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突破第六层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375字
缓缓的将手中的秘籍放了下来,贺一鸣收回了目光,眼中的神色变幻莫测,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如同沸腾般的情绪。 这一刻,他想到了昔日飞快进阶之时,家族之中人人侧目,父亲那开心的笑容以及老爷子和睦的目光。 然而,承受了太多人的希望之后,他终于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数年如一日的原地踏步,让他身上的光环逐渐的失去了,家族中的地位似乎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虽然没有人特意的表现出来,但是在一些细节上却还是反应了出来。 贺一鸣这几年之所以常常在深夜还起来练功,也是心中一口怒气难平。 若是长此以往发展下去,或许有一天兄弟阋墙的事情真的会发生,而幸好的是,今天这本波纹功的秘籍给了他一个新的希望。 一双亮若星辰般的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那澎湃的心潮也是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这最为关键的时刻,贺一鸣却奇异的彻底的放松了。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能够进入这样的心态之中,但却明白这种心态对于他即将做的事情有着莫大的好处。 脑海中迅速的泛起了波纹功第六层功法的那段线路。 体内的经脉中迅速被狂涌而至的内劲所充斥,他的波纹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了五层巅峰的地步。 无数内劲从四肢百骸中集中了起来,慢慢的在丹田汇聚,并且沿着固定的线路运行着,一个接一个的循环在体内慢慢的积蓄着强大的能量。 贺一鸣竟然是想要在今天晚上冲击那无数次冲击无果的第六层了。 虽然这一次他修炼的并不是已经修炼了整整八年的混元劲,虽然他并没有真正的将三哥那心得体会中的内容吃穿吃透,但是他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一往直前,永不后退的坚决。 四年中日日夜夜,每一刻都在牵挂着的第六层关口就在眼前,他已经被困在这里太久了…… 强大的内劲在体内的经脉中慢慢的温养着,在这一刻,贺一鸣竟然表现的如此沉静和稳重,这令他自己也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终于,当体内的内劲积蓄到了顶尖,也达到了他的意念能够控制的极限之时,那澎湃的内劲如同破堤之水般的,朝着第六层的内劲线路冲击而去。 虽然混元劲和波纹功第六层的运行线路并不相同,但是想要达到这一关的难度却是相差无几。凭借着以前数十次冲击的经验,贺一鸣的心中突地泛起了一阵奇异的感觉,那就是这一次冲击肯定能够如愿以偿。 脑海中豁然传出来了一道如同雷霆般的巨响,贺一鸣脑海中的一切顿时变了,在瞬间就转换了另外的场景。 他似乎又回到了昨天夜中接触奇异光芒的那一刻,在他的脑海中重新的闪现出来了无数的图片和影像,让他再度经历了一遍那无以伦比的巨大场面。 终于,在如同世界末日般的电闪雷鸣中,贺一鸣的精神世界重新回归了体内。 贺一鸣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的精神刚刚回归之时,顿时感应到了体内那迥然不同的变化。 他的体内,一条新的内劲线路已经成功的开辟了出来,那比以前更加强大一筹的内劲在体内如同流水般的泊泊流动,身体上似乎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睁开了双目,头顶上的月光已经消散了,而他的目光却刚刚捕捉到了朝阳初升之时的那第一缕光线。 ※※※※ 庄中后院的操场之上,昨日的几名三代弟子还是如往常般的在这里进行着日复一日的锻炼,今天的主事者,依旧是贺荃义。 不过他的脸色却并不是十分好看,因为在昨日的迟到之后,贺一鸣今天再度缺席了。 朝着某一个方向看了一眼,贺荃义的心中泛起了一种恨铁不成钢般的怒火。不过在他的心底,也是有着一丝遗憾,这个好苗子是被家族中的压力毁掉的,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么? 豁然,一道人影飞快的跑了过来,几个起落之间就已经来到了贺荃义的面前。 贺荃义的脸色一沉,道:“今天怎么又迟到了?” 贺一鸣呢喃着道:“三叔,我昨天改练水系的波纹功了,一时没掌握好时间。” 贺荃义的脸色缓和了下来,问道:“修炼的这么样了?有没有抵触的感觉。” 贺一鸣连忙摇头,道:“没有,感觉一切正常。” “好。”贺荃义满意的点头,道:“你好好修炼,何时到了第一层尽快通知我。” 贺一鸣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着头,却是默然不语。
虽然他的心中非常想要告诉三叔,自己不但已经修炼到了第一层,而且连第六层也达到了。但是他却并不敢肯定,若是实话实说,那么在这个家族中,他会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毕竟,一个晚上不但修炼到了五层巅峰,甚至于还顺带的突破了第五层,这样的事情只要想一想就足以令人毛骨悚然了。 贺荃义一挥手,道:“进去锻炼吧。” 贺一鸣应了一声,加入了兄弟姐妹们的锻炼之中。但是,他的心明显不在这个地方,虽然锻炼的动作由于数年来的惯性而没有出现任何失误,但是心中却始终是有些儿恍惚不定。 贺荃义虽然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放于心中。或许,这就是改练了其它功法的后遗症之一吧,等到这个侄子想明白了之后,应该就可以放开心结了。 晨练很快的就结束了,在贺荃义离去之后,贺一鸣向着一涛和二个姐妹打了一个招呼,顿时转身离去,一点儿也不给贺一璋和贺一域开口的机会。 目送贺一鸣离去,贺一璋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而贺一域却是愁眉苦脸,看样子,六哥连自己也恨上了,真是无妄之灾啊。 他眼珠子微转,要不要告诉大哥和二哥呢,这二个哥哥与六哥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贺一鸣直接的离开了庄子,瞅了眼四下无人,顿时迈动着灵巧的步伐向着上山跑去。 庄园后面的大山,可不是什么小山头,而是一大片山脉的其中一个入口。在这座大山之中,有着数之不尽的宝藏,那些生长了数百上千年的灵药,那些凶猛狡诈的猛兽等等,都可以引来人类的贪婪之心。 只是,大山之中也隐藏着极大的危险,除了那些真正的猎人之外,很少有人敢深入大山之中。 贺家庄既然建立在如此靠近大山的地方,自然是经常性的深入其中。贺一鸣虽然年仅十三,但从十岁开始,每年也是起码深入四次以上,对于大山中的环境不敢说是了如指掌,但只要不是太过于深入,那么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以前每一次都是由二代中的一人带领众多小辈一起进入,而贺一鸣今天却打算独自一人进山。 山道虽然崎岖难行,但是在贺一鸣的眼中,却也不过如此。 他将内劲灌输了一道进入了腿部的经脉之中,顿时变得灵巧了很多,有时候脚尖轻轻的在地面上一点,就可以跃出数米之远。 当然,这仅是内劲的最基本运用,并不算是什么轻功秘籍。 按照贺家庄的规矩,在直系子弟众,唯有当内劲修炼到了第六层之后,才能够进入藏经阁中寻找适合于自己的武技秘籍进行修炼。在此之前,都必须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内劲的修炼之中,这是因为内劲是一切武技的基础,唯有拥有强大的内劲,才有可能将武技的威力发挥至淋漓尽致的地步。若是内劲不强,那么纵然是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技,也仅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 当然,在同等内劲修为之下,超级强大的武技还是能够拉开极大的差距。只是,一旦将全部的心思放到了武技之上,那么对于内劲的修炼就难免要分薄了心思。 这之间的取舍之道,确实是让所有修炼者们都为之头疼不已的事情。 而贺一鸣此刻却并没有这些烦恼,他开心的在地面上飞奔着,第六层的境界并不是单纯的提高了他的内劲修为,就连他的反应速度和自信心都获得了极大的提高。此刻他甚至于有了一种能够战天斗地般的强大信心。 沿着已经来过了数次的小道奔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已经进入了山林之中。 贺一鸣来到这里,是想要试验一下自己修炼到了第六层的波纹功的威力究竟如何。若是在山庄内试验,一个不小心,就会惊动他人。毕竟,山庄中的老祖宗贺武德可是一位将内劲修炼到了十级巅峰的高手。 不过,贺一鸣也有着自知之明,并没有真的深入老林之内,而是在这个边缘地带徘徊着。随意的找了一颗需要三人合抱才能围住的大树,贺一鸣站在了数前,平静的吸了一口气,提起了手掌,尽力的拍了出去。 第六层的波纹功如同潮水般的从他的手掌心蜂拥而出,就是那么一瞬间,他就将最大的威能激发了出去。 Ps:还差一千二百票就能够上周推了,昨天追了近一千票,兄弟姐妹再推一把吧,白鹤多谢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