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燕丹再现,桑海迷雾(求订阅)

作者六夏冰语 全文字数 2343字
“儒家还有人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果然是深藏不漏!”那来人硬生生咽下喉中的鲜血,已是明了自己被发现了,之所以这次受的伤这么轻,怕是对方在顾忌自己背后的组织。 他心中一动,想到这一次组织上的命令,身形几个闪烁间就向着离他最近的一个窗户飞去,却是要准备逃走了。 荀子眼看来人这么识趣,再加上儒家暂时还不宜招惹太多敌人,也没有想过要多为难对方。 而秦湛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一次桑海之行他也有自己的目的,巴不得这里越乱越好呢。 于是来人就在这样奇异的环境下,从恐怖的藏书阁中只身逃离了出来。 荀子对于自己的这一番举动很是满意,嘴角微微含笑,下一刻直接朝着秦湛所藏的位置望去。 谁想他这一望之下,当即就吃了一惊,却是明明一直在他感知之中的秦湛,早就已经没影儿了。 而下一刻,荀子的耳边更是隐隐传来一个戏虐的声音,“在下还有事就先不接受圣贤熏陶了,老先生就不用送了,还是守护藏书阁要紧!” 这一下,荀子才刚刚微微含笑的嘴角,一瞬间直接就僵硬了,既不像是笑也不像是怒,很是古怪。 …… 与此同时,桑海城中的一处僻静街道上,没有半点行人,秦湛才刚刚从儒家小圣贤庄离开,就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遇到这种情况,秦湛当即小小地错愕了一下。 却道那人是谁,一身灰袍遮身,手持黑木长剑,不正是逃过机关城一难的墨家巨子——燕丹。 燕丹默然不语,抬首望向秦湛,眼神中有着一丝杀机升起,只不过想到这一次自己主要的目的,这杀机转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眼前的这人实在是太强大了,比他以前见过的所有人都强大。 他到现在尤还记得,那一次机关城崩塌之际他所看到的景象。 一人之力,还没有依靠被他抢夺走的青龙圣兽,竟是将月神、大司命和星魂三人同时镇压,让他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怎样的一股强悍力量,他到今天都不敢相信,在那副年轻的躯壳里,怎么会有着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 午夜梦回之间,这早就已成了他心底最深处的噩梦。 “你很恨我?”秦湛有些玩味地看向眼前的燕丹。 他的感觉何其敏锐,况且燕丹的修为又与他相差太大,这丝杀机虽然微弱,但还是被他感受到了。 不过秦湛倒是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情,毕竟在这个秦时的世界里,要论强者等级的话,燕丹拼死也就只能排在中等的水平,顶多是中等中的顶尖罢了,实在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燕丹这一次依旧沉默,明显对于秦湛的问题表示默认。 秦湛可谓是一手毁掉了机关城的罪魁祸首,也是造成他现在再一次陷入东躲西藏的元凶,燕丹当然有理由恨他。 眼见着燕丹不说话,秦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也就不再多说,摆了摆手随直接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燕丹凝视了一会儿秦湛,沉默了良久才用他深沉的声音问道:“阁下这一次来桑海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可谓是毫无艺术水准,直接得不能再直接了。 而燕丹这么直接,秦湛很惊奇,在他的眼里,像是燕丹这样的贵族,可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过这一下他还真被引起了兴趣,重新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先前在他眼中无足轻重的燕丹。 “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直接说出来的好……” …… 桑海城外,一处隐秘的悬崖峭壁上,一时间可谓是众星云集。 儒家代表人物张良。 墨家高渐离、大铁锤、端木蓉、班大师和徐夫子。 楚国项氏一族范增和项梁。 流沙的卫庄、赤练、白凤和血蝠。 道家天宗掌门逍遥子。 以及帝国剑圣盖聂。 本来是互不相干的人和组织,但是这一刻却在同一地方会盟,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据可靠消息,扶苏于近日就将来到桑海,罗网组织更是活动频繁,蒙恬的黄金火骑兵也在紧急向桑海调派。”张良当先发言,向着众人环视了一眼后继续说道:“这种种的迹象表明,嬴政正在酝酿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范增对于这一点极为认同,抚须点头道:“齐国是六国中唯一一个不战而降的国家,相比于其他五国的损失惨重,却是保留了大量的生机,小圣贤庄作为齐鲁之地读书人眼中的圣地,嬴政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一点。” “在对付完我们墨家之后,嬴政这一次的目标,很显然又对准了儒家。”班大师摇头叹息,眼神暗淡,似是又想起了机关城崩塌的景象。 “嬴政向来喜欢借助各门派之间的矛盾借力打力,不知这一次对付儒家他又想耍什么阴谋?”谈到嬴政这位霸道的帝皇,就连逍遥子这样超然若仙的人也是无法揣度。 而当先发言的张良,忽然间转身对着卫庄和盖聂抱了一拳,施礼道:“小圣贤庄这一次已经是多事之秋,还有劳卫庄兄和剑圣倾力相助了!” 卫庄对于张良的请求毫不搭理,直接转身望向了大海,淡然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你别忘了,我与你们儒家可不是朋友。” “你这人怎么这样!”大铁锤性子最烈,他早就对卫庄等人忍了很久了,这一下见卫庄如此作为,当即忍无可忍怒声指责起来。 卫庄对于大铁锤的咆哮毫不在意,倒是张良先是拦住了大铁锤,紧接着转过身来又对着卫庄深施了一礼道:“张良仅代表个人的意思,请求卫庄兄帮一次忙!帝国这一次针对必定儒家来者不善,形势将极为凶险,小圣贤庄一不小心就会有覆灭之灾。” 卫庄沉默了一下,然后依旧断然拒绝道:“以一己之力想要对付整个帝国,你认为我会同意你这儿戏般的想法吗?” “卫庄兄难道以为,嬴政对付完墨家和儒家后,流沙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针对卫庄的油盐不进,张良果断抛出了最大的杀手锏。 场中诸人全都陷入了沉默。(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