上神通,去了天上的尽头,去追求更高的武道境界。或许……”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或许再过五千年,他会重新回到这里。” 众人的眼神已经不知道是惊骇还是怀疑,如果说出这句话的不是贺一鸣,那么保证无人能信。不约而同的,他们的目光再度投向了那无尽的虚空。“天上的尽头……”敖闵 行喃喃的说着:“那 里。究竟是什 么地方?”生死界前,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天上的尽头,又是什么 ?) ) $ $“噼哩啪啦……”新年伊始,贺家庄再度变得热闹了起来。 这是贺家庄最为辉煌的一天,普天之下的大多数神道强者们又一次的齐聚于此。 不过,他们的到来并不是为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而是因为在贺家庄中增添了一个新的小生命。 大殿之上,贺武德老辛子眉开眼笑,一张老脸似乎都因为极度的喜悦而变得年轻了许圣。 如今贺武德老爷子在天下间的身份地位已经丝毫不在任何神道强者之下了,正如此S1,有资格坐在大殿之中的,也唯有站在了世界上最巅峰的神道强者们。 喜庆的钟声在庄中悠扬的响了起来,贺一鸣与袁礼薰并肩而入,在袁礼薰的怀中,一个刚刚足月的小家伙睁着滴溜溜的眼睛,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目光一转,贺一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讶色。 他们所相熟的神道强者们基本上已经到齐了,但是以敖闵行为首的五行门神道强者,却是一个不见。带着疑惑的 目光投向了刘穆等人,却见众人都是苦笑不语。如果不是众多神道们都是一些老成持重之人,怕是早 就开始询问起来了。霍然间,远处的天际传来了数股庞大的,熟悉的生命气息。 牟子龙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都在心中埋怨,敖闵行这家伙掐什么鬼,在这今日子中还要姗姗来迟,难道他把自己当做五行老祖了 ?片刻之后,一道长笑声从天空中传了下来。敖闵行 朗声道:“贺兄,贺夫人,恭喜恭喜。”身影微微闪动,五行门中的五位神道强者一个不少的都到来了 贺一鸣微笑着抱拳还礼,道:“敖兄远来,贺家庄蓬年生辉,还诛入内宽坐。” 敖闵行笑了数声,上前见过袁礼薰怀中的小孩子,微微点头「手腕一翻,已经 多了一个玉瓶,道:“贺兄,这是我们五行门的小小贺礼,等孩子六岁开始习练内劲之时给她服用吧。”贺一鸣道谢后接过,他的神念微微一扫,道:“神药仙液。” 大殿中的众多神道强者们都是惊叹不已,敖闵行的出手如此大方,这份礼物的贵重,已经将所有人都压了下去。贺一鸣不动声色的将玉瓶收了起来,郑重的再次道谢。 敖闵行大袖一挥,道:“贺兄,我们这一次之所以来迟,是为了赶至一件物品。” 众人都是啧啧称奇,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敖闵行向着帝释天看了一眼,大有深意的一笑,点了一下头。 祁连双魔兄弟手腕一翻,已经从空间物品中取出了一面牌匾。 那上面,有着金灿灿的,亮晃晃的四个大字: 天下第一 ! “天下第一,名至实归。”敖闵行正容道:“老夫效仿帝兄,就将这面牌匾挂在贺家庄前吧。” 大殿中先是沉寂了一下,随后众人同时叫好。 无论是否真心实意,在此时的贺一鸣面前,已经再也没有人敢否认这四个字了。 贺一鸣的目光从这四个字上一掠而过,他沉吟着,抬头望天。 那天际,火红的太阳,青蓝的天空, 他的心中在想,天边的尽头,又是哪里呢? 全文完书.书.网 www.shushu8.com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