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罗网之谋,桑海暗流(求订阅)

作者六夏冰语 全文字数 2894字
【番外另放,感觉收获不怎么样,只好先回归正题了,还是那句老话,求订阅,求收藏,求月票!!!】 话说秦湛私闯小圣贤庄的藏被荀子抓了个正着,然后他在荀子怒其不争的眼神下,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作为反派的可耻,下定决心从此以后一定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好吧,想要秦湛有着这样的觉悟,还是等下下下辈子再说吧。 荀子的胡须一抖一抖的,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其实心中已经把秦湛骂了个千百遍。 自他成为小圣贤庄唯一的师叔也就是长老以来,哪里见过像秦湛这么不要脸的人,用一句比较文明的话来说,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不过最可气的一点就是,他还真不敢把秦湛给逼急了,不然他还真担心秦湛会不会将这藏书阁给砸了。 毕竟就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在他观察秦湛的时候也是看之不透。 而秦湛能独身闯进小圣贤庄不被人发现,明显是有着一身不弱的武功,并且很有可能已经达到或是接近他的地步。 至于另外一种情况,他简直是想也不敢想的,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他潜意识里已经说服了自己不能那样想。 “哪里哪里,少侠的求道之心还当真是非同凡响。”荀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虽然很是平静,但是可以想象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整死秦湛。 秦湛可没管荀子的想法,相反的,见到对方那副投鼠忌器的模样,他心中可是痛快地不得了,眼珠一转继续笑眯眯地说道:“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那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继续在这里仰慕先贤的文化?” 荀子听得这句话,眼睛一睁,抚须的手猛地一抖。 他到底还是低估了某人的无耻程度,一时间直接怔住了,就连自己的胡须被拔下来了几根都没发觉。 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你还有一点做为高手的底线吗,苍天啊,你是专门找个人来惩罚我的吗。 或许是老天爷真的听到了荀子的心声,也看不过去秦湛在这里欺负人了,就在这时,藏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细密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春风化雨,暗夜无形,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个轻功或是身法很了不起的人,一般人若是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他。 只是这来人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到的很不是时候,藏里早就先进入了两个怪物级别的人物,这不还没开始就被发现了。 秦湛和荀子瞬间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几乎同时明白了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了藏里。 来人走的路线不是藏的正门,明显不是小圣贤庄的人。 在这个时候偷偷摸摸来到藏,他们倒是要看看来人打得什么主意。 两人刚刚一藏好身形,就见大概在藏中部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影子。 从这个影子的姿势来看,很明显是来人在倾听藏内的动静,以确保不会刚好撞到有人在现场。 不过来人的这一番工夫肯定是白做了,秦湛和荀子等人的这种境界,除了破碎境和飞升境以外,实际上还有着另外一个称呼——天人境。 何谓天人,用一句比较科学的话来说,就是已经在朝着不属于人的方向开始进化了。 到了这种程度,已经渐渐没有了人的一些特征,自身已成一个小天地。 关于自身一切的信息,只要他们愿意,可以内敛到了极致,一点也泄漏不出来。 来人想要靠着这种辨识普通修者的方法来辨识他们,无异于是在痴人说梦。 果不其然,等发现藏书阁内没有一点有关于生命的气息后,来人果断而敏捷地翻窗而入,顺带着和秦湛来时一样掩上了窗户。 只不过来人的身手到底差了秦湛很多,一切都留下了太重的痕迹了,这是某人心底在意|淫。 “哼!真是岂有此理,我儒家的藏都快成了任何人都可以来的地方了!”荀子发现来人后,心中暗自感叹,等看到秦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后,当真是更加气愤难言。
来人面上毫无表情冷漠非常,是个年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模样,身上穿着一套暗灰色带格子的武士袍。 这种人一看就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像极了死亡的使者。 实际上秦湛知道这个人的确是死亡的使者,并且很有可能他还会将死亡带给儒家和农家。 隶属于赵高的罗网组织,和农家牵连至深的身份,自身心处深埋着仇恨的种子,爆发之日的惊涛骇浪。 “这一切都太有意思了,要说我将他杀掉了,是不是历史上那个吴广就不会出现了,连带着也改变了历史?”秦湛望着不远处的身影,不无恶趣味地想着。 不过他到底没有行动起来,毕竟有时候一个人想要看戏,总是要有个好的演员才行。 况且在秦湛的眼里,在战国这个总人口也就百万基数的年代,像是农家和儒家这样动不动十几万人成员的大型门派,其实是和黑|社|会没什么区别的。 只不过一个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不合法组|织,一个是经过反复包装后的合法组|织罢了。 最后他们要是能撑过去算他们厉害,要是自己消亡了,那也和他秦湛半毛钱关系没有。 秦湛心中念头转得飞快,却不妨他继续盯着藏内的情况。 而来人显然并不知道暗处正有两双眼睛盯着他,进入藏之后还很是悠闲地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布置,然后才开始行动起来。 只见他先是从第一层随便找了部书简,大概看了几眼后就放了回去,然后又随意换了个位置找了部书简继续如此翻阅。 如此类推,先是第一层,接着是第二层,看得出来他不像是在查找什么,反像是在确定一件事情一样。 而他的这种行为,放在秦湛眼中自然是知根知底,到了荀子的眼中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话说荀子先前本就对秦湛有气,只是因为秦湛的实力不好发作罢了,然而眼前的这个人可不是正好给他找了个出气筒。 当下只听藏书阁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却是荀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藏内到了藏外,正假装碰巧要进来。 对于荀子这种多此一举的行为,秦湛暗自瞥了瞥嘴,不过他倒也理解荀子的一些想法,无非就是不想和一些人撕破脸皮罢了。 那来人听得楼外动静,几乎是出于本能地赶紧躲了起来,他背后的组织虽然想要对付儒家,但是可还没到了敢明目张胆着来的地步。 下一刻,藏中门大开,荀子身着宽大的儒袍缓缓而入,竟是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来人躲在书架后,发觉了这一情况后真可谓是胆战心惊。 要知道,一般年迈体弱的老者,走起路来无不都是脚步沉重。 换言之,这进来的老者也就是荀子,在他的判断里绝对是不能轻易招惹的角色。 而下一刻,他就开始为他的这一判断庆幸不已。 “这些学生太不仔细,书简放得乱七八糟。”却是荀子发现来人翻看书简时弄乱了位置。 只见荀子轻轻一挥袖,整个藏书室内都泛起了淡蓝色的奇异光芒,然后等光芒过后,藏里的书简已经彻底恢复了原来的位置。 那来人怎么想的秦湛不知道,秦湛撇了撇嘴的同时,暗中却给荀子点了个赞。 这一挥袖的功夫当真是了得,不但表现出了荀子内力的深厚,还有着那种入微到极致的境界。 没看到就在那么一个瞬间,荀子的内力除了操控书简外,还另外分出了两部分攻击他和来人嘛! 很明显,荀子虽然不想和秦湛闹翻,但终归还是不甘心地试探了一下他,至于来人则是顺带受连累了。(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