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正厅晚膳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610字
贺家庄内,每逢月初和月中这二天的晚间,老庄主贺武德都会在正厅中腾面用膳。而每逢这二天的晚上,就是庄内一家人共同进餐的时候。 除了贺荃名在城中负责商铺而无法赶回之外,其余所有的直系子弟都将出席,而这也是贺荃信唯一离开藏书阁院落的时候。 当贺一鸣跟着大伯来到了正厅之时,所有人都已经到了。 正厅中开了二桌,首席之上仅有五个座位。 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老人,就是一手建立起贺家庄的贺武德,在他的左边下手,有一个空位,正是贺荃信的座位,右边下手坐着三叔贺荃义,还有一个座位上,则坐着一位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少年郎,正是年仅二十就已经突破到了内劲第七层的长子长孙贺一天。 贺家庄中,贺一天是唯一获准能够和几位长辈同席的三代弟子。 内劲的修炼越是往上,难度就越大,二十岁之前能够突破到第六层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了,三代弟子中,老二贺一海和老三贺一炫,都是在十七、八岁的时候突破到第六层的。不过所有长辈们都认定了,他们没有十年二十年的苦练,基本上是别想更进一步的了。 而老大贺一天,年仅十四就已经突破到第六层,随后的六年苦练,在二十岁以前突破到第七层,被视为家族中的未来第一栋梁。 至于贺一鸣,原本在他九岁晋升到第五层之时,家中众人都对他寄予厚望,甚至于比对待贺一天还要关注三分,但正是因为过度的关怀给予了他巨大的压力,反而让他的内劲修为停滞不前,如今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已经远不如长子长孙的贺一天了。 次席之中,除了贺一鸣之外,所有的三代子弟都到了,就连一直是闭关不出,努力提升自身修为的贺一海和贺一炫都准时出席了。 坐在首位上的贺武德有著宽宽的额角和浓浓的眉毛,一对略显深沉的眸子里掩藏着善解人意的智慧,他抬头微笑,道:“荃信,你今天来晚了。” 贺荃信连忙行礼,满脸笑意的道:“爹爹,孩儿虽然来晚了,但是却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贺武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讶色,问道:“什么好消息?” “爹爹,今天一鸣来到藏书阁。”贺荃信顿了顿,伸手将贺一鸣拉到了身边,道:“一鸣他已经有资格修炼武技了。” 正厅中顿时沉静了下来,贺荃义旋即站了起来,惊喜的问道:“一鸣,你突破到第六层了?” 贺一鸣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是。” 次席上的那些三代弟子们表情迥异,几个与贺一鸣关系要好的互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喜悦之色,如果此刻不是长辈在此的话,他们肯定要闹翻天了。 而与一鸣关系比较恶劣的贺一璋却是脸色微变,目光中闪过了一丝茫然。 贺一海和贺一炫这二个已经突破到了第六层的三代弟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的眼神极为复杂,在强烈的喜悦之中竟然带着几分异常的黯淡和羡慕。 随后,他们回过头来看见了一璋的表情,不由地轻轻一叹,心中实在想不明白,老五和老六之间,为什么会如此敌视,真是家中的一对怪胎。 席上的贺一天亦是站了起来,做为家族中的长子长孙,他确实拥有其余三代弟子中所没有的特权,就算是在这个场合,也能够说上几句。 “六弟,你真了不起,比我晋升六层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年呢。” 贺一鸣扰了一下头皮,嘿嘿的傻笑了二声,却是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他的晋升过程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是以根本就不敢多说什么。 贺武德严肃的脸上终于腾出了开心之极的笑意,道:“一鸣,你确实不错,来人,将这个消息送到城中,让荃名回来,也开心一下。” 老庄主的吩咐自然有下人立即去办了,根本就不用家族中的直系成员操心。 贺武德从座位中站了起来,几步之间就已经迈过了桌子,来到了贺一鸣的面前,他也是伸出了手掌平放在贺一鸣的面前。 贺荃信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看来老人家不亲自验证一下,总是不会放心的。 贺一鸣不假思索将手掌与爷爷相对,随后第六层的混元劲如同潮水般的激发了。这一次贺一鸣有了经验,全力一击之后,顿时将内劲收敛了起来,但就是这倾力一击,就已经将他的底子清晰无误的告诉了贺武德。 老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终于是放声大笑,道:“好,好极了,我们贺家又多了一位十五岁以下的六层内劲高手。”他爽朗的毫不掩饰心中喜悦的笑声在房间中传了来开,道:“荃信,你等会陪着一鸣,让他进入藏书阁中挑选武技秘籍,顺便将该说的话都告诉他。” “是。”贺荃信微笑着说道。
贺一鸣看了几位长辈一眼,心中万分狐疑。 第六层的内劲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吧,在他的记忆当中,二哥一海和三哥一炫突破到第六层之时,爷爷虽然高兴,但却远不如今天的这般……狂喜。 没错,不仅仅是爷爷,就连大伯和三叔所表达出来的,也是极度的喜悦,这种表现明显的与二哥和三哥晋升到第六层之时迥然不同。 偷偷的瞅了眼贺一天,却看到他向着自己眨了二下眼睛,不过贺一鸣却隐隐的感觉到了,大哥在高兴之余,似乎也有着一丝妒忌的意思。 他心中豁然一惊,自己似乎能够读懂长辈们和大哥眼神中的意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感觉何时竟然变得如此的敏锐了。 贺武德朗声道:“一鸣,你是何时突破的?” 贺一鸣连忙收敛了心神,肃然道:“爷爷,孙儿是在今日突破的。” 贺荃义奇怪的问道:“一鸣,你昨天晚上不是改练了一炫的波纹功么,为何今日反倒突破了混元劲?” 贺一鸣心中叫苦,不过他早就下定了决心,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奇妙事情,绝对不能够告诉任何人。 他心中一紧,目光下垂,正好看到衣服上的皱褶,顿时是急中生智,连忙道:“三叔,今天我晨练之后,前往山上继续锻炼身体。可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只狐熊。” “狐熊?”贺武德等人的脸上立即腾出了紧张之色,问道:“那只狐熊在哪里?” 狐熊是山中的猛兽,而且算是极为难缠的那一种,不但拥有熊的力量,兼且拥有狐狸的狡诈,若是让这只猛兽在庄子外头隐匿起来,那么对于庄中的普通人和第三代弟子而言,都将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贺一鸣连忙道:“在山林边缘地带,不过已经被我打跑了。” “你打跑了狐熊。”贺荃义面色古怪的问道。 狐熊的实力如何,他们这些住在山脚下的人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贺一鸣刚刚晋升第六层,但毕竟是一位没有掌握任何武技秘籍的新手,而且他的年纪毕竟太小,仅有十三岁,未必就会是一只狐熊的对手吧。 贺武德沉吟了一下,道:“一鸣,你将今天遇到狐熊的事情说一遍,详细点。” “是。”贺一鸣连忙定了定神,将山上与狐熊交手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他不可能说自己早就将波纹功练到了第六层,而是说自己始终都是在使用混元劲,不过在最后关头,他莫名其妙晋级的过程倒是没有隐瞒,说实话,他也想要知道,自己的混元劲为何会自动的进阶了。 听完了贺一鸣的描述之后,贺武德微微点头,道:“你的运气很不错,那只狐熊很可能在遇到你之前就已经受了伤,不过也幸好如此,一开始你才能使用第五层的混元劲应付下来。”他看着孙子,脸上现出了一丝欣慰之色,道:“一鸣,你平日的苦练并没有白费,所以在与狐熊对峙的压力之下,反而将你平日的苦练成果全部的激发了出来。嘿嘿,竟然能够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跨越了这道障碍,顺利的进阶到六层,实在是侥天之幸啊。” 贺荃信和贺荃义相继点头,一想到当时的凶险,他们的背心处就忍不住留下了一片冷汗。如果一鸣遇到的不是受伤的狐熊,如果他不是在要紧关头顺利突破。那么只怕他今日就要惨死在熊掌之下了。 若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要他们如何向老二交待呢。 贺荃义突地怒哼一声,道:“一鸣,庄中的规矩,是不允许第三代子弟独自进山的,你为何要去山林中呢?” 贺一鸣眨了二下眼睛,心道坏事了。 贺武德和贺荃信也反应了过来,看向贺一鸣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贺一鸣呢喃的道:“三叔,我只不过是感到无聊,所以上山走走罢了,而且我不过是在山林边缘走走,并没有深入。” “走走?你知道一个人上山有多危险么,竟然还敢给我遇到狐熊这样的猛兽。”贺荃义指了他一下,怒道:“从今天起,你给我好生待在家中,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门半步。” 贺一鸣朝着爷爷和大伯的方向看去,这二位长辈撇过了脸,丝毫也不曾搭理。由此可见,他们对于贺一鸣遇到狐熊之事还是颇为心悸的。 贺一鸣心中将那只狐熊骂了个十七八遍,好好的不在深山待着,跑到山林边缘干什么。只是迎着三叔愤怒的目光,他也唯有无奈道:“是,三叔。” 随后的数日中,就连贺武德都亲自出马,和贺荃义在山脚下转了几圈,并且来到山林边缘查看了肖恩当初与狐熊搏杀的地点。直至确认狐熊已经离开,才算是解除了警报。 Ps:汗…… 今天早上把章节数弄错了,这是第八章才对,抱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