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晨练风波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345字
当贺一鸣返回贺家庄之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贺家庄在附近也算是一个有名的庄子了,老庄主贺武德是一位将内劲修炼到了巅峰十级的高手,在方圆数百里的县城之中,算得上是最为顶尖的人物之一了。 贺武德生有三子,虽然他们修炼的功法属性不同,但每一个儿子都拥有起码内劲八级的修为,长子贺荃信更是早已晋升九级。至于第三代子弟中,长子长孙的贺一天今年虽然仅有二十一岁,但已经将内劲修炼到了第七层,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同辈中的第一人了。 其余几个子女虽然没有突破到第七层的天才,但以他们此刻的年龄来说,都可算是一时之选,是以贺家庄的名望确实是如日中天。 贺家的规矩很严,每日早晨,所有未曾晋升六级的三代子弟们都要进行晨练。当贺一鸣匆匆从湖中返回之时,家中操场之上,早就传来了响亮的吼叫声。 贺一鸣抬头望了一下天气,心中暗叹一声,也顾不得浑身湿漉漉的,直接来到了操场上。 此刻的操场上,有五位三代弟子正在进行最基础的训练,他们都是尚未达到第六层的弟子,三男二女,就连贺一涛也在其中。 操场的入口处,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负手而立,他就这样站在地上,却象是一座金刚般,给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贺一鸣连忙上前,来到那人的身边,轻声道:“三叔。” 大汉正是贺一鸣的三叔贺荃义,他回过头来,一双眼睛中原本隐现怒气,但是在看到了贺一鸣的狼狈样之后不由地一怔,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身上怎么水淋淋的?” 贺一鸣的脸色微微一红,低声道:“三叔,我昨晚在半山腰练了一晚上马步,下来的时候弄脏了衣服,去湖边洗濯衣服之时不小心跌进了湖中。” 贺荃义脸上的怒容逐渐散去,道:“一鸣,我知道你很用功,但是晚上最好就不要出去了。” “是。” 贺荃义一挥手,道:“回去换了衣服,先去补一觉吧。” 贺一鸣微微躬身,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三下五除二的换上了一套新的练功服,随后赶到了后院的操场,加入了那几个兄弟之中。 贺荃义看着贺一鸣那倔犟的眼神,微微的摇头,叹了一口气。 从天刚亮开始,整整三个小时,这些少年们才算是修炼完毕,贺荃义叫停之后,又叮嘱了几句,才返身离开。 他刚刚走远,那几个小孩子就不约而同的坐到了地上,就连二个女孩子也是毫不例外。 贺一鸣的目光在几个兄弟姐妹身上扫了一圈,和以前一样,转身就走。 “一鸣,你的第五层什么时候突破啊?”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少年们的中间传了出来。 贺一鸣甚至于不用回头就知道,问出这句话的,是比自己大二岁的贺一璋。 家族中,大伯贺荃信生有四子,分别是长子长孙贺一天,二子贺一海,五子贺一璋和七子贺一域。他的父亲贺荃名生有二子一女,分别是三代弟子中的三子贺一炫、还有排行第六的他和八妹贺一珑,至于三叔贺荃义,则是生有一子一女,四姐贺一玲,还有小弟贺一涛。 虽然都是一个大家族的成员,但是兄弟姐妹之中,还是有关系好坏之分。 大伯家的四个儿子向来都是共同进退,特别是长子长孙贺一天,更是天赋过人,年仅二十就已经成功突破至内劲第七层,被家族中上下一致看好。 老二和老三这二家的关系就密切了一点,不过众多兄弟姐妹相处基本上都是较为和睦的。 如今在三代九人中,贺一天、贺一海,还有贺一炫都已经成功的达到了内劲六层以上,是以免除了每日晨起锻炼的项目。 而此刻开口询问的,正是所有三代弟子中排行第五的贺一璋。 贺一鸣的脚步顿住了,他轻哼一声,道:“还没有突破,难道五哥您就要突破了么?” 贺一璋嘿嘿笑道:“我晋升第五层才仅仅一年而已,怎么可能那么快突破呢。但是六弟你已经停留在这一层整整四年了。当年你和二哥、三哥可是差不多进入第五层的,如今他们已经晋升了,可你还在原地踏步,嘿嘿,你可要好好努力了。” 贺一鸣的眉头轻轻的扬了一下,他的心中大力的跳动着,不过他并没有回过身去,只是冷然道:“多谢五哥的关心,我明白了。” 说罢,他迈开了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贺一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用着一种嘲讽的语气,道:“六弟,依我看,你应该换一种功法练练了,或许能够一口气冲到第六层也说不定噢。” 贺一鸣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就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过他的这句话似的离去了。 剩下的五个人相视一眼,贺一涛突地跳了起来,飞快的朝着六哥离开的方向追去。 贺一玲和贺一珑二姐妹怒视贺一璋一眼,手拉着手转身离开,剩下的老七贺一域愁眉苦脸的道:“五哥,你怎么又去招惹六哥了,若是让爹爹和大哥知道,你肯定又要挨骂,或许还会拖累我呢。” 贺一璋瞪了自己的兄弟一眼,道:“你胆子越来越小了,哼,我就是说他了又怎么,只要我能够比他更早一步进入第六层,任谁也无法说我什么。” 贺一域的嘴巴嘀咕了几声,以连他自己也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你不就是妒忌六哥比你早进入第五层么。” 好在贺一璋并没有听到自己亲弟弟的话,否则肯定会当场气疯。 “老七,你也要努力了,争取早一步突破到第六层,这样我们家一脉就可以远远领先了。”贺一璋正色道。 贺一域睁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道:“五哥,你晋升五级已经有一年了,而我上个月才晋升成功啊,难道你还要我马上突破?” 贺一璋怒哼一声,道:“不错,我要你加倍努力,向大哥、二哥……”他顿了顿,犹豫了一下,终于道:“还有三哥他们一样,不都是成功的突破到六层了么。” 贺一域的双眼直翻,道:“五哥,二哥和三哥可是比我大五、六岁啊,而他们突破到六层也仅是区区一年而已。” 贺一璋脸色一红,道:“好啊,老七,你竟然学会顶嘴了,是不是想要讨打。” 贺一域立即是焉了下来,道:“五哥,我没有啊,我练还不成么。” “好,那现在就开始苦练,我陪着你一起,快点,不要没精打采的!” 贺一域:“……” 他心道:这真是我亲哥么? ※※※※ 贺一鸣快步离开了操场,他的心中充满了怒气,但却是无处宣泄。因为他知道,若是因为这样的口角而动手,那么肯定会招来父亲的责罚。 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他的心中一暖,停下了脚步。 果然,贺一涛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六哥,不要听五哥的话,他就是妒忌你比他早几年达到内劲五层而已。” 贺一鸣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明白,你快点回去识字吧,否则三叔又要说你调皮,满庄子的找你,请你吃竹笋炒肉片了。” 贺一涛一个激灵,四处张望了一圈,一双手捂住了屁股,脸上腾出了惊骇之色。 还好他最终并没有看到老爸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犹豫的道:“六哥,其实五哥说的也有点道理,要不你换一种功法试试?” 贺一鸣的脸色一紧,随后笑道:“我自有主张,谢谢。” 贺一涛应了一声,转身迅快的离去了,看来竹笋炒肉片对他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看着小弟离去,贺一鸣长叹一声,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他慢慢转身,眼角豁然看到了一道身影,心中一颤,双脚微一用力,立即是行云流水般的退后了数丈。 刚刚摆好了一个攻守兼具的架势,贺一鸣顿时是苦笑不已的站直了身体,道:“三叔,您怎么和小侄开这样的玩笑。” 贺荃义严肃的脸庞上有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道:“一鸣,你的反应很不错。” “多谢三叔夸奖。” “一鸣,我和你大伯、父亲商量过了。”贺荃义突地道:“你若是想要换一套功法修炼,可以直接去你大伯那里,家族中藏书阁内藏书,任你挑选。” 贺一鸣心中微颤,道:“多谢三叔。” 贺荃义点了一下头,朝着贺一涛离去的方向走去,同时道:“我去看看一涛,如果不好好识字,一定给他加餐。” 看着三叔的背影,贺一鸣仰首望天,终于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不到连父亲他们都为了自己的事情特别商议过了,看来再想要坚持己见,也是不行了。 Ps:看了看推荐榜,白鹤的心中暖烘烘的,貌似再多二千多票,就能上榜了,不知道兄弟姐妹们能否拉白鹤一把呢,白鹤拜托各位了^_^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